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四一八章 夜下旌旗
    齐宁心里却在想着,虽说八帮十六派慑于神侯府的威势,不敢违抗铁血文,俱都派人集结到西川来,可是方才一幕,却立时凸显出这次行动的一个致命弱点。

    江湖帮会,利益纠葛,恩怨仇隙,互相之间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敌视,此番有数千之众前来攻打千雾峰黑莲教,表面上看去声势浩大,可是其内部却也是矛盾重重,绝不似表面看起来那帮威风。

    五毒宫与天鹰堡的仇杀,无非只是冰山一角,在这数千之众内部,还有多少恩仇,那是谁也不说不清楚的。

    虽说神侯府戒令森严,可是齐宁很难想象这些人真的都会老老实实服从于神侯府的安排。

    千雾峰地处西陲,是黑莲教的巢所在,这里的山川地势,黑莲教自然是了若指掌。

    所谓天时地利人和,双方尚未交手,黑莲教便已经占据了天时地利。

    在此种形势下,若是八帮十六派之间内部纷争,想要顺利攻下千雾峰,只怕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

    除此之外,齐宁向的最多的便是西门无痕的心思。

    齐宁心里很清楚,京城疫毒蔓延,许多的迹象都显示,虽然金蚕蛊毒确实是来自于巴蜀第一毒王秋千易,但真正策划京城疫毒的恐怕真的与黑莲教没有什么关系。

    但偏偏借此机会,诸多势力都要致黑莲教于死地。

    淮南王自不必说,让齐宁当初没有想到的是神侯府西门无痕似乎也是要置黑莲教于死地。

    以西门无痕的洞察力,绝不至于看不出京城疫毒其中的蹊跷,甚至早已经察觉与黑莲教没有什么太直接的关系。

    但是其后西门无痕显然是想坐实黑莲教的罪名,甚至在神侯府设下了圈套引诱秋千易入圈套,最终的目的,就是为了此番出手剿灭黑莲教。

    西门无痕为何处心积虑要达到这个目的,齐宁很难猜透。

    齐宁心中其实对于黑莲教的恩恩怨怨也并无太大的兴趣,他亲眼见过黑莲四使之一的毒使秋千易,为人阴毒,是以对黑莲教也并无多少好感,黑莲教是生是死,齐宁本身也并不关心。

    小皇帝令他参与此事,显然是依稀也察觉到一些什么,齐宁心想既然皇帝有旨,自己正好借机从成都脱身。

    西川刺史韦书同与蜀王李弘信接下来必定是殊死相搏,成都的形势异常的严峻,齐宁当然希望继续留在成都卷入其中,置身事外冷眼旁观当然是最好的选择。

    西门战樱只瞧见齐宁沿途若有所思,却自然不知道齐宁心中的盘算。

    这一日快到黄昏时分,远远瞧见远方的天幕一片氤氲雾气,缥缈若云,轩辕破放缓马速,回头道:“侯爷,那边就是千雾峰了。”

    齐宁仰头瞭望,忽然间明白这里为何唤作千雾峰。

    云雾缭绕群山头,连绵起伏的苍山峻岭便如同横亘在天边的一道巨幕,虽然远远瞧见暮色苍山云雾缭绕,但此刻距离千雾峰显然距离还远,只是瞧见连绵起伏的群山轮廓,其中隐见诸多峰峦如同利剑般巍峨耸立,剑指苍天,其上便被氤氲雾气所环绕,隐于其中。

    “侯爷,那边的山峰之上,终年云雾缭绕,就似乎千年也不会散尽,所以被人称为千雾峰。”轩辕破在面子上对齐宁倒也还是十分的尊敬:“目前为止,我们对于千雾峰的具体地形尚不明朗,只是对附近的环境有了大概的了解。”

    齐宁道:“知己知彼,方百战不殆,轩辕校尉,咱们对千雾峰的地形都无法了解,又如何攻打此处?”

    轩辕破含笑道:“侯爷放心,此番江湖各路人马集结至此,人手众多,这其中多得是能人异士。前番得报,五行门已经派出人手,潜入山中勘探地形,五行门最善于打然地形,多少还是能够掌握一些情况。”顿了一下,“据我们所了解,黑莲教的总坛设在雾隐峰上,只要能攻上雾隐峰,便大功告成。”

    齐宁瞧见远方雾气重重,究竟哪处是雾隐峰,还真是难以判断,问道:“轩辕校尉,这黑莲教到底有多少教众?”

    轩辕破摇头道:“具体多少人,也是尚未得知,但人数必然是比我们少很多,在人数之上,我们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齐宁心想看来到目下为止,神侯府对黑莲教显然是知之甚少。

    所为知己知彼方百战不殆,神侯府做不到这一点,反观黑莲教那边,只怕对八帮十六派这边的情况了若指掌。

    难不成神侯府只是依仗人多势众放手一搏?

