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四三二章 古阵
    齐宁也不啰嗦,伸手将小妖女从地上扯起,让西门战樱又取了绳子将小妖女双手也反绑了,这才道:“前面带路,只要发现一丝不对,可别怪我手下无情。 ”

    人为刀蛆,我为鱼肉,小妖女无可奈何,只能在前面带路。

    西门战樱此时已经将衣裳好好整理了一番,这屋内竟是没有任何兵器,有些后悔方才毒箭筒丢掉,只能赤手空拳跟在齐宁身后。

    出了门,便向南边的一座竹桥过去,依然是浓雾缭绕。

    “从这里往前走出几里地,就有一处石洞,穿过石洞,可以爬腾绳上去。”小妖女似乎是为了自己性命考虑,此时倒还颇有些配合:“你们说话算话,我带你们上山,你们可要给我解药,还要放了我。”

    齐宁冷哼一声,道:“你自己最好小心,若是我发现你将我们带入陷阱,又或者有人埋伏,我第一个先杀了你。”

    “这里没有别人。”小妖女一边走一边道:“迷花谷是禁地,没有教主的命令,就是师傅也不敢擅自过来。”带着一丝疑惑道:“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真是奇怪。”

    齐宁暗想能够进到迷花谷,还真是运气,若非那两名苗女出现,自己只怕要被活活困死在竹林之中,不由问道:“那片竹林是不是有问题?”

    小妖女似乎明白什么,奇道:“你从那边过来的?你......你能走出那片竹林?那是林,可没有几人能走出来。”眼珠子一转,立刻明白过来,懊恼道:“是了,是那两个侍婢知道竹林道路,你跟踪她们走出来。”

    齐宁道:“你还有些脑子。”

    “真是可恶。”小妖女气急败坏:“那两个没用的东西,被你跟踪竟然没有察觉,回头就将她们喂了小神龙。”

    齐宁知道她口中的小神龙必定是那些毒蛇,心想这小妖女真是无药可救。

    走过竹桥,前面便即出现一片梅花林,齐宁心想这梅花林总不会也暗藏阵法吧,存了小心,紧跟在小妖女身后。

    进入梅林,梅香芬芳,煞是好看。

    “战樱,你从营地被劫,是不是黑莲鬼使所为?”齐宁回头瞧见西门战樱默默跟在自己后面,似乎在想着什么,不由问道。

    西门战樱只听到声音,没听明白,“啊”了一声,小妖女却已经道:“你见过平天行?”

    齐宁皱眉道:“平天行又是何人?”

    “你不是说鬼使吗?”小妖女道:“鬼使就是平天行,平天行就是鬼使。”

    齐宁心想原来黑莲鬼使唤作平天行,这名字倒是张狂得很,淡淡道:“鬼鬼祟祟之徒,也取这样的名字。”

    “他是鬼使,当然鬼鬼祟祟。”小妖女道:“他一个人去了山下,从那么多人之中抓了人回来,你说厉害不厉害?那老东西平时看起来阴阳怪气,原来胆子这么大,师傅说他的轻功至少位列天下前三,看来并没有吹牛。”

    齐宁心想小妖女这话倒也不算错,鬼使平天行的轻功确实了得,而且胆大包天,让江湖群豪受了一次大大的折辱。

    行了小片刻,猛听得前面不远处一人怪声道:“绿袍老怪,你到底能不能找到出路,可别将咱们都困死在这里。”

    齐宁吃了一惊,扯住小妖女,闪身到了一棵梅树后面,西门战樱反应也是迅速,躲到树后。

    小妖女听到声音,本来面色一喜,但很快就蹙起柳眉,齐宁从树后探头遥望过去,只见梅林不远处,出现几道身影来。

    只见到来者竟有三四人,当先一人一身绿色的袍子,显然就是方才那人说的绿袍老怪,他右手平抬,手中托着一件物事,也瞧不清楚是什么,在他身后,则是跟着两人,一人手中拎着一把二胡,旁边一人身形矮小,全身素白,便是连脑袋也罩了白布套,手中则是拿着一根白幡。

    齐宁脸上变色,那绿袍老怪他并不认识,可是跟在绿袍老怪身后的那两人,齐宁却是十分熟悉。

    那正是与齐宁有过交手的二胡老怪和白猴子。

    那次雨夜与依芙初遇,遭到袭击,便是二胡老怪和白猴子搞的鬼,白猴子练成了两具药尸,那女药尸已经被齐宁所杀,只是这两人太过邪门,齐宁那夜与依芙为了躲避这两人的追杀,才误入了封剑山庄。

    只是他万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迷花谷再次碰到这两人。

    他心如电转,暗想难道这几人也都是黑莲教众?如此说来,挑拨官府与黑岩洞的对立,是黑莲教在背后一手谋划?

