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四五三章 误入虎穴
    第四五三章 误入虎

    山腹甬道内的空气始终不是很好,齐宁顺道而上,小妖女在他背上喋喋不休,齐宁也不去理她,行了小半个时辰,终是听不到她声音,扭头看了一眼,只见她螓首躺在自己肩头,竟是已经睡去。 (.. )

    她伤势不轻,这样一番折腾,显然是困倦过去。

    又走了半柱香时间,忽地瞧见前面有石阶拾级而上,心下微喜,暗想这里既然修有石阶,很有可能便有出口在此,微加快步子,顺着石阶向上,这石阶大概有三四十级,到得劲头,却发现已经没有道路,向上去的的道路竟是被堵死。

    齐宁心下顿时一阵失望,想不到竟是如此结果,小心翼翼将小妖女放下,坐在石阶靠墙,小妖女依然是沉睡之中,他这才走上最后石阶,往上瞧了瞧,发现堵在上面的乃是一块大石板,倒不是岩石一类的重物。

    大石板看上去颇为光滑,色泽发青,齐宁眼珠子微转,便即想到,这里定然是出口,既然山腹这密道十分隐秘,自然是封堵入口,不可能正大光明轻松亮在明处。

    他正要抬手掀开石板,忽地想到,目下还不知这出口究竟开在何处,若是开在偏僻之处,那倒也罢了,可是若设在一些稀奇古怪之处,甚至就在黑脸叫眼皮底下,自己不得不小心,当下将耳朵贴在青石板上,屏住呼吸,仔细聆听。

    一片死寂,并无任何声音传来。

    齐宁等了片刻,这才双手举起,托住青石板,微用力,却感觉纹丝不动,皱起眉头,加了些气力,那青石板依旧是难以撼动。

    齐宁心想若仅只是一块青石板,绝无可能如此沉重,莫非上面还另有机关,但这是唯一的出口,不从此处离开,就只能困死在甬道之中,便想调运内力,可是之前有过经历,不知自己运动内力会不会导致炽热真气再起,有些犹豫。

    但又一想,自己体内有那股来历不明的寒冰真气,即使出现炙热真气,有那寒冰真气护体,倒也不用畏惧,当下调运一丝内力向手掌过去,丹田以及各处经脉并无不适之感,当下一点点催动,力至掌处,青石板果然是微微动了动。

    齐宁心下欢喜,再不犹豫,内力催动,青石板却是被他一点点地举起,他虽然并无听到什么动静,但对外面的情况却也还是颇为小心谨慎,不敢弄出声响,一点点将青石板移开,露出一个缝隙来,发现外面依然昏暗,轻轻放下青石板,抓住边缘,身体微微上起,露出脑袋来。

    外面颇有些昏暗,奇怪的是,空气中竟是浮动中一股淡淡的香味,清香素雅,齐宁在甬道之中呼吸半天的浑浊之气,陡然间闻到这股子幽香,立时觉得心旷神怡,浑身上下一阵通泰。

    他确定四下里无人,这才跃身而出,四下里瞧了瞧,脸上露出惊奇之色。

    这里竟似乎是一处闺房所在,房间不是很大,正中间摆放着一张牙床,床上罗帐低垂,屋内陈设也是颇为简单,但却异常的干净,看上去几乎是一尘不染,他回头看了一眼,这时候也看清楚,自己所托起的却并非一块青石板,在青石板上面,放有一张纯粹以黑色石头制作成的梳妆台。

    他倒也见过不少梳妆台,但是一黑石所制,却是异常罕见,这梳妆台制作的十分精美,还有一面铜镜潜入到石头里,梳妆台上并无水粉首饰,空空如也,那张牙床的罗帐低垂,却是左右撩开,有银钩挂着,牙床之上并无一人。

    齐宁皱起眉头,也不知道这到底是谁的住处,但有一点却是可以肯定,自己已然是处在莲花峰上。

    他正想着再次下去将小妖女抱出来,随即又想,这里十分古怪,自己上没有确定究竟是何处所,将小妖女抱出来,难免不便,不如先探明四周的情况,确定自己所处的位置,再做计较不迟。

    而且小妖女尚未醒来,看那样子,再睡上个把时辰不成问题,担心自己离开这里探查情况之时,小妖女可能提前醒来,从此处离开,当下抱起那青石板,缓缓移过去,重新封住了洞口。

    这里是闺房无疑,难道这地下甬道,是为女子所有?那石室之中的炎阳神掌,竟是女子所刻?

