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九三章 拳打金牌
    第三九三章 拳打金牌

    李源却是得意笑道:“抓我?本世子倒要看看谁敢!”

    齐宁猛然间伸出手,手中拿着御赐金牌,冷笑道:“韦大人,不知你是否还是我大楚的臣子?”

    韦书同脸‘色’一紧,尴尬道:“侯爷,下官当然是大楚的臣子,下官对大楚和皇上忠心耿耿......!”

    “原来如此。。: 。 ”齐宁淡淡一笑,骤然之间,却已经身形前欺,直往李源扑过去。

    四周众人都是大吃一惊,守在李源前面的护卫见到齐宁欺身过来,条件反‘射’般挥刀便砍,齐宁手中金牌已出,厉声道:“冒犯金牌者,杀无赦!”

    那护卫怔了一下,大刀悬于半空,一时不敢下来,齐宁飞起一脚,已经将那护卫踹开,随即整个人已经如同鬼魅般掠到李源身前,李源万想不到齐宁的身手如此迅速,脸‘色’大变,挥拳便打。

    齐宁出手如电,不躲不闪,眼见得李源一拳打过来,手臂一晃,那金牌已经挡在前面,李源收手不及,拳头重重打在金牌之上,李源武功本就不算高明,娇生惯养,肌肤细嫩,而那金牌可是坚硬异常,血‘肉’拳头打在金牌之上,就听到“嘎”一声响,手骨似乎已经断折,李源惨叫一声,还没来得及收手,齐宁已经探手而出,抓住了李源手腕子,顺手一转,众人又听到“咔嚓”声响,李源杀猪般的惨嚎顿时响彻四野。

    “保护世子!”

    边上护卫大叫一声,虽然明知道眼前这年轻人乃是帝国四大侯爵之一的锦衣候,可是世子爷手骨断折,若是在旁视而不见,这回去只怕是‘性’命难保,当下早有两人大声呼喝,一左一右向齐宁攻过来。

    齐宁抬起脚,一脚踹在李源小腹,身体却又借势向后退了两步,躲开了一左一右那两人的出刀。

    李源连退数步,好在身后早有‘侍’卫扶住,他手骨断折,疼彻心扉,脸上肌‘肉’扭曲,面‘色’苍白,额头满是冷汗,却兀自不忘记尖叫道:“杀了他,杀了他!”

    韦书同瞧见李源手下‘侍’卫蠢蠢‘欲’动,心知锦衣候若真的在自己眼皮底子下被伤,后果不堪设想,厉声喝道:“住手,都不要动手!”

    巴耶力这边众人见到齐宁一出手就断了李源手骨,都是心下痛快,看到对方‘侍’卫要围攻齐宁,哪里会犹豫,早已经冲上前去,便要护住齐宁,陡听到韦书同厉声喝止,双方都是一顿。

    韦书同毕竟是西川父母官,无论是苗人还是王府‘侍’卫,对他都有忌惮。

    齐宁站住身形,看向韦书同,冷笑道:“韦大人,本侯想知道,方才这两人向我出手,不知所犯何罪?”

    那两名护卫刚才也是迫于无奈,此时却也是心下发寒,韦书同冷声斥道:“还不向侯爷请罪!”

    两名护卫对视一眼,都只能单膝跪地,便要请罪,齐宁却不犹豫,顺手从巴耶力手中拿过刀,二话不说,对着其中一名‘侍’卫的脑袋劈了下去,那‘侍’卫还没来得及反应,一颗脑袋便被劈成两半,边上那‘侍’卫大吃一惊,齐宁反手刀来,快如闪电,已经割断了那‘侍’卫的脖子。

    这一下子十分突兀,齐宁出手又快又急,出手之时毫无征兆,所有人一时间都是呆住,王府一众‘侍’卫都是瞠目结舌,不敢置信。

    齐宁将沾血的刀刃在尸首衣襟上擦拭了一番,淡淡道:“以下犯上,对本侯动手,这就是下场。”竟是向李源走过去,李源见到齐宁手拿弯刀向自己‘逼’近过来,脸‘色’惨白,颤声道:“你......你要做什么?”

