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四二七章 楼阁
    第四二七章 楼阁

    已从老家返回自己的小家,更新恢复正常,新一年的工作也正式开始了。

    -----------------------------------------------------------------

    他既知在这浓雾之中四处‘乱’窜只能是‘浪’费时间,便静下心来,暗想自己笔直而行,不在其中绕行,或许能走出一条路来。

    当下也不多想,握紧寒刃,凭着感觉,直直向前行。

    行进在浓雾之中,齐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走到尽头,许久之后,猛地瞧见前方出现岩壁,心下微喜,加快步子,靠近过去,只见前方果然是一道石壁,却阻住了去路,齐宁皱起眉头,无奈之下,只能顺着岩壁根下折了方向。

    走了不到一炷香时间,忽地感觉边上石壁往里面凹陷进去,顿时有些奇怪,仔细瞧了瞧,见到那凹陷处大概有一米多宽,倒像是一处石‘门’,只是石壁上并无缝隙,当下抬手运气,在那石壁上推了一推,竟是纹丝不动。

    他收回手,心想造物神奇,或许这石壁天然如此,只是内心依旧觉得古怪,当下站正身子,双臂运气,在石壁左边猛力一推,依然是纹丝不动,有些泄气,却还是试着往右边用力推了一推,便觉得石壁微微晃了一晃。

    齐宁心下大喜,他正愁找不到通路,要被困死在这浓雾之中,此时瞧见这石壁有古怪,第一个念头便是这石壁很可能就是逃出这‘迷’雾的生路,再吸两口气,聚气于双掌,使力推送,便感觉那石壁缓缓退后,竟果真是极厚重的石‘门’。

    原来这石‘门’并非机括,若非天生神力或是内力深厚,断然推移不动。

    齐宁习得神功之后,吸尽了九天楼木神君的内力,那木神君内力本就深厚,在江湖上也是一流高手,齐宁获得其内力,本就不凡,此后更是断断续续吸取了不少人内力,特别是秋千易,亦是被齐宁吸取过不少内力,齐宁又得封剑山庄少庄主向逍遥传授过运气法‘门’,今日内力,颇是不凡,也正因如此,才能够推移开这道石‘门’。

    待石‘门’推开一条缝隙之后,齐宁这才收手,深吸一口气,先是探头向里面瞧了瞧,只见里面颇为昏暗,闪身进去,这石壁之后,倒没有浓雾缭绕,而是一条长长的甬道。

    他顺着甬道小心翼翼前行,只感觉这甬道向下倾斜,越走越低,很快那甬道便即左转,齐宁只怕这甬道之中设有埋伏,异常小心,走了一阵,发现这甬道是螺旋形状,盘旋向下,而且越来越窄,开始还能两三人并行,但此刻就算是一人也只能勉强通过。

    也不知走了多久,齐宁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好在这时候已经发现前面出现一丝亮光,心下欢喜,加快步子,终是走出了甬道,走出甬道那一刹那,便感觉眼前一亮,却发现竟是到了一处‘花’园似的地方。

    只见到满眼尽是红梅绿竹,他自上山之后,所见尽是悬崖峭壁,又陷入‘迷’雾之中,此刻见到眼前美景,心情为之一畅,四下里瞧了瞧,只见到红梅绿竹之间,有一座假山,四下里并无一个人影。

    只是眼中虽有美景,但空气却依旧是寒冷异常。

    齐宁暗想虽然千雾岭地处西陲,但如今已经是阳‘春’三月,千雾岭山脚下也并无这等寒冷之感,却不知为何入山之后,温度确实如此之低,仿若是置身于天寒地冻的寒冬之际,他衣衫不厚,若非身体结实,又修炼过内力,实在难以抵受如此寒冷之气。

    轻步绕过假山,便见到前方竟是出现一处水潭,与自己醒来之时所见水潭颇有些相似,只是这水潭明显要大出不少,更让齐宁吃惊的却是水面上已经凝结成冰。

    齐宁大感诧异,凑近过去,只见到潭面结成冰层,探手敲了敲,冰层极厚,齐宁轻步踏上去,走了几步,完全可以承受身体之重。

    走到冰潭中间,齐宁忽地觉得冰层下面似乎有什么东西,蹲下身子,透过冰层向下瞧去。

    这潭中之水纯净无比,所以即使凝结成冰,却也是透明清晰,不似普通水塘水质浑浊,一旦结冰就瞧不清楚下面状况。

    透过冰层,齐宁竟是发现,在潭底深处,竟似乎有一尊长形的大盒子,瞧那样式,竟如同一尊棺材一般。

    只是他心中晓得那绝不可能是棺材,而且那棺材模样的东西也不是木质,倒像是用‘玉’石之类雕成。

    齐宁大是惊讶,想不通这石棺般的物事为何会在潭底,莫非是什么珍稀奇宝,藏在此处,却被自己无意间撞上?

