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四五二章 生死难逃
    小妖女双臂挂在齐宁脖子上,齐宁双手支撑,一时半会还可以,但是时间长了,难免有些发酸,齐宁干脆往边上带过去,小妖女却是不离不弃,身体竟是被丢起来,伸直两腿也是夹在齐宁腰上。

    齐宁真的不知道这小妖女到底是真的在昏睡还是假的,边上一侧,往地上一躺,随即感觉身上一重,小妖女已经整个人反压在他的身上。

    齐宁皱起眉头,想要将她身上推下去,可是这小妖女就像是狗皮膏药一般,贴在齐宁身上,手脚都不松开。

    齐宁叹了口气,干脆不管,反正小妖女娇躯轻盈,便是压在自己身上,也没多大分量,完全能够支撑。

    不过这样一来,小妖女那已经颇具规模的胸脯就挤压在了齐宁胸膛,虽然与顾清菡那等美少妇的丰满柔软相比相去甚远,但是却还是能够让齐宁感受到小妖女胸脯的轮廓,他也不去多想,先前被那炽热真气好一番折腾,还真是疲乏得很,干脆闭上眼睛暂作休息。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地被一声惊呼叫醒,齐宁警觉性极强,立时睁开眼睛,只见到小妖女依然压在自己身上,但是一条手臂横杵在自己的胸口,上半身支起,那张兀自没有血色的脸上一脸惊骇。

    齐宁怔了一下,忽地感觉手掌上一阵滑腻,惊觉过来,却发现自己两只手不知道何时已经放在了小妖女的屁股上。

    小妖女的苗裙卷到腹间,雪白的屯儿裸露在空气之中,齐宁一手按在一片雪嫩的屁股蛋儿上,这妖女屁股上的肌肤光滑如同缎子般,晶莹剔透,也难怪两手摸在上面,感觉柔腻的滑不留手。

    最要命的却是自己刚才迷迷糊糊睡觉之中,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小妖女身体的刺激,裤裆处有一物高高立起,恰好杵在小妖女花蕾般的玉蛤处,虽然并无实际接触,但是却已经在玉蛤边缘顶出凹陷来。

    小妖女本是一脸惊骇,很快,脸上露出狠厉之色,抬起手来,便要往齐宁脸上打过去。

    齐宁其能让她得逞,探手抓住她手腕子,喝道:“你想做什么?”

    “色狼,流氓!”小妖女惊恼道:“你......你趁人之危,你这大混蛋,竟敢......竟敢-我......!”

    齐宁本想呵斥,但想自己醒来之后,双手摸着人家的屁股,那不争气的小兄弟还顶着人家的要命处,这时候反要斥责人家,难免有些不地道,忍住性子道:“你别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那个你了,是你身上发冷,要用我取暖,自己趴上来的。”

    小妖女怒道:“你还在狡辩?齐宁,我早就知道你一直存了坏心思,攀崖的时候,你还偷看人家的毛毛,从那时候开始,你就想找机会-我是不是?”

    齐宁哭笑不得,沉下脸来,道:“我要是想你,还要等你昏迷之后?你别胡说八道。”

    “是吧,是吧。”小妖女咬牙切齿:“你自己都承认想要-我,卑鄙,下流,无耻,色狼,混蛋.......!”

    “够了!”齐宁猛一用力,将小妖女从自己身上推下去,听到“哎哟”一声,小妖女已经滚倒在地上,齐宁趁机起身,道:“小妖女,我再和你说一遍,是你自己爬到我身上来的,我没有对你做过任何不轨的事情,你别在这里胡搅蛮缠。”

    小妖女一吸鼻子,如同怨妇般道:“你了人家,现在还骂人家,你.......!”抬手指着齐宁,咬牙切齿,瞧那样子,似乎只要有气力,便要扑上来撕咬一般。

    齐宁叹了口气,心想方才那样子,也难怪小妖女误会,虽然和这小妖女不是同道中人,但是这种事儿还是说清楚的好,耐着性子道:“阿瑙,你自己回想一下,你是不是练了墙上的武功,所以走火入魔,受了内伤?然后你就昏迷不醒?后来你身体发冷,我帮你从床上抱下来......不错,我承认,我却是抱过你,但那也是为你好,不管你信也不好,不信也好,说句不客气的话,以我的身份,想要女人多得是,排队也轮不上你。”

    “你做都做了,现在当然找理由狡辩。”小妖女勉强站起身来,但看得出身体还有些虚弱,恨恨道:“我爹说了,等我长大之后,找自己喜欢的男子汉,可是......你现在-我,我不喜欢你,不要做你的老婆。”

    齐宁皱眉道:“说够了没有?胡搅蛮缠,我什么时候要你做老婆?你倒是做的美梦。”

    “你还凶我?”小妖女鼻子一酸,眼圈一红:“你这样欺负我,我要告诉我爹,我爹.....我爹一定要杀死你。”

    “你爹?”齐宁道:“你爹是谁?”