    齐宁距离李源三步之遥停下步子,盯着李源眼睛,问道:“你方才是不是用拳头打了御赐金牌?”

    李源眼睛睁大,齐宁道:“御赐金牌代表着皇上,你刚才打金牌,就是打皇上......韦大人,你是朝廷大臣,不知道拳打皇上,又是什么罪责?”

    韦书同心知这要是论起来,李源定是死罪,犹豫了一下,才道:“侯爷,世子冒犯御赐金牌,确实是罪责极大,只是世子年纪还轻,依下官之见,先让世子回去将此事禀报蜀王,由蜀王写一道请罪的折子,再有朝廷拟罪,不知侯爷意下如何?”

    “如果本侯现在一刀劈了他,有没有理由?”齐宁忽然‘露’出古怪笑容。

    韦书同忙道:“侯爷切莫冲动,世子虽然有罪,但毕竟是王爷所出,还是要禀明朝廷,由朝廷做主。”

    齐宁嘿嘿一笑,这才瞧着李源,道:“李源,你滥杀无辜,又拳打金牌,罪上加罪,我本可以现在就一刀斩杀了你,不过这一刀砍了你,恐怕你死得糊里糊涂,所以你先回去告诉你父亲今日发生之事,我不日便要拜会你父亲,到时候会让你父亲给我一个‘交’代。”

    李源还要再说,韦书同已经皱眉道:“世子,侯爷宽厚大量,你还是赶紧先回去见蜀王,不要再说了。”

    李源见韦书同神情凝重,方才齐宁出刀杀人干脆利落,算得上是辣手无情,心中忌惮,自己身边不过十来名护卫,而齐宁身后跟着数十名苗人,若是两边真打起来,韦书同冷眼旁观,自己这边定然是要吃大亏。

    他手骨折断,痛彻心扉,这时候却也不敢久留,却还是嘴上叫道:“姓齐的,你......你给我等着,这事儿......这事儿没完.......!”在一众护卫的簇拥下,狼狈而退。

    等到李源狼狈退走之后,韦书同这才上前拱手道:“侯爷受惊,下官失职,还请侯爷责罚。”

    齐宁皱眉道:“惊倒没有惊,只是.......!”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看来这里的事情,倒是被皇上料中。”

    韦书同一怔,忙道:“侯爷这话是什么意思,还请指教?”

    齐宁也不记着解释,回头道:“巴耶力,刀子都收起来。”又瞧向岳乾良,皱眉道:“还不收刀?”

    两边这才纷纷收刀入鞘。

    “韦大人,咱们是当众说,还是......找个地方单独谈一谈?”齐宁瞟了韦书同一眼。

    韦书同忙抬手道:“侯爷请!”

    两人走到一旁,齐宁才皱眉道:“韦大人,你似乎对李源手下留情啊。”

    “侯爷千万莫误会。”韦书同忙低声道:“侯爷,下官是朝廷派到西川,有什么职责,下官心里很清楚。侯爷方才如果当真斩杀了李源,后果不堪设想。”

    “哦?”齐宁淡淡一笑:“李源拳打金牌,就是亵渎皇上,难道不该杀?”

    “该杀。”韦书同立刻道:“实不相瞒,李源在西川为非作歹并非一年两年,荼害之人不在少数,这种人就该千刀万剐。”顿了顿,才道:“可他终究是李弘信的儿子。”

    “怎么,李弘信的儿子就不能杀?”

