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四五四章 自投罗网
    齐宁手起刀落,寒刃削铁如泥,已经斩开了铁锁,随即推门而入。

    他进入一刹那,便见到屋内发出一阵“呜呜呜”之声,四下扫了一眼,只见到被绑缚的这些人双手被反绑,两腿也都是被绑得结结实实,除此之外,眼睛被蒙上,口中还塞了东西,却是不能视物也不能说话。

    但是他们显然还能听到声音,听到有人进来,便有反应。

    齐宁也不知道那取燃油的何时会返回,自己冒险杀人入门,一旦被人发现,后果不堪设想,先不管其他,过去将那具尸首先拖入到屋内,然后收起被斩断的铁锁,关上了门,这才就近走到一人边上,先是取了那人口中的东西,刚一取出,那人便即破口骂道:“无耻妖人,你们......!”

    还没说完,齐宁已经用手捂住,冷声道:“我不是黑莲教的人,你若是再叫喊,便要将他们的人引过来。”

    那人晃动脑袋,齐宁这才松手,那人道:“你说什么?你.....你是谁?”

    齐宁解开了那人眼睛上的带子,那人立时连续眨了眨眼睛,显然被蒙住太久,一时有些不适应。

    等微缓了一下,那人看清楚齐宁,见得齐宁果真不是黑莲教的衣衫,微压低声音问道:“你是谁?”

    齐宁见此人年过五旬,相貌颇有些粗犷,问道:“你是哪门哪派?”

    “铁骨宗宗主罗战!”此人虽然被俘,但气势不减,不过气息还是有些虚:“你到底是什么人?也是被抓到此?这里是什么地方?”

    原来这家伙还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齐宁摇了摇头,道:“这里是黑石殿,黑莲教的总坛。”

    铁骨宗主罗战愤然道:“黑莲教这帮卑鄙之徒,竟然下毒,我们都中了毒.......!”

    “是否雾中含毒?”

    “不错。”罗战道:“这帮妖人当真是诡计多端,我们多有提防,小心他们的机关陷阱,却不料他们竟然在雾气之中施放了毒药。毒药侵入,我们气息不畅,无法运起内力,而且身体绵软无力,勉强杀了两名妖人,实在坚持不住,竟是......竟是落在他们手中......!”说到此处,脸上已经颇有些羞愧之色。

    铁骨宗乃是八帮十六派之一,身为一宗之主,这罗战在江湖上也是名声赫赫之辈,可是此番竟然轻易落入敌手,这让罗战心下大是羞恼。

    他左右瞧了瞧,发现屋内竟然绑着一大群人,更是吃了一惊,瞧见一人衣饰,骇然道:“麒麟阁的韦阁主也在这里吗?”

    便见一人立时向这边扭过头来,口中发出“呜呜”之声,齐宁便知道那人应该就是韦阁主。

    齐宁也不多言,他与八帮十六派这些江湖中人并无多少交情,虽然谈不上对他们有多少恶感,却也并无什么好感,不过眼下要离开黑石殿,还真要这些人帮忙,寒刃划过,割开了绑缚罗战的藤绳,问道:“罗宗主,你现在身体.......!”

    他还没问完,被割开藤身的罗战竟然已经软绵绵地向下瘫软下去,齐宁探手扶住,问道:“怎么了?”

    罗战喘着气,道:“这......这毒药当真厉害,现在药性还没有散去,我身上.....身上没有一丝气力,连......连站都站不稳......!”语气之中,满是懊恼。

    齐宁一怔,心下顿时也懊恼起来,也不管罗战,过去那麒麟阁韦阁主身边,割断了藤绳,韦阁主也如罗战一般,立时委顿软倒在地上。

    齐宁本想着集合这帮人的战斗力,杀出一条血路,谁知道一个比一个软,只看这两位,就知道其他人的情况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以目前这样的情势,自己就算将他们的藤绳全部割断,却也只是白忙一场,用不了片刻,黑莲教便有人过来,自己也没有能耐在短短时间将这些人俱都藏起来,莫说此处还有众多黑莲教高手,以这些人质目前的状况,只怕连个普通人都无法应付。

    最要命的是,他已经杀了人,斩了锁,除非黑莲教的人全都是白痴,否则一旦有人发现,立刻就知道有人潜入进来,到时候黑莲教众必定是倾尽全力搜找自己,他们对黑石殿熟悉的很,自己却是两眼一抹黑,想要安然躲过,简直是痴人说梦。

    正自沉吟,听到罗战声音道:“这位小兄弟,咱们......咱们是不是已经攻破了黑石殿,其他人在哪里?为何不见他们?”

    齐宁叹了口气,心想你还真是在做梦,直接道:“八帮十六派确实将黑石殿围了起来,不过他们却打不进来,而且黑莲教众似乎也已经穷途末路......!”

