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四一四章 滔天怨念
    韦书同虽然是西川刺史,却也知道神侯府的分量,立刻拱手道:“原来是轩辕校尉。”

    轩辕破身材魁梧,虎背熊腰,瞧见地上那副躺着李源尸首的担架,走了过去,蹲下身子,检查一番,抬头道:“王爷,这位是.......?”

    “这是本王的儿子。”李弘信声音依旧冰冷,“被奸人所害。”

    轩辕破微微颔首,道:“一剑穿喉,出手犀利准确,内力也是颇深。”站起身来,道:“王爷适才与韦大人不快,便是因为世子被杀?”

    李弘信冷笑道:“本王有人证证明韦书同与此事有关,本王自然要讨还公道。”

    轩辕破道:“这中间只怕是有误会,王爷息怒。”

    “本王说过,要与韦大人一同进京,面见圣上。”李弘信沉声道:“只是韦大人多般借口,看来是想躲避此事。”

    轩辕破摇头道:“王爷,本来这是你们的事情,卑职不该多说,但是韦大人暂时只怕走不了。”

    李弘信皱眉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轩辕破道:“王爷应该早已经知道,神候发下了铁血文,召集八帮十六派江湖各路人手,围剿千雾峰黑莲教。黑莲教在京中兴风作浪,朝廷震怒,而黑莲教又迟迟不能交出凶手,神候只能动之以武。”

    “轩辕校尉,本王也说句不该说的,你们神侯府管的是江湖之事,韦书同是官府的人,围剿黑莲教,与他又有何干系,为何不能随本王进京?”李弘信冷着脸道。

    轩辕破淡淡道:“江湖各路人马聚集西川,已经在千雾峰附近扎下了营帐,目前估算,少说也有两千余人,而且各路人手还在络绎不绝向这边集中过来,距离规定的时间还要三天,到时候人马不下于三千人。”

    李弘信冷冷一笑,并不说话。

    齐宁神情淡定,心中却有些惊讶,暗想这次围剿黑莲教,竟是如此兴师动众,竟然召集了如此众多人手。

    此时却更是明白,神侯府在江湖上的号召力,显然比自己意想之中的还要强大。

    “三千人手,再加上众多马匹,每日里需要多少粮食,王爷是带兵打过仗的,比卑职肯定还要清楚。”轩辕破缓缓道:“千雾峰地形复杂,地处西陲,我们已经打探过,那里到处都是悬崖峭壁,天险重重,黑莲教也必然早有准备,此番攻打千雾岭,恐非一时半刻便能拿下。”

    韦书同立刻道:“轩辕校尉,神候召集八帮十六派江湖各路人马前来西川,本官得到消息之后,也已经给神候去过一封书信,不知道神候是否收到?”

    轩辕破点头道:“韦大人放心,神候嘱咐过卑职,韦大人担心这么多江湖人士涌入西川,会生出事端来,我们已经做好安排,定下了规矩,但凡有人违反规矩在西川境内为非作歹,无论是谁,神侯府决不轻饶。”

    韦书同这才微微放心,颔首道:“神候既然有此安排,本官也就放心了。”

    “韦大人,只要有人为非作歹,告发到官府,我们定会从严惩处。”轩辕破道:“神候颁下铁血文,事先是从皇上那里请到了旨意,如此江湖败类,势必要将之铲除。”向韦书同拱手道:“此番虽然是以江湖的规矩处理此事,但还要请韦大人多多照顾。”

    韦书同道:“自当尽力。”

    “韦大人若是有时间,卑职想和韦大人详细谈一谈。”轩辕破笑道:“眼下正有事情要请韦大人相助。”

    韦书同瞥了李弘信一眼,向齐宁道:“侯爷,咱们先行回府。”竟似乎已经不在意边上脸色发青的李弘信。

    轩辕破向李弘信拱手道:“王爷,卑职先行告退!”竟似乎对李源之死也是并不在意。

    李弘信淡淡道:“你也不必告退,既然是有要事相商,国事为重,本王将这地方腾给你们。”沉声道:“抬走世子!”瞥了韦书同一眼,又瞧了齐宁一眼,竟是转身就走,众侍卫抬着李源的尸首,也都跟着下楼去。

    韦书同等到李弘信下楼,也是冷哼一声,走到楼窗边上,很快便见到李弘信率领着锦官卫离开。

    他心中知晓,今日与李弘信是真正撕破了脸,这以后也定是水火不容。

    齐宁知道李弘信是带着滔天怨念而去,叹了口气,道:“韦大人,蜀王丧子,心中悲痛,你也不必与他一般计较。”

    “李源在西川为非作歹,想杀他的人多如牛毛。”韦书同没好气道:“西川若只有十个人,五个就想杀了他,半夜闯入他人宅邸,意欲强暴.......!”忽地意识到还有西门战樱这个女子在这里,冷哼一声,并不再说。

    齐宁向轩辕破笑道:“轩辕校尉,若是有急事相商,在这里也并无不可。若是不方便,我现在就下楼。”

    “侯爷多想了。”轩辕破忙道:“侯爷在这里,正是求之不得。不瞒侯爷,此行离京,卑职与神候一同入宫见了皇上,皇上多有嘱咐,而且还嘱咐卑职,侯爷就在西川,攻打千雾岭,可以与侯爷多多商量。”

    齐宁笑道:“本侯插手此事,是不是不太好?”

