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四零五章 威胁
    夜色深沉无边,齐宁的眼睛却如同黎明前最亮的星辰一般。

    蜀王府笼罩在夜色之中,雕梁画栋在夜色之中已经难以显示它们的光彩,宛若一头匍匐在夜色之下的怪兽一般。

    齐宁蹲在一处屋顶上,居高临下望着蜀王府东侧门。

    齐峰的消息并无差错,天黑之后,蜀王府的正门和后门便已经关闭起来,并无人出入,齐峰打探到东侧门有人进出,齐宁便躲在屋顶,盯住东侧门。

    而蜀王世子李源也确实没有让齐宁等太久。

    夜色之中,一辆马车停在东侧门外,没过多久,东侧门打开,齐宁便依稀看到蜀王世子李源的身影从门内出来,只带了四名侍卫在身侧。

    李源上了马车,马夫一抖马缰,在四名骑马侍卫的护卫下,顺着巷子离开,齐宁早已经从屋顶下来,远远跟着马车。

    夜色之中,成都城倒也是颇为幽静,车马辚辚,速度不算很快,齐宁脚力本就不弱,再加上内功颇为深厚,倒也是紧跟不丢。

    齐宁本以为李源会往乐坊过去,但走了一段路,却感觉越走越偏僻,拐了五六条街,竟是在一处宅邸前停下。

    这所宅邸也不算大,看上却也只是个殷实人家而已。

    齐宁隐身在阴影之中,双目如刀,微皱眉头,见到李源已经从马车下来,虽然是夜里,这小子倒是锦衣玉带打扮的十分潇洒,只见他嘱咐几句,那辆马车先行离开,四名随行侍卫则是在宅邸门前守卫。

    齐宁暗想看这府邸,应该是个正常人家,不像是达官贵人门户,这李源是个纨绔子弟,为何会跑到这里来?

    难不成是奉了李弘信之命,来自有事?

    见到已经有侍卫敲开门,屋门打开,见到侍卫说了几句什么,距离太远,齐宁也听不清楚,很快就见到李源独自进入宅内,大门又被关上,侍卫挎刀守在大门前。

    齐宁神情冷峻,却也不回头,径自绕到寨子侧面,有一道院墙,当下翻身上墙,只见到寨子内十分的幽静,也没有什么护卫,心知这普通人家,不似达官富贾,宅中自然也养不起家丁护院。

    他跳下墙头,掏出一块黑巾蒙住脸孔,这才拿着那只黑色长形包裹往屋子靠近过去。

    他如今的武功今非昔比,自然是非同小可,还没靠近,只见到李源竟从大堂内走出来,顺着一条小路往侧边过去,一名宅子里的老仆上前还没说话,就听李源道:“赶紧去睡觉,不要走来走去,再瞧见你,将你抓紧大牢。”

    他语气生冷,带着恐吓,那老仆不敢多言,屈身退下。

    齐宁皱起眉头,不知道这小子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宛若黑夜里的幽灵一般,悄无声息跟在李源身后。

    李源顺着小道绕过大堂,到了后院,走到间屋前,故意咳嗽两声,便见到屋门打开,一名三十出头的妇人从屋里出来,见到李源,有些吃惊,喝道:“你是什么人?”

    “你不认识我?”李源往前近几步,笑道:“我是李源,蜀王世子,你们家的吴大人不在?”

    齐宁躲在阴影处,瞧见那妇人虽然年纪不小,但是身材柔美,即使隔着一段距离,却也能瞧见那妇人的肌肤十分的白皙。

    妇人闻言,急忙行礼欠身,道:“贱妇不知是世子驾到,还请世子恕罪。”

    李源走到妇人面前,伸手去扶,道:“不要多礼,不要多礼,我和你们家吴大人关系不错,怎么,吴大人不在?”

    “他下午出去之后,就一直没有回来。”吴夫人解释道:“以前不是这样,到了这个时辰,都在府里。”

    “看来是有事耽搁了。”李源笑道:“我刚刚让父王将你们吴大人提拔为户部司的主事,事情肯定要忙一些的。”

    “啊?”吴夫人一怔,忙再次施礼道:“多谢世子。”

    “夫人一点都不记得我?”李源笑眯眯道:“昨天中午,夫人似乎在一家绸缎庄出现,我刚巧从绸缎庄前骑马经过,瞧见了夫人,夫人当时也好像看了我一眼。”

    吴夫人诧异道:“贱妇昨日......昨日确实是去了绸缎庄,可是......可是.......!”

    李源笑道:“可是却并没有看到我?哈哈,夫人眼界高,我还当夫人昨日看我一眼,是瞧上我了呢。”

    他这话可说是轻薄至极,吴夫人脸色微变,忙后退两步,惶恐道:“贱妇不敢。世子若是有事,等老爷回来之后,贱妇转告于他,让他去王府拜见世子......!”

