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四五零章 焚身似火
    齐宁大是吃惊,此时也顾不得其他,伸手在小妖女身上搜找,倒还真有一块丝帕,忙用丝帕为她擦拭嘴边血迹,问道:“阿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什么时候受伤?”

    阿瑙一直都是精神抖擞,也只是方才因为空气混浊,略有些无力而已,根本瞧不出她有任何的伤势,可是此刻阿瑙连喷数口鲜血,明显是受了重伤。

    阿瑙勉强睁开眼睛,声音虚弱:“我.....我不知道......!”说完,便即晕厥过去。

    齐宁感到阿瑙身上火烫,此时这石室之内并无冷水降温,想到这石床一直在散发着寒气,立刻抱起阿瑙,将她横放在石床上,探手摸她额头,依然是火烫,皱起眉头,他虽然遇事冷静,可是眼下的状况,实在是束手无策。

    阿瑙呼吸微弱,片刻之后,齐宁摸她脑门,那火烫之感依然没有散去,但温度似乎稍微减弱了一些,知道是石床缘故。

    忽地瞧见阿瑙娇小玲珑的身躯陡然间颤抖起来,小阿瑙依然是闭着眼睛,却已经抬起手,撕扯身上的衣衫,口中有气无力道:“烫......好烫,我......我要死了.......!”

    齐宁心想你平日作恶多端,如今受难,也是罪有应得。

    只是看她年纪又小,心下还是有些恻隐,沉声道:“你不是擅长用毒吗?可知道这伤势如何治疗?”

    话一出口,便即想到,用毒和医术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小阿瑙擅长用毒,却并不等于她也通晓医术,忍不住想到,若是唐诺如今在这里,定然是迎刃而解了。

    小阿瑙显然根本没有听到齐宁所言,兀自撕扯身上衣衫,只是她气力微弱,衣襟褶皱,却根本无法撕开。

    齐宁暗想她定是感到浑身发烫,解开衣服,或许体温还能下降一些,犹豫一下,终是凑近上前,轻声道:“我帮你解开,可没有其他心思。”伸手解开了小阿瑙的衣扣,便即露出里面一件贴身的绿色小衣来,不好去解她小衣,只能先将外衣褪下来。

    小妖女却已经蹬起腿儿,又伸手去褪自己裙子,苗人的裙子大都是麻裙,既宽且厚,齐宁见她两腿支起来,那苗裙已经翻到小腹处,两条白嫩嫩的腿儿欺霜塞雪,滑-嫩紧致,这时候自然也没有心思多想,只能帮着小妖女将那苗裙也褪了下来。

    那苗裙之中,并无其他衣物,便只有那条如同三角裤一样的白色带子,由于小妖女双腿乱蹬,那白色带子竟是撇在一边,细细的茸毛儿已经显露出来,乌黑油亮,与边缘那白腻如雪的肌肤一映衬,黑白分明。

    茸毛底下,那玉蛤口却是紧紧闭拢,微微凸起,竟是颇有些肥嫩,如同白嫩小馒头般,甚至看不到一丝缝隙,如同剥了壳的鸡蛋般娇嫩无比。

    齐宁急忙撇过目光,让小妖女躺好,那石床冰冷,此时小妖女肌肤贴在石床之上,显然是感觉到寒意,挣扎的动作便即小了下来。

    石床发黑,小妖女的肌肤又特别的白皙,躺在上面,就像一只小白羊儿一般,嫩的出水。

    齐宁见她安静下来,这才微微松了口气,凑近过去探她鼻息,呼吸颇为微弱,而且颇有些不顺畅,知道这小丫头定是受了内伤,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相助,想着只有等她缓一些,问明情况再做打算。

    石室之内死一般寂静,齐宁目光也不好去看小妖女,干脆背对着小妖女坐下来。

    自打进入西川之后,怪事频发,他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此时还真是觉得有些疲倦,移身坐到立角,靠着墙壁微微眯眼,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睁开眼睛,先去看小妖女,见她已经侧躺过去,背对自己,如同猫儿般蜷缩着。

    她这般姿势,却是将那小屁股微微拱起来,那条白色带子陷入两片臀-瓣的缝隙之中,就如同光这屁股一般,两片臀-瓣形成一个浑圆的轮廓,看上去如同瓷器般光滑,洁白如玉,没有半丝瑕疵,因为腰肢纤细,便也显得那臀儿颇为丰满紧翘。

    齐宁心下一跳,立刻移开目光,心中感叹,暗想这小妖女虽然年纪不大,但是这身材还真是了得。

    他不清楚小妖女目下的伤势究竟如何,也不好就此孤身离去,有些百无聊赖,扭过头,瞧见石壁上的炎阳神掌口诀,索性对着石壁盘膝而坐,从头到尾将那上面的口诀心法瞧了几遍。

    他记忆里本就是惊人无比,而且此前有过背诵口诀的经验,所以几遍下来,竟是将石壁上的口诀记在了心头。

    他想着此事也并无它事可做,闲着也是闲着,便即干脆按照口诀调运内力,依法施为,本来以为既然是石壁上刻下的功夫,一定是高明至极,恐怕不易习练,谁知道按照上面的运气法门走脉,片刻之后,真气竟然完全贯通,只是感觉两只手掌之间,隐隐有些发烫。

