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四四七章 童言无忌
    陆商鹤拱了拱手,才缓缓道:“诸位英雄,轩辕校尉说的不错,咱们都是江湖同道,虽然互相之间或许有些小摩擦,但是大义当前,切不要因小失大。 黑莲教尚未剿除,大家伙儿还是要齐心协力,万不可起了争执。”

    众人也都不说话,有些人则是微微颔首。

    “不但是被挟持进去的几位宗主,便是其他弟兄,咱们只要有一线希望,都要尽力营救。”陆商鹤肃然道:“此番已经死伤众多同道,万不能再死人了。说句不中听的话,就譬如诸位,若是被他们挟持,我们难道能见死不救?”

    “陆庄主大仁大义,所言不错。”一旁有人道:“陆庄主,你说咱们该怎么办?”

    陆商鹤道:“此番剿灭黑莲教,主要是为了诛杀首恶,黑莲四使,太阴玄阳这些人,咱们自然是不能放过,但陆某觉得,要救出人质,我们还是要有所妥协,我想不如和他们谈判,将我们的人放出来,我们也可以放他们一些教众活路,以命换命,不知诸位意下如何?”

    “陆庄主,这帮妖人害死了那么多人,我两个徒弟就是死在他们手中,难道就白白算了?”有人厉声道。

    此言一出,不少人都是附和。

    毕竟此番攻山,群豪折损不轻,许多人的弟子同门俱都被杀,若是轻易放过,实在不甘。

    陆商鹤笑道:“黑莲教并非江湖同道,与我们黑白分明,而且也不曾与神侯府签下铁血文,既然如此,大家事后要报仇雪恨,那是谁也阻拦不住。只是当下我们大可以与他们做个交易。”

    他这话,众人立刻明白。

    眼下可以以命换命,暂时放一些黑莲教众离开,但是时候若是有帮派穷追不舍,那谁也不去多管。

    众人俱都不说话,有人便觉得这般颇有些言而无信的嫌疑。

    见得众人不说话,陆商鹤肃然道:“不知诸位意下如何?人质就在里面,他们走投无路,很可能会在其中而死,若是耽搁下去,只怕酿出大祸。”

    一阵沉默,终于有人道:“陆庄主,大家能活下来,而且将黑莲教逼入绝境,说到底,都是你陆庄主的功劳,否则大伙儿只怕都要死在千雾岭。你现在也是为了人质考虑,宅心仁厚,咱们也不多说什么。”

    “不错,陆庄主,只要不放过那些首恶,黑莲教那些喽啰,我们也大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顿时便有不少人纷纷赞同,却还是有不少人缄默不语。

    陆商鹤这才转过身,上了石阶,走到莲花门前,沉声道:“封剑山庄陆商鹤,前来与黑莲教谈判,是生是死,还请明言。”他说话之时,内力雄浑,远远散开,有人暗暗赞叹,心想封剑山庄在巴蜀威名在外,这陆商鹤到果真是不凡之辈。

    殿内却无动静,众人面面相觑。

    陆商鹤再一次道:“上天有好生之德,莫非你们想让黑莲教的兄弟都葬身于此?”

    片刻之后,忽听得有人道:“你们的人俱都在我们的倒下,现在我们打开殿门,只要有一人冲进来,三十三名人质,立时全部杀死,我黑莲教上下,也必定血拼到底。”

    所有人都是一怔,想不到黑莲教竟然主动要打开莲花门,有人心中顿时便想,看来黑莲教穷途末路,却也还是怕死,竟是真的要与陆商鹤谈判。

    陆商鹤看向轩辕破,轩辕破已经抬手道:“大家都往后推一推,小心他们的诡计。”

    群豪其实都是这个念头,心想若是黑莲教真的要血拼到底,莲花门打开,必然会一群人涌出来,谁站在最前面,必然会最先与黑莲教众交上手,一时间所有人都纷纷后撤,只盼距离莲花门远一些。

    陆商鹤也是推下了石阶,抬头瞧着莲花门。

    很快,众人就听到石门嘎嘎作响,一点一点打开,群豪全身戒备,握紧兵器,有人更是扣了暗器在手,一旦交手,便要将暗器先打出去。

    石门打开一道缝隙,仅容一人进出,便即停下,缝隙之内黑乎乎一片,谁也看不清楚里面到底是何状况。

    群豪面面相觑,便在此时,却见到从石门缓缓走出一人来,等到那人从石门中走出,众人这才看清楚,那人竟不是黑莲教的衣衫,倒像是江湖帮派的衣饰,衣襟之上还沾染着血液,血液已干,那人看上去十分年轻,不到二十岁年纪。

    所有人都感到诧异万分,有人便想到,难道这是被抓入进去的人质,黑莲教为了表示诚意,先放了一名人质出来。

    便在此时,却听到一个声音娇呼道:“齐......齐宁.......!”人群之中,一道身影竟已经是飞奔而出,直往那年轻人冲过去,在众目睽睽之下,那身影身形轻盈,几个起落便已经到了那年轻人面前。

    有人立时便认出,那冲出的身影,竟是个女子,乃是神侯府的女吏员。

    这突然冲出去的,正是西门战樱,从那石门中走出来的,竟骇然是大楚锦衣候齐宁!

