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四五五章 鬼无形,魅无影!
    第四五五章 鬼无形,魅无影!

    齐宁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所见之人,无论是朝堂上的王公贵族,还是江湖上的游客浪子,都是满怀心计,也正因如此,他早就知道,这个世界,就宛若是一个丛林世界,无时无刻不在遵循着弱肉强食的法则。

    他始终都是谨慎小心,以防落入别有用心之人的圈套。

    可是他现在才发现,自己万般小心,但人心难测,鬼蜮伎俩实在是太多,当真是防不胜防,他又如何能够料到,黑莲鬼使竟然能够扮作韦阁主隐身在这囚室之中。

    黑莲鬼使有一张苍白无比的脸,看不到一丝血色,可是他的相貌实在是太过平凡,平凡的丢在人群之中,那是谁也不会去多注意两眼。

    鬼无形,魅无影!

    齐宁当然知道,这位黑莲鬼使不但轻功高绝,最拿手的绝活,却是易容之术,其易容术当真是逼真无比,很难找寻到破绽,而且此人极擅长察觉对手的心思,能够抓捕到最佳的时机出手。

    他此前孤身夜入群豪驻地,胆大包天,不但连杀数人,甚至在众目睽睽之下劫走西门战樱,此人无论是心术还是胆识,确实是让人不得不畏惧。

    胸腔处翻江倒海,难受至极,差点又有血液上涌要喷出去,好在齐宁竭力克制住,压住了欲要喷出的鲜血。

    罗战已经是目瞪口呆,黑莲鬼使背负双手,微露一丝笑,在那张平凡无奇的脸上,显得异常诡异:“小兄弟,黑石殿固若金汤,人质之中,也并无你这号人物,我有一事想要赐教,你若是能够据实相告,本使定有所报。”

    齐宁忍住胸口疼痛,深吸一口气,却是笑道:“我知道你想.....想问什么,你无非是想知道我是从哪.......哪里进来。鬼使,我看你做人也......也还客气,不知道你所说的报酬是.....是什么?”

    “小兄弟想要什么报酬?”鬼使声音平静,就似乎与身边的朋友拉家常一般。

    齐宁叹道:“我若说让你将我们所.......所有人放了,你当然不会同意。”

    “你知道,这个世界,许多事情要讲究公平公道。”鬼使道:“你所要的报酬,当然只能与你的付出价值相当。你告诉我你是如何进来,其价值当然不足以换来任何一条性命。”

    齐宁道:“我明白了,我就算告........告诉你,我这条性命依然保不住。”他说话之时,便牵扯到胸腔疼痛,眉头微皱。

    “人总是要死的,可是如何死法,却是大有讲究。”鬼使依然是保持着那诡异笑容:“小兄弟年纪轻轻,当然不希望死的太难看是不是?”

    齐宁摇头叹道:“鬼使不愧是鬼使,说起话来,鬼里鬼气,自己死到临头,还能在这里大.......大言不惭。”淡淡一笑:“阁下亮出真容,对鬼使这种活在暗处的人来说,乃是大忌讳,可是阁下不顾忌讳,自然是已经存了杀人灭口的心思。”

    鬼使微微颔首,认真道:“现在像你这样聪明的年轻人已经不多了。”笑容浓了几分:“如此说来,你并不愿意告诉我你从何进入圣殿?”

    齐宁道:“黑石殿不是很快就要焚毁吗?知道那么多,又有何用?”

    鬼使竟也点头道:“你说的不错,圣殿都要毁了,又何必在乎你是从何而来?”却见他身影一闪,已经欺身到得齐宁身前,手掌已经照着齐宁拍下去,千钧一发之际,齐宁已经孤注一掷叫道:“我是来谈判的!”

    额头掌风飘过,鬼使手掌距离齐宁额头只是咫尺之遥,却生生停住,冷声笑道:“你说什么?”

    齐宁这时候却已经是感到胸腔那种翻江倒海之感正在迅速消退,一股颇有些阴凉的真气正在自己胸腔一带游动,那寒冷真气所过之处,痛苦便瞬间减轻几分,便是连呼吸也能畅通不少。

    这股寒冰般的真气齐宁并不陌生,他修炼炎阳神掌差点被炽热真气烧死,正是这股寒冰真气突然出现,让他死里逃生。

    此时这股真气竟然再次毫无征兆地出现,齐宁心下大是诧异,却又暗自欣喜,这寒冰真气两次出现都是自己受难之时,就宛若是保护神一般,感受到那寒冰真气似乎正在修复自己所受的掌受,面上却不动声色,想着等到恢复过来,趁机偷袭这黑莲鬼使。

    黑莲鬼使的功夫齐宁是亲眼见识过,知道确实是世间罕见,心知要想重创此人,也只能是出其不意,自己受了这鬼使一掌,定要让他以为自己受了重伤,将他的注意力吸引到其他地方,放松警惕之后,再找机会出手。

    齐宁捂着胸口,依然皱着眉,做出痛苦之色,道:“谈判,我是来谈判的!”

    鬼使两条淡淡的眉毛微收,便是一旁的铁骨宗主罗战也是有些诧异,鬼使冷笑一声,道:“什么谈判?”

