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四四三章 莲花峰巅
    齐宁心下疑惑,不知不觉中,已经是过了最后一道关卡,最后一道关卡只有两名守卫,却也都被杀死。

    此时已经身处云雾缭绕之中,这时候倒也依稀能够看到峰巅。

    小妖女却是喘着气道:“我走不动了,咱们歇歇再走。你们的人既然已经攻上山,黑莲教只怕已经输了,也不必急在一时。”

    她说起来十分轻松,倒似乎黑莲教胜败与否,与她并无多大干系。

    西门战樱却一直记挂着山上的战局,虽然也有些疲惫,却哪里肯停下来,冷冷道:“都不动也要走,走!”

    小妖女却是往后缩过去,靠在石壁上,楚楚可怜道:“求求你们,我是孩子,你们就忍心让我这般累死?好姐姐,你就可怜可怜我,让我歇歇,我一直听你们话,带你们走到这里,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她亲热地叫唤姐姐,西门战樱一怔,随即冷笑一声。

    便在此时,却听“咔哒”一声响,齐宁本来还在寻思峰巅那边的局势,听到声音,立时知道事情不对,低喝道:“小心。”人已经向小妖女扑了过去。

    却只见到小妖女背靠山壁,那山壁却陡然间旋转起来,速度奇快,宛若旋转门一般,西门战樱吃了一惊,哪里想到这山壁还有如此机关,想要抢上前去已经是来不及,瞧见小妖女已经背靠山壁旋转到里面,而齐宁的身法好快,也已经抢过去,几乎在旋转山壁要关上的一刻,从狭窄缝隙窜了进去。

    所有一切,几乎只是发生在一眨眼间,西门战樱想不到山壁有问题,也想不到齐宁的身法那般快,等他回过神来,只见到山壁已经完全契合,依稀看到边缘有些缝隙,但若不仔细查看,几乎看不出任何破绽。

    西门战樱大是懊恼,不想到头来还是中了这小妖女的诡计,小妖女对这边的地形状况异常熟悉,自然对山上的机关也是了若指掌,她老老实实带着上山,却突然在这里停下来,显然是早就算计好。

    西门战樱拿刀砍了两下山壁,叫道:“齐宁,齐宁,你听到我说话吗?”

    里面却是毫无声息,西门战樱抬手去推,那山壁纹丝不动,焦急无比,不知道齐宁现在究竟是何状况。

    她将耳朵贴在山壁上,却听闻不到里面丝毫的声音,心知这机关设计的异常巧妙,不但无法打开,而且内外的声音也都互相听不见。

    她寻思着山壁上会有机关,找了许久,几乎将这块山壁每一处都触碰过,依然没有寻到机关所在。

    又过了小片刻,依然没有半丝动静,西门战樱担心齐宁安危,眼圈不由一红,喃喃道:“你为我上山,要是.....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心中一酸,竟是不由自主落下泪来。

    “他一定没事。”西门战樱忽地抬手拭去眼泪,自己对自己道:“他那么聪明,武功那么高,绝不会有事......!”心想齐宁既然被困在这里面,总要想个法子救出来,以自己一个人的实力,根本无计可施,只能去找寻人来帮忙。

    她抬头往上面瞧过去,云雾飘渺,心想既然有一支奇兵从这里杀上去,或许八帮十六派如今占了上风也未可知,八帮十六派中有的是人才,找寻帮手过来相助,定能打开石壁救出齐宁,心里这样寻思,当下也不耽搁,握紧刀,顺着狭窄山道独自向山上去。

    顺着小径向封顶快步而行,她心中牵挂齐宁安危,竟不觉得疲累,脚下越走越快,身周白雾越浓,不到一个时辰,竟已经到了莲花峰绝顶,只见到峰巅处到处都是青松古木,躲在一块石头后面,抬眼望去,只见到前方是一条青石板扑救的道路,道路尽头,竟然是一座巨大的石堡巍然耸立,虽然峰巅雾气飘绕,西门战樱却是看的颇为清晰。

    那石堡巍然耸立,峰巅,想来当初为修建这座石堡,定是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

    石堡外面,却是黑压压一片,衣衫各异,一时间也看不出到底有多少人,竟是将那石堡团团围住。

    瞧见那群人,西门战樱精神一振,她自然已经看出来,围住石堡的人马,正是八帮十六派中人。

    见得此景,西门战樱反倒是周身一阵疲倦,似乎连道路也走不动,心知先前担心齐宁,勉励而行,已经是达到了体能的极限。

    “什么人?”西门战樱从石头后面站起,正要过去,却听得身侧一声低喝,劲风忽起,两道人影已经窜过来,西门战樱立时后退,却感觉腿上无力,随即寒光一闪,一柄长剑竟然指在了自己的咽喉处。

    西门战樱便瞧见两名身着青袍的男子森然瞧着自己。

    “天堂有路你不去,地狱无门你自投。”边上一人冷笑道:“这定然是黑莲教的妖人,师兄,一剑杀了她。”

    西门战樱柳眉竖起,怒道:“大胆,我是神侯府的人,还不收剑!”

