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九五章 刺喉客
    李源趴在木板上,屁股上的衣襟已经碎裂开来,血渍透出,李源却似乎已经昏死过去,趴在木板上并不动弹。

    齐宁和韦书同对视一眼,李弘信却已经冷声道:“侯爷,韦大人,李源错杀苗人之事,本王已经清楚。黑岩洞既然是被冤屈,那么黑岩洞的苗人就不会是反贼,李源犯下了大罪,本王现在就将他交给你们。”

    “王爷,您这是......?”

    李弘信摆手道:“你们也不必多说,常言道得好,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更何况这个小畜生。韦大人,你是西川父母官,掌管西川的刑罚,侯爷,你是奉旨而来,代表朝廷,如何处置这个小畜生,两位做主,本王绝不会有任何袒护。”

    齐宁见得李弘信一副慨然模样,心中却是冷笑。

    他此行成都府,自然是少不得以此事向李弘信发难,却不想这老小子出城迎接,竟然主动将李源送过来。

    韦书同咳嗽一声,才道:“侯爷,王爷这么说,可谓是刚正不阿,世子如今尚在昏迷,以下官之见,还是先送世子去看伤势,置若如何处置,咱们回头再商议,您看如何?”

    齐宁知道这毕竟是李弘信的地盘,真要是当面撕破脸,反倒是不好,笑道:“韦大人说的是,王爷,还是先派人送世子瞧大夫,世子身体孱弱,真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那可实在不妙。”

    李弘信叹了口气,道:“犬子失教,都是本王的过失,本王疏于管教,才会有今日。既然两位都这样说,本王也无异议,可是这件事情绝不能就此罢休,否则定会有人说本王徇私枉法。”也不回头,只是令人将李源先抬了下去。

    依芙在齐宁身后,俏脸冰冷,她自然是想一刀剁了李源,但是她毕竟是个聪明的女人,心里很清楚,这种时候,若当真与李弘信撕破脸,并非好事。

    李弘信和齐宁并马而行,前面自有人开道。

    成都城内的百姓显然不少都知道蜀王出城迎宾,入城之后,街道两旁倒是人头攒动,都来瞧热闹。

    李弘信麾下的锦官卫在两侧护卫,前面有骑兵引路,一路上倒也是畅通无阻。

    作为西川首府,成都城巍峨庞大,街道两边商铺云集,鳞次栉比,那盈盈的吟诗楼、品茶楼、书画楼,如细碎的羊脂美玉,颤颤巍巍玲珑摇曳,古朴的青石板道路,在低诉着这座古城的悠远往昔。

    “九天开出一成都,万户千门入画图。草树云山如锦绣,秦川得及此间无!”齐宁骑马走在成都城的街道,忽然之间开口吟诵道。

    李弘信一怔,随即抚须笑道:“侯爷果真了得,本以为是将门虎子,不想侯爷文采也是如此了得。”

    齐宁笑道:“让王爷见笑了!”

    “不笑不笑。”李弘信叹道:“锦衣老侯爷和令尊都是世之栋梁,民间传言,我们李家和你们锦衣齐家水火不容,那都只是市井污言,其实本王对老侯爷和令尊都是心存敬重。当年你我两家确实在沙场上兵戎相见,但不打不相识,也正是从那时候起,本王对你们齐家一直都是心存敬重。”

    “王爷果然是豁达心胸。”齐宁道:“家父在世的时候,也多次向我提及王爷,说王爷文武双全,才干出众,乃是当世英杰,还说如果有朝一日能够见到王爷,一定要多向王爷请教,王爷的文韬武略,晚辈只要能够学到一丝皮毛,就受用不尽。”

    他知道李弘信满嘴虚言,既然如此,自己大可以随口而言,反正齐景已经死了,他说过什么,谁也不知道。

    李弘信笑道:“齐大将军是错爱了。”

    说话之间,已经到了一座富丽堂皇的楼阁之前,李弘信道:“侯爷,这是成都府最有名的酒楼,地道的西川菜肴,而且还有西川的歌舞,本来是要在王府设宴为侯爷接风洗尘,只是.......!”神情却变得黯然起来。

    齐宁问道:“王爷是否有什么不便?”

    “这个.......!”李弘信犹豫一下,终是道:“若是别人,本王难免搪塞两句,但既然是侯爷,本王也不瞒你,王府正在办丧事。”

    “丧事?”齐宁一怔,边上韦书同也是吃惊道:“王爷,难道府上......?”

