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九七章 重聚
    桌上的菜其实已经凉了,虽然满满一桌子珍馐佳肴,但三人的心思当然不会在菜肴之上。

    边上的侍女都是低头伺候,但是没有吩咐,谁也不敢上前靠近一步。

    “王爷怀疑是地藏在背后捣鬼?”韦书同神情凝重起来。

    李弘信道:“非但是黑岩洞事件,本王怀疑,在成都城行凶的刺喉客,也与地藏有所牵连。”顿了顿,才道:“韦大人,侯爷,本王说过,我是武人,而且此番事情又关系到西川的安定,有些本不该说的话,还是要说出来。”

    齐宁抬手道:“王爷但讲无妨。”

    韦书同也道:“如今西川暗流涌动,下官也想请王爷多多指点。”

    李弘信笑道:“指点说不上,只是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我们三人都是朝廷的臣子,就该为朝廷谋事。”顿了一下,才挥手道:“你们先下去吧!”

    几名侍女都是盈盈一礼,退了下去。

    齐宁心下好笑,暗想你说的话若是连我们都不用防备,又何须在乎几名侍女?

    “两位都知道,当年我归顺朝廷,皇上宽厚仁慈,在西川的官员,大部分都并没有调动。”李弘信缓缓道:“当年跟随本王麾下的文武官员,朝廷也都妥善安置,时至今日,西川有半数官员当年是在本王麾下当差。”

    齐宁和韦书同对视一眼,都不说话。

    齐宁心中此时却时感到十分古怪,只觉得李弘信今日所言实在有些诡异。

    李弘信不是三岁孩童,更不是泛泛之辈,此人当年独霸西川,也算得上是一代枭雄,今日这些话,按理来说根本不可能出自他口,他却偏偏将之说出来,而且毫无忌惮,倒似乎听他说话之人乃是他身边的亲信。

    “这些人当年都是骄兵悍将,虽然与本王臣服于朝廷,可是本王在这里说句死罪之言,如果本王不能在此镇住他们,其中难免有骄横之辈在西川为非作歹。”李弘信神情凝重:“黑岩洞事件,是为了挑起西川之乱,刺喉客刺杀官员,是为了闹得人心惶惶,而他要对本王下手,说句不客气的话,那也是想要让西川大乱。”

    韦书同微微颔首,却不说话。

    “本王坐镇在此,谁也不敢胡来,可是如果本王被人所杀,侯爷或许不清楚,但是韦大人该明白,本王以前麾下那些骄兵悍将,少不得有人要起来闹事。”李弘信平静道:“那都是些意气用事的莽夫,不会考虑什么后果,所以本王才说,本王遇刺,与黑岩洞事件很可能都是一伙人所策划。”

    韦书同微微张嘴,想了一下,才道:“王爷所言极是,看来地藏一党,必须尽快铲除。”

    李弘信冷笑道:“本王的性情,素来是有仇必报。如果是地藏行刺本王,本王当然不容这伙人存活下去。只是现在最棘手的却是这伙人究竟是何方神圣,本王只知有这样一群人存在,却并不知道他们究竟身在何方。便说这一次的刺喉客,滥杀官员,甚至潜入王府行刺,本王却毫无头绪,要找到他们,又谈何容易。”

    “王爷,这地藏会不会和黑莲教有关系?”韦书同想了一下,才道:“千雾峰黑莲教一直都是鬼鬼祟祟,是不是这帮人在背后生事?”

    李弘信摇头道:“本王也是不知。但这也并不是没有可能。之前黑莲教并无犯下滔天大罪,所以官府一直也并未过问,他们不敢以黑莲教的身份出现,打出地藏的口号,掩人耳目,也是有可能。”

    “是了,王爷,韦大人,江湖上各路帮会已经向西川汇集,似乎是要对黑莲教动手,两位当然已经知道。”齐宁忽然开口道。

    韦书同点头道:“神侯府发出了铁血文,八帮十六会各路人马确实在往西川集结。八帮十六会天南海北,路途远近不同,所以目前正往巴西那边汇集过去,下官也已经吩咐当地官府,严加监视,这帮人都是草莽,可莫要在西川闹出乱子来。不过这一次是神侯府西门神候下令召集,要以江湖手段处理此事,官府也不好插手进去。”

    李弘信笑道:“本王的意思,如果西门神候当真亲自前来西川,还请两位多向西门神候说一说,借此机会,可让神侯府在西川调查一些地藏,查查是否与黑莲教有关系,如果并无关系,也该查出地藏这伙人究竟是何来路。”端起酒杯,道:“本王不好过问这些事情,只是担心此时如果与地藏有干系,会让西川陷入动荡,所以今日在此,才多说了几句。”

    齐宁点头道:“王爷忧心西川,让人感动,王爷放心,神候若是前来西川,我定然向他说明此事。”

    李弘信摆手道:“罢了罢了,啰嗦半天,这年纪大了,就是喜欢唠叨。侯爷,这顿便饭就应付一下,本王已经吩咐人在蒹葭馆准备,邀请成都的士绅作陪,对了,韦大人,成都的官员可要你下令请过来。”

    “王爷太客气了,其实不必如此。”齐宁笑道:“皇上派我来巴蜀西川,主要是为了搞清楚黑岩洞事件,如今也算是大概搞清楚了情况,只是王爷身在成都,所以特地过来拜会。”

    李弘信伸手亲切地抓着齐宁手臂,道:“你好不容易来一趟西川,可要在这里多呆一阵子。本王答应的厨子,回头你带回去,此外西川的一些特产,本王令人准备,也带些回去给侯府家眷尝一尝。”凑近一些,低声笑道:“人不风流枉少年,侯爷,这巴蜀之地多出美人,今晚......本王给你安排几名美人侍寝,你看如何?”

