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四一三章 黄莲苦胆
    韦书同立刻道:“不错,韦某倒也没有糊涂到派人行刺还要自曝身份。.: 。”

    李弘信冷着脸,冷笑道:“那刺客又如何自称刺喉客?刺喉客这名字,只有本王说过,并无其他人知道。”

    “王爷,当日在场听到这话的,可不是只有我们三人。”齐宁皱眉道:“若这这样说,连我也要被怀疑进去了。我还记得,当时边上还有不少‘侍’‘女’,她们就在旁边服‘侍’,王爷的话,她们也听到。”

    李弘信立刻斩钉截铁道:“侯爷放心,那些‘侍’‘女’,绝不会透漏一个字。”

    此言一出,韦书同脸‘色’更是难看,冷笑道:“王爷这话就奇怪了。下官虽然只是西川刺史,但好歹也是朝廷命官,王爷可以怀疑下官,却对那些‘侍’‘女’如此信任,莫非下官的信誉连几个小小的‘侍’‘女’都比不上?”

    他脸‘色’很是难看,显然是大为不满。

    齐宁叹道:“韦大人,世子被害,王爷心中悲痛,你也不必太过在意。”转视李弘信道:“王爷,刺客刺喉致命,也许他自己就是这样称呼自己,这种巧合的几率极大。本侯相信,韦大人绝不会做这种事情,只怕是有人想要挑拨离间。”

    “挑拨离间?”李弘信看向齐宁。

    齐宁道:“王爷试想,真正的刺客,杀人行刺,正如我方才所言,求的是干净利落,不留下丝毫的线索。方才那位吴孙氏也说了,她装作昏倒在一旁,听到了当时的对话,我们是不是可以试想,那刺客既然武功了得,那吴孙氏在旁装作昏‘迷’,是否早已经被那刺客察觉?”

    韦书同立刻道:“不错,侯爷所言极是,若是那刺客知道吴孙氏只是假装昏‘迷’,故意说出那番话,正是想让吴孙氏作为证人,‘混’淆视听,栽赃陷害。”

    齐宁点头道:“不错,事情定然是如此。王爷,上次你也说过,成都刺客横行,咱们在蒹葭馆,更是被刺客潜入进去,意图行刺王爷和我,依芙更是差点命丧刺客之手.......刺客最终失手,定然是不甘心,所以才盯上了世子。”

    李弘信脸上微微‘抽’搐,却并无说话。

    “大伙儿都以为,刺客失手,所有的刺客俱都命丧当场,城中加强了戒严巡逻,对方短时间内绝不敢轻举妄动。”齐宁缓缓道:“可是这帮刺客却显然是十分狡猾,越是所有人都以为他们不敢轻举妄动之际,却偏偏在这种时候出手。”轻叹道:“世子身份尊贵,当然会被刺客盯上,也被他们找到了机会。”

    韦书同神情冷淡,道:“王爷不是说过,西川有地藏一党在‘欲’图谋反吗?蒹葭馆行刺,自然是地藏所为,那么世子被刺,自然也与地藏脱不了干系。”

    李弘信张了张嘴,却没能说出话,出古怪笑声。

    齐宁神情肃然,点头道:“韦大人言之有理。王爷,西川的两根支柱,就是王爷和韦大人,王爷和韦大人‘精’诚团结,西川便是铁板一块,那些别有居心之徒就没有可趁之机。地藏想要在西川兴风作‘浪’,有两位坐镇,他只能如同鬼魅一样不敢出头,正因如此,他才想借此机会挑拨两位的关系。”

    “侯爷一针见血。”韦书同立刻道:“我若与王爷不合,地藏便有了可趁之机。他派出刺客行刺世子,以低劣的手段嫁祸在我的身上,便是要挑拨我与王爷的不合,王爷,地藏贼心昭然若揭,还请王爷明鉴!”

    韦书同和齐宁你一言我一语,李弘信脸‘色’铁青,双手握拳,冷笑道:“如此说来,李源被害,与韦大人没有一丝关系?”

    “当然没有。”韦书同沉声道:“我与王爷并无仇怨,这些年来,我对王爷也算是敬重有加,又怎会加害世子?王爷,地藏定是罪魁祸,我愿与王爷同心协力,找出地藏,将此人千刀万剐,以报世子之仇。”

    齐宁颔道:“不错,世子身份尊贵,一般人也没有胆子敢对世子下如此毒手,只能是地藏行凶。”

    李弘信站直身子,双手握拳,忽地抬头大笑,笑声如雷,齐宁一听,便知道此人的内功也是不弱。

    “两位既然这样说,看来凶手果真是地藏。”李弘信目光如刀,缓缓道:“韦大人,本王有一事想请你帮忙!”

    “王爷但讲无妨,下官若是能够做到,自当尽力!”

    “本王要你与我一同进京。”李弘信盯着韦书同:“不知韦大人可否同行?”

    韦书同皱眉道:“进京?王爷为何会有这样的打算?”

