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四一六章 死局
    韦书同站在齐宁身侧,轻声道:“侯爷是否还有什么吩咐?”

    齐宁瞥了韦书同一眼,才低声道:“韦大人,李源被刺,果真不是你派人?”

    韦书同一怔,马上道:“侯爷,此事与下官绝无任何关系。”

    “我相信你,但是李弘信未必会相信。”齐宁叹了口气:“韦大人,我今日便要离开成都,可是......却有些放心不下你。”

    “侯爷是担心李弘信对下官不利?”

    齐宁道:“李弘信刚才离开的时候,满心怨气,他走得太痛快,这事儿反倒麻烦了。你是西川刺史,朝廷在西川,俱都是倚重你韦大人.......!”顿了一顿,才叹道:“若是李弘信真要对韦大人不利.......!”

    韦书同露出一丝感激,道:“多谢侯爷挂心。侯爷放心,下官在西川这些年,早就考虑到会有人行刺,所以身边倒也有些高手,想要行刺下官,不是容易的事情。而且下官与李弘信刚刚起了争执,神侯府的人都看在眼里,有此仇隙,李弘信反倒不敢对下官动手。”

    齐宁笑道:“你是说这时候他动手,所有人都会怀疑他?”

    “不错。”韦书同冷笑道:“李弘信是个做事谨慎的人,他目下还没有谋反的本钱,若是对付下官,那就是谋反,朝廷不会置之不理。现在就算给李弘信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对下官如何。”

    “小心驶得万年船。”齐宁轻声道:“韦大人,西川离不开你,我只担心时间长了,这人会一直盘算着算计你。”

    韦书同皱起眉头。

    其实他心里很清楚,李弘信在西川颇有根基,若真是死死盯着自己,日夜盘算着设计自己,那还真是凶险之事。

    “韦大人,要想解决此事,只有一个法子。”齐宁低声道。

    韦书同立刻道:“还请侯爷指教。”

    “找到证据,将李弘信置于死地。”齐宁低声道:“李弘信若不除,对韦大人始终是个威胁。”

    “除掉他?”

    齐宁微微颔首,更是压低声音:“韦大人心里很清楚,李弘信在朝廷的眼中,始终是个祸害,说句实在话,韦大人在西川这么多年,都没有替朝廷解决这个祸害,朝廷未必没有不满之心。”

    韦书同皱起眉头。

    “先帝驾崩,新君继位。”齐宁道:“这时候,真是韦大人立功的大好时机。”看向韦书同,低声道:“韦大人,你我现在也算是朋友,皇上其实也正在考察群臣,寻觅一些忠诚可靠的人才委以重任,我就实话告诉你,如果这时候你能立下大功,替皇上解决这个麻烦,你想皇上能亏待你韦大人?就算你有些不能为人所知之事,皇上和朝廷也一定不会计较,而且本侯在皇上那边,也一定尽力为你开脱表功。”

    韦书同神情一敛,拱手道:“下官先在这里谢过侯爷。”凑近一些,低声道:“侯爷,下官虽然也想找到李弘信的罪证,可是.......此人太过小心谨慎,想要查找到有力的证据,实在不容易。”

    “韦大人啊韦大人,你让我说你什么好。”齐宁长叹一声,“眼下有个活生生的罪证就摆在你眼皮子底下,难道你硬是看不到?”

    韦书同微皱眉头,尚未反应过来,轻声道:“侯爷说的是......?”

    “捐建的寺庙。”齐宁轻笑道:“韦大人,昨夜我们已经说过了,李弘信捐建的那些寺庙,地点选择大有问题。”

    韦书同眯起眼睛,想了一想,似乎明白什么,低声道:“侯爷是说要在那些寺庙里做文章?”

    “也许寺庙之内本就大有文章。”齐宁冷笑道:“你韦大人是西川的刺史,李弘信在西川的根基确实比你深,这一点我不否认,但是你在西川这么多年,自然也有人脉,而且最为重要的是,西川的实权,如今可是掌握在你的手中。”顿了顿,才道:“一张纸,哪怕干干净净,韦大人在上面画上一笔,也就变得不干净了。”

    韦书同眉头骤然舒展开来,眼中微微闪烁光彩,道:“侯爷所言极是,是下官驽钝了。”

    齐宁轻笑道:“韦大人,不瞒你说,你和李弘信已经是生死之仇,我们锦衣齐家和西川李家,那也是不共戴天,有机会将西川李家连根拔除,我当然会全力相助你韦大人。如果你当真找到李弘信的罪证,甚至先斩后奏,本侯在这里向你保证,你非但不会担当任何的责任,而且一定会加官进爵。”淡淡一笑:“你明白本侯意思了?”

    “下官明白。”韦书同变得神采奕奕:“侯爷,下官手底下,倒也还有些能用之人,有些事情办起来,倒也不麻烦。”

    齐宁笑道:“如此甚好。”又道:“不过你一定要小心谨慎,今日李弘信的意图,已经显露他可能要有所动作了。”

    韦书同立刻道:“侯爷是指他想让我进京?”

    “韦大人看出来了?”