    齐宁躲在树后,那几人显然也没有想到梅林中还有人,绿袍老怪在前带路,那两人跟在后面,左顾右盼,看样子也是充满了戒备。

    齐宁皱起眉头,心下震惊,陡然之间,却发现在那两人身后不远处,尚有一人尾随其后,身形婀娜,风姿绰约,行走之间,尽显风流妖娆体态,齐宁视力极佳,已经隐隐瞧见那女人面孔,瞳孔收缩。

    走在最后的婀娜女人,竟豁然是花想容。

    花想容混入戏班,故意诱得西川刺史韦书同的喜欢,自此便随在韦书同身边,若非那一夜齐宁揭穿这妖娆女人的面目,她如今依然留在韦书同身侧。

    那夜花想容仗着轻功逃脱,齐宁本以为此女是蜀王李弘信的人,定然躲在李弘信那边,谁料今日竟是出现在此处。

    眼前一幕,证明花想容与二胡老怪等人是一伙,也便是说,黑岩洞事件,便是这帮人幕后策划出来。

    此时齐宁脑中有些混乱,实在不知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方才小妖女说过,迷花谷乃是黑莲教禁地,没有教主应允,旁人不得擅自进入,齐宁在迷花谷转了半天,除了小妖女几人,也确实不曾见到别人,若是小妖女所言非虚,这帮人自然是不能轻易涉足此地。

    而且这几人明显对梅林的道路并不熟悉,那绿袍老怪在前引路,也显然是在破解梅林的阵法。

    只听那绿袍老怪没好气道:“你当这里是寻常阵法?自古以来,阵法众多,许多阵法并不稀奇,却也有一些阵法玄妙莫测,难以破解。如今流传下来为人所知的阵法,都有迹可循,可是有些古阵法常人听都没听说过,更不必说破解。”

    “你是说这里的阵法很厉害?”那二胡老怪问道。

    绿袍老怪道:“有些稀罕的古阵法不见天日,为人所秘藏,只是因为这些阵法本身深奥玄奇,想要洞悉其中奥妙,十分艰难,除了要懂得阵法的变幻,还要极高的悟性才能看破其中奥妙,非是常人所能学会,所以也就难见天日。这梅林之中,便是古阵法之一,看似稀松平常,但是其中玄妙无穷,走错一步,便可能深陷其中,难以脱身。”

    “如此说来,你绿袍老怪的本事天下罕见?”白猴子阴阳怪气道:“这种古阵法,你也能破解的了?”

    绿袍老怪冷笑道:“只要是阵法,就有破解之道,在我任阡陌的手底下,还没有破解不了的阵法。”

    二胡老怪嘿嘿笑道:“绿袍老怪,这次要是大功告成,以后我空山弦就真的服了你。”

    白猴子尖声道:“神侯府的那些人手迟早都要被黑莲教收拾干净,等他们办完事情,搞不好就要跑到这里来,咱们已经在山里耽搁了一天,不能再迟缓,否则咱们几个不好交代。”

    齐宁听到声音断断续续,虽然偶尔有几个字听不清楚,但是大概意思却也是听得明白,心下一凛,暗想原来这几人并非黑莲教的人,反倒是趁着黑莲教全力应付神侯府之时,趁虚而入,潜入到了迷花谷来。

    小妖女口口声声说这里乃是黑莲教禁地,十分隐秘,这短短半日时间,显示自己摸寻过来,现在又有一伙人潜入进来,看来也并非那般神秘。

    只是这伙人摸进这里,又是所为何故?

    黑莲教主乃是天下五大宗师之一,武功深不可测,多少年来,也一直没有人敢招惹,此番若非神侯府召集八帮十六派,集结了半个江湖势力,恐怕也没有谁敢轻易踏足西陲黑莲教的地盘。

    这帮人既然敢闯入此处,显然是有着极大的图谋。

    而且他们显然是有备而来,事先就知道要进入迷花谷,先要破解梅林的古阵法,为此还特地找来了这位任阡陌。

    他们选取的时机,也是千载难逢,正如白猴子所言,眼下黑莲教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应付神侯府率领的群豪身上,难以顾及此处,此地正是空虚之时,正好为这几人所趁。

    任阡陌看样子还真是精通阵法的行家,在梅林之中左穿右进,说也奇怪,这几人有时候明明距离极远,但只是绕行两下,眨眼间便距离掩饰齐宁身形的那棵梅树只有几步之遥,等下一刻,又拉开了一段距离。

    齐宁见此情状,心知倒不是这几人的身法有多诡异,而是这梅林暗含的阵法确实古怪至极,暗自庆幸抓了小妖女在手中,否则只怕是真的走不出这迷花谷。

    这里是黑莲教主的居所,想来竹林和梅林两处阵法都与黑莲教主有干系,若是如此,那黑莲教主实在是个极其恐怖之人,此人不但武功深不可测,位列天下五大宗师之一,而且竟然精通如此玄妙深奥的古阵法,也难怪能够称霸西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