    “好!”罗战立时道:“妖人作祟,终究是挡不住各路英雄。”

    齐宁心想好个屁啊,你们是做人质,生死只在旦夕之间,也不怕打击他,道:“黑莲教应该是顶不住了,正准备焚烧黑石殿,他们想要和黑石殿同归于尽。”

    罗战一愣,惊道:“那.....那我们.......?”

    “自然也要葬身火海。”齐宁叹了口气,“罗宗主,本来还以为你们可以奋力一搏,杀出一条血路,可是现在看来,这几十号人,只能为黑莲教一同陪葬了。”

    韦阁主已经将自己口中东西扯出,道:“小兄弟,你是哪路英雄?为何没有中毒?”

    齐宁心想在这里再废话,等到黑莲教众过来,那就是瓮中捉鳖了,即使躲不过他们的搜找,也不能留在这里被他们擒获,轻声道:“两位,这个样子,我也无能为力,你们自求多福吧。”转身便要离开。

    罗战急道:“小兄弟,你能否帮我们找到解药?自然是下毒,必有解药,如果能找到解药,解了我们身上的毒,以我们这些人的实力,杀出一条血路死里逃生,未必没有机会。”

    齐宁心想这罗战所言还真是不错,可又想那解药可不是遍地都有,即使还有剩余,也只能在毒使秋千易的手中,自己想要从秋千易手中获得解药,当真是痴人说梦。

    “小兄弟,你出现在此处,是否这黑石殿还有什么密道?”韦阁主扯开蒙住眼睛的布巾,问道:“若是有密道,我们或许还能逃出去。”

    齐宁心想这韦阁主倒是精明,心想若是那密道真的可以逃生,自己倒也不妨告诉他们,只可惜出口已经被堵死,知道也无用,知道越是耽搁凶险越大,拱手道:“两位,我先去找一找,看看能不能找到解药,你们在此稍候。”心中却是想着尽快离开这里,既然这帮人已经无力再战,自己也不必在他们身上花费功夫。

    罗战露出感激之色,道:“若是能够逃出此地,铁骨宗定当感激小兄弟的仗义出手。”

    韦阁主却道:“小兄弟,你过来,我这里有一件东西,你带在身上,或许有些用处。”

    齐宁也不知道是何物,靠近过去,蹲下身子,问道:“韦阁主,你说的是.......!”话声未落,却忽见到韦阁主眼眸子里显出古怪之色,齐宁心下一凛,知道事情不对劲,便在此时,却感觉胸口一阵剧痛,那韦阁主竟然是悄无声息偷出一掌,打在了齐宁的胸口。

    齐宁根本没有想到这韦阁主还有如此内力,更没有想到此种情况下,这韦阁主竟然偷袭自己,他虽然小心谨慎,但这一变故简直是匪夷所思,完全让人无法料到,那股掌力已经将齐宁打飞出去,随即重重落在地上,感觉喉头一甜,一股献血从口中喷出。

    罗战大惊失色,厉声道:“韦阁主,你这是做什么?”

    却只见到本来萎靡在地的韦阁主竟然缓缓站起身来,笑道:“圣殿重地,岂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那也未免太过小瞧我们黑莲教。”

    此言一出,罗战更是骇然,齐宁也是脸色骤变。

    这韦阁主的意思,竟似乎他也是黑莲教的人。

    麒麟阁乃是八帮十六派之一,在江湖上也是威名赫赫,堂堂麒麟阁阁主,怎地会是黑莲教的人?

    罗战又是惊怒又是疑惑,齐宁一手捂着胸口,一双眼睛却是死死盯着韦阁主,猛地笑道:“原来如......如此,哈哈哈,是老子.......老子疏忽了。”

    罗战尚未明白,问道:“小兄弟,你.....你明白什么?”

    “堂堂麒麟.......麒麟阁主,当然不可.......不可能是黑莲教的人。”齐宁叹道:“眼前这位韦......韦阁主,既然是黑莲教的人,就当然不.......不会是麒麟阁的人。”双目生寒:“只不过黑莲圣使好.......好歹也算是有名有姓的人物,这般出手偷......偷袭,不觉得有失......有份吗?”

    他胸口中了一掌,只觉得胸腔之内血气翻滚,内腔隐隐作疼,极是难受,呼吸也是大为不畅,说话便也有些吃力。

    “黑莲圣使?”罗战眉头一紧,盯住韦阁主,“你是......你是黑莲圣使?”

    韦阁主森然笑道:“鬼无形,魅无影,我即是鬼使,行事自然是鬼鬼祟祟,又岂会在乎什么名声。”抬起手,在脸上一抚而过,便即露出一张与韦阁主完全不同的陌生脸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