    齐宁心中冷笑,他先前还不知道李源要搞什么名堂,此时却已经明白了究竟,看来这小子胆大包天,昨日在街市上瞧见了这位吴夫人,心中念念不忘,今日竟然直接找上门来调戏。

    那位吴大人恰好不在府里,齐宁心中便猜知,不管是什么原因,那位吴大人未能按时回来定然与李源脱不了干系。

    这小子平日里嚣张霸道,残酷冷血,却不想调戏起妇人来,手段倒是不弱。

    李源笑道:“不急不急,已经这个时辰了,吴大人应该用不了多久就能回来,我就在这里等上一等,免得吴大人来回折腾。是了,夫人,不知屋里可有茶喝,我想进去讨杯茶。”

    吴夫人低着头,道:“世子,请您去前厅稍后,贱妇.....贱妇立刻派人上茶。”

    李源笑道:“我都可得等不急了,夫人难道不知道饥饿难耐的感受?我也不去前面了,就在这里讨杯茶喝。”不由分说,竟是直往屋里去。

    吴夫人微微失色,瞧见李源进去,眼眸中显出惊恐之色,听到李源在屋里道:“夫人进来,我还有话要说。”

    吴夫人咬着嘴唇,犹豫一下,终是有些畏惧地进到屋里,刚一进去,边上身影一转,李源竟是已经将门关上,甚至将门栓扣住。

    吴夫人大惊失色,急道:“世子,你这是做什么?”

    “夫人别急,有机密要事与你想商,可不能被别人听见。”李源嘿嘿一笑,伸手过去,便要拉吴夫人手臂,吴夫人急忙后退,拉开与李源距离,蹙眉道:“世子有什么事情?”

    李源摇晃着到椅边坐下,上下打量吴夫人,笑眯眯道:“夫人可知道,昨天见了你一眼,我便一直难以忘记,只盼再见一面。”

    “世子,请您......请您自重。”吴夫人低着头,语气有些生冷:“我是一个妇道人家,和世子共处一室,并不方便。”

    “没什么不方便的。”李源道:“我都已经安排好了,今天晚上,不会有人来打扰。”

    吴夫人不禁再次后退,道:“世子,你......你不是来找老爷的。”

    “找他?”李源哈哈一笑:“我找他做什么?夫人难道还不明白,我是特意来看你的。”起身来,往吴夫人走过去,道:“夫人,我这人最重感情,念念不忘夫人,今天是来求夫人救命的。”伸手去握吴夫人手,吴夫人急忙后退,李源哈哈笑道:“你害怕什么?”

    “世子,请你快出去。”吴夫人冷着声音道:“你......你再不出去,我可喊人了。”她语气虽冷,但却明显带着恐惧之意。

    “喊人?”李源脸色微沉,“就算将成都城所有的人喊过来又如何?你难道不知道,本世子看上的女人,可有逃过一个的?别说小小的户部司主事,就是品级更大官员的老婆,本世子也玩了十几个。”摸着下巴,笑道:“你放心,我这人不吃回头草,只要你今晚伺候的本世子舒坦了,本世子保证还会让你们家吴大人升官发财,否则.......!”冷哼一声,充满了威胁之意。

    吴夫人一直往后退,却退到墙边,背靠墙壁,无路可退。

    “是你自己脱了,还是让我帮你?”李源嘿嘿笑道:“我最擅长的本事,就是脱女人的衣衫,你要不要试一试?”

    “你......你混账。”吴夫人急促,怒道:“我要.....我要告官。”

    “告官?”李源冷笑一声,“整个西川都是我李家的,你告谁?老子今晚来弄你,是你的福分,你可别不知好歹。你要让老子不痛快,明日老子立刻将姓吴的剁了喂狗,妈的,给老子脱。”

    吴夫人脸色惨白,浑身发颤,李源却似乎等不及,上前两步,一把抓住吴夫人的手,威胁道:“我们李家在西川,要谁生就生,要谁死就死,你伺候好了我,一切都好说,否则老子将你充到官妓,到时候伺候的可就不是我一人了。”

    却见到吴夫人瞳孔忽然收缩,盯着李源身后,李源只以为吴夫人已经被自己吓住,嘿嘿一笑,伸手过去,勾住吴夫人下巴,便在此时,却感觉后颈一阵发寒,冰冷刺骨,那股寒意从后颈一瞬间弥漫到全身上下的每一个毛细孔。

    “什么......什么人?”李源脸色骤变,额头冒出冷汗,他毕竟也是出自蜀王府,花拳绣腿也是有一些,此时已经感觉自己的后颈被锋刃顶住。

    “刺喉客!”身后传来冰冷声音,随即李源感觉后颈一阵剧痛,一根大拇指粗细的利刃已经往前猛力一送,自后颈没入,瞬间就从前面的咽喉冒出,穿透了李源的脖子。

    ----------------------------------------------------------------------

    ps:第四部番外的人选投票正在公众号火热进行,想看到谁的番外,由你们做主,关注微信公众号“锦衣沙漠”,参与投票,就可以看到你们想要看到的番外。

    恳请手中还有月票的兄弟姐妹支援一下,投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