    齐宁忙道:“侯爷,这可不行。”低声道:“侯爷也看到了,跟我前来的还有一位苗家姑娘,这.......!”

    李弘信哈哈笑道:“明白了,明白了,苗家姑娘也是有一番味道的。那本王就不扰人之美了,哈哈哈.......!”

    从酒楼出来,李弘信先拜辞而去,韦书同身为西川刺史,自然是要安排锦衣候的吃住。

    成都自有官驿,属于官府管辖,一切自然是由韦书同安排。

    此前韦书同早就派人前往官驿准备,官驿乃是京中和外地官员前来成都之时的驻足之地,按照官职大小不同,待遇自然也有区别。

    齐宁乃是帝国四大侯爵之一,待遇自然是最高。

    韦书同亲自将齐宁一行人送到了官驿,此时天色早已经黑下来,到得官驿前,刚刚下马,便听不远处有人叫道:“侯爷,侯爷!”几个身影便要过来,早有官兵拔刀拦住,齐宁却听出声音,欢喜道:“让他们过来。”

    四道身影快步过来,到得身前,都是跪倒在地,前面一人已经哽咽道:“侯爷,您......您可来了。”此人却正是半道上与齐宁分散的齐峰。

    齐峰身后,正是此行的另外三名侯府侍卫,不过四人都是穿着便装,显然是为了掩饰身份。

    韦书同皱眉道:“王爷,这是......?”

    “韦大人,这是我从京城带来的护卫,半道上分开。”齐宁笑道:“好在安然无事,我也放心了。”又道:“天色已晚,韦大人赶路辛苦,先回去歇着吧,回头咱们再细聊。”

    韦书同道:“如此也好,侯爷也早点歇息,官驿之内一应俱全,有人侍候。”

    因为锦衣候在官驿落宿,所以官驿四周韦书同先前就调了官兵守卫,齐宁也不在外面说话,官驿自有官员领着齐宁等人进去,依芙是女眷,自有一处院子,几名护卫而来的苗汉也都有住处,虽说之前并无准备齐峰等人的住处,来得突然,但官驿之内房舍众多,很快也就安顿好。

    齐宁所住的院子,倒也是幽静雅致,华而不奢,显然在这短短时间内,也是花了些心思,院内有几名侍女随时伺候。

    齐宁吩咐几名苗汉先歇息,让依芙和齐峰等人到了自己的屋里,依芙对齐峰等人的相貌倒是没多少印象,不过也知道是齐宁在那天雨夜失散的同伴,不过齐峰倒是对依芙印象很深,毕竟依芙的身材前凸后翘,十分性感,那次雨夜也是很为显眼。

    “周顺,你的伤势如何?可恢复过来。”几人进了屋,齐宁立刻瞧向一名护卫问道。

    那夜与药尸激斗,周顺被伤,随后被齐峰等人带走,此时看他似乎并无大碍,齐宁倒是微微宽心,这些人都是侯府的侍卫,不比常人,齐宁心知这些人都可以为自己献出性命,所以特别的关切。

    周顺立刻显出感激之色,拱手道:“多谢候爷挂念,并无大碍。”

    奇峰道:“侯爷,周顺已经服过药,这些日子一直在养伤,这家伙身体本就不弱,恢复的不错,只是暂时不能动武。”

    “都坐下说话。”齐宁示意众人坐下,自己则是坐在依芙边上,依芙有些不好意思,却也没有避开,他见齐宁和部下谈话并不避讳自己,知道是将自己当成了自己人,心下也是有些欢喜。

    “你们到成都多久了?”等几人坐下,齐宁才问道。

    齐峰忙道:“我们京城已经有六天了。那夜和侯爷走散之后,我们先找地方给周顺瞧伤,耽搁了两天,后来想着后也必能脱险,脱身之后,应该是往成都府来,所以就一路到了成都府,在这里等候。”微压低声音:“我们乔装打扮入城,没敢暴露身份,担心给侯爷带去麻烦,只是每天在城门和官驿这边等候,打探候爷的消息。”

    齐宁笑道:“你们倒是聪明。”

    “今天见到蜀王亲自出城,知道了是去迎侯爷,所以就在官驿这边等着侯爷。”齐峰也是笑道:“侯爷安然无恙,我们这才放心。”看了依芙一眼,问道:“侯爷,你一直是和这位姑娘在一起?”

    齐宁笑道:“我这些日子经过的事情,可比你们曲折得多。是了,这是依芙姑娘。”

    几人眼力都不弱,瞧出齐宁似乎和依芙关系不浅,心中都想侯爷就是侯爷,手段非凡,短短时日,只怕已经是将这漂亮性感的苗女拿下,当下都是起身向依芙拱手行礼,依芙也忙起身回礼。

    “齐峰,我有一件事情问你们。”齐宁身体微微前倾,“你们在城里这几日,可听说过刺喉客?”

    --------------------------------------------------------------------

    ps:番外正在创作中,遇到问题。“玉树后-庭花无边”,然后有人要求多写,我在犹豫中,是不是太重口了,阿弥陀佛!!!!

    另外求月票,郑重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