    西门战樱见齐宁一本正经模样,没好气道:“你要不想管,现在就走,反正不是没你不成。”

    韦书同不知道齐宁和西门战樱的渊源,亦不知道西门战樱便是西门无痕的女儿,见一名神侯府的女吏员竟敢以这种口吻与锦衣候说话,还以为神侯府狂妄至此,微皱眉头,轩辕破虽然隐隐知道西门战樱和齐宁的关系,但西门战樱当着西川刺史之面这般说,大事不妥,皱眉道:“小师妹,不得胡言。”

    西门战樱也知道失言,齐宁却已经笑道:“不妨事,不妨事,我和战樱这孩子是熟人,她性格就是这样冲动,有时候不知轻重,我不怪她,就算冒犯我,我也只会去找神候说道说道。”

    西门战樱咬牙切齿,冷冷瞪了齐宁一眼。

    轩辕破知道小师妹的脾性,心知这两人要斗气嘴来,搞不好场面会很难看,只能打断道:“韦大人,今次前来,是想让韦大人帮忙准备一些粮草。”抬手道:“侯爷,韦大人先请坐。”

    齐宁和韦书同在桌边坐下,轩辕破却是站在边上,韦书同道:“轩辕校尉,你也坐下说话。”

    轩辕破一拱手,在对面坐下,西门战樱本也想在轩辕破边上坐下,齐宁咳嗽一声,道:“战樱,我们商量大事,你去给我们倒杯茶来。”

    西门战樱立刻显出怒色,道:“这里有人,为何让我倒茶。”

    “说起来你也是神侯府的人,江湖上的门道你不懂?”齐宁故意皱眉道:“成都最近刺客横行,若是让别人倒茶,趁机下毒,我们几个岂不都要被毒死?”

    西门战樱咬着红唇,轩辕破道:“小师妹,你去倒茶。”

    西门战樱显然对轩辕破还是有些忌惮,狠狠瞪了齐宁一眼,起身扭着大屁股去倒茶。

    韦书同心中好奇,暗想怎地齐宁和这姑娘一见面就斗嘴,难道两人有什么仇怨不成?可是区区一个神侯府吏员,又怎敢与堂堂锦衣候结仇?依稀感觉到齐宁言辞之中带着逗弄的味道,心里明白几分,心想看来是锦衣候早就认识这神侯府的女吏员,兴许早就看上了这姑娘。

    锦衣候身份尊贵,又加上青春年少,人不风流枉少年。

    他既猜到几分,也便释然。

    等西门战樱下楼,齐宁才皱眉道:“轩辕校尉,神候为何将她也派过来?”

    “回侯爷话,小师妹江湖经验太浅,而且没有经过大阵仗历练。”轩辕破解释道:“这一次攻打千雾岭,也是多年来江湖上少有的大阵仗,神候也希望借此机会让小师妹多加历练。”

    “原来如此,那神候他老人家可到了西川?”

    轩辕破摇头笑道:“此番攻打千雾岭,神侯吩咐由我全权负责,但皇上有旨意,令卑职到了西川,见到侯爷之后,与侯爷多多商榷,所以此番攻打千雾岭,一切还要遵照侯爷的吩咐去办。”

    齐宁立刻摆手道:“轩辕校尉,这件事情,你可千万别当真,如此大事,我可担当不起。”

    “侯爷自谦了,若论带兵打仗,锦衣齐家又有几人能及?老侯爷和齐大将军都是不世出的名将,侯爷是将门虎子,自然是所向披靡。”韦书同含笑道。

    韦书同此番与李弘信撕破了脸皮,心知以后前途必将艰难起来,自己的靠山,以后只能是朝廷。

    他是先帝委派的西川刺史,如今新皇登基,一朝天子一朝臣的道理他自然懂的,自己的位置是否还能坐稳,实在是未知之数,而这位锦衣候不但是帝国四大世袭侯爵之一,瞧情势,新皇帝不但拍锦衣候为钦差,甚至还想让齐宁主持攻打千雾峰,由此可见此人确实是新皇宠臣。

    这样一棵大树,能有机会靠拢,自然是求之不得。

    更何况今日与李弘信针锋相对,齐宁口中虽说不偏不倚,但明显是帮着自己说话,有此良机,当然不能错过。

    他混迹官场多年,心中很清楚,背靠大树好乘凉,轩辕破三十多岁年纪,齐宁看上去更是年轻,这两人虽然年纪比自己小得多,但一个是神侯府下一任神候的热门继承者,另一个是新皇宠臣,能与这两人交好,对自己只能是百利而无一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