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四零七章 把柄
    韦书同脸上一片血红,双目就如同吃人一般,双拳握起,浑身发颤。

    花想容吃吃笑道:“这样看起来,倒像个男人,只可惜中看不中用,骨子里还是废物。”似乎不屑再与韦书同多言,看向齐宁,笑道:“锦衣候,你以为韦书同不知道我来路不明吗?他为了我,连他的老婆都不要了,你以为他还有什么做不出来?”

    齐宁冷笑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也想告诉你,可是我若告诉了你,你就必死无疑。”花想容叹道:“其实我现在还不想让你死,但别人要不要你死,我却管不着了。”

    齐宁却是淡然一笑,道:“你要我死,有那本事吗?”

    齐宁方才一试身手,心里便即明白,这花想容的轻功虽然极高,甚至有一种古怪的功夫让自己恍惚失神,但除此之外,这少妇的拳脚功夫并不如何。

    花想容媚笑道:“侯爷放心,如果有一天真的要取你性命,你跑也跑不了的。”忽地双臂一展,已经如同一片云彩般跃下墙头。

    齐宁往前走出两步,韦书同却已经厉声叫道:“来人......!”

    “不要喊了。”齐宁沉声打住,“人来了又如何?韦大人觉得你手底下的人能追上她?”

    花想容轻功了得,此时又是深夜,想要追上她,实在困难。

    韦书同咬牙切齿,目漏凶光,齐宁冷哼一声,道:“韦大人,这女人到底是何来历,你该不会不知道吧?”

    韦书同脸色难看,却还是拱手道:“侯爷,下官......哎,一言难尽!”

    齐宁淡淡一笑,转身往屋里走过去,韦书同犹豫一下,也跟着过了去。

    进屋之后,齐宁径自坐下,也不废话,直接问道:“她是什么来头?”

    韦书同犹豫一下,才道:“回禀侯爷,其实.......其实她是一个戏子。”

    “戏子?”齐宁皱起眉头,暗想这世道竟是戏子多作怪,盯住韦书同,韦书同解释道:“去年下官过生日的时候,不少官员前来道贺,蜀王也是登府道喜,下官......下官知道蜀王喜欢听戏,所以.......!”

    齐宁笑道:“韦大人倒是善于投其所好。”

    “侯爷,那李弘信是西川的地头蛇,虽然名义上退居幕后,但在西川依然是树大根深。”韦书同摇头叹了口气,在边上坐下:“下官身在西川,说是西川刺史,可是如果李弘信从中刁难,许多事情也难以办成。”顿了顿,才继续道:“当时随便找了个戏班子,这花想容就在其中,下官也是一时糊涂,所以......所以将她留下。”

    他话声刚落,就听“砰”的一声响起,齐宁一掌重重拍在桌子上,韦书同吓了一跳,却见到齐宁手臂伸出,手上已经亮出那面金牌,冷笑道:“韦书同,在本侯面前,你还含糊其辞,本侯问你,蒹葭馆行刺,你是否参与?”

    “下官......下官没有......!”韦书同变了颜色。

    齐宁冷声道:“蒹葭馆行刺,李弘信使了苦肉计,最终的目标就是本侯,本侯没有死,你们是不是很失望?”

    “侯爷.....侯爷何出此言?”韦书同瞳孔收缩。

    齐宁淡淡道:“你当本侯年纪轻轻,所以可以任意欺瞒?”盯住韦书同:“刺喉客事件,真相到底是什么?”

    韦书同皱起眉头,道:“侯爷,下官.....下官真的不明白您的意思,刺喉客......刺喉客乃是最近在成都四处行凶的刺客......!”

    “刺喉客只是为行刺本侯编造出来的故事而已。”齐宁淡淡道:“你莫要说你不知道。韦大人,本侯此前已经提醒过你,你是朝廷派来的人,头上只有一片云彩,那就是皇上,背后只有一颗大树,那也是皇上。”

    韦书同忙道:“下官明白。”

    “你不明白。”齐宁摇摇头:“你若明白,就不会和李弘信狼狈为奸坑壑一气。”韦书同变色道:“侯爷,下官.......!”不等他说完,齐宁便抬手止住,冷哼一声,“你不必辩解,本侯这次到西川,是来救你。”

    “救我?”韦书同一怔。

    齐宁靠在椅子上,缓缓道:“其实韦大人心里比我更明白,你已经是站在了悬崖边上。先帝让你前来西川,便证明韦大人是个聪明人,既然是聪明人,许多事情的门门道道,你看的应该很清楚。”目光一寒,“前天晚上在蒹葭馆被行刺,你近在咫尺,莫说你看不出端倪。”

    韦书同额头微冒冷汗,神情也有些慌乱。

    他是西川大员,本该老练世故,但此时面对齐宁这样一个年轻人,却觉得这年轻人的一双眼睛宛若看透了他的心肝,有些渗人。

    “我只问你一句,离开了朝廷,离开了皇上,韦大人会是怎样一个下场?”齐宁淡淡笑道:“韦大人,不管你与李弘信走到哪个地步,也不管是你在利用他还是他在利用你,又或者你们互相利用,有一点你心知肚明,你的地位,来自于朝廷,李弘信看重你的价值,或许也正在于此,如果离开了朝廷,你就什么都不是,而你也就失去了李弘信的利用价值......不要想着他会将你当做自己人。”

    齐宁这一番话如同锥子一般,直刺入韦书同心脏,韦书同脸上肌肉抽动,脸色亦显得有些苍白,额头冒汗,但却还是竭力显得镇定,轻声问道:“侯爷此行到成都来,是否......是否皇上还有其他的密旨?”