    韦书同轻声道:“侯爷,李弘信当年虽然归顺了朝廷,可是却并非毫无条件投诚,这些年来,李家在西川的势力并没有完全拔除,西川十六郡,有近一半的地方官员都与李家有纠葛。李家在西川盘踞多年,西川的豪强士绅与李家也是‘交’织了多少年,先帝在世,便知道一旦动了李家,不但会让天下人觉得朝廷秋后算账归顺之臣,而且还会造成西川大‘乱’。”

    齐宁皱起眉头,并不说话。

    “李家是大树,西川那些豪强士绅就是树根,想要毁掉这棵大树,必然会扯动下面的树根。”韦书同神‘色’凝重:“所以先帝派下官前来西川,主要就是为了监视李弘信,只要他不能动弹,朝廷再逐步削弱他对西川的影响,迟早有一天李家便会不动而亡。可是现在时机未到,便是朝廷也不会对李弘信轻易动手,侯爷今日若是杀了李源,李弘信只有这一个儿子,必然会狗急跳墙,到时候可就......!”他并未说下去,但意思却很明显,李弘信一旦狗急跳墙,西川自然是要大‘乱’。

    齐宁皱眉问道:“李弘信只有一个儿子?”

    “侯爷有所不知,李源有一个哥哥李泉,当年锦衣老侯爷伐蜀之时,李泉不过十五六岁,十分勇武,深得李弘信喜欢。”韦书同解释道:“只是李泉好大喜功,据说当年领着一队人马偷袭楚军军营,却被发现,虽然逃了一命,却被‘射’中了一箭,后来就是因为那道箭伤,年纪轻轻就死去,所以李源才被立为蜀王世子。李泉死后,李弘信就只有李源这一个儿子,难免溺爱,李源便养成了如今这幅骄奢凌人的‘性’子。”

    齐宁这才明白过来,冷笑道:“如此说来,李弘信的长子,也算是死在齐家的手上。”

    “李弘信确实一直将这笔仇怨记在锦衣候身上。”韦书同道:“所以今日如果侯爷杀了李源,他两个儿子的‘性’命就等若都是断送在锦衣齐家手里,侯爷试想,如此仇怨,李弘信岂能善罢甘休?”

    “这样说来,我倒是要谢谢韦大人的劝阻之恩了?”齐宁淡淡笑道。

    韦书同听出齐宁话中略带讽刺,略有一丝尴尬,转变话题问道:“侯爷方才说皇上料中西川之事,不知是指什么?”

    “韦大人难道不明白?”齐宁似笑非笑道:“皇上料定黑岩‘洞’事件必有内幕,而且还说过,你韦大人上书,不尽不实,恐怕也是在刻意隐瞒朝廷!”

    韦书同闻言,脸‘色’微变,急道:“侯爷,下官.....下官冤枉!”

    齐宁见这半老的封疆大吏一副紧张模样,而且眼角‘抽’搐,心知这韦书同必有古怪,轻声道:“韦大人,你也别担心,皇上后来还说了,先帝派你来西川,定然是看重你的才干和人品,若非如此,又怎可能将西川如此重地‘交’到你手里?皇上说你可能有难言之隐,这才派我前来,瞧瞧到底发生什么。”微微一笑,道:“韦大人,皇上体恤下臣,实在是圣明之君,只盼你不要辜负皇上对你的信赖。”

    ---------------------------------------------------------------------------------

    ps:本来是有点发烧,但是看到大家鼎力支持,还是坚持将这一章码了出来。

    感谢每一位投下票票的好朋友,目前也算是排进了年终盘点作品前三名。

    的年终盘点活动,大家应该都看到了,在页可以投五张。

    月票榜是有钱人玩的游戏,沙漠这样的丝玩不起,但是目前这个年终最佳作品榜单相对而言,应该还算公平一些,算是比较真实的数据,也是沙漠比较有兴趣和热情的榜单,在这里拉拉票,希望大家每天都能将你们手里的免费票投给沙漠,在这里向大家鞠躬感谢。

    在这里特别说明,投票有两个选项,一个可以投“最佳作品”,一个可以投“最佳作者”,为了集中火力,咱们只投“最佳作品”,放弃最佳作者,如此一来,也许会有一个比较好的成绩。

    大家鼎力支持,你们风‘骚’起来,沙漠也会风‘骚’地写出更好看的情节以及更热血的番外,不蒸馒头争口气,人多力量大,大家在年终就帮沙漠这一次,一起争取一个好成绩吧,拜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