    韦书同冷笑一声,道:“下官虽然驽钝,但却并不像李弘信想的那样蠢笨。此人借着李源之死,想要趁势拽着下官进京,看起来是为了他儿子的死,但肚子里的心思,下官也猜到几分。”左右瞧了瞧,确定无人,才压低声音道:“本官人在西川,他就不敢轻举妄动,可是下官一旦离开西川,那可就说不准了,而且下官可以肯定,李弘信绝对不敢进京,下官若是答应,跟随他出了西川,不到京城,他一定会想方设法回到西川。”

    齐宁嘿嘿笑道:“韦大人看穿了他的把戏,我就放心了。”忽地问道:“韦大人,李弘信身边的那名长史,叫做西门横野,你可知道此人来历?”

    韦书同摇头道:“数年之前,蜀王前任长史忽然暴毙,李弘信提拔了西门横野为新任蜀王府长史,据说此人之前是蜀王府的门客,却籍籍无名,下官竟是从不曾听说过。这人担任蜀王府长史之后,蜀王府的许多事情,都是此人一手料理,去年蜀王世子李源去了一趟京城,就是西门横野陪同而去。”皱起眉头,道:“侯爷,说到这里,下官斗胆提醒侯爷,这李弘信经常派人去往京城,据下官所知,每趟前去,其实就是送银子,朝中不少官员都受过李弘信的贿赂,他在朝中也很有人脉。”

    齐宁点头道:“此事我也略有所知。是了,韦大人,你可知道李弘信在京城与哪些人交往最深?”

    韦书同摇头道:“这个下官还真是不太清楚。西川情况特殊,当年先帝就有过叮嘱,我到西川,就要像一根钉子扎在这里,不到万不得已,没有圣旨传召,决不可擅自进京。其实从当年李弘信归顺之后,到下官是第三任西川刺史,连续三任,几乎都是一天不敢离开西川。”

    “先帝英明。”齐宁道:“先帝知道李弘信是条老狐狸,一旦有机会,便可能蠢蠢欲动,所以几任刺史都是死死盯住,不给他任何机会。”

    韦书同冷笑道:“李弘信知道朝廷一直想要搞掉他,所以每年都会花许多银子打发朝廷的许多重要官员,就是希望这些受贿官员在朝堂为他说话啊,保他在西川平安无事。”冷哼一声,道:“可正因如此,下官更是明白此人心存野心。他若是老老实实,朝廷不会动他,他也不必花费那么多的银钱在京城那边,他花了那么多银子,只能证明此人贼心不死,迟早会有动作。”

    齐宁心想李弘信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人,现在看来,韦书同也算是个精明之人,也难怪先帝会派他在这里。

    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倒是正合齐宁的心思。

    依芙在蒹葭馆被刺,齐宁当时就猜知与李弘信脱不了干系。

    齐宁的做人宗旨,从来都是别人不让他快活,他便让对方更不会快活。

    本来锦衣齐家与西川李家的仇隙,齐宁感受不算太深,他在西川尽力,还真不是为了帮助锦衣齐家找寻李家寻仇,只是希望尽可能地帮助小皇帝。

    可是蒹葭馆一刺,却是让西川李家与齐宁个人结下了生死之仇。

    对于仇敌,齐宁从来不会有丝毫的心软,也素来是要赶尽杀绝。

    潜入吴宅刺杀李源,当然是齐宁一手所为,而吴孙氏的证词,当然也是齐宁一字一句教授吴孙氏记下,要让一个妇人按照自己的意思去做证词,齐宁有超过二十种方法可以做到,而吴孙氏的表现,也确实没有让齐宁失望。

    齐宁虽然早就看出韦书同和李弘信关系暧昧,却没有想到韦书同竟然是被李弘信抓住杀妻把柄作为要挟。

    他却正好利用李源之死,让韦书同和李弘信结下了死仇。

    杀死李源,既可以为依芙被刺报仇雪恨,同时又造成西川两大巨头的水火不容,可谓是一箭双雕。

    齐宁心里也很清楚,无论是韦书同还是李弘信,都属于老奸巨猾的人物,这样的人物恰恰有一个极大的弱点,那便是多疑。

    他利用李源之死作为挑拨的契机,其实也想过未必真的能导致两人的决裂,但是只要这两人疑心重,至少会让两人生出嫌隙,可是最终的结果,显然比自己想象的要好。

    韦书同被李弘信抓住杀妻把柄挟持,虽然许多事情上无奈配合,但显然心里对李弘信也是痛恨不已,此番自己表态支持韦书同,韦书同有了靠山底气,自然敢于和李弘信针锋相对,而李弘信酒楼问罪,直接让两人撕破脸,水火难容。

    齐宁很清楚,到了这一步,西川李家的好日子也算是到头了。

    韦书同接下来必定要与李弘信生死相搏,若是韦书同取胜,拿到罪证,西川李家自然是必死无疑,而李弘信若是真的搞掉韦书同,那么朝廷也就等若是找到了西川李家的谋反之名,无论什么结果,李弘信已经被齐宁设计进入了死局。

    ----------------------------------------------------------------------------

    ps:前天一天是在回家的归程中,昨天办年货,昨晚还参加了纵横联欢会直播,所以码字一直耽搁,请大家多原谅。

    过年期间,尽量会保持更新,这一更先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