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四四九章 炎阳
    齐宁背着小妖女在甬道走了小半个时辰,绕着螺旋式的道路一路向上,忽地感觉道路开阔不少,不似先前那般狭窄,如此一来,呼吸也是顺畅了一些。

    小妖女倒还算老实,并没有折腾出什么幺蛾子。

    “黑石殿那边到底有多少人?”齐宁顺了顺气息。

    小妖女道:“也没多少人,几位圣使事先让教众的家眷都离开了这里,躲到其他地方去,而且还派了不少人护卫,留下来的都是武功不错的教众。他们说神侯府人多势众,胜负难料,留下来的这些人,都是存了必死之心。”忍不住笑道:“这帮人真是好笑,干嘛留在这里,人家打过来,又没有必胜的把握,干脆全都逃了,让那帮人扑个空岂不是更好。”

    齐宁怔了一下,心想原来黑莲教竟然还遣走了一批人,目下在千雾岭的人手,自然是捉襟见肘。

    想来黑莲教一开始就是希望利用雾中的毒气导致群豪没有战斗力,然后出手砍杀,但是这个计划显然失败,然后想要以莲花峰的天堑作为最后的依托,若是没有山下杀过去的一支奇兵,想要攻上莲花峰,实在是比登天还难。

    说话之间,忽地发现前方竟然出现了岔道,齐宁一怔,情不自禁问道:“往哪里走?”

    小妖女立刻道:“我哪里知道,这是我第一次进来。”

    齐宁皱起眉头,这两条岔道都是向上而行,心想难不成两条道路都是出口?

    一路走来,他却是隐隐觉得,这甬道很可能是直接通往莲花峰巅。

    他也不犹豫,径自向左边那岔道走过去,心想若是走差了,无非再走回头路,两条道路,既然不能确知哪条是正确的,总要试一试。

    走了百来步,前面便即是一条死路,齐宁心想运气真背,正要走回头路,忽地发现前面有些名堂,走近过去,却发现是一道石门,石门竟然是虚掩着,有一道缝隙,齐宁伸手按上,运气推送,那石门竟然是被缓缓打开。

    屋内一片漆黑,齐宁问道:“你身上可带有火折子?”

    “你难道不知道,我身上的东西都被大屁股搜找出来,什么都没有。”小妖女恨恨道:“好多宝贝都被她毁了。”

    齐宁也不理她,心下狐疑,暗想这里又是什么所在,径自进了去,刚一进入石门内,便觉得一股寒气扑来,这里面竟是异常的寒冷,心下更是奇怪,暗想冰潭那边寒冷倒也罢了,怎地这边也如此寒冷,将小妖女放下,提防她趁机逃走,转身将石门关上。

    小妖女坐在地上,道:“帮我手解开。”

    齐宁也不理会,此时也看不清四周状况,凭着极好的视力,依稀看到里面有不少东西,轻步往前,忽地脚下一般,听得“啪”一声响,似乎踢翻了什么东西,伸手往前,竟然是搭在了一块石头上。

    他稳住心神,摸了一模,听到响动,这石头上竟似乎还有东西,手上十分灵活,忽地摸到一件东西,欣喜道:“这里有火折子。”燃起火折子,四周顿时明亮起来,立时瞧见自己触碰的却是一张石桌,桌上竟然还放着一盏油灯,只是油灯里面的灯油已经干枯,除此之外,尚有茶壶茶杯,都是蒙上了厚厚的灰尘,显然是许久不曾有人过来。

    他四下环顾,这才发现身处一处极大的石室之内,靠角落处,竟然摆放着一张石床,那石床通体漆黑,也不知道是什么石头,看上去光滑无比,忍不住走近过去,便感觉又寒了几分,到得石床边,伸手一摸,异常的冰凉,与普通石头那种冰冷完全不同,倒像是摸在了冰块上一样。

    他抬头看了一眼,发现上面竟然垂着钟石,这石室倒像是天然形成,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到小妖女靠在墙根下,缩成一团,火光之下,小妖女身形小巧玲珑,瓜子型的白嫩脸蛋儿,两腮略有些苍白,两弯似一圈,走到石床边上,立时趴上去,撅着小屁股,忽地道:“这是什么东西?”

