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四二二章 真真假假
    双方拔刀相向,若非神侯府的人在场,立时便是一场血拼。

    乔思淼虽然惊骇,却还是尽力克制自己的情绪,道:“轩辕校尉,三焦手确实是我庐阳堡的独门绝技,可是乔某可以在这里对天立誓,天鹤帮主被害,与我乔思淼绝无任何干系,若是乔某害死了天鹤帮主,我庐阳堡必将寸草不生。”

    他心里很清楚,这项罪责一旦落在自己的头上,庐阳堡只怕片刻间便灰飞烟灭。

    庐阳堡在江湖上也有不少仇家,此时不但是天鹤帮众虎视眈眈,边上还有不少帮会也都是摩拳擦掌,只要神侯府一声令下,庐阳堡这区区十多人转瞬间就要被杀个干净。

    他这誓言,十分狠毒,若非性命攸关,绝不可能立下如此狠毒誓言。

    轩辕破微微颔首,招手道:“你先过来仔细瞧一瞧,三焦手是你们乔家的不传之秘,你看是否能发现什么破绽。”

    乔思淼拱了拱手,凑近过去,蹲下身子,神情凝重,仔细检查,四周鸦雀无声。

    片刻之后,乔思淼猛然抬头,道:“轩辕校尉,这不是三焦手!”

    “难道轩辕校尉也能看错?”天鹤帮众立时有人大喝道:“帮主明明是被三焦手所害,你休要狡辩。”

    乔思淼沉声道:“诸位,这伤势乍一看去,确实是三焦手的手法,但是.......!”说到这里,犹豫片刻,终于道:“轩辕校尉,你能一眼看出这伤势是三焦手的手法,自然也知道三焦手是如何伤人。”

    轩辕破微微颔首,乔思淼这才道:“天鹤帮主被击中这一掌,掌下的经脉,尽数被熔断,可是三焦手却并非如此。三焦手出手之后,入中府,出神道和至阳二,绝非现在这般所有掌覆经脉尽被摧毁,这定是有人以此嫁祸我庐阳堡。”

    各家武艺都是不传之秘,更不会轻易将武功法门对外张扬,但是此刻要洗脱冤屈,乔思淼只能实话实说。

    他虽然知道这样一说出来,江湖中人对三焦手便有了了解,可是却又不得不说出来。

    轩辕破微微颔首,道:“如此说来,确实是有人嫁祸庐阳堡。”

    “我也不怕告诉大家,这嫁祸之人,武功远在乔某之上。”乔思淼沉声道:“他的内力,乃是赤阳之力,我庐阳堡修炼的内力,与此人所修内力远不可同日而语。”

    众人面面相觑。

    他话声刚落,忽听到西北角又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所有人都禁不住向西北角瞧过去,亦有人迅速往那边跑过去。

    轩辕破脸色凝重,数百人如潮水般跑到西北角,只见到一个身影正摇摇晃晃往这边靠近过来,就如同喝醉了酒。

    “二师兄.......!”人群之中,冲出两人迎上前去。

    “是千叶岛的人。”人群有人蹦出对方身份来。

    那身形摇晃之人一手捂着胸口,瞧见两人迎过去,猛地停下步子,抬手指向其中一人,脸上既是愤怒又是恐惧,怒声道:“宋......宋林,你......你.....不得.....不得好死......!”猛地向前一头栽倒在地上,便即不动弹。

    饶是在场众人都是过着刀口上舔血的日子,可是瞧见这诡异一幕,还是心下吃惊。

    那被唤作宋林之人有些呆住,一脸茫然,另一人则是上前扶住倒下那人,叫道:“二师兄,二师兄......!”只见到那二师兄心口鲜血直流,染红了衣襟,此刻已经是气绝身亡。

    “这里有人.......!”忽听到不远处传来叫声,有人立时冲过去,只跑出十来步远,就瞧见地上躺着两人,其中一人一动不动,已经死去,另一人则是在地上抽搐挣扎,心口也是鲜血淋漓,口中直向外冒血,眼见是活不成。

    “都是千叶岛的人。”有人大声道:“是谁伤了他们?”

    那宋林瞧见躺在地上奄奄一息之人,快步上前,叫道:“五师兄,你......!”

    那人本已经奄奄一息,瞧见宋林,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气力,猛地抬起手,指着宋林,厉声道:“你......你这狗......狗贼,为何......为何要对.....对我们下如此.....如此狠手......!”一口鲜血喷出,向后一倒,就此死去。

    “是他害死了同门。”转瞬之间,宋林便被不少人围住,所有人都用一种冷厉的目光盯住宋林。

    宋林脸色惨白,额头上冷汗直冒,颤声道:“不是我.....,我.....我没有.......!”

