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四三五章 破冰取棺
    空山弦缓缓站起身,皱眉道:“白猴子,你可别给脸不要脸,莫非咱们两个先比试一番,分出胜负,再来决定由谁下冰潭?”

    白猴子冷笑道:“比就比,我还怕你不成?”

    任阡陌却已经淡淡道:“你们若要比试,我劝还是快些为妙。这里是黑莲教的巢,如果玄阳太阴那伙人真的过来,只怕没人能走得了。”

    却见到花想容扭着腰肢缓缓走过来,她样容妖媚,体态风流,却又不似少女那般青涩靓丽,散发着一股少妇人的风韵,袅袅娜娜,走到冰面上,却见到她双掌抬起,深吸一口气,小腹收紧,高挺,随即双掌猛地向冰面拍下去。

    便是这一瞬间,只听到“咔嚓嚓”碎裂之声响起,冰面已经裂开,冰屑纷飞,花想容又是连续几掌拍下去,冰潭上已经出现了一道窟窿。

    齐宁看在眼里,心下微惊,暗想这女人不但轻功了得,便是内力也算纯厚。

    花想容收回玉掌,任阡陌已经拍手笑道:“天女好功夫!”

    花想容淡淡道:“现在不必争了,你二人一起入水取宝。”

    白猴子与空山弦对视一眼,对花想容的吩咐竟是不敢违抗,空山弦抬手笑道:“白猴子,你先请!”

    白猴子白布套下的眼睛狠狠瞪了空山弦一眼,这次倒没争执,走到潭面窟窿边上,放下手中白幡,正要跳入进去,便在此时,听得一个声音冷笑道:“妖魔小丑,竟敢趁虚而入,黑莲教禁地,是你们想来就来的吗?”

    正是先前与齐宁说话的那人。

    齐宁心想那人果然还是出现,心下更加确定那人定是在此专门守卫冰潭。

    他心下微有些诧异,之前他走出石道,也是经过这处冰潭去往竹林,当时这声音并无出现,等到自己返回此处,欲要破冰,这声音才出现,此人究竟是本来一直守在这里,还是刚刚赶到此处?

    声音来得突然,花想容等人都是微微变色,骤然之间,只见得从竹林之中爆射出无数道星点,快如闪电,随风而至。

    花想容花容微变,娇声道:“是暗器,都小心。”在冰面上一点,结实双腿一蹬,整个人已经宛若灵燕般飘然而起,其他三人也都是迅速反应过来,白猴子勾住白幡,然手握住,在身前挥舞,打开暗器,任阡陌手中是一块宛若棋盘般四四方方的铁板,也是护在身前,空山弦依旧是那把二胡,右手提着二胡,如同风车般在身前舞动。

    齐宁瞧这几人的反应以及功夫,心知这几人都已经算得上是江湖上的一流好手。

    白猴子性情颇为急躁,挡开暗器,整个人也已经如同脱弦之箭飞掠出去,直往竹林扑过去。

    他身形矮小,但速度奇快,眨眼之间便已经到了竹林边上,显然是看破了那声音的出处。

    花想容却已经娇声道:“不要进林子。”

    竹林之中突然有人施射暗器偷袭,花想容第一反应便是黑莲教的人到了,心中吃惊之余,却也知道这竹林藏有玄机,对方只怕是故意要将自己这边的人往林子里引过去。

    虽然任阡陌破解了林中的古阵,但花想容等人却无法窥透林中奥妙,知道一旦入林,陷入阵中,便只能任人宰割了。

    白猴子立时惊醒过来,便在此时,却见到竹林一道影子飞掠而起,又是几点寒星照着白猴子打过来,白猴子脚下一点,人向后退,白幡舞动,将暗器尽数打开。

    他身法轻盈,这足下一点,已经退后两丈多远。

    众人便见到竹林中那道身影飘然而起,落在一根青竹上,那青竹上半截弯曲过去,那影子便踩在弯曲一端。

    青竹微微晃动,那人身形不算很好,全身上下笼罩于灰袍之中,头上也与那白猴子一般,戴着灰色头套,只露出一双眼睛来。

    齐宁远远瞧见,暗暗赞叹,心想这人的功夫当真了得,站在弯曲竹上身轻如燕,可见其轻功着实了得。

    却听到花想容娇笑道:“阁下好轻功,这一手点水蜻蜓,火候已经很是了得。”

    那人淡淡道:“这里并非你们该来的地方,本座最近斋戒,不到万不得已,并不想杀人,你们现在退去,我大可以放你们离开。”

    花想容笑道:“我们自然要离开,只是既然来了,总不能空手而归。”

    “你们想要冰棺之物。”灰袍人冷笑一声:“你们到底是何方神圣,竟敢将手伸到千雾岭来。”

    花想容不答反问:“阁下自称本座,难道是黑莲教主?”

