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四四六章 瓮中之鳖
    第四四六章 瓮中之鳖

    陆商鹤道:“轩辕校尉,以眼下的情势,要保住那些被抓去的弟兄,就只能对黑莲教做些让步。 (.. )”

    “让步?”严凌岘立刻冷笑道:“堂堂神侯府,加上八帮十六派,还差最后一步就能荡平黑莲教,你说这时候我们要向他们做些让步?嘿嘿,这岂不是荒谬。”

    “老七,不得多言。”轩辕破沉声道,“陆庄主觉得我们该做出何样的让步?”

    陆商鹤十分谨慎道:“轩辕校尉,陆某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担心那些人质的安危而已。若是不便,就当陆某多嘴了。”拱手转身欲走,轩辕破已经道:“陆庄主,既然说了,不妨把话说完。”

    陆商鹤犹豫一下,终是道:“黑莲教手里应该有咱们三十多位弟兄,按照我们的观察,里面至少也有一百三四十名黑莲教众,咱们是否可以与他们谈判,交出咱们一人,就可以放他们一人离开,一命换一命。”

    “黑石殿内,至少已经确定,黑莲四圣使之中,至少有三人俱在其中。”轩辕破道:“玄阳太阴一直不曾出现,如果也在其中,难道咱们也要放了他们离开?这几人是黑莲教的骨干,若是他们离开,以他们的能耐,自然可以东山再起。”

    “这几人自然是万万不能放过的。”陆商鹤笑道:“只要他们不走,哪怕咱们用一条命换他们两条,放走那些普通教众,也无不可。他们若是同意,自然是最好,若是不同意,只怕他们自己人就先起了内讧。”

    轩辕破道:“你是说故意让那些黑脸教众知道还有生路,若是黑莲圣使拒绝以命换命,内部会乱起来?”

    “正是如此。”陆商鹤冷笑道:“只要除掉黑莲教那几个角色,整个黑莲教便是一盘散沙。”抬手抚须:“黑莲教众便再是悍勇,也终究是血肉之躯,这天下没有几个人不怕死,只要给了他们生存的机会,他们比会想尽一切办法要活下去。”

    轩辕破露出一丝笑容,道:“陆庄主的意思是说,以谈判的手段,让他们发生内讧?”

    “若是能够谈成,自然极好。”陆商鹤淡淡一笑:“若是谈不成,他们必然会出现分歧,对我们定是机会。”拱手道:“轩辕校尉,陆某愿意主动请缨,前去和他们谈判。”

    轩辕破微一沉吟,严凌岘已经道:“就算要谈判,也不用烦劳陆庄主,我大师兄和三师兄都在这里。”

    陆商鹤笑道:“说的是,在下是多事了。”

    “陆庄主,既然你已经想好如何谈判,由你过去谈判,也是无妨。”轩辕破含笑道:“只要他们愿意放人,我们也不是都要赶尽杀绝,可以放他们一些人活命,不过黑莲圣使以及太阴玄阳那些人是一个也不能放过。”

    陆商鹤拱手笑道:“陆某明白!”转身而去。

    严凌岘皱眉道:“大师兄,为何要让他去谈判?”

    “他不代表神侯府。”轩辕破淡淡道:“如果谈判当真成功,日后若有某些人追查此事,也与我们神侯府无关。”

    严凌岘恍然大悟。

    堂堂神侯府,已经将黑莲教逼到绝路之上,只差最后一步,如果这时候主动与黑莲教谈判,反倒是丢了神侯府的煞气。

    “如果真的因此而导致黑莲教内讧,对我们来说,自然是好事。”轩辕破轻声道。

    严凌岘道:“大师兄,如果真的被他搞成,岂不让他立下了大功?”

    “他这次立下的功劳还少了?”轩辕破神情淡定,秋水无波:“多了这个功劳,只是锦上添花而已。”

    严凌岘微微颔首,西门战樱在旁忍不住问道:“大师兄,玄阳太阴当真也在里面?”

    轩辕破若有所思,道:“其实我一直在奇怪,到现在为止,只瞧见黑莲圣使出现,却并无瞧见玄阳太阴任何一人,便是那位大宗师,也不曾见他露面。”

    西门战樱先前在冰潭之时,被齐宁吩咐看住小妖女,还真不知道黑莲教主与青铜将军的巅峰对决,更不知道黑莲教主如今身负重伤。

    严凌岘也是皱眉道:“大师兄,黑莲教是不是还有什么诡计?为何黑莲教主一直不曾出现?”

