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九六章 坦诚
    齐宁见得李弘信神情凝重,想了一下,才问道:“王爷,此人杀的都是朝廷官员,难道是专门与朝廷作对的反贼?”

    李弘信叹道:“侯爷,不瞒你说,本王自幼生长在这成都城,已经五十多年,可是却从不曾见过此事发生。本王也不瞒你,曾经也得罪过不少人,时至今日,本王也知道有许多人想要取本王的性命,所以本王的王府之中,还是有几名高手。”

    “这是应该的。”齐宁立刻道:“莫说王爷这等英雄人物,就算是晚辈,人畜无害,却也有不少人想要取了我性命。”

    李弘信微微颔首,道:“你们齐家和我们李家,都是有过杀孽的,难免被人所仇恨。”顿了顿,才冷笑道:“可是这么多年,本王大风大浪都走过来,却被这次的刺喉客所难住。刺喉客武功极高,潜入本王的王府,竟然是神不知鬼不觉,如果不是本王半夜回去房中,飞琼被人所杀,那也是无人察觉。”

    “王爷确定飞琼是被刺喉客所杀?”

    李弘信点头道:“确凿无疑。刺喉客似乎还担心别人认不出他,每次下手,都是穿喉而出。”顿了一下,才继续道:“几名官员连续被杀,本王和韦大人有过商议,不想让城中太过恐慌,所以尽力封锁消息,可是城中的百姓似乎也得到了一些风声。今次飞琼被杀,如果被城中百姓知道刺客连蜀王府都来去自如,难免更是惊慌,所以本王只是让人在府里略作安排,回头悄悄地下葬就好。”

    齐宁叹道:“王爷府中出此大事,却还要出城相迎,更在此为晚辈设宴,晚辈实在是.....实在是愧不敢当!”

    李弘信摇头笑道:“不是这样说。你好不容易从京城而来,而且是奉旨,本王又怎能不接待?”看向韦书同,问道:“韦大人,黑岩岭那边是否已经准备撤兵?”

    韦书同立刻道:“下官已经令他们两日之内撤出黑岩岭。”

    “本王知道消息之后,也已经派人前往。”李弘信微微颔首,随即含笑向齐宁道:“侯爷,此番黑岩岭之事,本王派了手下的锦官卫前往,不知朝廷是否有什么异议?”

    齐宁摇头笑道:“那倒没有。”

    李弘信笑道:“本王如今是大楚的臣子,在成都颐养天年,其实有些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无妨。实话实说,此番本王派兵过去,也只是表明一个态度,但凡想要祸乱西川,本王第一个不答应,只是本王没有想到黑岩洞事件背后还另有隐情。”

    齐宁道:“王爷有所不知,白棠龄被刺,与黑岩洞并无干系,是另有奸人所为,想要嫁祸黑岩岭。幸好白棠龄死里逃生,否则咱们可是冤枉了好人。”

    “不错不错。”李弘信立刻道:“本王已经知道此事,听说之后,也是吃了一惊。”皱起眉头,问道:“韦大人,侯爷,依你们所见,这背后到底有什么名堂?为何有人想要嫁祸黑岩洞?”

    齐宁摇头道:“事情扑朔迷离,晚辈还真是没有任何头绪。”

    李弘信抬手道:“来,侯爷,不要停筷子,边吃边说。”夹了一筷子,忽地放下,问道:“侯爷,你会不会觉得这件事情与本王有关系?”

    此言一出,齐宁心下微微吃惊,暗想这蜀王果然是不走寻常路,万没有想到他会在饭桌上有此一问,本就惊讶,面上更是放大作出夸张之色:“王爷为何会这样说?”

    李弘信放下筷子,淡淡笑道:“侯爷,不瞒你说,自从当年本王归顺大楚之后,这么多年来,一些中伤之言从未断过。”

    “中伤之言?”齐宁也是放下筷子,“王爷的意思是?”

    “总有人说本王想要谋反。”李弘信笑道:“侯爷难道就不曾听过一丝风声?”

    齐宁心下微紧,暗想李弘信并非凡人,言行出人意料,一时间还猜不透这老家伙的心思,皱眉道:“王爷清者自清,难道还在意别人的中伤之言?”

    李弘信叹了口气,道:“本王是武人出身,说话素来不喜欢拐弯抹角。有人说,本王在西川是土皇帝,还说本王当年归顺大楚,是迫于无奈,嘿嘿,侯爷,本王今日实话对你说,当年本王年轻气盛,楚军攻打西川,本王满心不服,只觉得以自己的能耐,足以与任何人一决雌雄。可是锦衣老侯爷用兵如神,而且楚军骁勇善战,本王最后归顺,虽然也确实是因为势不由人,但是说到底,还是本王那时候想明白,本王并非自己想的那么能耐。”

    齐宁道:“王爷文韬武略,天下皆知。”

    “你这是给本王这张老脸留面子。”李弘信摆手笑道:“本王心里很清楚,比起锦衣老侯爷,甚至令尊,本王都是远远不及。这些年下来,本王每每深思,却也是想得明白,做一个逍遥王爷,逍遥自在,又何必打打杀杀,不但于己无益,而且还让百姓受苦......!”苦笑道:“人生一世草生一秋,实在不长,经不起太多的折腾。而且本王已经老了......!”说到这里,神情竟是显出萧然之色。

    雅厅之内沉寂小片刻,才听李弘信继续道:“黑岩洞事件,白棠龄被人谋刺,家伙黑岩洞,在许多人眼里,难免是有人想要挑起苗人之乱,继而引起西川之乱。侯爷,我若是换做普通人,第一个怀疑的你猜是谁?”