    “神侯府?”两人都是笑起来:“你是神侯府的人,我们还是九天楼的人,好大胆子,竟敢冒充神侯府的人。”

    西门战樱心知此番攻打千雾岭,兵分四路,千雾岭四面俱有人马,自己是从东面攻山,即使是东面那路人马,也未必所有人都认识自己,皱眉道:“轩辕校尉在哪里?我要见他。”

    两人对视一眼,见得西门战樱神色凛然,毫无畏惧之色,心里寻思若这女子当真与神侯府有干系,那是万万不能得罪,持剑顶住西门战樱喉咙那人向另一人使了个眼色,那人心领神会,转身飞奔而去。

    持剑之人已经收回长剑,神色有些尴尬,道:“姑娘当真是神侯府的人?怎地是从山下来?”

    西门战樱也没有时间和他啰嗦,问道:“战况如何?”

    持剑那人立刻道:“黑石殿已经被咱们围困起来,黑莲教的人都在里面,咱们将他们团团围住,他们插翅也难飞。”

    西门战樱想不到会是这样局面,疑惑道:“莲花峰就这般容易被攻下?”

    持剑那人立刻道:“姑娘,这可不容易,咱们少说也死了上百人,这帮妖人,害死了不少人江湖同道的性命,这次说什么也要将这帮狗杂碎杀个干干净净,一个不留?”

    西门战樱望见黑石殿被团团围住,群豪东一簇西一簇,不少人似乎还在休息,有些人则是低声细语,倒也无人注意这边,奇道:“既然围住了黑石殿,怎地不攻打进去?为何要守在外面?”

    持剑人苦笑道:“我们也想攻进去,可是......投鼠忌器,那帮妖人抓了我们不少人,现在都被他们当做人质困在里面。而且这黑石殿不知道是用什么垒成,石头都是黑色的,坚硬的紧,刀剑砍上去都无事,他们封住了黑石殿所有的门,咱们想进也进不去。”

    西门战樱一怔,暗想原来竟是如此光景。

    便在此时,瞧见那边匆匆走来几个人,当先一人正是巨门校尉轩辕破,身后跟着两名神侯府吏员,西门战樱一眼认出其中一人是破军校尉严凌岘,另一人正是文曲校尉韩天啸。

    神侯府北斗七星,自然都是与西门战樱极其熟悉,而且都对着小师妹十分的呵护。

    西门战樱心里也知道,北斗七星之中,禄存校尉如今在东齐国内,武曲校尉则是潜伏在北汉国内,而神侯府一旦有事,贪狼校尉曲小苍都是坐镇神侯府,至若廉贞校尉,主要是负责神侯府的武器药物等研制工作,并不轻易出门,此番能够出马的三大校尉,俱都是出现在这莲花峰巅。

    “小师妹!”严凌岘瞧见西门战樱,一脸喜色,第一个跑上来,“我可担心死了,还以为.......哈哈,你没事就好,哈哈哈.......!”他欣喜若狂,恨不得立时上前抱住小师妹,只是他心里也清楚小师妹的脾气,莫说抱一下,便是碰一下这小师妹也定然是火冒三丈。

    西门战樱见到几名师兄都是安然无恙,这才松了口气,叫了一声“七师兄”,并不如何激动。

    她此时对其他人的安慰并无挂念,一心只想着齐宁。

    严凌岘见小师妹显得颇为冷淡,有些尴尬,瞥见边上那持剑人,明白什么,骂道:“你是不是冒犯小师妹了?”

    持剑人此时想死的心都有,暗想原来这姑娘竟果真是小师妹,他出自普通门派,连八帮十六派也算不上,就算是八帮十六派的人得罪了神侯府也没有好果子吃,更何况他这种小门小派,苦着脸道:“这位姑娘......我.......!”

    西门战樱也不计较,道:“与他无关,你不用对他大喊大叫。”

    那持剑人顿时显出感激之色,轩辕破已经上前来,打量一番,眼眸中略显欣慰之色,道:“小师妹,你没事就好。”

    韩天啸尖嘴猴腮,背微有些驼,相貌不善,有些阴鸷,那双小眼睛宛若毒针一般,让人一看就有些不自在,但是瞧见西门战樱,韩天啸脸上倒是露出一丝温和笑容,道:“我就想小师妹福大命大,绝不会有事,果不其然,小师妹,七师弟可是一直担心你。”

    破军校尉严凌岘与西门战樱年纪相仿,两人自小一起长大,在神侯府众人眼中,那算得上是青梅竹马,一直以来西门无痕对严凌岘也算是颇为疼爱,所以不少人暗自觉得这两人是天造地设一对,西门无痕很有可能会将女儿许配给严凌岘,为此神侯府诸人偶尔还会拿两人开玩笑。

    严凌岘听得韩天啸说的暧昧,有些尴尬,但心中却还是美滋滋的,不自禁往西门战樱身边靠了靠,道:“小师妹,我已经知道,是那个黑莲鬼使抓了你去,你放心,等到攻破黑石殿,我抓了那鬼使出来,任你千刀万剐,好好出气。”

    --------------------------------------------------------------------------

    ps:凌晨短短几个小时,已经更了三张一万字,求大家砸几张月票鼓励一下哦,我变了,勤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