    轩辕破想了一下,微摇头道:“到底是如何,我也不清楚。只是黑莲教已经落的如此绝境,按理来说,黑莲教主绝不可能无动于衷,这中间到底是谁么蹊跷,耐人寻味。”

    正在这时,忽见得韩天啸快步过来,压低声音道:“大师兄,黑石殿内,似乎有打斗之声。”

    “打斗?”轩辕破一怔。

    韩天啸道:“我们安排了几个耳力极好的兄弟注意里面的动静,刚才听到里面传来打斗之声,声音不大,但肯定是有人动起手来......。”

    “难道是他们已经起了内讧?”严凌岘兴奋道:“若是这样,咱们很快就可杀进黑石殿内。”

    轩辕破神情肃然,道:“切不可大意,或许是黑莲教在玩弄花招。”径自向黑石殿走过去,西门战樱等人俱都跟在身侧。

    黑石殿在莲花峰巅巍然耸立,都是以巨大的黑色石头垒砌而成,即使是在白天,也给人一种昏暗肃穆之感,它造型奇特,正门是两块又厚又重的石门封住,两块石门都是刻有图案,合在一起,便是黑色的莲花图案。

    大门边上,有两人贴耳在石门之上,窥听里面的动静,见得轩辕破过来,一人过来拱手道:“轩辕校尉,这里面还在打斗。”

    “可有刀兵之声?多少人在厮杀?”轩辕破问道。

    那人道:“不像是厮杀,倒像是有人在比武斗技,也有兵器交击之声。”

    另一人也上前来,道:“轩辕校尉,除了声音,这里面还传出十分古怪的味道。”

    “味道?”

    “好像是燃油味道。”那人道:“从今天凌晨开始,这股味道就隐隐散发出来,但并不明显,可是从个把时辰之前,那股味道就越来越浓,现在站在大门那边,已经可以清晰地嗅到。”

    轩辕破立刻上前,站在莲花门前,微闭双目,此时大门前聚集了上百之众,黑压压一大片,不少人都已经是兵器出窍,全都瞧着轩辕破,片刻之后,轩辕破睁开眼睛,走了过来,便有数人靠上前去。

    “里面确实有燃油味道发出来。”轩辕破神情冷峻:“看来他们已经是觉得走脱无路,想要黑石殿了。”

    此言一出,不少人都显出欢颜,却还是有不少人骇然变色,有人大声道:“轩辕校尉,我们宗主还在里面,绝不能让他们去烧了黑石殿。”便有人认出来,这说话之人乃是铁骨宗的人,铁骨宗乃是八帮十六派之一,此番攻山,铁骨宗宗主也是中毒之后,被黑莲教众劫持。

    “不错,宗主在里面,必须要让救出宗主。”铁骨宗此番来了不少人,这时候已经挤上前来,一个个义愤填膺。

    “还有我们堡主,他也在里面。”

    “我们观主也被他们挟为人质,绝不可让他们动了观主一根毫毛。”

    一时间数十人纷纷叫道。

    有人冷笑道:“黑莲教要,难道我们还能阻止?这黑石殿固若金汤,咱们根本杀不进去,他们要是,倒是免了我们麻烦。”

    “你说什么?”铁骨宗立刻有人怒喝道:“难道你们想见死不救?”

    “见死不救?堂堂宗主,被人挟持,就算出来也没有什么颜面。”有人冷言冷语道:“只怕你们宗主情愿死在里面。若不是有忌惮,咱们何必在这山顶上喝西北风,要一直围困下去。早就该一把火烧了这黑石殿。”

    一时间双方立刻对骂起来,更有人已经紧握兵器,便要动手,场面顿时颇为混乱。

    江湖各帮派之间,素有恩怨,此番攻山,也都是希望看到其他帮派多折损一些人手,这铁骨宗乃是八帮十六派之一,这些年在江湖上也颇有些傲慢自大,得罪了不少人,这时候不少人便希望铁骨宗主真的死在黑石殿内。

    非但是铁骨宗,被抓进去的其他各派宗主,也都与不少帮派有仇怨,本门本派弟子固然都想救出本派宗主,但是其他各帮派心下却都希望这些人再也出不来,有的是为私怨,也有的是想着那帮人死了,其帮派定然没落,也就少了对手。

    轩辕破神情冷峻,沉声道:“都不要吵了。”

    众人对神侯府还是颇为忌惮,声音很快就静下来,轩辕破冷冷道:“黑石殿还没攻破,黑莲教也就没有覆亡,大敌当前,你们自己却先乱起来,难道是要给黑莲教反败为胜的机会?”

    许多人心想黑莲教已经是瓮中之鳖,不可能有什么反败为胜的机会,心下都是不以为然,但是轩辕破既然这样说,倒也无人敢当面顶撞。

    “诸位宗主是为了剿灭黑莲教而来,只要有一线机会,我们自然要全力以赴救出他们。”轩辕破沉声道,扫视一眼,目光在陆商鹤脸上停了一下,这才移开。

    陆商鹤却已经心领神会,上前几步,抬手道:“诸位,不知能否听我说几句?”

    陆商鹤这次居功至伟,救下许多人的性命,此时出面,倒是声望颇高,群豪都是瞧着陆商鹤,不知他想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