    灰袍人淡淡道:“这是黑莲教禁地,除了本座,也没人敢擅自闯入。”等若是自承身份乃是黑莲教主。

    齐宁微微一愣,但瞬间便即想明白。

    方才小妖女说过,这灰袍人绝非黑莲教主,此刻他自称是黑莲教主,显然是想以大宗师的身份恐吓花想容等人。

    花想容却是娇媚一笑,扭动腰肢,摆动丰-臀,往前走出几步,娇声道:“据我所知,每年这个时候,都是黑莲教主闭关之时,听说黑莲教主武功深不可测,每年此时,都要进修武功,难道我得到的消息是错的?”

    齐宁心下一怔。

    灰袍人却是发出古怪笑声,道:“本座要修武道,又何必拘泥于时间?”

    “西门无痕选在这个时候进攻千雾岭,定然也是知道黑莲教主在此时闭关。”花想容媚声道:“难道他也选错了时候?”幽幽叹了口气,道:“你若是黑莲教主,我们当然不是敌手,只能缴械自尽。”

    二胡老怪空山弦却已经笑道:“天女可别被他唬住了,他这轻功,依我之见,只怕连天女都及不上,若他是黑莲教主,我们也不必畏惧。”往前走出两步,笑道:“此人只怕也是趁机图谋冰棺中的宝物,冒充黑莲教主,想要唬退我们,这等伎俩,不值一提。”

    齐宁心中暗叹,心想花想容费尽辛苦来到这里,而且选好了时机,怎可能轻易被唬退?这灰袍人出言恐吓,想来也是知道这几人不好对付。

    花想容笑道:“阁下既然自称是黑莲教主,那便是当世大宗师,只要阁下显露一手功夫,证明自己便是黑莲教主,我们立刻离开,绝不多言。”使了个眼色,边上空山弦会意,嘿嘿一笑,立时走到冰面窟窿边,探了一只脚进去。

    白猴子倒也不笨,知道意思,立刻跑向冰窟窿,他们知道这灰袍人显然对竹林中的古阵法也十分了解,一旦入林动手,一个不小心就要陷入阵中,这灰袍人既然对潭底冰棺如此在意,自然可以以此将其引出来。

    灰袍人见得空山弦和白猴子要下潭底,低啸一声,脚下一弹,整个人已经如同脱弦之箭般射出。

    任阡陌立刻后退几步,花想容却已经是柳腰一扭,如同蝴蝶般飘然而起,竟是向灰袍人迎了过去。

    灰袍人凌空双掌拍出,花想容玉手翘起兰花指,向灰袍人掌心戳了过去。

    齐宁瞧见花想容与灰袍人的身法都是极其敏捷轻灵,交手之际,一个宛若潇洒神仙,另一个宛若穿花蝴蝶,而且出手都是极快,只是转眼之间,拳来脚往,已经是交手了十余回合,瞧两人对照,那灰袍人也没能占上风,但却也不落下风。

    花想容相貌妖艳,娇躯妖娆,身体的柔韧性极好,那灰袍人闪转腾挪之间,身形变化,也不在花想容之下。

    齐宁看在眼里,暗想这两人的武功倒也不差,不过真要比起来,竟似乎比之当初看到大光明寺净空大师与赤丹媚的对决要弱了不少,不似那般凌厉高明。

    灰袍人的出手似乎比之花想容要凌厉几分,但轻身功夫却似乎略有不及,两人各有所短,一时间斗的竟是不相上下。

    任阡陌瞧见空山弦二人站在冰窟窿边上,笑道:“你们还不抓紧时间下水取宝,这里有我们,此人不足为惧。”猛然身形前欺,竟是向灰袍人扑了过去。

    灰袍人与花想容武功不相上下,这任阡陌突然加入,便是以一敌二,灰袍人低吼一声,也不畏惧,连连出掌,任阡陌则是在边上游走,找到机会,手中的铁盘便即向灰袍人砸过去,他每一次出手,都是一场的凶狠毒辣,灰袍人几次都是死里逃生。

    齐宁在假山后面坐山观虎,本以为这灰袍人在这里守卫,武功定然不凡,可是此刻这灰袍人被花想容和任阡陌夹击,就已经明显处于下风,而且被逼的连连后退,心想原来这灰袍人竟然是个纸老虎,这要是白猴子与空山弦也加入战团,四人合力对付,灰袍人只怕转瞬间就要身死当场。

    只是他心中却也颇为钦佩这灰袍人。

    灰袍人自然知道武功不敌这帮人,但却还是挺身而出,亦可见为了保护潭底冰棺,竟是不在意自己的生死。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灰袍人的大义凛然还是让齐宁心生钦佩。

    猛听得一声高喝,却只见到任阡陌找到了空隙,手中铁板狠狠砸在了那灰袍人的背部,灰袍人往前窜出几步,一口鲜血喷出,灰色头套沾染鲜血,花想容已经如影随形,欺身上前,玉指向着灰袍人点了过去。

    猛听得一声清啸响起,宛若鹤鸣,齐宁只见到眼前一花,看到一道身影不知从哪里冒出来,身法快极,已经是到了任阡陌身后,任阡陌尚没来得及回头,那身影一掌拍出,击在任阡陌背心,任阡陌整个人被这一掌拍的直飞出去,重重摔在冰面上,挣扎几下,连喷两大口鲜血,一时间却是根本站不起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