    齐宁知道这鬼使露出真容,不惧被人所见,那已经是存有了杀心,只能用话锋先将他拖住,扎寻机会下手,故意冷笑道:“当然是生死谈判!”

    他对莲花峰上的形势有了个大致的判断,晓得黑莲教已经被群豪所困,目下正处于绝境之中,这种形势,自然有机可趁。

    “生死谈判?”鬼使森然一笑:“你是想告知本使如何进来?”

    齐宁道:“鬼使,这里是黑石殿,你是黑莲圣使,应该说对这里比我要熟悉得多,可是为何我能进来,你可想过原因?”

    其实这正是鬼使百思不得其解的疑惑,问道:“那你说来,我大可以让你多活一阵时间,说不准我还能饶你一命。”

    “鬼使,我就不和你拐弯子,八帮十六派其实已经知道了密道,为何没有趁机杀进来?”齐宁一本正经道:“说到底,还是顾忌这些人质的安危,所以并不想涌入进来,以免你们鱼死网破,害了这些人的性命。”

    鬼使瞳孔微缩,冷笑道:“果真有密道?”

    “当然有,你自己都说,这黑石殿固若金汤,如果没有密道,我怎么可能进得来?”齐宁故意让鬼使生出好奇心,体内真气流动,只觉得胸腔那股疼痛感已经消了大半,不动声色之中,丹田的内力甚至已经可以开始调运,只盼鬼使好奇心起,能够靠近过来。

    他既想让鬼使靠近,却又不能被他看穿心思,这鬼使显然是个异常精明之人,此时身体略微拉开了一些距离,诡异笑道:“你的意思是说,八帮十六派想要谈判,所以派你先进来?”

    “不错。”齐宁道:“我武功平平,地位低微,好在能将话说清楚,所以他们派我过来,我的生死,对他们来说并不算什么,只是让我将话带过来而已。鬼使若是不想听,大可以一掌杀了我。”

    鬼使道:“小兄弟,你可千万别在我面前耍滑头,你在本使面前耍花样,只会死的更惨。”

    齐宁笑道:“你若不信,现在就可以动手。”

    “好,有胆识。”鬼使阴阴一笑:“他们要你带什么话?”

    齐宁道:“两件事情,一件便是想问你们,有什么条件可以放这些人质离开?”

    “哦?”鬼使唇角泛起弧度,“还有一件呢?”

    齐宁道:“还有一件,便是要你们交出秋千易。这次讨伐千雾岭的起因,都是因为毒使秋千易在京城下毒,祸害百姓,朝廷震怒,这才让神侯府调集八帮十六派讨伐,如果你们交出九溪毒王,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

    鬼使笑得更是阴森:“回旋的余地?事到如今,你还在与本使说笑吗?”

    “到了这个时候,我还有心思和你说笑?”齐宁故意没好气道:“我的性命都悬在你手中,还有什么好隐瞒的。实话对你说,我听神侯府的人说,皇上有过密旨,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在千雾岭大开杀戒,若是黑莲教能够交出元凶,不必赶尽杀绝。黑莲教是苗人所创,皇上担心剿灭黑莲教,会导致苗人对朝廷不满。”

    他说得一本正经,鬼使微眯起眼睛,道:“你刚说过,你只是个小人物,神侯府的人为何会与你说这些?”抬手指着齐宁,冷笑道:“你竟敢在本使面前信口开河?”

    齐宁叹道:“如果我现在对你说,我在神侯府有朋友,你自然不会相信,可事实确实是如此。”

    鬼使道:“既然你们的皇上有旨意,为何还要强攻千雾岭?”

    “神侯府不想和你们硬拼,但是八帮十六派却不想放过建功立业的机会。”齐宁想到与黎西公谈起过江湖格局,一脸肃然道:“我实话对你说,神侯府如今不比从前,八帮十六派的势力越来越强,有些时候,一旦八帮十六派联手,神侯府都不好反驳,就好比这次攻山,神侯府本是想召集八帮十六派,仗着人多势众,给你们形成压力,然后与你们谈判,让你们签订城下之盟,一开始并没有想过真打上来。”

    鬼使冷笑道:“胡说八道,四面围困,磨刀霍霍,你还敢说不想打?”

    “本来不想打,可是有人在营地里劫走了西门神候的女儿,那是一位高手所为,轻功了得,明显是黑莲教的人。”齐宁故意装作不知道是鬼使出手,“此人孤身入营,来去无踪,将数百名江湖好汉视若无物,那些人自然是心中羞愧,恰好西门神候的女儿被抓,他们便有了借口,非要攻山不可,神侯府的人也就无可奈何。”

    鬼使眼眸深处终是露出一丝得意之色,故作平淡道:“你说的那位高手,便是本使了,是本使劫了西门无痕的女儿。”

    “是你?”齐宁故意吃惊道:“那轻功无双来去无踪的高手,便是阁下?”

    “不错。”鬼使背负双手,微仰脖子:“什么江湖好汉,在本使眼中,与数百头猪没有任何差别。”

    ---------------------------------------------------------------

    ps:第三更送上,求正版订阅,求大兄弟姐妹们的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