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四五七章 技惊四座
    “住口!”秋千易一声呵斥,身形一动,探手已经向齐宁抓过去,齐宁早就料到秋千易随时会出手,身形向后,叫道:“来得好。”

    秋千易出手迅疾,齐宁知道不仅要防备这老毒物的招式,还要提防他下毒,所以并不轻易硬接,右腿向后划出一道弧线,身体瞬间移开。

    秋千易与他有过交手,知道这小子年纪轻轻,但是功夫诡妙,不但有吸人内力的邪门功夫,还有一套十分玄妙的步法,众目睽睽之下,倒也不敢掉以轻心。

    虽然黑莲教处于绝境,但他自持毒中之王的名号,即使生死在旦夕之间,却也不愿意损了脸面,一出手便是自己最为得意的功夫,他既被称为毒王,不但是用毒高明,这功夫也是讲究阴毒,招招都是取人要害,不留余地。

    这是转眼间,秋千易已经是连续打出七八掌,在黑莲教众的眼中,毒使的武功自然是玄妙非常,本以为毒使出手,这年轻人转瞬间便要命丧当场,却不想齐宁身法诡异,毒使连出数掌,俱都是被齐宁轻松闪过。

    洛无影在边上瞧见,眼眸之中微显诧异之色。

    他既诧异于齐宁能够躲开秋千易的出掌,但更为诧异的却是齐宁那诡妙的身法。

    鬼使洛无影的武功招式放在江湖之上,倒还真算不得有多了得,他最为得意的两门绝技,一是千变万化的易容之术,另一个便是放眼天下也是顶尖级的轻身功夫,他半生浸在这两门绝技之上,实际上倒是忽略了武功。

    这时候他却是一眼便即看出,齐宁看似东摇西晃,似乎是被秋千易逼迫的左闪右避,可是他脚下的步伐,明显是一套玄妙无比的轻功。

    洛无影既有所好,岂能放过如此机会,一时间竟也不去注意两人比斗,只是死死盯着齐宁的步伐,只见到齐宁游动之间,步伐轻盈,变化无常,每一步走出之后,接洛无影都看出下来至少都有三四种变化,可是往往齐宁接下来走出的步子却与洛无影所想完全不同,踏出来的步子当真是出人意料。

    这就宛若是一名棋艺了得的国手,与人对弈,可以看出对方后面十多步的路数,可是对方仅仅第一步就出乎人的意料,其后的路数自然完全无法判断,这固然出人意料,却又是让人兴趣大增,沉迷其中。

    洛无影连续判断失误,越看越是惊讶,等到齐宁避开秋千易三十余招,洛无影竟是忍不住赞叹道:“好,好本事,好本事!”

    众人看向他,都不明其意,只以为是在夸赞秋千易。

    秋千易连出三十余招,速度越来越快,可就如同上次一般,这小侯爷依靠着诡妙的步伐,竟是如同鬼魅一般,每一次都是差之毫厘,都被齐宁轻松躲过,而且这大厅不比当初交手的小木屋,那小木屋内十分狭窄,可这大厅却是空阔无比,一种黑莲教众在秋千易出手时,就已经纷纷后退,让出了场地,在这空阔之处,齐宁走起逍遥行来,更是如鱼得水,潇洒无比。

    秋千易始终没能沾上齐宁只襟片缕,心下就有些恼怒,这时候听得鬼使洛无影在边上叫好,他却也并不知道洛无影是忍不住夸赞齐宁的逍遥行,只当是在讥嘲自己,老脸顿时大为羞恼,出手更是狠厉,只盼一掌便将齐宁击毙在掌下。

    齐宁此时却也是心下骇然,他虽然凭借着逍遥行躲过秋千易数十招,但是秋千易出手越来越快,也越来越凶狠,显然已经是存了极浓的杀意,如今身处虎,性命攸关,他却是不敢有丝毫的疏忽。

    这黑莲教众之中,自然也不乏高手,越看越是明白,秋千易固然出手迅疾狠辣,但似乎就是奈何不了这年轻人,年轻人在大厅之内转着圈子,如同狐狸一般狡猾,毒使却宛若一头被激怒的豹子,虽然凶猛,但却并无必胜的把握。

    秋千易又打出数十掌,掌风呼呼,身形却也明显慢了下来。

    这几日群豪攻山,黑莲教上下自然没有休息的时间,秋千易统领教众,几日下来,却也是疲惫不堪,他毕竟年事已高,一旦体力和精力受到损耗,并非朝夕间便能恢复过来。

    齐宁这些日子固然也是东奔西走,但是在甬道之中,却也是歇息过一阵,多少得到了恢复,他身体年轻,恢复起来的速度自然不是秋千易所能相比,此番交手,他心无旁骛,只以逍遥行周旋,走起来实际上并不耗费多少体力,而秋千易不想人前出丑,出掌之际,实际上从始至终都是跟着齐宁的步子游动,这反倒是更为耗费体力。

    近百招下来,秋千易已经感觉体力不济,齐宁虽然也有些疲累,但体力比之秋千易却还是要充足的多。

    秋千易自号毒王,下毒的功夫当今天下少有人及,此时若是出手下毒,齐宁必然难以提防,只是众目睽睽之下,秋千易若是下毒伤人,就等若是承认自己武功不济,他极重脸面,那是万万不好在这么多双眼皮子底下出手下毒。

    齐宁感觉秋千易的掌风减弱,心中晓得这老毒物有些难以支撑,心下微喜,瞥见秋千易身影落了大半个身位,忽地脚下微微一滞,秋千易见状,心下大喜,手掌已至,却听到齐宁叫了一声:“小心!”

