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九八章 心事
    齐峰立刻道:“侯爷说的可是最近在成都城闹的沸沸扬扬的刺客?”

    齐宁微微颔首,依芙有些不解,问道:“侯爷,什么刺客?”

    齐宁也不隐瞒,当下将李弘信所言大略说了一遍,便是蜀王侍妾飞琼被杀,也说与几人听,几人都是有些吃惊,齐峰皱眉道:“原来都杀到蜀王府了,侯爷,这刺客可是当真了不得,蜀王府那帮护卫也真是吃白饭的。”

    齐宁白了他一眼,心想老子在锦衣侯府的时候,不也常被人偷偷潜入侯府,你们这帮家伙也不是一无所知。

    “如此说来,成都确实有刺喉客?”

    齐峰点头道:“我们几个这几天在城中转悠,倒也听到市坊之中有些流言,说有刺客在成都为非作歹,杀了不少官员,有人还说那刺客是在为民除害。”

    护卫李堂也终于道:“听那些百姓的口气,对那刺客似乎还有好感,他们说刺客杀贪官污吏,是为老百姓出气。”

    齐宁心想自古以来,官和民素来就是对立,在百姓的眼中,只要是当官的,没有几个是好货色,官员被杀,百姓们幸灾乐祸也实在是平常的事情。

    “侯爷,你是不是觉得其中有什么问题?”齐峰压低声音道。

    齐宁若有所思,摇摇头,随即笑道:“对了,你们在这里已经几天,总不会一无所获,可有打探到一些什么有用的消息,最好是有关蜀王和西川刺史韦书同的消息。”

    齐峰笑道:“我们就知道侯爷一定会要询问这些,所以这几天我们并没有闲着。”微微压低声音:“据我所知,蜀王并不轻易出王府,而且人们都说他现在吃斋念佛,与世无争。”顿了一下,才道:“不过据说蜀王每个月都会去往青城山拜佛。”

    “拜佛?”齐宁疑惑道:“青城山不是道家场所吗?”

    齐峰笑道:“青城山确实有青城观,但是蜀王在青城山捐修了一座佛寺,他是蜀王,谁敢阻拦?听说那座寺庙修得很是漂亮,而且蜀王请了高僧在庙里坐镇,香火很盛,蜀王经常去青城山拜佛。”

    “青城山.......!”齐宁若有所思。

    他倒是知道,青城山距离成都并不远,快马加鞭,小半天就能到达。

    “韦书同呢?”齐宁摸着下巴问道:“这位韦刺史在西川的风评如何?”

    齐峰道:“百姓对韦大人的为官倒是颇为赞誉,韦大人在西川这些年,颇为清廉,施政也是颇为宽仁。”压低声音道:“不过有一件事情,百姓对他似乎有些非议。”

    “什么事?”齐宁立刻竖起耳朵。

    齐峰轻声道:“韦大人去年纳了一房小妾,十分低调,谁也不知道来历,本来贵为西川刺史,纳一房小妾并不算什么,但古怪的是,那位小妾进了刺史府后,不过一个月时间,韦大人的原配夫人就突然过世。”

    齐宁一愣,奇道:“原配夫人死了?”

    齐峰点头道:“确有此事,不过到底是怎么回事,市井百姓也闹不清楚,大伙儿只知道那位原配夫人过世之后,韦大人也并无隆重操办丧事,只是简简单单办了一下,不过几天就草草下葬了。”

    依芙蹙眉道:“这中间一定有古怪。”

    齐宁也是微微颔首,若有所思,片刻后才道:“齐峰,咱们在成都可能要呆上几天,你暗地里打听打听,看看能不能打探到更多关于韦书同的消息,若是有可能,查查韦书同那位小妾的来历。”

    齐峰道:“是。”

    “李堂,你明天偷偷离城,去一趟青城山,查一查蜀王经常过去的寺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齐宁轻声道:“不要太勉强,有机会就查,尽量不要暴露行踪。咱们现在身在成都,难免已经被人盯上,一切都要谨慎小心。”

    齐峰等人齐齐拱手。

    齐宁又嘱咐一番,看到天色已晚,这才吩咐几人显退下,却是让依芙留了下来。

    等到屋里只剩下两人,依芙便有些尴尬紧张,虽然齐宁也并没有做什么,依芙却还是觉得心跳得厉害,轻声问道:“你还有什么事?”

