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四三四章 潭底谜云
    齐宁向西门战樱道:“你看着她,我去瞧瞧如何打开冰面。.. ”

    西门战樱点点头,过来扯过小妖女,她之前搜过小妖女的身,将她身上的药瓶俱都取走,又绑了小妖女双手,小妖女此时却是插翅也难飞。

    齐宁走到冰面上,径自到了冰潭中央,单膝跪在冰面上,立时便觉得阵阵刺骨寒气从冰面上渗透到腿上,向下瞧了瞧,见到那冰棺静静躺在下面。

    齐宁深吸一口气,举起寒刃,便要用寒刃破冰,小妖女蹙起眉头,犹豫了一下,终是没有发出声音。

    眼见得寒刃便要刺入冰面,齐宁却陡然听到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好大的胆子,竟敢闯入黑莲教禁地,是不想活了吗?”

    齐宁吃了一惊,看向竹林那边,本以为是任阡陌等人这么快就到了,却见到竹林那边静悄悄无声,并无人过来,顿时诧异,西门战樱也是先看了看,察觉无人,然后四处张望,依旧不见人影。

    “速速离开此处,我不与你们计较。”那声音冷冷道:“若是损毁此处任何东西,必取你等性命。”

    齐宁听那声音虽然有些冰冷,但却并无十足敌意,站起身来,也是不见有人出现,沉声道:“阁下是谁?”

    “我既然在此,当然是这里的主人。”那声音淡淡道:“齐宁,冰棺之中,非你之物,你这是要做强盗吗?嘿嘿,堂堂大楚锦衣候,也要做此等不顾体面的事情?”

    齐宁更是一惊,他身穿神侯府衣衫,便是江湖群豪也不知道他真实身份,却不想那人竟然对自己的身份如此清楚,皱眉道:“我今日要取冰棺之物,也是迫不得已,阁下既然在这里,何不出来一见。”

    “若是你听我所劝,现在离开,我定然会与你一见。”那声音道:“但是你若破冰取棺,你我便是生死之敌。北宫连城虽然剑术无双,但是他不肖后辈偷鸡摸狗,到时候只怕也没有脸面替你出头吧?”

    齐宁闻言,更是骇然。

    他心里很清楚,北宫连城虽然出自锦衣齐家,但是天下间知道此事的人其实并不多,这人显然对北宫连城十分熟悉。

    “你......你是黑莲教主?”齐宁大吃一惊。

    群豪攻山,身为黑莲教的领袖,黑莲教主此刻应该坐镇黑石殿才对,怎会来到此处?

    如果对方真的是黑莲教主,莫说冰棺无法取出,只怕想要离开也不容易了。

    西门战樱也是微微变色,小妖女却是撇了撇嘴,道:“教主的声音比他好听多了,他才不是教主。”

    那声音冷冷道:“小阿瑙,你真是好大胆子,教主让你能够任意在迷花谷进出,可不是让你带人来这里。你知道冰棺有多重要,难道你想看到冰棺被毁?”

    “他们要杀我,我当然是活命要紧。”小妖女满不在乎道:“对了,你是谁?怎么知道我是阿瑙?”

    齐宁心知那人并非黑莲教主,微微宽心。

    他虽然口中说大宗师也并不足惧,但心里很清楚,连神侯府西门无痕那等人物都对大宗师十分忌惮,就更别说自己了。

    大宗师都是武功进入化境的怪物,难以用常理去揣测他们的武功。

    那声音也不理会小妖女,只是淡淡道:“锦衣候,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是否觉得这里是黑莲教禁地,冰棺之中,也必定是黑莲教极其重要的宝物?你是否还想拿到宝物,以此要挟黑莲教?”

    齐宁更是吃惊,心想对方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连自己的算盘也被他一语道破。

    “你有这般想法,倒也算是聪明。”那声音叹了口气:“你不知黑莲教主性情,所以才会有此打算,如果你知道他的为人,只怕就不会这样做了。”

    齐宁听那声音略带一些苍老,听上去对自己似乎也并无太深敌意,想了一下,才道:“阁下这话是何意思?”

    “小丫头有句话并无说错。”那声音道:“你若真的碰了冰棺,也就必死无疑。你以为大宗师只是名头唬人吗?嘿嘿,北宫连城剑术无双,可就算是他,也未必敢与黑莲教主正面对决,你个黄毛小儿,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齐宁微微沉吟,那声音已经再次叹道:“锦衣候,神侯府与黑莲教的恩怨,你们锦衣侯府不必掺和进来。西门无痕诡计多端,他最希望瞧见的便是你也卷入到这场纷乱中来。”

    西门战樱听得那声音对父亲有污蔑之意,立刻道:“一个连脸都不敢露出来的人,在这里鬼鬼祟祟,有什么资格评论别人?”