    千叶岛在江湖上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帮会,此番也只派了寥寥数人前来,除了死去的三人,只剩下宋林和另一名帮众,那人已经拔刀在手,指向宋林,厉声喝道:“姓宋的,你.....你杀了几位师兄,你.......你为何要这样做?”

    “赵师弟,不是我.......!”宋林浑身发抖,抬手擦去额头冷汗:“方才你我一直都在一起,我......我又如何能害死几位师兄?”

    “休要狡辩。”那人冷喝道:“五师兄临死前,亲口指证,难道还会有错?”他悲愤交加,怒声道:“我要为他们报仇。”猛地身形前欺,手中大刀向宋林劈过来。

    宋林呆若木鸡,竟是不闪躲,只是道:“不是我......不是我......!”

    眼见得大刀就要砍下,边上一道人影一闪,只听一个声音淡淡道:“事情还未清楚,何必着急。”那人却是在瞬间抓住了出刀之人的手腕子,大刀距离宋林头顶不过几寸,便生生地被阻止住。

    在场能够出手阻止之人其实也不在少数,毕竟聚集了江湖众多高手,不少人武功都是极其高明。

    可是同门相残,清理门户这等事情,任何门派都是忌讳外人插手,也忌讳插手他人之事。

    虽然神侯府戒令江湖帮会私斗,但是清理门户却不属于戒令之内,是以众人虽然能够出手阻止,却也并不轻易出手。

    这时候瞧见那出手之人,有人识得是一直跟随在轩辕破身边的年轻神侯府吏员。

    这突然出手的,自然是齐宁。

    齐宁当然已经看出来,天鹤帮主和千叶岛连续出现状况,十分诡异,其中大有蹊跷。

    若是这宋林当真被一刀砍死,只怕背后的真相反倒难以查出来。

    他如今体内已经积攒了颇为深厚的内力,再加上有着玄妙莫测的逍遥行,要想刀下救人,实在是易如反掌。

    那千叶岛弟子被抓住手腕,虽然瞧见是神侯府的人却还是怒声道:“清理门户,并不在神侯府的戒令之内,这是我们千叶岛的事情,外人不能插手。”

    “我明白。”齐宁点头道:“清理门户,我当然不会插手,可是我担心你要错杀无辜。”

    “无辜?”那千叶岛弟子冷笑道:“我五师兄都已经指证凶手,还有什么错杀无辜?”

    “我问你两句话,若是你还坚持杀他,我决不阻拦。”齐宁沉声道:“我问你,以宋林的功夫,单打独斗,能否是你这几位师兄的敌手?”

    那人立刻道:“宋林狗贼武功平平,如何能与几位师兄相提并论。我二师兄的武功在千叶岛,除了师傅以外,无人是其敌手。”

    “好得很。”齐宁淡淡一笑:“也就是说,你们千叶岛被害的三人,任何一人的武功都在宋林之上。”

    “不错。”

    “那你也看到了,你几位师兄被害之时,应该是在一起。”齐宁神情冷峻:“宋林对付任何一人都吃力,又如何能够以一敌三,杀死武功远在他之上的三人?”抬手指着宋林:“他方才也说了,事发之时,与你在一起,难道你察觉到他中途离开?”

    那人一怔,露出犹豫之色。

    方才营地里大部分人被天鹤帮主之死所惊动,纷纷汇聚过来,当时众人的注意力也都在天鹤帮主和乔思淼身上,身边到底是谁,许多人还真是没有太过注意。

    宋林见状,立刻道:“我发誓一直和赵师弟在一起,事发之时,还在天鹤帮那边,是听到这边的动静,才随你们一起过来。”

    齐宁问道:“宋林,你的轻功如何?”

    宋林有些尴尬,道:“在下......在下入门较晚,学了些拳脚刀法,还.....还不曾修练轻功。”

    其实在场高手众多,早就看出宋林武功底子极其平庸,也绝不会有什么高明的轻功。

    “这就是了,从天鹤帮那边到这头,虽然不算远,但也有些距离。”齐宁道:“宋林并无学过轻功,那就不可能有如此快的速度作案之后又折返回去。”

    那千叶岛弟子皱起眉头,犹豫了一下,才问道:“既然如此,为何.....为何二师兄和五师兄临死之前,都指证宋林是凶手?”

    “他们并无说错。”齐宁缓缓道:“他们看到的凶手,确实是宋林。”

    四周顿时一阵嘈杂,但不少人却是淡定自若,似乎猜到什么。

    “出手杀害千叶岛诸人的凶手,看起来一定与宋林一般,但却不是真正的宋林,而是有人装扮成了他的样子,骗过了你的几位师兄。”齐宁道:“正如方才天鹤帮主之死,对方以庐阳堡的手法杀死天鹤帮主,只是用以嫁祸,挑动各帮会之间的内讧而已。”

    “易容术!”轩辕破终于上前两步,沉声道:“有人潜入营地,利用易容术,变成宋林,杀死了千叶岛这几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