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四五一章 少女如春
    齐宁偶尔会想过在这个世界,自己在遥远的未来将会以何样的方式离开这个世界,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竟是如此轻易死在这古怪的石室之内。..

    来到这个世界的许多景象,如同闪电般在自己的脑中划过,他心有不甘,却又无可奈何。

    他骨子里有着极为坚毅的性格,不到山穷水尽,从来不会放弃,可是此时此刻,他知道自己已经只能是闭目等死。

    他本以为接下来那种麻木感会渐渐侵袭到自己的脖子以上,知道整个人失去知觉,浑浑噩噩死去。

    可是说来也怪,过了半晌,麻木感却并无继续向上延伸,他心下有些惊骇,暗想难道自己莫非是传说中的走火入魔,脖子以下固然失去知觉,但自己却性命无忧,从此之后,只是要瘫痪在床上,不能动弹?

    念及至此,心下发寒。

    若果真如此,那还真不如死了好。

    正自心寒,猛然之间,感觉浑身上下一阵冰冷,这一瞬之间,全身竟似乎恢复了知觉,齐宁又惊又喜,正想动一动,忽地感觉自己的体内劲气依然在四处乱窜,但这一次却并非无数道真气在体内纵横,竟只剩下了两道真气。

    一道真气依然是滚烫无比,而另一道真气则是寒冷至极,一冷一热两道真气在体内经脉流窜,齐宁不知到底发生何事,一时间不敢动弹,很快便即感觉出来,体内那道寒冷的真气竟似乎是在后面追赶炽热真气。

    齐宁睁大眼睛,万想不到自己体内竟然有如此变化,他不知道那寒冷真气从何而来,只是片刻间,寒冷真气已经追上炽热真气,瞬间融在一起,只是眨眼之间,那炽热真气便消失得无影踪,体内再也感觉不到丝毫的寒意,仅剩下的那道真气,却是自行通过静脉进入丹田之内,那股寒冷之感进入丹田后,也便消失。

    一切都似乎未曾发生一样。

    如果不是自己体内亲自感受到,齐宁根本不相信会有如此古怪的事情发生,他猛地坐起来,四肢活动如常,只是全身上下黏黏的,自然是因为刚才汗水浸透的缘故。

    他略一思索,便即明白,自己死里逃生,很有可能就是因为那突然出现的一股寒冷真气,自己全身麻木没有感觉的时候,那股真气很可能就已经在自己的经脉之中流动,将散于体内的无数炽热真气尽数吞噬。

    也正因如此,自己才能够恢复知觉。

    可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通,那股寒冷真气又是从何而来,此前他修炼真气,按照向逍遥传授的法门,将神功吸入的真气俱都化为己用,却从无感受到有这样一股真气存在,但既然是在自己体内,这股真气自然属于自己所有。

    他心下疑惑不解,又想到自己在内功方面本就是一知半解,便是再苦思冥想,也不可能想出个所以然来。

    但有一点却是可以庆幸,若非那股真气,自己现在只怕已经变成了一具尸首。

    扭头看向石壁,心下冷笑,暗想这石室是在莲花峰的山腹之内,此前居于此处之人,当然也是与黑莲教有莫大的干系。

    这帮人性情毒辣,故意在这石壁之上留下武功心法,让不知情者只以为是巧遇神功,可是这其中却是包藏了极大的祸心,乍遇这样的心法,瞧见上面写着纵横天下,但凡略通武功之人,无人不会被之诱惑,继而按照石壁方法修炼。

    可是一旦修炼,就进入了圈套,身死此处。

    这留下武功心法之人,自然是个性情毒辣之辈,齐宁拿过自己的寒刃,二话不说,对着墙上的口诀和掌图便是一阵乱划,他着寒刃削铁如泥,这石壁虽然坚硬,但是如何抵得住寒刃的锋利。

    齐宁差点死在这上面,心中怒火可想而知,只是片刻间,墙上便是纵横交错的刀印,口诀和掌图已经是难以辨识,齐宁兀自余怒未消,只将这套口诀划的实在看不出来,这才罢手,心中暗想这也算是替天行道,以免还有人落入这陷阱。

    但是又一想,且不说这里隐秘至极,即使真的有人能进来,也只是黑莲教众,自己这般做,倒是多此一举,不过既然已经毁去,也就不多想。

    他长出几口气,收起寒刃,这才转身,却瞧见小妖女不知何时又平躺过来,一条腿更是蜷起,雪肤白的耀眼,那白色带子色泽纯白,可是小妖女身上细腻肌肤与它相比,竟似乎比白色的袋子还要白上几分,只是那黑亮亮的茸毛极是显眼,微微鼓起的玉哈宛若小馒头一般。

    他立刻移开目光,非礼勿视,心中盘算着在这山腹之内少说也呆了两三个时辰,知道西门战樱必然在外面焦急,他不知山上情势如何,倒也有些担心西门战樱,只是那条道路已经堵死,绝不可能出去,回头只能走上另一条岔路,寻寻是否还有出路。

    这里面没有食物,亦没有水源,而且空气极差,撑上一两天或许无事,可是时间久了,绝不可能坚持下去。

    而且这小妖女受了伤,也不知道情况如何。

    齐宁从石床上跳下来,盘算着自己绝不能在这里困死,瞧小妖女的情况,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个问题,更不必说能够逃跑,自己大可以趁这个时候折到另一条岔道先去寻寻路,若有可能,再回来带走小妖女。

    正自寻思,忽听得小妖女呓语般道:“娘.......娘......!”

