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四二一章 内讧
    轩辕破起身来,雨率先走出大帐,只见到神侯府兰师兄站在帐外。

    齐宁见到兰师兄神情凝重,隐隐觉得事情不妙,轩辕破已有察觉,问道:“五行门的人都在哪里?”

    兰师兄上前去,附耳两句,轩辕破脸色更是凝重,问道:“人在哪里?”

    兰师兄在前领路,众人跟随兰师兄到了营地边,还未靠近,就见到一大群人围拢在那边,见到神侯府轩辕破过来,立时有人招呼,众人闪开了道路,轩辕破沉着脸穿过人群,只见到一人坐在草地之上,蓬头乱发,浑身颤动。

    轩辕破皱起眉头,旁边已经有人凑近过来,轻声道:“轩辕校尉,他就是五行门的人。”冲着坐在草地之上那人伸手指了指,“五行门只有他一人回来。”

    轩辕破蹲下身子,仔细瞧了瞧,问道:“其他人在哪里?”

    “只有他一人回来。”有人道:“方才我们在营地外围巡查,瞧见一个人影向这边仓皇过来,还以为是黑莲教的人,等看清楚,才发现他是穿着五行门的服装,五行门由五行门主带领,尽数出洞,只瞧见他一人。”

    齐宁此时也在人群中,只见到那人蓬头乱发,浑身上下血迹斑斑,脸上也满是血污,江湖人见多了血腥,虽然不以为意,可是此人浑身颤动宛若失魂落魄的模样,还是让众人吃了一惊。

    “你叫什么名字?”轩辕破盯住那人,沉声问道:“五行门其他人为何没有回来?”

    那人微抬头,一脸污血,还真是难以看清长相,但他脸上满是惊恐之色,喃喃道:“鬼.....山上......山上有鬼,他们......他们都死了........!”

    虽说有不少人已经猜到几分,但听到此人说出来,却也是微微变色,人群之中顿时便响起一阵喧哗。

    兰师兄沉声道:“都不要吵。”

    众人立时静下来,轩辕破冷声问道:“你是说,五行门除了你,其他人都死在了山上?”

    “都死了.....!”那人声音略带一丝沙哑,“都被.....都被厉鬼索命,那些厉鬼要杀死......要杀死所有人.......!”

    人群之中立时有人不屑道:“什么厉鬼,定然是黑莲教的妖人作祟。”

    “你们可有人认识他?”轩辕破问道。

    边上有人道:“他好像是五行门的孙胜,武功也是不错,是五行门主的三徒弟。”

    轩辕破微微颔首,他显然看出孙胜已经是失魂落魄,吩咐道:“先带他下去歇一歇,缓上一缓,然后再过来禀报详细情况。”

    当下便有两人过去扶起五行门孙胜,带了下去。

    “所有人都暂且散去歇息,养足精神体力。”轩辕破站起身,道:“兰师弟,加派人手在营地四周巡查,提防黑莲教的人潜入过来。”

    等到众人散去,诸葛长亭才皱眉道:“五行门虽然不以武功为长,但是极善于隐藏行踪,放眼江湖,没有哪门哪派在打探情报上比得过他们。千雾岭虽然是黑莲教老巢,但范围极广,山岭叠嶂,树木杂草丛生,地形异常复杂,就算有上千教众,也无法遍及千雾岭所有地方.......!”说到此处,微顿一顿,才低声道:“以五行门的手段,怎会如此轻易被他们发现?”

    轩辕破斜睨一眼,问道:“诸葛门主有什么想法?”

    诸葛长亭并无说话,而是抬手作出请势,轩辕破知道他的意思,虽然众人散去,但是这群人不乏武功高明之辈,有些话倒不方便被人听见。

    几人重新回到大帐之内,诸葛长亭才道:“五行门掩饰行踪的能力,在江湖上数一数二,也正因如此,五行门主才担起探察敌情的任务。可是十几号人进入千雾岭,只有一人能够活着回来,轩辕校尉,这中间你不觉得很古怪?”

    “所以才要诸葛门主指点。”轩辕破神情倒是十分淡定。

    龙阁主脾气有些急,不等诸葛长亭问话,已经皱眉问道:“诸葛门主,你的意思,该不是说.......有人泄露了五行门进入千雾岭的消息?”

    诸葛长亭淡淡一笑,道:“人心难测。五行门在江湖上也是结怨不少,就在咱们这营地里,至少也有两三家和五行门有过节。”

    轩辕破神情淡定,问道:“你们的意思是说,五行门几乎全军覆没,是因为有内奸?”

