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四零一章 邋遢怪客
    尚未入夜,成都街道上依然是人来人往,马夫‘抽’动马缰绳,径自领着齐宁往城中最大的医馆过去。?

    几名官兵则是骑马跟在马车边上,前面亦有一人开道。

    天寿医馆乃是成都府名气最响亮的医馆,光‘门’面就是十分的考究,到得天寿医馆,依芙已经是奄奄一息,脸‘色’惨白,浑身冷,若非感觉到还有些许微弱呼吸,都要让人误以为已经死去。

    官兵率先抢入医馆之内,里面得知是贵人驾到,哪敢怠慢,早有人过来领着齐宁进了一处屋内,齐宁将依芙小心翼翼放到木‘床’上,坐镇医馆的岳大夫已经领着两个帮手匆匆过来。

    齐宁见得大夫过来,立刻道:“大夫,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定要救活她,只要救活了她,必有厚报。”

    岳大夫也是拱拱手,屋内有两根灯柱子,上面点着油灯,屋内倒是异常的明亮,那岳大夫瞧见一脸惨白,又见到她‘胸’腹处的衣襟满是鲜血,也是维吃了一惊,低声道:“先止血!”

    边上两名助手立刻协助帮忙,其实齐宁在路上已经做了应急的处理,用衣襟按住了伤口处,以免失血过多,但毕竟不懂医术,并没有完全处理好。

    那岳大夫已经从官兵口中知道齐宁身份,向齐宁道:“侯爷,你先稍坐片刻,这边先‘交’给我们。”

    齐宁知道自己在一旁焦急,反倒影响大夫救人,微微点头,看着脸如白纸一动不动的依芙,心如刀割,却还是退出屋内。

    他在小厅内呆坐良久,终是听到脚步声,急忙起身,只见到岳大夫已经从屋内走出来,神情凝重。

    齐宁隐约感觉事情不妙,豁然起身,沉声问道:“情况如何?”

    岳大夫摇摇头,苦笑一声,叹气道:“侯爷,小人已经尽力,可是......!”话声未落,齐宁已经揪住他衣领,厉声道:“老子不要你说可是,你必须救活她!”

    岳大夫忙道:“侯爷,这位姑娘的身体被贯穿,伤了要害,根本不可能治好,小人......小人不是神仙,回天无术......!”

    边上一名助手也是道:“侯爷,岳大夫是成都医术最好的大夫,他已经尽力,实在是......!”

    齐宁只觉得全身软,心知这岳大夫既然这般说,就算自己杀了他,也是无济于事。

    “侯爷,还有......还有最后一口气,您......您有什么要说的,可以.......!”岳大夫见得齐宁双目赤红,心知齐宁现在的心情。

    “只要有一口气,就能活命。”忽地听到一个声音道:“谁说伤到要害就不能救活?医术之道,本就是起死回生。”

    这声音来得极是突兀,全无征兆,几人都是瞧过去,只见一个矮矮胖胖年过五旬的老者不知何时进到医馆来,他衣衫十分邋遢破旧,腰间悬挂着一只酒葫芦,手里拎着一只破旧的袋子搭在肩头,乍一看去,无论怎样都像是一名沿街乞讨的叫‘花’子。

    “你是何人?”一名助手见到一名叫‘花’子贸贸然闯进来,脸‘色’一冷,抬手道:“胡言‘乱’语,还不滚出去。”

    那矮胖老者摇头叹道:“自己没本事,还在耀武扬威,换我两年前的脾气,定要你起不了‘床’。”径自走过来,往依芙所在的屋里去。

    “你干什么?”有人要阻拦,齐宁却已经沉声道:“不要拦他。”

    这矮胖老者听起来大言不惭,可是岳大夫既说无救,齐宁心想这种时候只要有一线机会都不能放过,向那矮胖老者拱手道:“前辈能救人?”

    矮胖老者没好气道:“她现在还有一口气,我或许能试一试,要是挡在这里,耽搁时间,真要是最后一口气都没了,我也不是神仙,那就真的救不活了。”径自往里走,矮胖的身体碰到那挡住自己的男子,就听那男子“哎哟”一声,竟是被撞开过去。

    齐宁一见,便知道这矮胖老者颇不简单。

    虽然这矮胖老者来的极其突然,但这是最后机会,齐宁当然不会放过,跟着矮胖老者进了屋里。

    那矮胖老者到得木‘床’边,扫了一眼,先是将自己背上那破旧的袋子放下,这才仔细看了看依芙,忽地摘下腰间的酒葫芦,瞥了齐宁一眼,以吩咐的口气道:“帮我打开她的嘴巴。”

    齐宁也不犹豫,坐在‘床’边,小心翼翼掐开依芙的嘴巴,只见那矮胖老者已经打开塞子,将葫芦口对着依芙的嘴,往里倒入,齐宁一开始本以为里面盛装的是酒,可此刻却闻到一股子极为辛辣的味道,有些腥臊,皱眉道:“这是什么?”

