<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四五六章 不烂之舌
    秋千易和洛无影耸然变色,便是边上一些教众听到,也都是变了颜色,一时间面面相觑。

    洛无影神色微冷,淡淡道:“小侯爷,黑莲教上下齐心,怎会有内奸?”

    “在场的诸位,自然是同心同德。”齐宁叹道:“生死存亡时刻,我也就不玩虚的,据我所知,黑莲教创建数十年,远在西陲,天下人知道的并不多,对于黑莲教发生的事情,当然也不会知道的太多。可是诸位都是黑莲教的精锐,你们扪心自问,这么多年来,黑莲教当真是铁板一块?”

    今日形势,凶险万分,齐宁晓得自己就是瓮中之鳖,生死已经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他唯一的出路,就是在不可能中求得可能,说服黑莲教与八帮十六派谈判。

    神侯府统率的八帮十六派就在殿外,他们当然不晓得锦衣候爷误入黑石殿内,齐宁心中很清楚,一旦自己身陷敌手的消息放出去,神侯府绝不敢坐视不管,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营救自己出去,哪怕为此对黑莲教做出妥协。

    毕竟锦衣候是大楚四大世袭侯爵之一,神侯府若是晓得侯爷在此,在群豪的眼皮子底下,绝不敢弃之不顾。

    他现在只求自己能说服黑莲教尝试与神侯府谈判,甚至不在乎他们以自己为人质,只要如此,自己便大有可能死里逃生。

    齐宁自然也明白,想要说服这帮人,绝非易事,必须要有足够说服他们的理由。

    他虽然从黎西公的推测之中得知,西门神候是想通过这次纷争削弱八帮十六派的实力,但是京城疫毒却是另有玄机。

    齐宁也觉得西门无痕虽然有心想要找寻机会挑起一场纷争,但还不至于胆敢在京城掀起如此异常灾难,以他的判断,其后必有另一拨人在背后故意在京城掀起波澜,却恰好为西门无痕找到了机会和借口。

    黑莲教显然是被人陷害,能够将拥有一位大宗师的黑莲教卷入风浪之中,这当然绝不是三两个人便能做到,其后必然有一股极为庞大的势力,齐宁敏锐地掌握到这一点,既想以此来挑起黑莲教谈判的,却也想着如果能够从黑莲教这边抓到一些线索,未必不能将那股势力揪出来。

    一阵沉寂之后,秋千易终于道:“你说的内奸,究竟是何人?”他这般问,就等若是也有怀疑。

    齐宁心下微宽,他就怕黑莲教根本不搭这个茬,既然能追问,便是有机会,咳嗽一声,道:“实不相瞒,我若晓得是谁,也不会放过这种吃里扒外的无耻之徒。”

    “你既不知是谁,又怎敢断定会有内奸?”秋千易神情冷峻。

    齐宁拱手道:“两位圣使,不知道能否借一步说话?”

    “你们朝廷那一套鬼鬼祟祟,用不着在这里用。”秋千易没好气道:“这里都是黑莲兄弟,有话尽管直言。”

    洛无影却是道:“老毒物,小侯爷既然要单独详谈,自然有缘故,我们又何必拂了小侯爷的意思。”抬手道:“小侯爷,这边请!”竟是转身在前带路,齐宁心想这洛无影虽然行事诡异,但看样子还算识大体,当下跟在后面,秋千易冷哼一声,终是跟了过去。

    大厅边上有一处房间,陈设简单,进入之后,洛无影才道:“小侯爷,这里只有我们三人,有话尽管直说。”

    “好,毒王问我既然不知内奸是谁,为何会断定有内奸。”齐宁道:“就凭方才两点,便可断定。毒王,雾气下毒,确实高明,你自然是对毒性了若指掌。”

    秋千易冷哼道:“老夫花费了数年时间,才调配处这种藏匿于雾气之中的毒药,本就是防备有朝一日会有人侵犯千雾岭,药物既然是老夫所配,自然对药性一清二楚。”顿了一下,才解释道:“此毒老夫取名为雾隐,匿于雾气之中,并无气味,极难察觉,一旦呼吸进入体内,不过三个时辰,便会毒性发作,气息难通,内力全无。”

    “这种药能持续多久?”齐宁问道。

    秋千易道:“三天三夜药性都不会消失。”

    “毒王的用毒之术,天下罕见,呕心沥血配制出来的这种毒药,当然不可能被人轻易破解。”

    秋千易立刻道:“天下有名的毒中高手,老夫一清二楚,能够破此毒的不出三人,可是他们最快也要十天半个月才能破解,短短时间,绝无可能。”

    “但事实上,八帮十六派的人都已经安然无恙。”齐宁叹道:“他们围在殿外,毒王不觉得蹊跷?”

