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四一七章 血染的规矩
    ‘春’光明媚,西川群山都是被覆盖着一层绿意,满上遍野林木葱葱,‘春’意盎盎。.: 。?≠

    从成都出之后,一行人马不停蹄,一路往西,神侯府除了轩辕破与西‘门’战樱之外,这最后一批另有四名神侯府吏员随同而来。

    齐宁虽然知道神侯府有北斗七星七大校尉,但是到底有多少人员编制,却并不清楚。

    不过有一点齐宁倒是明白,能够让江湖诸多‘门’派俯听命,除了有朝廷作为靠山以及西‘门’无痕的威名,神侯府自身当然也拥有着极为强大的实力。

    神侯府要管束江湖上的各大帮派,必然有着无数的眼线耳目分布在江湖的各个角落,如此才能对江湖事务了如指掌。

    一路西行,越靠近西边,人迹便越加稀少,有时候大半天也瞧不见一处村庄。

    地处边陲,环境恶劣,穷山恶水,本也不适宜于居住,当地除了一些黑苗人居住于此,其实很少有汉家人的村庄出现。

    距离千雾峰越来越近,这一日正行间,忽听得西北边隐隐传来兵刃相‘交’和呼叱之声,轩辕破放缓马,调转马头往西北边过去,绕过一处小山坡,便见到前方出现一群相互‘激’斗的人群,少说也要二三十人之众。

    厮斗双方,一边有十七八人,都是身穿灰‘色’劲衣,另一边人数略少,却也有十人左右,却都是一身紫衣,紫衣人数量虽少,但却并不落下风,地上躺着两具尸,都是灰‘色’劲衣,双方斗的十分‘激’烈,轩辕破一行人驰马过来,双方竟似乎是都不曾现,依然是殊死相搏。

    齐宁瞧见那群紫衣人的穿着打扮,微皱眉头,隐隐觉着有些熟识。

    猛听到轩辕破沉声道:“神侯府轩辕破在此,全都住手!”

    他声音虽不如何响亮,但中气十足,低沉中带着不怒自威,远远传过来,‘激’斗双方听到:“神侯府”,立时便有数人退开战团,其他人看似不甘心,却也都停下了厮斗。

    轩辕破一抖马缰绳,缓缓靠近过去,齐宁等人也跟随上去。

    此番前来,齐宁乃是打着神侯府吏员的身份,而且换上了一身神侯府的衣饰,不显山不漏水,若非熟识,绝无人能看出他便是锦衣候。

    距离数步之遥,轩辕破勒住马,神情淡漠,扫了一眼,只见到从紫衣人和会灰衣人中各自出来一人上前,齐齐向轩辕破拱手。

    轩辕破瞧向那灰衣人,五十出头年纪,衣襟‘胸’口绣着一只鹰隼,问道:“你是天鹰堡的人?”

    那灰衣人立刻道:“天鹰堡堡主莫天鹰,见过轩辕校尉!”

    轩辕破也不理会,转视那紫衣人,也是五十出头年纪,鹰钩鼻小眼睛,样容看上去便显得颇为‘阴’气沉沉,问道:“你是五毒宫的人?”

    齐宁在后听到,心下一凛。

    他此时才明白,为何看到这群紫衣人,竟有熟识之感,却原来是五毒宫的人。

    当初齐宁为了救出小蝶,从会泽城出,一路追赶,途中却是遇到五毒宫的人追拿九天楼五大神君之一的木神君,后来更是得知,木神君从五毒宫盗走了神功,当日五毒宫那帮追拿木神君之人,便都是紫衣打扮。

    齐宁不禁看向那紫衣老者的额头,双眉中间,果真有蜘蛛刺青。

    那紫衣老者声音嘶哑,拱手道:“五毒宫长老司空图见过轩辕校尉。”

    “原来你不是欧阳泉!”轩辕破淡淡道。

    紫衣老者司空图立刻道:“宫主患有疾病,难以出行,由我带人前来听后神侯府调遣。”

    “司空图,莫天鹰,你们的势力范围不在西川,此番前来,自然是遵从铁血文的号令。”轩辕破并不下马,居高临下看着两人,“颁布铁血文之时,神侯府说的很清楚,进入西川,一切遵从神侯府调派,任何帮派,不得‘私’自械斗,我想你们都应该看到。”

    司空图拱手道:“回禀轩辕校尉,五毒宫不敢违抗神侯府的命令,进入西川之后,除了奉命助阵神侯府攻打千雾峰,并无想过与任何人械斗。”瞥了莫天鹰一眼,眸中寒光如刀,“但是天鹰堡不遵从号令,我们赶往千雾峰路经此地,他们竟然在这里设下了埋伏,突然袭击,我们只能奋起反抗,还请轩辕校尉明察!”

    齐宁看在眼里,这五毒宫和天鹰堡的人虽然看上去都是桀骜不驯,但在轩辕破面前,显然都是压住了‘性’子,表现得颇为谦恭。

    司空图话声刚落,莫天鹰立刻道:“轩辕校尉,我的儿子半年前不小心冒犯了五毒宫的人,我派人送了厚礼前往道歉,可他们收下了礼物,却还是害死了我儿子,如此血海深仇,我不能不报。”

    司空图冷笑道:“你儿子被我们五毒宫害死,可有证据?若有证据,大可以找神侯府解决此事,为何要在这里埋伏偷袭?”