    齐宁一怔,凑近过去,只见小妖女跪坐在石床上,正盯着床边的石壁,一脸疑惑,齐宁上了床,瞧了一眼,发现石壁上似乎有图案,有淡淡灰尘蒙着,也看不清晰,凑上去用衣袖擦拭一番,脸色骤变,却赫然发现,在这石壁之上,竟然是密密麻麻遍布了无数的小字。

    小字从右至左,不下数百字,后方竟然还有一些图案,似乎是手掌之图,齐宁立时便觉得这其中大有蹊跷。

    当初他在牛头上被木神君追杀,阴差阳错进入石洞之内,便是从石壁上的图案学会了逍遥行,自那以后,获益良多,知道逍遥行实在是不可多得的轻功步法,玄妙深奥,此番见到墙壁上有刻字,立时便想到当初在牛头山的情景,心想难道是自己连走狗屎运,竟然在这莲花峰的山腹之中也窥见了什么奇妙功夫。

    他也不多想,过去拿了油灯端在手中,这才凑近到石壁,此时却是看的清楚,只见到第一行字写着“纵横天下,神功无双,兹有炎阳神掌,可笑傲天下.......”,齐宁顺着自己慢慢看下去,很快便即发现,这墙上竟然是刻着一套掌诀,多有“呼吸”、“丹田”、“手太阴肺经”等等字眼。

    在大光明寺,真明小和尚传授他【清经】,此后向逍遥更是传授过他运气法门,对于这类口诀,他已经颇为了解,看到最后,竟是略有领悟,小妖女也是凑上前去,跟着一起瞧,两人瞧着石壁上的炎阳神掌口诀,竟是忘记了寒冷。

    齐宁看到后面的图案,果然是手掌,共有十来幅图,变化各异,他禁不住按照图上的手法运动手掌。

    忽地感觉身边有人挤过来,却是小妖女不知不觉中向这边靠过来,他立刻让看,转到另一边上,重新铭记墙壁上的口诀。

    墙壁上的字迹都是劲透壁间,却不似兵刃所刻,让齐宁吃惊的是,上面的字迹都是一气呵成,就宛若是用笔在纸上书写,没有丝毫顿挫之感,非但是每一个字,边上上下字迹,也都像是随意书写出来。

    且不说这看上去不像是兵刃所刻,即使是兵刃所刻,这样的连笔力道,也当真是令人惊叹。

    他放下油灯在边上,心中默念墙壁口诀,不知不觉中,却是按照上面的口诀调运劲气,手掌也是不自觉地按照那图案作出掌势,说也奇怪,在这病床之上,本来颇感寒冷,可是按照墙壁上的口诀运动内力,竟是感觉一股热流顺着内力走过的经脉流通,浑身上下先是感到一阵温暖,随着真气流动,那股热意越来越剧烈,身体竟开始变得有些发烫起来。

    齐宁大感奇怪,便在此时,却听得“哇”的一声,扭头看过去,只见到小妖女竟是一口鲜血喷在墙壁之上,整个人却已经向后仰倒。

    齐宁吃了一惊,急道:“怎么了?”

    这小妖女虽然诡计多端,但齐宁看她突然喷出血来,知道事情不妙,已经抓住她肩头,只见到小妖女脸色惨白,又是“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喷出,鲜血喷洒出来,不但石床上被溅上血迹,便是小妖女衣襟上也沾上了鲜血。

    “到底怎么回事?”齐宁骇然道。

    小妖女双眼发直,“哇”的一声,第三次喷出一口鲜血,脸上更是惨白如雪,齐宁抓住她手,竟发现她手儿如同火烧一般发烫,一时间也不知道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却见到小妖女身体忽然一歪,向他靠过来,倒在他的怀中。

    齐宁看她脸,只见她已经闭上眼睛,嘴角兀自不停向外溢血,浑身火烫,身体更是瑟瑟发抖,那呼吸已经是微弱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