    秋千易手掌眼见便要拍到齐宁背心,被齐宁这样一叫,顿了一下,几乎是在瞬间便想到上次被齐宁吸取内力的经历,只以为齐宁有要故技重施,这一掌便微有些顿滞,忽地感觉手腕一紧,竟是被齐宁趁机扣住,秋千易心下一凛,随即感觉身体一飘,齐宁并无趁机吸他内力,反倒是猛力将他掷了出去。

    秋千易也是以为齐宁要吸取自己内力,却不料齐宁将他掷出,身体飘飘飘而出,好在他武功不弱,身在空中,立变身形,双足落地,倒也没有被摔在地上太过难堪,但是这般被齐宁生生掷出,已经是让他一张老脸颜面无存,心下羞恼,便要再次上前,齐宁却已经后退两步,抬手道:“毒王,你体力不济,实在要打,歇息片刻如何?”

    洛无影此时也已经上前,道:“毒使,小侯爷人在这里,你们的旧账,随时可以算清,不必操之过急。”

    秋千易感觉众人眼睛都看着自己,心下恼怒,但此刻却还真不好再上前。

    “小侯爷果然是深藏不露。”洛无影含笑道:“不知小侯爷这套步法,师承哪位高人?”

    齐宁听他这般问,立时就明白他的心思,笑道:“雕虫小技,不足挂齿。鬼使,我看咱们先还是不要管其他,大事要紧。本侯是真心想要求见教主,不知教主身在何处?”

    洛无影微皱眉头,齐宁不等他说话,已经道:“难道教主果真不在此处?这......这可有些难办了。”

    洛无影笑道:“教主不在,本使和毒使俱在。想要我们放了人质,倒也不是不可以,你既然是锦衣候,大可以让神侯府带着八帮十六派的人从千雾岭撤走,而且立下誓言,自今而后,不再踏足西陲之地,若是如此,我们可以放人。”

    “鬼使这就有些强人所难了。”齐宁叹道:“本侯可以从中周旋,让双方化干戈为玉帛,但是只让一方做出让步,谈判万难成功。”

    “化干戈为玉帛?”秋千易冷笑道:“便是你们的皇帝来了,也未必有这个本事,小小一个侯爷,有什么能耐让双方化干戈为玉帛。”

    齐宁道:“只要各让一步,还是有这个可能的。毒王,此事的起因,是京城疫毒,朝廷以为,此事与你脱不了干系,当初你若是主动向朝廷解释,事情或许也不会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

    “向你们皇帝低头?”秋千易不屑笑道:“我们黑莲教身在西陲,过自己的日子,从不与你们朝廷有过交道,大家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此番却是你们设计陷害,找了理由打过来,老夫不是三岁孩童,岂能上你们的当?”

    “如果说此番让你跟我回京,放了人质,便可保住在场这些人的性命,你敢不敢?”齐宁盯着秋千易问道。

    秋千易冷哼一声,道:“老夫说过,这条性命殉教,心甘情愿,可是想要谋害老夫,万万不行。”

    齐宁摇了摇头,叹道:“毒王,恕我直言,此番要搞清楚的,并非只是京城下毒的真凶,还有你们黑莲教为何会一败涂地,难道你们不想弄清楚真相?”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秋千易神色一凛,洛无影也是微皱眉头。

    齐宁道:“毒王,据我所知,你在山岭的雾气之中下了毒,这不会有错吧?”

    “不错!”

    “可是八帮十六派的人,除了有一部分人中毒之外,为何其他人安然无恙?”齐宁肃然道:“他们也呼吸过雾气,却为何还能杀到莲花峰?此外你们守着八龙铁锁,只以为万无一失,却不料有人从山下杀过来,你们没有提防山下,自然是以为外人绝无可能知道山下的路径,但事实却并非如此,究竟是什么人对你们千雾岭的地势如此了解?”

    秋千易和洛无影对视一眼,神情都变得凝重起来。

    齐宁叹道:“导致目前这个结果,如果我没有猜错,只因为你们黑莲教内,存有内奸,此人不但是你们黑莲教一败涂地的罪魁祸首,甚至有可能是栽赃陷害你毒王的幕后真凶,毒王,难道你就不想查出是谁在背后设下这场大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