    齐宁满腹狐疑,也不耽搁,轻手轻脚到了房门边上,透过门缝向外瞧了瞧,并无人迹,万籁俱静,这才打开房门,出了门去,顺手带上,将寒刃握在手中,猫着身子,如同幽灵般往昏暗之中摸过去。

    四下里多有走廊通道,穿过两处走廊,忽地听到有细碎的脚步声响起来,齐宁立刻闪身躲到一块柱子后面,很快,便瞧见三名头缠布巾身穿黑褂的汉子走过来,手中俱都拿着弯刀,一瞧那衣饰,齐宁立时便认出是黑莲教众。

    齐宁心下一凛,他最担心的便是出口设在黑莲教的巢黑石殿之内,方才四下走动,便已经隐隐觉得很有可能是到了黑石殿中,此时瞧见这几名教众,便即确定。

    山腹的甬道一直是向上而行,明显是往莲花峰巅而来,据齐宁所致,莲花峰巅上,便是黑莲教的总坛黑石殿,不可能有其他的房舍。

    三名黑莲教众快步而过,齐宁皱起眉头,眼见他们便要消失在昏暗之中,再不犹豫,轻手轻脚跟了上去。

    他修炼逍遥步,却已经是学会了一套极为高明的轻功,此时尾随在后,还真是悄无声息。

    三名教众转了两道走廊,便即在一处门前停下,齐宁探头瞧过去,只见到那门前另有两名守卫。

    只听一人沉声道:“圣使有令,黑石殿内,全都浇上燃油,你们立刻准备。”

    两名守卫俱都屈身称是,一人忍不住问道:“为何要浇上燃油?难道......要烧了黑石殿?”

    那人冷笑道:“八帮十六派的贼寇将黑石殿已经围住,并不撤走,看来是要将咱们围困至死,黑石殿是咱们黑莲教的圣地,绝不能让他们去踏入进来半步,哪怕是烧成灰烬,也不能让他们亵渎了圣殿。”

    守卫立刻道:“咱们手里有他们好些人质,难道他们连这些人质的性命也不管了?”

    “你当这些人是什么好东西?”那人道:“被抓的这些人质,有半数都是各帮派的首脑,汉人帮派看似走在一起,但却只是一群乌合之众,互相之间勾心斗角,咱们抓的这些人质,只怕有许多人都想他们就死在这里。”

    守卫也是冷笑道:“既然他们想让人质死,咱们就成全他们。”

    “先洒上燃油,若是那帮贼寇始终不退,到时候圣使一声令下,咱们就点燃大火,我等于圣殿共存亡。”

    其他几人俱都声音肃然:“誓与圣殿共存亡!”

    三名教众这才转身回走,齐宁立刻躲起来,等到三名教众离开,这才再次向那边瞧过去,只听一人道:“我去拿燃油,你在这里先等着。”

    剩下那守卫点头,另一人迅速离开,齐宁见两名守卫死守门户,心中立时便想到,这些人死守此处,难道在这屋内,便是被抓起来的人质?

    他对战况并不清楚,但是听到几人对话,依稀已经判断出来,如今群豪已经困住了黑石殿,但是却有不少人质落在了黑莲教手中,听那意思,这些人质的身份也都不一般。

    齐宁寻思着,如今黑石殿内都是黑莲教的人,以自己孤身一人,绝无可能突出殿内离开。

    这黑石殿看样子竟是要被焚毁,自己留在这黑石殿内,自然也要被活活烧死。

    他自然可以回到闺房梳妆台下的甬道之内,大可以避过大火,可是一旦黑石殿焚烧蹋毁,必然会将那洞口完全堵住,到时候两边都无法出去,群豪也不可能帮着清理塌陷后的残垣断砖,到时候自己和小妖女只能是在甬道之中活活饿死。

    唯一的生存希望,就是找到那些人质,若有可能,将他们救出,人多势众,到时候即使打不过黑莲教众,但是众人求胜心切,齐心杀出一条血路突破出去,那也不是没有可能。

    如果这里果真是囚禁人质的地方,自然是天赐良机,或许是因为身在黑石殿内,守卫也略有些放松,错过这一次,只怕便再无机会。

    他略一思索,身形一闪,已经贴住墙壁,向那边缓缓靠近过去,宛若幽灵,那黑莲教众并无发现,这走廊内并无点火,十分昏暗,距离十来步之遥,齐宁猛地深吸一口气,脚下一蹬,整个人已经如同猎豹般向那名守卫扑过去。

    那守卫感觉到劲风袭来,自然想不到黑石殿内另有他人,扭头看过来,瞧见一道黑影已经扑到自己身前,一双冷厉的眼睛正盯在自己咽喉处,这守卫立时知道大事不妙,已经来不及抵挡,正要出声警报,寒光一闪,寒刃已经刺穿他喉咙,他的声音顿时便被堵在了喉咙里,无法发出。

    齐宁出手干脆利落,又准又狠,那守卫双目暴突,满是骇然之色,齐宁已经是拔刃出喉,那守卫身子晃了晃,向后栽倒。

    齐宁这才看向那大门,只见大门十分厚重,乃是黑木做成,门上竟然还上了锁,他透过门缝向里瞧了瞧,这屋里到还真竖着几处灯柱,清晰看到,这屋内竟然竖着几十根木柱子,每一根木柱子上,都绑缚着一人,瞧那些人的装束,正是八帮十六派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