    “请王爷赐教!”

    李弘信抚须笑道:“不是别人,正是本王。有些人一直觉得本王心存不轨,想要看到西川大乱,然后借此机会蠢蠢欲动,哈哈哈哈.......!”

    齐宁心中其实便是这般想,却实在料不到李弘信竟是直接说出来,心中有些错愕。

    “可是本王可以告诉你,这次事件,与本王毫无关系。”李弘信神情忽地变的严肃起来,沉声道:“本王知道,就算对别人这样说,也不会有多少人相信。本王累了,而且如今国泰民安,西川百姓要过太平日子,本王如果逆着民心而为,绝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他神情坦然,神情严峻,齐宁心下暗想,难不成这次事件确实与李弘信并无关系。

    韦书同一直没有做声,此时终于道:“王爷,有人想要蓄意中伤,您根本不必在意。只要朝廷相信王爷,皇上相信,别的都不重要。”

    “本王知道。”李弘信神情依然十分严肃,想了一下,终于道:“本王自小生养在西川,对这片土地充满感情。这么多年来,西川黎民休养,丰衣足食,韦大人在西川也是兢兢业业,平日里本王和韦大人说的也不多,但是心里却很感激。”

    “王爷言重了。”

    李弘信摇头道:“本王今日说完这番话,以后你们或许再也不会听到本王这样说话。本王说这些,只是想告诉你们,本王想看到西川的安定太平,不想有人破坏。可是本王得知黑岩洞事件另有隐情之后,就开始担心,西川有一股势力正准备让西川动荡起来。”

    “王爷看出这中间有蹊跷?”齐宁立刻问道。

    李弘信冷笑一声,道:“有人想要祸乱西川,本王第一个不答应。”顿了一下,才道:“侯爷可听过地藏?”

    齐宁心下一怔,但面上却还是道:“王爷说的地藏,可是地藏王菩萨?晚辈听过,地藏王菩萨是地府之王。”

    “安忍不动如大地,静虑深藏如秘藏。”李弘信缓缓道:“地狱不空,誓不成佛。地藏王菩萨本是可以成佛,但是为了度尽地府亡灵,却自愿留守地府,发下了宏愿。”

    韦书同看起来有些疑惑,似乎不知道李弘信为何会提到地藏王菩萨。

    齐宁也是微笑道:“王爷是喜欢佛法吗?”

    “本王这几年确实研习佛法,年纪大了,总想找些事情做做。”李弘信含笑道:“据说有人传言本王吃斋念佛,那可是以讹传讹了,本王虽然捐造了几座庙宇,可是却从没有吃斋。每天酒肉不断,若是连酒肉都不能吃,干脆要了本王的性命就是。”

    三人顿时都笑起来。

    李弘信随即神情一冷,道:“本王说的地藏,不是地藏王菩萨,而是一股势力。”

    “势力?”齐宁皱眉道:“王爷,您说的晚辈有些听不懂。”

    李弘信道:“本王也是偶尔得知,隐秘之处,有一股势力以地藏为尊,神出鬼没,便在这两年,游弋在西川,似乎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只是这帮人十分狡猾,本王其实暗中派人调查过,一无所获,但这股势力确实存在于西川,而且确实危及西川的安定。”

    韦书同皱眉道:“王爷,下官对此一无所知。”

    齐宁心中暗想,先帝派你前来西川坐镇,怎么说也应该是个精明能干之人,怎地西川地头的事情,这也不知那也不知,实在不知道这西川刺史是干什么吃的。

    不过听话风,这两人虽然都在成都,不过平时似乎并无多少交往。

    想想也是,韦书同是朝廷所派,一个重要使命是监视蜀王李弘信,两人如果平时深交,反倒是见了鬼。

    李弘信道:“本就是魑魅魍魉,行踪诡异,韦大人不知道并不奇怪,知道这股势力存在的人少之又少。”双目如刀,冷冷道:“本王怀疑,黑岩洞事件,恐怕与这地藏脱不了干系。”

    ------------------------------------------------------------------------------------------

    ps:在这里特别感谢“一代鬼王”好朋友,让沙漠有了第五个盟主。沙漠知道,这位朋友又叫“浪迹天涯”,是一位在法国定居的同胞,只希望您在国外与家人能够幸福快乐,在此表示深深感谢。

    另外还要感谢一念逆星尘、落叶飘零_、冰火阑珊、闵仁、心烦的肺腾、博奥终结者、书友30914785、chenkuan2012、tianicrobsp;   年终盘点的竞争还在继续,是个持久战,还请大家能与沙漠携手并进,一起战斗,尽量争取一个好成绩。

    另外沙漠书友群还有空位,有兴趣的可以加群:10031119。第三部番外也会在近期推出,相关消息以及领取方式会在微信公众号发布,大家关注公众号“锦衣沙漠”就可以。

    在这里继续向大家求票,一个是年度盘点的最佳作品票,然后也求月票,手里还有月票的朋友们帮忙投一下,拜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