    小妖女道:“反正很厉害,你就算是大官,我爹也不怕你。等到我爹去杀你的时候,你就知道是谁了?”低下头,发现自己衣衫有些凌乱,立刻整理起来,脸上满是凶狠之色。

    齐宁冷哼一声,道:“你爹杀我之前,麻烦他派人先给你检查检查,看看你还是不是处.......,哼,你自己有没有被.....被那个,自己不知道吗?你自己检查。”

    小妖女也不顾石床冰冷,坐了上去,恨恨看着齐宁,道:“齐宁,你说,现在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齐宁翻了个白眼,“懒得和你废话。”转身要走,小妖女立刻起身,只是身体乏力,又软坐下去,抬手指着齐宁道:“姓齐的,你别走,你这个大混蛋,人家,现在就不管了。”

    齐宁听她左一声又一声,心下有些恼火,转身过去,向小妖女走上两步,盯住她眼睛,问道:“你说我你了?”

    小妖女见他脸色冷然,倒还真有些害怕,往后缩了一下,虽然心里发怯,但嘴上却还是硬道:“难道没有?”

    齐宁冷笑道:“好,你既然这样说,一不做二不休,老子干脆再你一次,然后杀人灭口,神不知鬼不觉。”说完,欺身上前,故作狰狞之色,双手便要往小妖女身上抓去。

    小妖女惊叫一声,往后缩去,齐宁冷笑一声,这才转身,也不理她,径自往石室外面去,小妖女却已经从石床起来,跟在后面叫道:“你不要跑......!”

    齐宁懒得理会,走到石门边,见到石门上面有拉环,径自拉开,出了门去,听到身后传来“哎哟”一声,心知是小妖女装模作样,顺着甬道往前走,走出一段路,不见小妖女跟来,犹豫一下,终是返回石室,瞧见小妖女正坐在地上,掩面哭泣。

    齐宁叹了口气,走过去在她身边蹲下,道:“你还不相信?”

    “不相信,不相信,就是不相信。”小妖女边哭边道:“师傅说过,女孩子只能让喜欢的男人碰自己,一辈子只能一个,你现在了人家,以后人家怎么去找自己喜欢的男人?”

    齐宁无可奈何,道:“你师傅没教你几样好东西,这句话倒是不错。”调侃道:“本来还以为你不知羞耻,现在看来,你也知道一些轻重,被人了,也知道羞恼哭泣。”

    小妖女抬起头,恨声道:“要是我喜欢你,被你-我也不哭,可是我一点也不喜欢你,你是个大色狼大混蛋,被你,我就是要哭。”

    齐宁冷笑道:“实话对你说,我对你也是厌恶至极,你心肠歹毒,你这样的女人,本侯爷可是半点兴趣也没有,别说我没有碰你,就算你求着让我碰你,我也是断然拒绝。我不和你啰嗦,我现在要走,这里没有食物和水,找不到出路,留在这里死路一条,你要是想死,尽管留在这里。”起身便要走,却感觉手腕一紧,却是小妖女抬手抓了他手腕子。

    “干嘛?”齐宁没好气道。

    “反正你不能就这样跑了。”小妖女也是恶狠狠道:“这件事情你没说清楚,跑到天涯海角,我也追着你。”

    齐宁无语道:“我现在知道你是属什么的,你就是属无赖的。”想要抖开小妖女手,却被死死拽住,小妖女道:“我走不动,你背我走,反正你什么都看了,什么都碰了,我也不在意了。”

    齐宁心下有火,本想甩开,可是看她脸色苍白,显然伤势并未恢复,毕竟不能将她丢在这里,更何况还没有脱离险境,也不知道后面会不会碰上黑莲教的人,有这小妖女在手中,就等若是多了一个人质,冷哼一声,转身将小妖女背上。

    小妖女趴在齐宁背上,感觉齐宁双手托着自己屁股,立刻道:“我就知道你不是好东西,先前还没有摸够?还摸我屁股。”

    齐宁冷笑道:“你要是再废话,老子立刻将你丢在这里。”也不多言,径自走出了石室。

    顺着先前的道路,走到了那处岔路口,往另一条路上拐进去,心中只盼这边能够走出一条出口来。

    忽听得小妖女咳嗽起来,齐宁问道:“怎么了?伤势发作了?”

    小妖女咳嗽两声便即停下,没好气道:“要你多管闲事。”却还是道:“我胸口疼,身上没气力。”

    齐宁暗想先前你吐了三口鲜血,就算没有伤,三口鲜血下去,人也会虚弱无力,想到这小妖女只是扫过墙上的口诀一边,便即开始修炼,这份记忆力也确实是了得,脑子确实好使,淡淡道:“自以为是,瞧你以后还敢不敢胡乱学功夫,没有金刚钻,就别拦瓷器活。”

    “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小妖女奇道:“齐宁,这是什么意思?什么金刚钻瓷器活?”

    齐宁道:“没那个能耐,就别学功夫。”心中却有些惭愧,暗想我自己也没有掂掂斤两,差点也死在这诡异的功夫之下。

    一提起这个,小妖女顿时便有些着恼,骂道:“不知道是哪个混蛋在墙上乱刻口诀,差点害死我,要是查出是谁,我定要让他生不如死。”

    ----------------------------------------------------------------

    ps:今天第三更,求鼓励,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