    他心下好奇,想着是否要破冰瞧瞧,不过很快就打消这个念头。

    以他的内力,要打破潭面坚冰倒不是什么困难之事,只是他心里很清楚,这里别有‘洞’天,自己定是无意之中闯入了千雾岭极为重要之地,难保这附近就有人,一旦破冰,发出声响,必会惊动他人,到时候只怕引来祸患。

    金银珍宝固然是好东西,但眼下身处困境,走出困境才是最为紧要。

    走过冰面,上到对岸,前面却是更为茂密的竹林,竹林之中,间或有梅‘花’点缀,他走入林内,越走越深,忽地瞧见前面分叉处诸多小径,一时间也不知道走哪条路好,只能随意走上一条道路,没走多远,这条小径有分出数条岔路,如此连续几次,齐宁才赫然发现,这竹林面积颇广,而且道路如同人体的经脉一般错综复杂,先前在‘迷’雾之中走失了方向,此时四周虽然并无浓雾,却在林中再次‘迷’失方向。

    齐宁顿时有些后悔,要早知道这边如此复杂,之前直接顺着生路离开便好。

    在林中穿梭了大半个时辰,齐宁总觉得走过道路有似曾相识之感,似乎一直在林中绕着圈子。

    他忽然想到,古人钻研各类阵法,难不成这竹林竟然被暗藏玄机?

    又转了小片刻,分叉的道路已经让齐宁脑中发昏,暗想难不成自己要被困死在这里?

    瞧见林内密密麻麻‘交’错缠绕的小径,忽然想到了蜘蛛。

    蜘蛛结网,等到猎物落入网中,然后再尽情享用猎物。

    自己如今被困在林中,是否就如同那些被蜘蛛网困住的猎物,等候蜘蛛前来食用?如果自己无法走出竹林,迟早要被人发现,到时候可就大大麻烦。

    他神情凝重,也不再去管小径,在林中直直前行,希望能如走出浓雾那般柳暗‘花’明,可是就这般又走了小半个时辰,依然是不见尽头的竹子,顿时泄气,心里想着这竹林十有是布下了阵法,若是无法窥破其间奥妙,只怕走上一辈子也无法走出去。

    可是他对阵法一无所知,而这竹林阵显然也不是一般的阵法,要在短时间内窥破其中的奥妙,那无疑是痴人说梦。

    正自苦恼,忽地听到一个声音隐隐传来,明显是‘女’子声音,齐宁心下大喜,立刻轻手轻脚向声音发出方向‘摸’过去,只走了十来步远,就依稀瞧见前面不远处出现两道身影,却是两名苗家打扮的少‘女’,虽然一时间看不清楚相貌,但是两‘女’身形都是颇为婀娜,声音也是清脆,自是少‘女’无疑。

    两名少‘女’各自提着一只小木桶,一前一后在竹林中穿行,互相说着什么,齐宁此刻虽然听得清楚声音,但两‘女’都是以苗家土话‘交’谈,还真听不明白她们在说什么。

    齐宁早就听说,黑莲教是黑苗人所创,那么教众大部分当然都是黑苗人,只是万想不到连苗家‘女’子也入了黑莲教。

    他一时还真不知道这两‘女’是黑莲教众又或者只是他们的家眷,可瞧见两‘女’在竹林之中穿行自如,心下暗暗欢喜,知道只要紧随她们,要走出这竹林自然不成问题。

    他拉开一段距离,以免被她们发现,却又不敢离得太远,否则一旦跟失,哪可不是闹着玩的。

    这一次只走了小片刻功夫,便见到前方柳暗‘花’明,竟果真走了出来,竹林外面是一处湖泊,湖面之上漂浮着雾气,这里的雾气明显更加纯净几分,在那湖泊之中,竟然是雕梁画栋的几座楼阁,样式‘精’美,布局雅致,处于湖泊中心,岸边则是由竹桥通向湖中,整座建筑在雾气之中若隐若现,唯美异常。

    两名苗‘女’各自提着小木桶,走出竹林之后,径自上了木桥,直往湖中心过去。

    齐宁暗暗惊叹,湖中的楼阁,宛若画卷,雾气漂浮,就如同仙境一般,他万想不到,在这千雾岭上,竟然还有如此地方。

    更让他吃惊的却是湖中的楼阁明显是汉人的建筑风格,颇似江南‘精’美建筑,这黑莲教是以苗人为主,却为何会在这里修建如此风格的建筑?

    巴蜀西陲,莫说如此‘精’美的汉家建筑,就是普通的汉家房舍都难以见到,齐宁打死也没有想到会在此处见到如此雅致唯美的楼阁。

    他惊讶之间,只见到那两名苗‘女’的身影已经被雾气笼罩,微一沉‘吟’,握紧寒刃走到竹林边,机警地四下张望,并无发现其他人的踪迹,一咬牙,身形如魅,已经是迅速到了木桥边上,顿了一下,还是踏上了木桥。

    ----------------------------------------------------------

    ps:更新从明天开始正式恢复正常,过年就是要命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