    忽然之间,感觉丹田陡然间热起来,便要收功,却不料丹田的热气越来越浓,只是片刻后,丹田就如同火烧一般,难受至极,齐宁心下一惊,好在他心思冷静,立时将丹田内的热气调运出去,丹田的热意立时缓和下来。

    齐宁正松了口气,却不料丹田很快再次发烫,这一次那种燃烧之感更是来得极快,齐宁再次将内力运出,但每一次运出内力之后,丹田稍微缓和一下,便即再次发烫,而且温度越来越高,齐宁整个人此刻已经是汗如雨下,他自己却是瞧不见,他整张脸上,已经是通红如血。

    齐宁心知自己这般下去,根本毫无作用,反倒是让情况越来越严重,可是若不从丹田调运出内力,那种火烧般的炽热感却又是让人难以忍受。

    虽然他武功算不得顶尖,但是悟性极高,这时候猛然间明白,自己调运内力出去,很有可能是饮鸩止渴的法子,强自忍住,不再运力,可到了此时,却已经身不由己,虽然并无将内力运出,但丹田的滚烫感有增无减,那丹田就如同一处锅炉,而里面的真气就像是锅炉中的水,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大火,正在猛烈燃烧丹田,将真气烧得滚烫。

    他所得真气,俱都是以神功从其他高手身上取得,然后利用向逍遥教授的运气法门,将这些真气渐渐融为一体,为自己所用,自身却并无太多关于内力方面的经验,除了向逍遥传授法门,并无真正的高手指点过他修炼内力。

    此时丹田突然出现如此异常状况,虽然知道定是因为石壁上的口诀导致,可是该如何应对,实在是没有半点经验。

    他只是隐隐知道,这时候如果继续运力,就是饮鸩止渴,情况只能是越来越糟。

    猛然间身体一震,忽地想到,小妖女全身发烫,口吐鲜血,难道也是因为这炎阳神掌之故?

    这小妖女方才凑在边上看了口诀,连那掌图也都细看,自己当时并无去关注她,现在想来,很有可能是这小丫头按照口诀修炼,却不想这其中藏有天大的隐患,非但没有练成,反倒是伤了自己。

    一想到这里,齐宁心下一沉。

    这时候那股热意已经不只是在丹田之内,丹田乃是百脉会通之地,就似乎是热气达到了一定的程度,丹田之中陡然爆炸开来,真气四散,向周身无处经脉之中喷散开来,齐宁立时感觉整个人像落入了火坑之中,下一刻就像是要被烈火吞噬。

    这种苦楚,绝非常人所能想象,齐宁紧咬牙关,先前他以调走丹田内力的方法减轻丹田的苦楚,这时候丹田之力四散而去,在想用这种方法已经不可得,此刻甚至已经无法掌控自己体内的真气,无数滚烫的真气在周身百脉如同受惊的鼠群般乱窜,齐宁甚至感觉血管里的血液很快就要被真气蒸发干净。

    他心中懊悔不止,本以为是机缘巧合,在这石室之中又碰上一门奇功妙法,谁知道竟然是如此结果。

    片刻之间,齐宁周身已经是汗水淋漓,头晕眼花,眼前发黑,全身剧烈颤抖起来,心中暗想:“老子这次要死在这里了.......!”心下大是不甘,可此时却又无可奈何,身体一软,侧身躺倒在石床之上。

    他虽然头晕眼花,眼前一片发黑,可是脑中却还清明,这炎阳神掌就似乎是存心要折磨人一般,让人全身经脉经受烈火炙烤,却偏偏保有人的知觉,躺在石床之上,齐宁很快就感觉自己的四肢已经麻木,想要抬手抬脚,却已经不受控制。

    很快,不但是四肢,脖子以下全都失去知觉,感觉不到那种滚烫炙烤之感,完全失去知觉,此时只剩下脑袋还能动弹,微扭头,瞧见小妖女依然侧身躺在那里,动也不动,想要发出声音叫唤,这时候才发现,自己连说话也没有声音发出来。

    ---------------------------------------------------------------------------------------------

    ps:感谢闵仁兄弟的盟主捧场,让沙漠又多了一个盟主,感谢猛禽出动、猫style、大风车转啊转、风中求静dyd、楼台烟雨s、书友38505147、逆水行@百度、盐巴无悔、书友3424215、zjxkk137、sa-kura绘、jiangnan游子、书友16834167、a419413944、brooabschied、飞越那一条河、翩跹舞、酱油路人丁、鲲鹏宇宙、书友44856157、go爱飞的气球、书友41279428、纵横四海一号等兄弟的破费捧场,捧场是人情,感谢大家给沙漠这张脸面子,拜谢了!

    有月票的兄弟姐妹砸两张,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