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四百章 最美好的约定
    曲乐声声,舞姿优美。

    酒是好酒,菜也是好菜,李弘信和韦书同身为西川的主人,当然是频频地向齐宁敬酒。

    齐宁这一桌,乃是在屋厅之内,但是靠近正门,也是方便看到外面的歌舞,而官员士绅却都是在外面就座。

    齐宁心想这也幸好是春天,若是冬天,不知道这帮人坐在外面会是什么感受。

    酒过三巡,李弘信忽然笑道:“侯爷觉得这舞蹈如何?”

    “不错。”齐宁十分干脆笑道。

    李弘信笑道:“这是开胃菜,本王请了戏班子过来,待会儿酒宴散过之后,还能听戏,只是不知道侯爷可喜欢?”

    “王爷喜欢的东西,一定十分讲究。”齐宁含笑道:“我只怕听不懂,待会儿王爷可要给我多讲讲。”

    依芙坐在齐宁身边,一开始还有些紧张,毕竟在场这么多官员士绅,排场极大,她此前还真是从未见过。

    只是她自始至终,也不瞧李弘信一眼。

    李源滥杀数名黑岩洞的苗人,而且将牙甘砍了脑袋送到山上,黑岩洞与蜀王府自然是结下了血海深仇。

    酒过三巡,又换了一批歌舞伎,李弘信为了这次宴会,请来的歌舞伎在成都也都是赫赫有名,一时间红肥绿瘦,轻歌曼舞,吸引了在场大多人的目光。

    他瞥了李弘信一眼,只见李弘信饶有兴趣地观看歌舞,手中端着酒杯,低头正要饮,忽地皱了下眉头,却见他忽然抬头看了一眼,乐声此时一紧,也就在此时,却听到“咔嚓”一声响,楼顶竟然裂开,一人黑巾蒙面,从天而降,手中一柄长剑竟然是劲刺李弘信。

    这时候大多数人的目光依然是被歌舞所吸引,许多人还在交头接耳品评,谁也没有注意到这里突生变故。

    西门长史坐在李弘信下首,脸色大变,高声叫道:“有刺客!”

    他说有刺客的时候,已经第一时间推开了李弘信,那一把利剑见到李弘信被推开,猛地一转,刺向西门横野。

    西门横野怪叫一声,向后飞退,大喝道:“保护王爷和侯爷!”

    那刺客一剑逼退西门横野,此时已经落在椅子上,侧身出剑,往李弘信刺了过去,剑法诡异,又快又急。

    李弘信此时已经是脸色大变,他被西门横野突然一推,站立未稳,长剑便到,连退数步,剑光闪过,竟是已经刺中了李弘信的肩头,鲜血迸出。

    曲乐声中,已经有人反应过来,更有人大声叫道:“有刺客,有刺客!”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也是让齐宁心惊,第一时间将依芙护在身后,见到李弘信被刺客刺中肩头,倒在地上,几乎是连滚带爬在闪躲刺客之剑,堂堂蜀王,此刻显得异常狼狈。

    便在此时,有听到屋顶传来破裂之声,从上面再次落下一人,这一次的目标,却是直指齐宁。

    齐宁早有准备,拉住依芙的手,向后疾退,那刺客却如同猛虎下山,剑势犀利,直追齐宁。

    齐宁顺手抓过一张椅子,照着那人砸了过去,那人长剑挥动,剑光如电,已经将椅子切成两半,随即挺剑再次往齐宁刺过来。

    “保护侯爷,保护王爷!”西门横野大叫两声,见到李弘信情势危急,顺手也抄起一张椅子,向刺杀李弘信的刺客砸过去。

    李弘信看起来狼狈不堪,一脸愤怒,肩头鲜血直流,见到西门横野缠住刺客,立刻拉开与刺客的距离。

    齐宁赤手空拳,那刺客却是连连出剑,蒙面下的一双眼睛异常的冷厉,出剑狠辣无情,显然是要致齐宁于死地。

    刺客陡然出现,院子里早的官员们早已经是惊慌失措,大部分人都是找地方躲藏,乱成一团。

    不少武将进入蒹葭馆之时,不能携带兵器,都是赤手空拳,但是看到情势危急,数人拿起椅子,向屋子这边冲过来。

    齐宁手无寸铁,无法反击,拉着依芙手连连后退,见得那刺客太过凶狠,忽地松脱依芙手,再不后退,反倒是斜步上前,正是逍遥行,绕向边上,一拳便向那刺客打过去,那刺客动作灵敏,轻盈闪躲,利剑斜刺齐宁。