    李弘信已经道:“侯爷,此事韦大人其实也略有所知。”翻身下马,道:“天色已晚,还进去说话。”

    众人都跟着进到楼里,锦官卫和韦书同手下的兵马在酒楼四周守卫,伊芙等人却也是跟着进屋。

    酒楼之内富丽堂皇金碧辉煌,而且十分的空阔,雕梁画栋,楼里的伙计衣着也不同普通酒楼,十分讲究,更有许多婢女侍候,这些婢女都是身姿婀娜,相貌秀美,肌肤白皙如同美玉一般。

    西川出美人,历来如此。

    依芙头一次进到这等地方,倒是大开眼界,见到齐宁从一群美貌婢女边上走过,目不斜视,心下竟是有些欢喜。

    只是事前有安排,依芙和几名苗汉只能在楼下用餐,楼下早就摆好了一桌丰盛的酒席,齐宁则是被请到了二楼。

    依芙本有些担心齐宁一人上楼,齐宁示意不必担心。

    到了二楼的雅厅之内,八名姿色更胜的美貌少女伺候两侧,一张朱红色的大桌子上,已经摆满了各色美酒佳肴,香气四溢,每一道菜的味道如何齐宁虽还不知道,但样式看上去却是精美至极,让人食欲大振。

    “侯爷,你从京城远道而来,本该召集官员和士绅前来作陪。”落座之后,李弘信才道:“只是得到消息太过仓促,今日就当是一顿便饭,回头再给侯爷接风洗尘,也好请戏班子过来演上一场。”

    齐宁笑道:“这样最好,人少才自在,是了,王爷喜欢听戏吗?”

    “也谈不上喜欢。”李弘信笑道:“你也瞧见了,本王年事已高,有的是时间,平日里闲来无事,养花弄菜,偶尔打打拳,兴趣来了,便找戏班子听听戏。这西川是天府之地,颐养天年最是合适。”

    “王爷身体健康,要说颐养天年可太早聊了。”齐宁笑道:“依我之见,王爷若是上马,依然可以统领千军万马纵横四方。”

    李弘信神情淡定,摇头笑道:“不成了,自己知道自己的身体,换作十年前,上阵杀地或许还行,现在已经力不从心。”抬手道:“侯爷,这都是西川的特色菜肴,即使在京城,也不容易吃到,你尝尝味道,瞧瞧合不合适。若是喜欢,到时候将这酒楼里的厨子带回京城去,也让侯府里的家眷们尝尝地道的西川菜肴。”

    “多谢王爷!”齐宁拿起筷子,倒也不担心菜肴里下毒,以李弘信之精明,当然不可能犯下如此低下的错误,尝了几道菜,竖起拇指道:“果然是味道绝美,王爷,您说话可不能不算话,这酒楼的厨子,我可真要带回京里去。”

    李弘信哈哈笑道:“本王就知道这里的菜肴一定合你口味。”

    齐宁放下筷子,这才问道:“王爷,刚才在楼下说起.......丧事,不知又是怎么回事?”

    李弘信神情立刻凝重起来,道:“韦大人,最近成都府城弄的人心惶惶的那桩子事情,不如你向侯爷说明。”

    韦书同皱眉道:“王爷,难道王府里.....?”

    李弘信微微点头,道:“昨夜本王的侍妾飞琼被杀!”

    齐宁一怔,韦书同已经骇然道:“王爷,您是说,刺喉客......此刻竟然闯入了王府之中?”

    李弘信一脸冷峻,冷笑道:“本王虽然知道刺喉客猖狂,却没有想到竟是如此胆大包天,冲入到了本王王府之中。本王的王府守卫森严,自从刺喉客出现之后,王府增加了守卫,想不到最后还是被他潜入王府行刺。”

    “王爷,刺喉客又是怎么回事?”

    “半个月前左右,成都府一夜之间,连续有三名官员被行刺,而且都是穿喉而死。”李弘信声音低沉:“对方所使用的是奇门兵刃,就像一根手指大小的利刃,穿透喉咙,往往都是从后颈没入,从喉咙透出。这是大案,韦大人立刻着人调查,隔了几天,又有官员被刺,到昨夜飞琼被杀,前后死在刺喉客手里的人已经不下七人,除了飞琼,其他人俱都是官员。”冷笑一声,道:“昨夜刺喉客要行刺的不是飞琼,只怕是本王。”

    “王爷为何这般说?”韦书同神情凝重。

    李弘信道:“本王昨夜是召飞琼侍寝,半夜时候,无法入眠,所以去了书房,等本王回到屋里,就发现飞琼被穿喉刺死在屋内。”他看似平静,但眼眸之中寒光如刀,握拳道:“刺喉客潜入王府,自然是为刺杀本王,却被本王躲过,飞琼成了本王的替死鬼。”

    韦书同神情愈发的沉重:“王爷,刺喉客搅得成都府城人心惶惶,下官失职,虽然派人日夜搜寻,可是到现在还没有一丝线索。”

    李弘信摆手道:“韦大人不必自责。那刺喉客能够悄无声息潜入王府,可见其武功之厉害,其实这些时日,本王也派人暗地里搜寻,也是没有发现一丝踪迹,那刺喉客就像游魂孤鬼一般,难觅其踪。”

    窗外忽然一阵风吹进来,阴气森森,极是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