    秋千易本来对齐宁很是恼恨,但此时火气消减不少,皱眉道:“此事老夫也一直在疑惑,难道江湖上还有老夫不知道的毒中高手?可就算如此,他察觉到有毒,能够立刻破解毒药,但要配出解药,需要诸多药物,搜寻这些药材便要花上不少时间,而且还要制作成解药,那也要耽搁许久,绝无可能在这短短时间让这些人全都解毒。”

    齐宁微微颔首,道:“所以只有一个可能,那便是有人早就备好了解药,八帮十六派众人中毒之后,虽然有部分死伤,而且被你们抓了不少人质,但此后他们很快就得到了备好的解药。”

    秋千易眉头锁得更紧:“老夫炼制的雾隐,此前无人知晓,他们怎能未卜先知?”

    “他们不知道,但是黑莲教的人知道。”齐宁道:“毒王,你们黑莲教的人自然是早就服下了解药。”

    秋千易摇头道:“雾隐之毒,散于山腰的雾气之中,莲花峰上并无药毒,为了以防万一,老夫也并无早早就将解药发下去,洛无影下山擒住了西门无痕的女儿,我们有心要以此引他们上山,那时候老夫才向众人分发了解药。”

    “如此说来,黑莲教众事先透漏解药的可能不大。”齐宁道:“难道毒王事先就从向任何人发过解药?”

    秋千易瞧了洛无影一眼,洛无影冷笑道:“老毒物,你总不会是怀疑我泄露了解药吧?”

    秋千易道:“事先我将解药给了寥寥数人,这几人对黑莲教都是忠心耿耿,绝不会有二心。”

    洛无影却已经皱起眉头,道:“老毒物,难道........!”他眼中鬼气森森,冷若寒刀。

    秋千易也是身体一震,道:“他.......他......!”却是并无说下去。

    齐宁自然看出端倪,道:“两位是否已经猜到谁是内奸?”

    “绝不可能。”秋千易斩钉截铁道:“他入教数十年,怎可能......怎可能出卖我们。”

    “老毒物,你莫忘记,当年那件事情看似时过境迁,但有些人心里却未必放下。”洛无影冷笑道:“除了小......你的徒弟,事先拿到解药的只有我和段清尘!”

    齐宁心下暗想这段清尘又是何方神圣?

    秋千易双手握拳,老脸阴沉,洛无影继续道:“千雾岭的地形,你我都清楚,八帮十六派绝无可能对地形如此熟悉,能够绕到山脚,从山下奇袭上来,除非有人给了他们千雾岭的地形图,告知了他们入口。”

    秋千易身体微震,道:“你是说,泄露解药,告知入口的内奸,便是段清尘?”

    “段清尘带人出战,此后就一去不返,没有踪迹。”洛无影冷声道:“你觉得他现在身处何方?”

    齐宁依稀明白什么,问道:“这段清尘,是黑莲教的太阴护法?还是色使?”

    洛无影淡淡道:“他是四圣使之中的色使,如今下落不明,小侯爷,你这番提醒,倒是让我们茅塞顿开。”

    “若当真是他,我必要取他性命。”秋千易怒道:“叛教狗贼,必受万毒之苦。”

    齐宁道:“毒王,说句不中听的话,你的性命也是在旦夕之间,就算如今知道内奸是谁,恐怕也无济于事。你们那位色使,既然敢叛教,自然是心里掂量好了,晓得你们性命不保,他不必担心你们找他寻仇。”

    秋千易冷视齐宁,道:“老夫要是死在这里,你也要为老夫陪葬。”

    齐宁叹道:“我的性命就在你们手中,那也没什么好说的。只是究竟是谁盗走了毒王的金蚕蛊毒,又是谁在京城下毒陷害毒王,继而连累到黑莲教,引起此番纷争,毒王难道不想找出来?八帮十六派和你们黑莲教浴血厮杀,两败俱伤,到底是谁要置你们黑莲教于死地?”