    齐宁坐在一旁,微眯着眼睛,宛若闭目养神。

    “神候这次颁下铁血文,号令大家攻打千雾峰,江湖皆知,黑莲教自然早也知道。”诸葛长亭道:“如果黑莲教暗中活动,买通了几个门派作为内应,也未必不可能。江湖太大,门派众多,难免良莠不齐。”

    轩辕破淡淡一笑,道:“人心难测倒是不差,不过五行门遭遇不测,和内奸应该并无关系。五行门进入千雾岭,我看在这营地也不算什么秘密,既然在营地不算秘密,在黑莲教那边也就算不得秘密。”靠在椅子上,缓缓道:“黑莲教在暗,我们在明,一开始他们掌握的情报就远在我们之上。五行门探查情报的能耐在江湖上既然数一数二,他们就绝不可能不提防对方早就知道他们要进入千雾岭,所以他们选取的进山线路,一定是隐秘至极,即使我们,也无法知晓。”

    诸葛长亭闻言,微微颔首,道:“轩辕校尉所言极是,看来是我多虑了。”

    “轩辕校尉,既然他们行踪隐秘,为何只有一人能活着回来?”龙阁主皱眉道:“难道他们刚巧被黑莲教的人碰上?”

    “事情的真相如何,只能等孙胜清醒一些再行询问。”轩辕破道:“五行门虽然几乎灭门,但是孙胜能够活着回来,就已经很有价值。”

    他话声刚落,就听外面传来惊呼之声,随即又听到叫喊声。

    轩辕破脸色微沉,再次走出大帐,刚出大帐,就见兰师兄再次过来,禀道:“大师兄,有......有人被害......!”

    “什么意思?”

    “天鹤帮的帮主被人所杀。”兰师兄干脆明了道。

    “死在何处?”轩辕破眉头一紧。

    兰师兄道:“就在天鹤帮的大旗下。”

    天鹤帮虽然没有被列入八帮十六派,但是在江湖上却绝对不算小帮会,此番也有二十多人前来助阵。

    天鹤帮的大旗比不上金剑盟,但在众多旗帜之中,也算是颇为显眼。

    一只白鹤绣在旗帜上,在夜风中飘荡,旗杆之下,一具尸体斜靠在旗杆上坐着,双目圆睁,却早已经没有了气息。

    四周围着不少人,白鹤帮帮众更是咬牙切齿,轩辕破赶到时,神侯府定师兄正在检查白鹤帮主的尸首。

    “定师弟,致命伤在何处?”轩辕破脸色冷峻,靠近问道。

    定师兄站起身来,脸色十分难看,犹豫了一下,上前凑近轩辕破耳边低语,轩辕破眉头更紧,四下里扫了一圈,问道:“庐阳堡堡主何在?”

    众人都是一怔,人群之中上前一人,拱手道:“在下乔思淼,不知轩辕校尉召唤有何吩咐?”

    “你方才在何处?”轩辕破问道。

    乔思淼一怔,毕竟是老江湖,感觉话里有话,却还是道:“按照轩辕校尉的吩咐,回帐歇息,听到外面传来响动,以为是轩辕校尉召集,所以也赶了过来。”

    “据我所知,你们庐阳堡乔家有一套三焦手,乃是独门绝技,不知是真是假?”

    乔思淼微显一丝得意之色,点头道:“轩辕校尉果然是博闻广记,不错,三焦手是我们乔家堡独门绝技,已经传承了六代人。”

    “也就是说,三焦手除了你乔堡主,应该不会有别人会用?”轩辕破语气低沉。

    乔思淼虽然觉得轩辕破语气古怪,却还是斩钉截铁道:“既然是独门绝技,自然是不外传。三焦手只有我庐阳堡历代堡主才有资格习练。”

    轩辕破走到旗杆下,蹲下身子,扯开了天鹤帮帮主胸口衣襟,淡淡道:“那你过来瞧一瞧,这是什么功夫所伤。”

    乔思淼犹豫一下,凑近上前,只瞧了一眼,脸色大变,后退两步,失声道:“不......不可能,这......这怎么可能?”

    “那你是承认,天鹤帮主是被三焦手所害?”

    此言一出,天鹤帮一干咬牙切齿的帮众立时将目光盯在乔思淼身上,有人厉喝一声:“好啊,原来是你这狗贼害了帮主。”早有几名弟子冲上前去,围住了乔思淼,乔思淼手下的门徒也立时冲出人群,大叫道:“要动手吗?庐阳堡可不怕你们天鹤帮。”

    四周围观的人群也都是大惊失色。

    神侯府早有戒令,江湖帮派私斗,就是触犯了铁血文,乃是神侯府大忌,当年有几个帮会私斗,神侯府立时出手,将那几支帮派从江湖上彻底清洗,出手狠辣,干脆利落,是以最喜好恩怨私斗的江湖各大门派,这些年来,恰恰不敢互相厮斗。

    如今诸帮会聚集于此,乃是要遵从神侯府的召集,攻打千雾岭,不少帮派之间确实有着极深的仇怨,但大家也都知道这种时候决不能轻举妄动,更不能发生冲突,可是此刻听闻天鹤帮主是死在乔思淼的三焦手下,自然是大吃一惊。

    有人心中已经想到,这种时候庐阳堡敢冒江湖之大不韪出手杀人,只怕神侯府立时就要当场清洗庐阳堡以儆效尤了。

    却也要有熟识乔思淼之人心中暗想,这乔思淼并非鲁莽匹夫,怎可能在这时候杀人?难不成这家伙发了失心疯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