    那声音并不理会西门战樱,淡淡道:“锦衣候,你的目的想要以冰棺之宝要挟黑莲教主,可是我也不妨对你直言,你就算得手,黑莲教主也绝不可能为你所威胁。而且这冰棺之中的东西,对某些人来说,或许是宝物,但对你来说,也算不得什么,根本不值得让你以性命为代价来获取。”

    齐宁深吸一口气,道:“阁下的规劝,本该遵从,不过........!”

    “我言尽于此,也不和你多废话。”那声音立刻打断道:“我虽然不想与你为敌,但是你若执迷不悟,那也怨不得我了。”

    便在此时,齐宁却忽地听到竹林那边传来声音道:“任阡陌,这次我可算服你了。”正是二胡老怪空山弦的声音。

    齐宁心下一凛,没想到对方的行动竟是如此迅速,空山弦声音相隔不远,显然是很快便要穿过竹林。

    只听到任阡陌声音不无得意道:“竹林古阵与梅林古阵虽略有不同,但大致相仿,咱们破了梅林古阵,这竹林古阵也费不了什么时间。”

    西门战樱脸色微变,瞧向齐宁。

    齐宁本以为对方即使要破解竹林古阵,总要花费一些时间,此时听到声音,知道时间急迫,也容不得自己再破冰取棺。

    他与二胡老怪有过交手,知道这家伙功夫邪门的很,不好对付,便是单打独斗,也没有必胜二胡老怪空山弦的把握,更何况对方一行四人,就算自己这边还有个西门战樱,那也万逃讨不了任何好处。

    他眼珠子一转,心想刚才那声音极力阻止破冰取棺,显然是在这里守卫冰棺,眼前形势,自己大可以先躲藏起来,等到任阡陌进来。

    这时候他已经确定任阡陌一行人也是为了冰棺而来,虽然一时猜不透这些人如何知道迷花谷里有水潭冰棺,但对方既然是为冰棺而来,必然会与方才那声音发生冲突。

    刚才听那声音的言语,显然也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厉害家伙,若是这两路人为冰棺打起来,自己正是渔翁得利。

    他念及至此,也不耽搁,疾步过去,拉过小妖女,带着西门战樱,迅速往竹林对岸过去,绕过那座假山,往前行处十来步,便是之前自己走出来的那条甬道。

    齐宁将西门战樱二人带入甬道之内,将小妖女交给西门战樱控制,嘱咐没有自己的吩咐,万不能离开甬道,这才握着寒刃,轻手轻脚出了甬道,过去躲在假山后面,探头向冰潭那边瞧过去,只见到从那竹林中已经走出一人来,一身绿袍,正是任阡陌。

    随即空山弦和白猴子也都紧随出来,花想容则是最后一个出来,竹林郁郁青青,花想容一身青色衣裙,倒与那竹林似乎融为一体,她相貌与身段本都是颇为妖艳,但此刻在竹林边上,艳中竟是带着一丝淡雅,两种本是颇为排斥的感觉竟是合为一身。

    “这里就是了。”空山弦见到冰潭,颇有些欢喜道:“那东西应该就在冰潭下面。”第一个冲到冰面之上,到得潭中央,蹲下身子,贴在冰面向下瞅,随即哈哈笑道:“不错不错,就在这里了。”竟是抬起手掌,便要照着冰面击下去。

    “等一下。”白猴子忽然尖叫一声,他身形矮小,但是动作灵活,闪身到了空山弦边上,手中白幡探出,挡住空山弦的手掌,冷笑道:“空山弦,你着什么急,破冰取棺可不是你一个人的事。”

    空山弦瞥了白猴子一眼,冷笑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也没什么意思。”白猴子道:“取棺之前,咱们可要分派好,这活儿该怎么做。”

    任阡陌缓步走上冰面,道:“此番行动,我负责破解阵法,该做的我已经做了,接下来的事儿,便是要交给你们。”抬手捻着下巴胡须,似笑非笑:“我不与你们争抢,论功行赏,总有我一份的。”

    空山弦道:“白猴子,你也不必争抢,我空山弦做事素来为人着想。我破开冰面,下去取棺的功劳便交给你。”

    白猴子立时发出古怪笑声,阴森森道:“为何是我下去取棺?我来破冰,你下去取棺。”

    “你身子灵活,在水下更容易活动。”空山弦嘿嘿笑道:“我身材太高,反倒绊手绊脚,白猴子,取棺如此大功,我不与你争,你该谢我才是。”

    白猴子叫道:“放屁放屁,我才不下水。这并非一般的冰水,寒气从地底发出,要下水取棺,要耗费多少内力,你当我不知道吗?”

    齐宁心下冷笑,暗想这几人虽然是一伙,但互相之间却也是各怀鬼胎,并非铁板一块。

    但他此刻更是好奇不已,心想这潭下冰棺之中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何方才那声音说对有些人来说是宝贝,但对自己来说却并不算什么,而且任阡陌这几人更是费尽心机要找寻到这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