    昨日小妖女故作疲惫,却触动了石壁上的机关,整个人已经随着石壁选入到石壁之内,齐宁听到触动机关声音,便知道事情不妙,毫不迟疑地扑向了小妖女。

    小妖女也没又想到齐宁竟是如此机警,速度也如此之快,眼睁睁地看着齐宁从即将要合拢的狭小缝隙之中闪入进来。

    齐宁心知这背后必有蹊跷,但是只要控制住小妖女,一切自能在掌控之下,是以身体窜入进去之后,立时便探手抓住了小妖女的手腕子,也便在此时,石壁完全合拢,而此刻从头顶上传来极为古怪的声音,小妖女已经失声道:“有石头砸下来,快走!”

    齐宁已经反应过来,这石壁后面另有机关,二话不说,抓住小妖女直往前面冲过去,便听到后面连续传来“哄哄”之声,却原来在这里面设有连石阵,石壁关闭,自行触动机关,悬于上方的巨石一块一块地落下来。

    齐宁一口气抓着小妖女冲出几丈之远,身后那连续落石的声音这才停止,缓过神来,回头看去,只见到身后早已经被巨石堵死。

    此时四周一片漆黑,齐宁视力再好,也只能依稀看到一些轮廓,心下恼怒至极,手上用力,小妖女已经娇声道:“哎哟,哎哟,放手,你......哎哟,你抓疼我了。”

    齐宁一想到这小妖女狡黠多端,自己差点被她害死,心下恼怒,恨不得立时杀了她,可越是这种情况下,齐宁往往越是能够保持冷静的头脑,他知道自己被困陷阱之中,这时候若是杀了小妖女,恐怕再也无法离开这里,眼下也只能靠小妖女带自己离开陷阱,冷哼一声,也不松劲,冷笑道:“你好大的本事。”

    “哎哟,疼死我了,我要死了.......!”小妖女娇声叫着,听起来楚楚可怜,惹人怜爱。

    齐宁这才微松手,却不放开。

    小妖女带着怒意道:“我本事哪里有你大?你一个大男人,就欺负一个小孩子。”

    “小孩子?”齐宁怒火中烧:“小妖女,你该长起来的都长起来了,裆里连毛都有了,还算孩子?”话一出口,便觉得有些尴尬,冷哼一声。

    小妖女叫道:“你说什么?你怎么.....你怎么知道我长了毛毛?”

    齐宁更是尴尬,自然不能说是先前攀岩的时候看到,心中却有些好笑,暗想这小妖女果真不知廉耻,什么话都敢说出口。

    他却不知,苗家女子本就不拘礼节,而小妖女自小就任性胡为,也不敢有人管束她,许多的男女之防人道礼仪她却是一窍不通,这倒不是天真烂漫,而是却是不知一些忌讳。

    “我知道了。”小妖女忽然叫道:“是不是你偷偷看过我?你什么时候看过?唔......晓得了,是不是爬藤上山崖的时候,你就在我下面,所以......你偷偷看了人家的毛毛?”

    齐宁暗想这小妖女果然聪明,有些无语,被这小妖女一语道破,老脸一热,冷声道:“胡说八道,我没有看,是我猜的。”

    “你能猜?”小妖女满是不信:“你就是个大色狼,你就是偷看人家的毛毛,要是男子汉,你承认就好。”

    齐宁忍不住道:“老子就是看了,你能怎样?”

    “齐宁,你说我毛毛是不是很少啊?”小妖女道:“我看身边的侍女们,她们都是好多,我比她们少多了。那里长着毛毛一点都不好,难看死了,我本来想刮干净,可是......她们说要是刮了,会越长越多,真是烦死人了。”

    齐宁这下子真是彻底无语,忍不住道:“你个小丫头,还知不知道羞耻?这种话你也说的出口?”

    小妖女没好气道:“现在还责怪人家不知羞耻?你偷看人家,难道就知道羞耻?反正说了也死不了人,齐宁,你们男人有没有长毛毛?是不是很难看?”

    “住口!”齐宁满腔火气被这小妖女一顿胡言乱语说的消了不少,他对小妖女时时提防,担心她又要耍什么花招,冷声道:“不要再说毛毛,你差点害死了老子,你知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