    齐宁亲自倒了茶,桌上还有早就准备好的精致点心,他伸手牵过依芙的手儿,到桌边坐下,含笑道:“我估摸着你晚上不一定吃饱,正好我晚上也没有吃什么东西,你陪我吃点点心。”取了一块糕点送过去,依芙伸手要接,齐宁摇摇头,柔声道:“你不用动手,我来喂你。”

    依芙一愣,等到齐宁拿着糕点送到她唇边,她脸颊顿时泛红,灯火之下,愈发显得娇媚动人。

    苗家姑娘虽然爱憎分明,可女人毕竟是女人,总还是少不了羞怯之心。

    依芙虽然年纪不算小,而且样容美貌,但她毕竟是黑岩洞洞主的阿妹,虽然是许多苗人心中的女神,但依芙心气较高,此前也并无看中的男子,虽然迫于无奈给齐宁,但在此之前,却从无和任何男人有过太亲密的接触,更谈不上暧昧。

    虽然早已经与齐宁有了夫妻之实,可是此前有哪里有这般亲昵的情景,见到齐宁含笑盯着自己看,脸上有些发烫,齐宁却是柔声道:“尝一尝味道,看你吃东西,我心里欢喜。”

    依芙见他柔情蜜意,语气温和,终是轻轻咬了一口,齐宁嘿嘿一笑,拿过糕点,在依芙咬过的地方一口咬了下去。

    依芙更是脸上发烧,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齐宁一手拿着糕点,一手拉着依芙的手,轻声道:“依芙姐,你现在知道了我的身份,说过的话会不会不算数?”

    “什么.....什么话?”

    齐宁往前凑了凑,更是贴紧依芙,两人四腿相贴,近在咫尺,都能够闻到对方身上的味道,依芙虽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却也没有躲开,比起汉家女子喜欢欲拒还迎,依芙出身苗家,显然更真实一些,并不懂得如何。

    “你说过,要是解了黑岩岭的困境,你会.....你会好好报答我。”齐宁一只手轻轻着依芙手儿,厚着脸皮道:“你说话算话吗?”

    依芙立时就明白了齐宁意思,娇躯微颤,呼吸也变得微微急促一些,被包裹的两团峰峦随着呼吸起伏颤动,虽然有些羞涩,却还是道:“我说话.....说话算话,不会.....不会骗你。”

    “还是依芙姐好。”齐宁哈哈一笑,“依芙姐,你说事情完结之后,会给我一个交代,是什么交代?”

    依芙想了一下,才道:“我.....我以前不知道你是锦衣候,所以......!”顿了顿,终于道:“我问你一句话,你要实话实说,不许骗我。”

    “不会,我诚实可靠,从不骗人。”齐宁信誓旦旦道。

    依芙忍不住有些好笑,她心想你骗得我还少?又觉着自己比齐宁要大上好几岁,怎地在他面前还要紧张,微静下心,才道:“你和我......和我有了.......,那你......那你以后准备怎么办?”

    问这句话时,便有几分严肃。

    齐宁神色也立时变得郑重起来,轻声道:“依芙姐,你是不是担心我是花花公子,得到你之后,以后就不会管你?”

    依芙低下头,喃喃道:“我.....我也不知道。”

    其实她知道齐宁是锦衣候之后,心情特别复杂,这几天看似平静,但是心中却并不平静。

    如果齐宁只是个普通人,依芙和他有了夫妻之实,而且对他也不讨厌,按照苗家姑娘的规矩,当然是以身相许。

    可是齐宁却是堂堂的锦衣候。

    依芙虽然只是居住在山里的苗家姑娘,却也知道锦衣候代表着什么。

    巴耶力是黑岩洞洞主,但依芙很清楚,巴耶力在黑岩洞虽然地位极高,可是真要说起来,其地位连一个小小的县令只怕都无法相比,更不必说自己只是洞主的阿妹。

    锦衣候乃是帝国四大侯爵之一,乃是大楚帝国最荣耀的几大家族之一,其地位之高,便是苗家七十二洞的领袖大苗王,那也是要毕恭毕敬。

    依芙知道自己与齐宁的地位实在是悬殊极大,而且锦衣候齐家一直对黑岩洞有恩,她很清楚,莫说自己的身子被锦衣候所得,就算是自己的性命锦衣候想拿走,自己也不能有什么话。

    正因如此,她知道齐宁身份之后,心中便十分忐忑。

    苗家姑娘虽然敢爱敢恨,但对爱情却是异常的忠贞,一旦身子献出,也就是等若将整个人的一生交了出去,当日虽然是形势所迫被齐宁要了身子,可那一夜,依芙心里就知道,除非自己终身不嫁,否则就只能将自己交给齐宁。

    可齐宁既然是锦衣候,地位何等尊贵,又如何会真的将自己一个苗家女娶回侯府?至少在她所知的范围之内,那些汉家的达官贵人从来不会将苗家女放在眼里,即使有接触,也只是将苗家姑娘当作玩物而已。

    这几天她心中很是烦闷,固然也是因为这些时日的相处,齐宁所作所为让她却是生出爱慕之心,更紧要的是如果自己不嫁齐宁,就等若是违背了苗家的传统,每每想到这里,就心烦意乱。

    齐宁不是傻子,甚至比大多人要聪明得多,依芙心中所想,他自然是一清二楚,神情变得十分的严肃,放下手中糕点,两手握住依芙的手,柔声道:“如果你愿意,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妻子,我会将你风风光光娶进侯府,然后好好守护你一辈子!”

    -------------------------------------------------------------------------

    ps:大伙儿的火力果然是犀利,我们依然很坚挺,依然占据前三的位置,让我们团结在一起,打一场持久战,让牛鬼蛇神显出原形吧!

    月票距离前面的票数很近,加一把劲就能上去,大家有月票,还请支持一些,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