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四四零章 借刀杀人
    齐宁虽说对江湖格局略知一二,但了解的毕竟不深,此时听得黎西公这般说,心中顿时释然,也终于明白,西‘门’无痕为何会坚持将京城疫毒的罪责安在秋千易的头上。。: 。

    南楚和北汉双雄争锋,秦淮大战之后,势必都在养‘精’蓄锐,准备下一场厮杀。

    楚国新君登基,国势尚未稳定,朝中势力党同伐异,若是神侯府控制下的江湖势力脱了缰绳,对于楚国当然是灾难‘性’的。

    借助京城疫毒的机会,将黑莲教卷入进去,召集八帮十六派与黑莲教血拼,无论是八帮十六派还是黑莲教,经此一役,都会是元气大伤,这对神侯府来说,当然是求之不得的局面,如此一来,等到轩辕破接掌神侯府,至少也能够控制住江湖上的局面。

    “锦衣候,你此番前来西陲,可是西‘门’无痕的意思?”黎西公看着楚欢:“是否是他让你参与此次行动?”

    齐宁道:“是皇上的意思。”忽地想到,小皇帝派自己前来西川之时,只是要自己调查黑岩‘洞’事件,当时并没有让‘插’手其他事情。

    黑岩‘洞’事件发生的时候,神侯府已经开始筹划攻打黑莲教,小皇帝并无‘交’代自己要参与此项计划。

    黎西公见得齐宁若有所思模样,道:“西‘门’无痕乃是楚国的重臣,在皇帝面前自然也很有分量。若是他在皇帝面前说上几句.......!”

    “黎前辈,你的意思是说,皇上派我前来千雾岭,是西‘门’无痕谏言?”

    黎西公淡淡笑道:“我不是朝臣,也没有见过皇帝,但是据我对西‘门’无痕的了解,大有这个可能。”

    “可是这对他又有何好处?”齐宁皱眉道:“难道他早就料到攻打千雾岭会失利,所以要让我背这个黑锅?”

    黎西公摇头道:“这未必是他真正的目的。”顿了一顿,终于问道:“齐宁,北宫连城是否还活着?”

    齐宁一怔,见得黎西公一双眼睛死死盯着自己,犹豫了一下,心想黎西公虽然是唐诺师傅,看起来也颇为仁厚,但人不可貌相,这老爷子毕竟与黑莲教有着血脉渊源,只能道:“黎老前辈,实不相瞒,剑神他老人家是否尚在人世,我都是无法确知。”

    黎西公道:“锦衣候,恕我说句不中听的话,如果你在此战之中,死在千雾岭,而北宫连城还活着,接下来又会如何?”

    齐宁立时明白过来,骇然道:“难道西‘门’无痕还想挑起剑神与黑莲教主的仇隙?”

    “剑神乃是大宗师,你与他血脉相连,他就算不是为了你,为了自身的名誉,也不会善罢甘休。”黎西公道:“动了锦衣候,就等若是‘摸’了北宫连城的虎须,两大宗师势必要生死相杀。”抚须淡淡笑道:“有人将大宗师视为不该存在于世间的怪物,西‘门’无痕掌控南国江湖,但是却从来不曾控制巴蜀西境,对神侯府存有致命威胁的,也只有大宗师。”

    “借刀杀人!”齐宁顿时恍然。

    他万没有想到,此番攻打千雾岭,西‘门’无痕竟是藏有如此机心,虽说黎西公所说只是片面之言,仅仅只是猜测,并无证据,但不得不承认,黎西公的分析却是见微知著,极有道理。

    他其实早已经知道西‘门’无痕很不简单,但是想到自己此番前来千雾岭,很有可能是西‘门’无痕设计的一环,将自己当作棋子在用,心下大是不舒服。

    “黎前辈,目下双方的战况如何,你可知晓?”齐宁问道。

    黎西公摇头道:“神侯府与黑莲教之争,是他们的事情,我不会‘插’手。”转过身,托起冰棺,走上冰面,将那冰棺放入冰潭,潭面虽然结冰,但冰层尚薄,冰棺不轻,压在上面,立时将下面的薄冰压碎,冰棺便即缓缓沉入到水潭之下。

    齐宁有些遗憾,闹了半天,他到现在也没有搞清楚这冰棺之中究竟是何物。

    黎西公瞧见冰棺沉入潭底,这才微舒口气,回头看到齐宁盯着潭面,道:“这里本是隐秘之地,但既然被人发现,总是要找寻新的地方了。”

    “黎前辈,他们为了冰棺中的物事费尽心机,这冰棺中......?”

    黎西公道:“我知道你要问什么,也不妨告诉你,这里面的东西对别人或许有用,对你却并无大用。”顿了一顿,见得齐宁一脸茫然,叹道:“这里面是一个人!”

    “啊?”齐宁一怔,“这里面是人?”见黎西公微微点头,奇道:“那帮人为了一具尸首,竟是.......!”

    黎西公脸‘色’一沉,道:“尸首?谁告诉你冰棺之中是尸首?”

    齐宁顿时愕然,心想既然是棺材,里面不是尸首是什么?