    “本王年纪大了,很多事情肯不清楚真相。”李弘信缓缓道:“李源被害,有人证证明与韦大人有关,本王想请韦大人和本王一同前去京城面圣,将此事的来龙去脉调查清楚。”

    韦书同想了一下,摇头道:“王爷的吩咐,下官本该遵从,只是西川诸事繁忙,没有皇上的旨意,下官不敢轻易离开。王爷既然还在怀疑下官,下官也无从辩驳,就算这样进京,又能如何?不知王爷可还有其他的证据证明凶手是下官?”

    李弘信冷冷一笑,道:“本王到了京城,自然有证据证明你韦大人就是凶手。”

    韦书同一怔,迅即明白什么,脸‘色’微变。

    齐宁何等‘精’明,听话听音,也明白了李弘信话中意思。

    李弘信所言的“凶手”,当然不是指行刺李源的刺客,而是指杀害韦夫人的凶手。

    李弘信当然不会想到韦书同已经将杀妻之事主动向齐宁坦白,此时故意‘混’淆,只以为齐宁听不懂话中意思。

    他这般说,显然也是在威胁韦书同。

    齐宁神情淡定,心下却是暗想,李弘信今日在这宝丰楼摆下龙‘门’阵,只怕并非是为了追索韦书同行刺李源,倒像是以此事为由,要韦书同随他进京。

    韦书同脸‘色’很是难看,瞧了齐宁一眼,见到齐宁云淡风轻站在一旁,并不说话,微皱眉头,终是道:“王爷如果有证据证明下官就是凶手,有侯爷在此,大可以拿出来,侯爷乃是帝国四大世袭候之一,分量足以作证此事。”

    李弘信脸‘色’冷峻,冷笑道:“韦大人,如果本王非要你与我进京,你是不是不答应?”说到这里,眼眸之中已经显出冷厉之‘色’。

    齐宁叹道:“王爷,韦大人说的并没有错,没有皇上的旨意,封疆大吏不得擅自入京,而且王爷说过,西川地藏‘阴’谋造反,这种时候,最要紧的是大家齐心协力找出这一伙叛党,韦大人身为西川刺史,又如何能够在这种时候离开?王爷莫要忘记,黑岩‘洞’事件还没有完全平复,官兵围困黑岩岭数月,最后搞清楚他们是被冤屈,苗家七十二‘洞’,心中定然不满,这时候还要韦大人多加安抚。”

    韦书同听齐宁开腔,便有了几分底气,道:“不错,苗人不可不安抚。下官已经准备亲自前往苍溪去见大苗王。”

    李弘信猛一拍桌子,“啪”的一声响,便从外面冲进来十多名带刀‘侍’卫。

    韦书同骇然变‘色’,厉声道:“王爷,你这是要做什么?”

    李弘信也是冷声道:“本王死了一个儿子,此事难道就此罢手?韦大人,本王只是邀请你随我去京城一趟,西川的事情,自有安排。”

    韦书同见到李弘信都要撕破脸,也是硬着脖子道:“自有安排?是谁安排?王爷吗?王爷,恕我直言,西川刺史是我,一应事情,都是由我来处理安排,似乎还轮不到王爷安排吧。”抬手指着那些‘侍’卫道:“你们是要造反?还不退下?”

    宝丰楼下,有他带来的三百‘精’锐,倒也不惧李弘信。

    李弘信目‘露’杀意,就在此时,却听到楼梯口传来一个声音道:“王爷,韦大人,你们都是朝廷的栋梁,凡事都可商量,不必动怒伤了和气。”话声之中,便听到一阵脚步声向,从楼梯口竟是出现两道人影来。

    齐宁抬头望过去,怔了一下,便见到一双明亮的眼睛也盯在自己身上,又听“啊”一声,齐宁已经笑道:“战樱,你们怎地也来了?”

    这上楼来的二人,竟都是齐宁的老相识。

    当先一人是神侯府北斗七星居的巨‘门’校尉轩辕破,轩辕破身后,却是许久不见的大屁股姑娘西‘门’战樱。

    齐宁万没有想到这两人会在这种时候出现在这里。

    西‘门’战樱听齐宁在大庭广众之下直呼自己的名字,而且叫得那般亲热,脸颊微红,瞪了齐宁一眼,并不理会。

    神侯府吏员都有自己的独特服饰,李弘信和韦书同自然一眼就认出是神侯府来人。

    只是他们显然并不认识轩辕破,都是皱起眉头,轩辕破已经上前两步,拱手笑道:“卑职神侯府巨‘门’校尉轩辕破,见过蜀王、侯爷还有韦大人!”说话间,冲着齐宁点了点头。

    轩辕破自我介绍,韦书同和李弘信都有些惊讶。

    他们虽然没有见过轩辕破,但自然听过这个名字。

    神侯府西‘门’神候的威名固然天下皆知,他麾下的北斗七星,但凡有些阅历见识的也定然知晓。

    轩辕破乃是西‘门’无痕的嫡传弟子,在许多人看来,西‘门’神候有朝一日辞官归隐,轩辕破便是当之无愧的神候继承人。

    许多人未必知晓北斗七星所有人的名姓,但是不知道巨‘门’校尉轩辕破却是少之又少。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