    矮胖老者只是嘿嘿一笑,并不回答,不过往依芙口中倒入时,十分讲究,那水质如同黏丝一般。

    借着灯火,齐宁此时也已经看清楚这矮胖老者的容貌。

    他衣着邋遢,头顶是‘毛’稀疏,却是头顶正中秃顶,边上一圈‘毛’有些白黄,他相貌平平,甚至有几分丑陋,鼻子下塌,嘴巴却很阔,一双眼睛却十分细小,不过相貌虽然不佳,让人看上去却并不会生出讨厌之感。

    “前辈,你.....你真能救活依芙?”感觉依芙全身冰冷,甚至连呼吸也有些感觉不到,齐宁心下揪紧。

    矮胖老者一翻眼睛,道:“废话,按我两年前的脾气,你这样说,我定让你起不了‘床’。她要是活不了,我何必白白‘浪’费这神仙水。”

    “神仙水?”齐宁一怔,“神仙水是什么东西?”

    矮胖老者嘿嘿笑道:“神仙水就是神仙水......!”往前凑近齐宁一些,低声道:“我说是从天上偷来的,你信不信?”

    齐宁摇头道:“不信。”

    矮胖老者立时哈哈大笑起来,便在此时,却听到依芙一阵剧烈咳嗽,似乎是被神仙水呛住,齐宁见状,眼眸中显出一丝喜‘色’,矮胖老者却已经收起葫芦,从身上取了一只黑‘色’‘药’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送入到了依芙的口中。

    说来也怪,依芙本来一阵咳嗽,‘药’丸放入,咳嗽立刻停住。

    矮胖老者这才回头,只见到那岳大夫和两名助手正站在不远处十分诧异地看着这边,矮胖老者招手道:“你是叫岳青云吧?医术还算说得过去,过来在旁边搭把手。”

    岳青云不由皱起眉头。

    他年岁和矮胖老者相仿佛,而且在成都府乃是赫赫有名的杏林圣手,平日里就算是那些达官贵人见着他,也是礼敬三分。

    这天寿馆是他开设,而且他自己是坐镇大夫,但平日里却是自己的几个徒弟治病救人,除非万不得已他才会亲自出手,今日如果不是锦衣候爷亲自前来,那也劳动不了他出手。

    可是这突然闯进来一个邋里邋遢的乞丐,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这让岳青云心下大是狐疑,这时候听得矮胖老者用这样一副居高临下的口气与自己说话,更是反感,但锦衣候在场,也不好作,上前两步,淡淡问道:“要我做什么?”

    “做什么?”矮胖老者一翻眼睛,“按我两年前的脾气,定然要让你起不了‘床’。你是大夫,大夫是做什么?当然是要治病救人。”向后面那两名助手挥手道:“你们出去,火候不到,只会误事。”又看了齐宁一眼,道:“你也不成,出去待着,我没出去之前,不要让人进来就是。”

    齐宁张了张嘴,终是拱手道:“有劳前辈了。”转向岳青云拱手道:“岳大夫,也请你鼎力相助,若是能够让依芙安然无恙,我一定重重报答。”

    他心里很清楚,没有三分三,不敢上梁山,这矮胖乞丐虽然来路不明,行为古怪,但既然这般做,估计还真有些本事,而且眼下岳大夫已经指望不上,只能将希望寄托在矮胖乞丐身上。

    不过矮胖乞丐既然让岳青云在旁助手,显然是一个人还无法搞定,需要帮手,他看得出这岳青云也是个心高气傲之人,只怕两人冲突影响治疗依芙,所以自己向岳青云道谢,也等若是给他几分面子,让他尽力。

    岳青云虽然对矮胖老者略有一丝不满,但锦衣候这般说,忙拱手道:“不敢不敢,侯爷放心,治病救人,乃是我辈分内之事,只有有希望,小人定会尽全力。”

    齐宁微微颔,瞧了依芙一眼,只见到依芙依然是脸‘色’惨白,牙关紧闭,心下伤痛,转身出了‘门’去,心中暗自祈祷,只盼老天有眼,无论如何也要让依芙活转过来。

    齐宁到了小厅重新坐下,心中忐忑,很快便见到岳青云出来,召过那两名徒弟,嘱咐几句,那两名徒弟退下,很快各自又搬了一根灯柱子过来,岳青云接了进去,两名徒弟退下之后,没过多久,又各自拎着两桶水来,桶面冒着热气,显然是温水。

    岳青云将四桶温水接入进去,顺手关‘门’。

    齐宁坐在椅子上,一双眼睛却始终盯着那扇‘门’,这时候他也不去想今夜遇刺之事,也不想矮胖乞丐的来历,只是想着等屋里的人出来之时,能告诉他依芙已经安然无恙。

    ----------------------------------------------------------------------

    ps:昨日一章出,很快就接到了死亡威胁,沙漠是在恐惧中煎熬到现在,哎,玻璃心的渣渣们,你们要杀要砍就来吧,我可是苦练二十年童子功的男人。

    年终盘点竞争还在继续,依然求大家继续坚持下去,坚持到最后,不管名次咋样,我们已经是胜利者。

    有月票的砸一砸,好像距离上面不远,给力一点能够踩踏不少人!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