    齐宁一怔,回过头去,只见小妖女娇小玲珑的身躯已经缩成一团,瑟瑟发抖,那张俏丽的小脸蛋上,却是漏出一丝痛苦之色。

    齐宁不禁凑近一些,小妖女脸上再无以前那种精怪得意表情,看上就像是一个正受折磨的小姑娘,她本就长得十分娇美,此时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并非作伪,竟是让人生出几分怜爱之心。

    齐宁叹了口气,低声道:“若非跟了秋千易那个老毒物,学得一身阴毒戾气,也倒是个讨人喜欢的小姑娘。”伸手去探小妖女额头,刚一触手,却是吃了一惊,之前小妖女身体火烫,可这时候竟是变的异常寒冷,宛若冰疙瘩一般,也难怪她会蜷起来,娇躯发抖。

    齐宁心下有些奇怪,暗想自己练了石壁上的炎阳神掌,差点被烧死,怎地这小妖女只是吐了几口鲜血,却并无肢体麻木?

    很快便即明白过来,自己受害太深,无非是因为自己的内力极深,他以神功汲取了诸多高手的内力,虽然将之融合为己用,消耗了许多,但所剩下来的内力却依然惊人,也正因如此,炎阳神掌的反噬便极为剧烈。

    小妖女虽然古灵精怪,用毒功夫不错,便是轻功也能登上台面,但其年纪尚小,不过十五六岁而已,青春年少,内力修为自然浅陋得很,也幸亏如此,反噬之力却无法要了她的性命。

    “娘......我好冷.......!”小妖女双目紧闭,嘴唇有些发乌:“我要娘抱着我......!”

    齐宁立刻扶起小妖女,帮她穿上了外衣,随即拿过苗裙,将她抱在怀中,穿上了苗裙,此时贴近一起,闻到小妖女身上散发出来的处女幽香,急忙收敛心神,知道不能再让她躺在石床之上,抱着她小心翼翼放到了地上。

    小妖女迷迷糊糊,齐宁刚刚放下,却感觉脖子上一紧,小妖女竟是已经死死搂住了他脖子。

    齐宁皱起眉头,轻声道:“松手!”

    小妖女却哪里能听到,齐宁身体恢复之后,自然有正常体温,小妖女便能感觉到齐宁身上的温度,她身上寒冷如冰,这时候抱着齐宁,便感觉身体舒服许多,就如同溺水之人抓到了一根木头,如何舍得放手。

    齐宁不好扯开,放她躺在地上,身体也微微福俯下去,抬手要拉开小妖女环抱自己脖子的双臂,猛地感觉下面一动,却原来是小妖女支起一条腿,膝盖正好碰在了齐宁的裤裆处,这一下力道不重,却又不轻,就宛若是撩拨一样,齐宁顿时感觉身上微软,竟是不由自主地俯下身去,压在了小妖女的身上。

    小妖女喉咙里发出“嗯”的一声轻哼,似乎是被压疼,只是这青春少女发出如此喉音,虽不似成熟少女那般妩媚充满诱惑力,却也是让人心头一荡,齐宁忙双臂支起,小妖女抱他脖子兀自不放手。

    此时居高临下,油灯闪动,只见得小妖女一张雪白的俏丽脸上,眉弯唇巧,鼻梁小巧,双目闭着,容貌当真是秀眉非常,真如明珠生晕,美玉荧光,只是脸色苍白了一些,她下巴微尖,却不是瓜子脸型,脸颊饱满,甚至有点婴儿肥,看上去秀眉之中带着俏皮可爱。

    那种清雅的处女幽香,在小妖女周身漂浮,小妖女呼吸之间,却是宛若兰花般清香,齐宁暗想这小妖女终日与毒虫鼠蚁为伍,却不想气息确实如此清幽,想要挣脱,他只一动,小妖女抱得便更用力,本来以齐宁的本事,要挣脱小妖女的环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可是此刻看到她脸上恬静而略带可爱的表情,不好强自挣脱,只盼这小妖女手臂累了,自己落下去。

    便在此时,小妖女一条腿的膝盖又在齐宁的裤裆处动了动,小妖女只是自然动作,可是对齐宁来说,却无疑是起到了挑逗的作用,齐宁一咬牙,低声道:“小妖女,你老实一点,可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山腹石室,孤男寡女,四下里幽静异常,身下的小美人娇嫩诱人,换作一般男人,实在难以抵挡如此诱惑。

    齐宁心里却很清楚,这小妖女虽然青春娇美,秀色可餐,但自己这时候若是稍有不轨,那就等若是趁人之危、禽兽不如,齐宁虽然不是柳下惠,但是这种事情,他却是万万不能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