    虽然黄昏时分就已经远远看到了千雾岭的轮廓,但赶到千雾岭下,天色已经黑下来,尚有一段距离,齐宁便看到山下的旷野上到处都是点点篝火,更有不少营帐立起。

    篝火之间,人影闪绰,有人在纵酒高歌,亦有人在粗声笑语,还有人在比武斗技。

    只见到营地零散,与军营的整齐有序全然不同,显得异常随意。

    而营地上,却是插满了旗子,夜风之下,众多旗帜在风中飘扬,猎猎作响,这些旗帜五花八门,形状不一。

    齐宁只瞧了几面旗子,便知道这些旗子都是各帮派的旗帜,乍一看去,营地少说也有四五十面旗子。

    此番神侯府颁下铁血文,八帮十六派只是江湖代表,其他各门各派大小帮会也都是齐聚在此。

    从旗子的高低大小,其实也能看出各门派在江湖上的地位。

    居中的一面旗子,不但旗杆最高,而且旗帜也是最大,在众旗帜之中,有一种鹤立鸡群之感。

    齐宁借着篝火的光芒,倒是看得清楚,那旗帜之上,写着“金剑盟”三字,字迹龙飞凤舞,甚是豪迈。

    轩辕破纵马到得营地边上,早有数人手持兵器迎过来,厉声道:“什么人?”

    轩辕破早已经亮出令牌,沉声道:“神侯府轩辕破!”

    那几人立时收起兵器,拱手道:“见过轩辕校尉。”

    轩辕破微微颔首,翻身下马,回头看了齐宁一眼,齐宁知他意思,心知一旦进入营地之后,就不好再亮出侯爷身份,轩辕破也不好再直呼自己为侯爷了。

    几人进了营地,神侯府吏员一出现,四周众人便静了一些,轩辕破几人所过之处,众人都是拱手行礼。

    齐宁见到众江湖豪客都是毕恭毕敬,心下暗想,这神侯府还真是威风的紧,也难怪有那么多人想要成为神侯府的吏员。

    营地正中,金剑盟的旗帜之下,有一座极大的营帐,十分讲究。

    虽然此番各帮会都是奉神侯府之令前来,但私底下却也都是各显威风,以各种方式展示自己的江湖地位。

    “金剑盟是八帮十六派之一。”轩辕破知道齐宁对江湖事务知之甚少,解释道:“金剑盟存在于江湖已经有七十多年,比起江湖许多帮会,底蕴弱很多,是由诸葛苍雄所建,诸葛苍雄一套万杀剑法曾经在江湖上所向披靡,先是创建了金剑门,号称金剑门外无剑客,迫令天下用剑者弃剑,否则便要投入金剑门下,除了这两条路,就只能是剑毁人亡。”

    “金剑门外无剑客?”西门战樱不禁冷笑道:“真是好大的口气。”

    “口气确实不小,但是当年诸葛苍雄的剑术也确实了得。”轩辕破笑道:“你们自然都听过十大名剑,诸葛苍雄手中的金凤剑,后来是被评定为十大名剑之一,位居第七。”

    齐宁心像原来金剑门也有一把十大名剑。

    “排名第七?”西门战樱道:“那也算不得厉害。”

    轩辕破摇摇头道:“小师妹,可不能这样说。诸葛苍雄是七十多年前手拿金凤剑,凭借一套万杀剑法纵横江湖,而十大名剑是在五十年前才评定出来,那时候诸葛苍雄已经过世,金凤剑传给他的长子诸葛天英。比起诸葛苍雄,诸葛天英的剑术修为便大打折扣,弱了许多,如果评剑之时,诸葛苍雄还活着,金凤剑即使进不了前三,也足以进入前五。金凤剑在诸葛天英手中,依然能够位列第七,那已经是相当了不得。”

    西门战樱微点螓首,问道:“大师兄,你不是说诸葛苍雄创立了金剑门,为何现在唤作金剑盟?”

    “诸葛苍雄确实是创立了金剑门,但是他当年纵横江湖,胁迫诸多剑派要么弃剑,要么归入金剑门下,一场血雨腥风,许多的剑派都是被金剑门所灭。”轩辕破不愧是神侯府首席大弟子,对于江湖轶事了若指掌:“诸葛苍雄的金剑门在江湖上威风一时,许多剑派为了生存,只能屈居其下,但是江湖人要的是一个脸面,所以有人提出将金剑门改为金剑盟,其他剑派归顺金剑盟之下,就等若奉诸葛苍雄为诸剑派的盟主。诸葛苍雄纵横江湖多年,年事渐高,自然也明白金剑门结仇太深也不是什么好事,所以与十一支剑派结成了金剑盟。”

    齐宁顿时对这些江湖往事大感兴趣,笑道:“这些剑派结盟至今数十年,倒也牢靠。”

    轩辕破道:“诸葛天英剑术比不了他的父亲,但是手腕却高明得多,经过多年的消化,加入金剑盟的各剑派实际上已经被彻底融入金剑盟,完全被诸葛一族所控制,现如今的金剑盟主诸葛长亭在剑术上胜过其父,手腕也是不弱,可谓文武双全,所以当年签订铁血文,金剑盟成为八帮十六派之一,如今势力范围遍及荆北一带,不可小觑。”顿了顿,才道:“八帮十六派,那都不是泛泛之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