    齐宁端起茶杯,反问道:“你说呢?”

    韦书同一怔,忽地道:“侯爷,下官......下官其实已经竭尽全力,有人想要......想要下官年前就攻打黑岩岭,可是下官一直拖延,尽力顶住,这才等到侯爷。”

    齐宁眉头一紧,问道:“你是故意拖延?”

    “侯爷难道看不出来。”韦书同苦笑一声,“不知侯爷是否见过下官呈上的折子。”

    齐宁微微颔首,道:“折子上说的不明不白,是你有意为之。”

    “侯爷说得对。”韦书同犹豫一下,欲言又止,终是问道:“侯爷看到折子,是否觉得西川黑岩洞事件有古怪?”

    齐宁道:“韦大人,你那样上折子,明显是有话想说却又不好说出来,皇上圣明,如何能看不出来。”见韦书同双眉紧锁,一副复杂的表情,皱眉道:“韦大人,事到如今,你知道自己的处境。其实我也能看出来,你现在身陷困境,稍有迟疑,后果你自己能够想到,所以我才说此番来成都,是要救你。”

    韦书同眼角抽动,低着头沉思片刻,忽地抬头道:“侯爷,下官有负圣恩,有负朝廷,实在是......实在是罪该万死。”

    齐宁在离京的时候,就已经敏锐地感觉到西川刺史韦书同身上必有古怪,此番成都之行,本就是为了一探虚实,此时听得韦书同这般说,心知事情已经有眉目,但却还是镇定自若道:“你有没有罪,是不是该死,本侯不予判定,但是只要你实言相告,有维护朝廷之心,有维护皇上之意,有些事情未必不能挽回。”

    韦书同叹道:“下官罪责难逃,只盼......只盼日后朝廷治罪,侯爷能够为下官向皇上求情,放过下官在京城的家眷。”

    “哦?”齐宁道:“韦大人家眷还在京城?”

    韦书同苦笑道:“下官的老母以及两个孩子,如今都在京城,由朝廷照顾。其实我大楚的地方刺史,都有家眷留在京城。”并无多说。

    齐宁却已经明白,留在京城的家眷,实际上就是人质。

    小皇帝登基不久,这当然不是小皇帝所为,一切只能是先皇帝的旨意。

    南北对峙,天下未定,地方刺史都是封疆大吏,此种情况下,将地方大员的家眷留在京城,名为照顾,实际上作为人质,用此作为控制地方大员的一种手段,倒也不失是一种颇为厉害的手腕。

    “韦大人,我想知道,你方才说有人想要你攻打黑岩洞,那人是不是李弘信?”齐宁目光逼人,“黑岩洞谋反,是否都是你和李弘信策划嫁祸?”

    “与下官绝无关系。”韦书同立刻赌咒般道:“侯爷,下官不敢欺瞒,白棠龄前往黑岩洞,下官并不知情,此后白棠龄被杀的消息传过来,下官也是大吃一惊,便准备派人前往查明究竟是何缘故。”

    “那为何后来并无查明?”齐宁沉声道:“黑岩洞主巴耶力说过,他担心官府误会,专门派人送信过来,在信中说明白棠龄并没有死。可是你却还是出兵围困黑岩洞。”

    “这......这是下官糊涂。”韦书同声音有些虚软,“那封信函,下官确实见到,可是.......李弘信就在那时突然过来,告诉下官,黑岩洞是要谋反,必须立刻派兵围剿,下官将信函交给他,他只看了一眼,就说苗人诡诈多变,不能相信。”

    “你在西川多年,对苗人的习性难道不知?”齐宁冷哼一声,“李弘信三言两语,就能让你没了主意,轻易派兵?”

    韦书同脸色有些发白,两只手微微抖动,犹豫一下,终于道:“侯爷,实不相瞒,李弘信......李弘信手中握有下官的把柄,他.......他当时虽然没有明说,但话风已经带有威胁之意,下官若是不出兵,他便要......便要将事情张扬出去......!”

    “把柄?”齐宁皱眉道:“什么把柄?”

    “是我的夫人,他......他知道我的夫人是如何死的。”说到这里,韦书同宛若虚脱一般,软绵绵靠在椅子上。

    --------------------------------------------------------------------------

    ps:还有最后几天的竞争,我们还是稳定在了最佳作品前三位,这是大家对沙漠作品的一种肯定,希望大家再接再厉,在这最后几天帮助沙漠挺下去,力争拿到一个好名次,拜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