    洛无影神情凝重起来,道:“小侯爷,你不是他们派来谈判的吧?”眸中带着怀疑之色:“你是如何进来圣殿?”

    “鬼使猜得不错,八帮十六派,也还没有资格使唤本侯。”齐宁肃然道:“其实本侯是奉了皇上的旨意,特地来调查此案。”

    洛无影和秋千易对视一眼,都是将信将疑。

    “皇上并不想因为此事而挑起苗家人的动荡,黑莲教自创教至今数十载,并无踏出西川,前次竟然前往京城下毒,自然是匪夷所思。”齐宁缓缓道:“皇上英明,已经猜想这其中可能有些蹊跷,但是朝中有人一心想要挑起纷乱,而且拿着证据,皇上也是无法阻止。”

    两名圣使显然是相信了几分,秋千易冷声道:“你们的皇上倒也不算昏庸。”

    “皇上担心这次事件只是开始。”齐宁正色道:“两位应该知道,先帝驾崩,新君登基,朝野都不是那名太平,皇上担心背后有人耍弄阴谋,危及到江山社稷,所以密令本侯来到西川,实际上就是希望本侯能找机会与你们接触,搞清楚事情的真相。”

    洛无影淡淡笑道:“你们的皇上就不担心你被我们所杀?”

    “不入虎山,焉得虎子。”齐宁笑道:“如果不冒险,又如何能够与你们接触,又如何能够将事情的真相搞清楚?两位圣使,段清尘叛教投敌,我知道你们的心情,你们要清理门户,找到幕后陷害黑莲教的真凶,本侯也要为皇上分忧,找出策划阴谋的幕后黑手,所以从某种角度来说,本侯与两位,是友非敌,至少我们有着共同的对手。”

    秋千易发出古怪笑声,道:“小侯爷,你还真是巧舌如簧,三言两语,竟然和我们成了朋友,你多费唇舌,无非是想活命而已,莫当我们是三岁孩童。”

    齐宁哈哈一笑,道:“毒王,我只问一句,我明知黑石殿是你们的总坛,如果不是为了和你们合作,为何要冒险来此?我与毒王有过不快,明知如此,却要与你相见,岂不是自寻死路?”

    他这一句话最是要紧。

    秋千易和洛无影当然不知道齐宁是误入黑石殿,这时候听他这番话,只觉得大是有道理,毕竟堂堂锦衣候,若非自己特意前来,也无人能够吩咐他轻入险地。

    齐宁知道这句话起了作用,含笑道:“段清尘让你们陷入绝境,其实你们现在最要担心的是另一件事情。”

    “什么事?”

    “你们陷入绝境,如果我是黑莲教主,绝不会坐视不理。”齐宁叹道:“可是黑莲教主迟迟未到,两位不觉得这其中有些不对劲?”

    秋千易反问道:“你想说什么?”

    “段清尘既然是四圣使之一,与两位平起平坐,我想也不是泛泛之辈。”齐宁道:“他叛教投敌,最畏惧的人恐怕不是两位,真正害怕的只能是黑莲教主,但他铤而走险,依然叛教,所为何故?他不仅算准你们无路可逃,只怕连黑莲教主也被他算计在内了。”

    两人都是微微变色,秋千易厉声道:“你是说,段清尘算计教主,教主也........!”

    “这只是我的猜测。”齐宁故意叹了口气,“如果不将黑莲教主算计在内,段清尘哪里有这样大的胆子?”心中却是想着,这两人根本不知道黑莲教主与青铜将军两败俱伤,正好可以将此事大加利用,“黑莲教主若是活着,段清尘就算是逃到天涯海角,只怕也不得安宁吧。”

    黑莲双使脸色都是冰冷起来,对视一眼,一阵沉默之后,秋千易终于盯着齐宁的眼睛问道:“你想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