    黎西公似乎也不想多做解释,挥手道:“你们快些离开这里,此地不宜久留,这里都是寒气,时间太长,对身体有害。”

    齐宁道:“黎前辈,其实晚辈还想求你一件事情。”

    “我知道你想求什么。”黎西公道:“你还是想让我出面,解决两边的厮斗,我就实话和你说,别说我不想掺和这件事情,就算我真的出面,也无济于事。你当我一个老头儿有那么大的本事,几句话就能让双方罢兵息战?”叹了口气,道:“黑石殿那边此番定然已经是血流成河,齐宁,我劝你也打消了过去的念头,双方‘乱’战,一个闪失,可别将小命也丢在上面。”

    他话声刚落,却听到一个声音道:“侯爷,你不必去黑石殿,我.....我自己去就是。”齐宁循声瞧去,只见到西‘门’战樱已经推搡着小妖‘女’阿瑙从假山后面出来。

    阿瑙咬牙切齿,瞧见黎西公,怔了一下,随即立刻叫道:“黎老头,快来救我.......!”

    黎西公瞥了她一眼,并不理睬。

    “喂,黎老头,你不认得我了?”小妖‘女’急道:“我是小阿瑙?你别装模作样没看到我。”

    黎西公扭过头来,没好气道:“老毒物养出个小毒物,小阿瑙,我问你,我的‘药’园子是不是被你所毁?”

    小妖‘女’一怔,有些尴尬。

    齐宁倒是记得,小妖‘女’那次找到唐诺,想从唐诺手中得到《佰草集》,却反在唐努手上吃了大亏,临走之前,怒气难平,竟是将‘药’园子里的草‘药’俱都毁去。

    小妖‘女’眼珠子转了一转,可怜巴巴道:“黎老头,就算是我错了,你年纪这么大,不该和我小孩子一般见识。”

    “小孩子?”齐宁目光扫过小妖‘女’全身,虽然小妖‘女’生的小巧玲珑,但肌肤白净细腻,便是那‘胸’脯也颇有些臌胀,虽没有完全张开,但已经是青‘春’少‘女’,冷笑道:“就你这样子,还是小孩子?心狠手辣,狡猾多端,就是个大魔头。”

    小妖‘女’可怜兮兮道:“这都是我师傅教我的,又不是我的错,黎老头,你和我师父是同‘门’,总不能看着我被他们欺负,见死不救?我要是有个好歹,你见着我师傅,如何向他‘交’代?”

    “向他‘交’代?”黎西公一口唾沫吐在地上,没好气道:“我早就和他恩断义绝,也早已经不是同‘门’,你这小东西是生是死,与我何干?”连连挥手,似乎十分厌烦:“带她走,带她走,别让我看到他们师徒俩。”

    齐宁还真担心黎西公会出言让自己放了阿瑙,见黎西公这般说,也不多言,搭住小妖‘女’肩头,道:“黎前辈不想看到你,和我们走。”

    小妖‘女’见黎西公无动于衷,本来楚楚可怜的表情立时变的凶恶起来,骂道:“黎老头,你这个坏蛋,竟敢眼睁睁瞧着他们欺负我。好,这笔仇我记下了,等我回头再收拾你,对了,还有你的那个好徒弟,我定让你们师徒后悔。”

    黎西公背负双手,转过身去,置若罔闻。

    齐宁冷笑道:“你想害人,也要自己能活下去才成。”用力一扯,小妖‘女’被扯得往前踉跄几步,差点摔倒,扭过头来,恶狠狠道:“你做什么?”

    齐宁道:“带我们去黑石殿。”

    黎西公微微皱眉,但却什么话也没有说,西‘门’战樱却是一怔,微低头道:“侯爷,其实......其实你不用和我们上山,那里十分凶险,你.......!”

    “不用多说。”齐宁叹道:“既然山上凶险,我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一人冒险。我知道劝说你无用,你是定要上山的。”

    西‘门’战樱看着齐宁,漂亮的眼眸子里‘露’出感‘激’之‘色’,道:“侯爷,多......多谢你。”

    小妖‘女’却是叫道:“大屁股,你以为他是什么好心吗?他一定是想让你做他老婆,看上你的大屁股,这才帮你出头,我一眼就看出他心思。”

    西‘门’战樱又羞又恼,怒道:“住嘴。”作势便要上前。

    小妖‘女’冷哼一声,之前被她打过,好汉不吃眼前亏,只道:“住嘴就住嘴,反正我说的一定没错。”见得齐宁一双眼睛也是冷冷瞧着自己,顿时不敢多言,撇过脸去,心里继续盘算着该如何逃脱齐宁魔掌,等找机会再行报复。

    ------------------------------------------------------------------------------------

    ps:在这里特别感谢lingday好朋友捧场为黄金盟主,感谢闵仁兄弟打赏了一个盟主,感谢天之痕6677、猫style、逆水行百度、‘春’梦总不够长、鬼葬曲、熙熙他爸也、书友3424215、盐巴无悔、楼台烟雨s、书友38466334、书友38505147、书友16834167、鲲鹏宇宙、go爱飞的气球、书友41e、谭静影最‘棒’、魏义理等诸多兄弟姐妹的破费捧场,太感谢你们的支持和鼓励了。r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