    “你们五毒宫‘阴’损卑鄙,我虽然没有确凿证据在手,但却敢以‘性’命担保,凶手就是你们五毒宫。”莫天鹰目呲俱裂,他身后那十多名天鹰堡的‘门’徒弟子也都是义愤填膺。

    轩辕破扫了地上那两具尸,问道:“这两人是被何人所杀?杀人者,自己站出来。”

    司空图微微皱眉,那群紫衣人互相瞧了瞧,终于有两人走上前来。

    轩辕破淡淡道:“违抗戒令,杀人者死,你们自己若是自尽,我可以给你们机会,否则将由我神侯府执行!”

    司空图正要争辩,轩辕破已经道:“司空图,你是长老,若果杀人者不死,死的就只能是你。”

    司空图怔了一下,皱眉道:“轩辕校尉,是他们动手在先,我们只是自卫而已。而且我们这是‘私’下解决,并无牵涉到其他人,难道.......!”

    “你不死,死的就是欧阳泉。”轩辕破根本不做解释:“本校尉没有时间在这里耽搁。”

    司空图嘴‘唇’动了动,终是没能说出来。

    众紫衣人面面相觑,那两名杀人者则是脸‘色’惨白,天鹰堡诸人却都显出欢喜之‘色’。

    司空图闭上眼睛,也不回头,只是淡淡道:“轩辕校尉有令,你们两个还在等什么?”

    两名紫衣人握紧手中刀,他们与人搏杀拼命倒无畏惧,但此刻要自尽,却是鼓不起勇气来。

    轩辕破抬起手,轻轻一挥,身后两名神侯府吏员身体腾起,脚下在马背上一点,宛若两只鹰隼,直飞过去,半空之中,已经拔刀出鞘,刀光闪过,鲜血喷出,那两名五毒宫弟子的喉咙已经被割断。

    这两名神侯府吏员出手干脆利落,稳准狠,毫不拖泥带水。

    轩辕破转视莫天鹰,淡淡道:“五毒宫违抗戒令,已经受惩,莫天鹰,此事因你而起,你应该知道如何做。”

    莫天鹰身后众人都是吃了一惊,反倒是莫天鹰早就有预料,也不多言,抬起刀,身处左胳膊,二话不说,一刀砍了下去,鲜血喷洒,一条手臂也已经飞了出去,西‘门’战樱“啊”地轻叫一声,竟是扭过头去。

    “堡主.......!”身后诸人都是惊呼出声,早有人抢上前来。

    莫天鹰手中刀落地,脸‘色’惨白,额头冷汗直冒,却是咬着牙,用手捂住伤口处,身后弟子抢上前来,立刻扶住,早有人取了伤‘药’为莫天鹰止血。

    齐宁也是微有些吃惊。

    他此前与神侯府多有接触,也知道神侯府在江湖上的地位,可是此刻亲眼所见,方才真正体会到神侯府在江湖上的威信,轩辕破短短几句话,根本不做任何解释,两名五毒宫弟子命丧当场,而天鹰堡堡主更是自断手臂。

    轩辕破神情淡定,这才道:“五毒宫与天鹰堡的恩怨,等到西川之事过后,神侯府会详细调查,但是从现在开始,若是你们两派有任何一派先行动手,我可以保证,结果是从江湖上永远除名!”再不啰嗦,调转马头,一抖马缰绳,驰马而去。

    奔行好一段路,众人才微微放缓马,西‘门’战樱终是忍不住道:“大师兄,他们......他们就那样怕你?”

    轩辕破淡淡道:“不是怕我,我也不需要他们害怕,我只要他们守规矩。小师妹,神候或许没有对你说过,当年神侯府创立之后,为了维护江湖秩序,震慑这帮人,也是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神侯府死伤了无数人。如今神侯府定下的规矩,每一条都是用许多人的鲜血写下来,所以但凡是神侯府的规矩,任何人触犯,也要付出他们应该付出的代价,我们这些人,就是要维护这些规矩而存在。”

    西‘门’战樱郑重点头。

    “今日的事情,如果不从严处理,很快就会传扬出去。”轩辕破道:“那么从此以后,江湖上的各大帮派一旦有仇怨,便都会在‘私’底下解决,一旦蔓延开来,江湖也就大‘乱’。这么多年来,江湖上当然也有一些‘私’斗仇杀不为我们所知,但是只要被我们获悉,绝不放过。”

    西‘门’战樱蹙眉道:“大师兄,他们明知道此事一旦传出去,神侯府必然不会轻放,为何还敢触犯戒令?”

    轩辕破道:“也许他们自以为不会为人所知,也许......这么多年的江湖太平,让他们的胆子越来越大了。”微仰头,似乎是在对西‘门’战樱所说,又似乎是自言自语:“很多人的胆子也确实越来越大了。”

    西‘门’战樱隐隐感觉到轩辕破这话里有深意,可一时却又偏偏体会不出,忍不住瞥了齐宁一眼,却见到齐宁一副若有所思模样,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