    齐宁神情冷峻,身子一转,再次掠过,那刺客显然没有想到齐宁的功夫如此了得,低喝一声,连出三剑,却都被齐宁躲开。

    便在此时,却听到身后传来依芙的惊呼声,齐宁感觉身后劲风忽起,便要回头,身前那刺客却又是一剑刺过来,速度更是快极,齐宁心下生寒,知道自己是被前后夹击,这两人的剑术都极其了得,自己若是有一把剑在手,或许还能搏杀,但赤手空拳,难以同时应对两人。

    忽地听到一阵惊呼,齐宁便觉得事情不对,低吼一声,身形却是往下一矮,迎面长剑从自己的头顶堪堪刺过,齐宁却也趁此时机,身形前欺,聚气在拳头之上,一拳击出,而另一只手则是探出,抢夺对方手中长剑,对方的身形正向前,几乎是撞在齐宁拳头上,这一拳力道十足,那人顿时就被这一拳打飞了出去,也几乎是在飞出瞬间,被齐宁硬生生夺下了手中利剑。

    齐宁一拳打退刺客,却感觉本来自后袭来的犀利劲风消失,转过身去,脸色大变。

    只见到依芙正挡在自己身后,背对自己,在依芙对面,却有一名蒙面刺客,手中的一柄长剑竟然刺穿了依芙的身体。

    那刺客显然没有想到会被依芙所挡,此时却是有些呆住。

    齐宁一瞬间只觉得脑中空白,整个人头晕目眩。

    这时候外面冲进来的武将瞧见这边状况,都已经大声呼喝冲过来,那刺客见势不妙,抽出长剑,转身便走。

    齐宁目呲俱裂,厉声喝道:“留下吧!”猛然抬手,手中那柄长剑已经如同流星般爆射出去。

    他这一下出手使了全力,那刺客见得长剑飞袭而来,抬剑抵挡,“呛”的一声,双剑相击,刺客显然没有想到齐宁年纪轻轻,却内力浑厚,一股汹涌澎湃的力量从手臂直透入身体,整个身体在这股雄浑的内力冲撞下,如同要撕裂一般,手上已经是拿不住长剑,脱手而落。

    数名武将大呼着冲上前去,将那刺客围住。

    齐宁却已经抢上两步,抱住要倒下去的依芙,只见到依芙脸色苍白,血染衣襟,一时间悲痛欲绝。

    他当然已经明白,两名刺客一前一后夹击,配合娴熟,依芙在旁瞧见有人从背后偷袭,挺身而出,想要阻挡从后面偷袭的刺客,只是刺客的剑法太高明,而依芙武功平平,竟是被刺客所伤。

    齐宁这时候根本顾不得刺客,横抱起依芙,厉声道:“大夫,快叫大夫!”

    狼狈不堪的李弘信刺客也已经脱身,抢上前来,见到齐宁怀中血染衣襟的依芙,立刻大叫道:“快,请大夫,请大夫!”

    齐宁想到什么,摇头道:“不行,不能等,我现在要带她去医馆,备车,去医馆.....!”

    李弘信叫道:“快备车,送侯爷去医馆。”

    齐宁抱着依芙,只觉得浑身发软,却还是在几人的护卫下,出了蒹葭馆,早有人匆匆备好车,齐宁抱着依芙上了马车,只见得依芙微微睁开眼睛,气息微弱,见到齐宁双目血红,眼角竟然带着泪光,想要抬手,却感无力,勉强笑道:“小......小弟弟,你干嘛.....干嘛要哭......?”

    齐宁摇头哽咽道:“没有,依芙姐,你......你为何要这样......!”

    “你说.....你说要娶我,就是.....就是我的情郎哥哥,我.....我自然....自然不能看你死......!”依芙气息虚弱,却还是轻声道:“你.....你不要哭,我.....我不会死......!”

    她被利剑穿透身体,齐宁也不知道是否伤到要害,但看她脸色苍白,身体发冷,知道凶多吉少。

    “我说过要护着你一辈子......!”齐宁泪水落下,“可最后还是我牵累了你。成都凶险万分,我早就知道,本不该带你过来......!”

    见得齐宁懊恼,依芙再次抬手,只抬起一半,却无力拿起,齐宁抓住她手,只觉得依芙手上发凉,心下更是冷的彻骨。

    “我在.....在你身边,很欢喜......!”依芙溢出鲜血的唇边泛起一抹微笑:“和你.....和你在一起这些日子,我......我很欢喜,可是......!”身体猛地一颤,口中又是鲜血涌出,她眉宇间显出痛苦之色,却还是忍住道:“小.....小弟弟,我.....我不能做......做你妻子了,你......你不要伤心,要是我.....我死了,你哭一场,然后......然后忘记我.....忘记我就好......!”

    齐宁心如刀割,将脸贴住依芙俏脸,道:“你记得自己说过的话,你说要给我一个交代,这是我听过的最美好的约定,苗人说话算话,所以你不能骗我,你若是骗我,我不会原谅你......!”

    依芙闭上眼睛,眼角边却已经滚落出泪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