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九零章 阴魂不散
    齐宁此时看上去颇为淡定,但心下却是骇然。

    他在苍溪发现狼牙链丢失之后,虽然也做了最坏的打算,但心中多少还是存有几分侥幸的心思。

    毕竟狼牙链被自己带到西川,十分隐秘。

    这一次前来西川,他并无大张旗鼓,反倒是借着田家药行一行人作为掩护,进入西川,连自己的行踪都是十分隐秘,就更不必说自己身上还持有狼牙链。

    但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倒像是有人早就知道自己身上持有狼牙链,而且一直盯着自己,甚至悄无声息地盗走了狼牙链。

    这时候齐宁当然不再以为那串狼牙链是不小心丢失,明显是有人从自己身上偷取,对方能够在自己毫不知觉的情况下盗走狼牙链,而且利用狼牙链进入黑岩洞,其身手之高、心术之深,实在是让齐宁吃惊。

    “既然他只是个戏子,没有多少用处,立刻杀了。”依芙心中恼怒,握刀上前一步。

    梅玉絟急忙叫道:“你们......你们说话不算话,你们答应过,我要是......我要是实话实说,你们就放我走。”

    齐宁淡淡笑道:“我不相信你说的话,我以为你并没有实话实说。”

    “我知道的都说了。”梅玉絟心知自己命悬一线,急道:“我就是拿钱为他们办事。”

    “你和他们每天都在一起,难道就不曾听他们说起过其他的事情?”齐宁淡淡道:“他们就没有提及过其他人或者其他事情?”

    “其他人?”梅玉絟似乎在绞尽脑汁想什么,片刻之后,终于道:“是了,我.....我记得他们好像说起一个人,可是......可是却听不明白到底说的是谁。”

    “快说。”依芙立刻道:“他们提到了谁?”

    梅玉絟道:“他们说到.....说到什么童子......!”皱眉想着:“洞主......洞主给我设宴,热情款待,我.....我多喝了几杯,所以......!”

    一提到此事,巴耶力脸色更是显出愠怒之色,依芙也是握起粉拳,恨声道:“你到了苗寨,贪杯好色,毁了......我们饶不了你。”

    梅玉絟来到苗寨,接受款待,而且看中了两名苗家姑娘,巴耶力只当他是真的锦衣候,又考虑到黑岩洞的前途,却是让那两名苗家姑娘服侍梅玉絟,谁知道却是这般结果,依芙和巴耶力自然十分恼怒。

    梅玉絟尴尬道:“我当时......当时有些迷迷糊糊,那名护卫和另一人进屋骂了我几句,说我贪杯滞留在苗寨,要坏了事情,我迷迷糊糊也没听明白他们说什么。只是.....只是隐约听他们低声说若是在山里耽搁太久,什么.....什么童子一定会大发雷霆.......!”

    “童子?”齐宁眉头一紧:“说的是什么童子?”

    梅玉絟皱眉苦想,忽地道:“是了,我记起来了,他们说的好像是......对,持宝童子,不错,他们说的是持宝童子,他们说要是在山里耽搁太久,持宝童子会大发雷霆。”

    “持宝童子?”依芙和巴耶力对视一眼,都是茫然不解:“那又是什么人?”

    齐宁却是脸色微变,厉声道:“他们说的果真是持宝童子?”

    梅玉絟见得齐宁脸色冷厉,有些害怕,连连点头:“是是,我当时虽然醉得厉害,可是.....可是记得清楚,他们说的就是持宝童子,我当时还在纳闷,那持宝童子究竟是什么人,不过我知道.....我知道当时他们以为我已经醉过去听不见,否则绝不会.....绝不会在我耳边说到这人。”

    “持宝童子.......!”齐宁眉头紧皱,“难道又是那帮妖邪作祟?”

    依芙忍不住问道:“侯爷,持宝童子是什么人?你认识吗?”

    齐宁先不解释,问梅玉絟道:“除此之外,你还知道什么?”

    “我真的不知道其他事情了。”梅玉絟苦着脸道:“第二天早上,那护卫就让我赶紧下山,可是......可是我没有想到苗寨的规矩,洞主......洞主不让我们下山,那几名护卫害怕你们怀疑,只能留下来.......!”

    齐宁想了一下,才道:“依芙,让人先将他带下去关起来,回头再问。”

    依芙立刻吩咐两名苗汉过来将梅玉絟拖下去关起来。

    “洞主,依芙,看来这帮人是奉了持宝童子之令,冒充上山。”齐宁道:“你们可曾听过地藏?”

    “地藏?”巴耶力和依芙对视一眼,都是摇头。

    “安忍不动如大地,静虑深藏如秘藏!”齐宁道:“地藏是佛教传说中的一位菩萨,掌管地狱,度化地狱的恶鬼亡灵,立下誓言,地狱不空,誓不成佛。”

    “那持宝童子和地藏有什么关系?”

    “地藏菩萨要在无佛世界教化众生度脱六道沉沦。”齐宁解释道:“在地藏王菩萨麾下,有地藏六使,是协助菩萨度化众生的使者。”顿了顿,才道:“持宝童子,便是地藏六使之一。”

    巴耶力和依芙都是一怔,只觉得匪夷所思。

    齐宁所指的地藏六使传说,其实也是从江陵太守毛文寿口中得知。

    当初齐家老宅发生诡异事件,齐宁和顾清菡前往老宅追查,最后查出其中隐情,一切都是化名赵渊的判官所为,而判官,则是地藏麾下的喽啰。

    也正是从那一次,齐宁才知道背后有一股极其神秘的势力存在。

    只是老宅事件之后,便一直再无和那股势力有过接触,却万想不到这一次竟然又出现了持宝童子。

    持宝童子乃是地藏六使之一,而当初在齐家老宅为祸的判官,也是地藏麾下,齐宁心中疑惑,这持宝童子和当初的判官赵渊,是否就是属于同一股势力?

    存在判官和持宝童子,当然就有地藏的存在。

    这股阴魂不散的势力,到底是何方神圣,又为何会卷入这次黑岩洞事件之中?

    齐宁只觉得这背后的真相反而越来越复杂。

    “侯爷,我们是第一次听到有持宝童子这样的人物,从前与他并无任何的仇怨,为何他要设陷阱害我们?”巴耶力皱眉道:“这持宝童子,又会是什么人?”

    齐宁想了想,才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持宝童子到底是什么人,不过.......刚才那戏子也说了,他是万春班的戏子,万春班只会给达官贵人唱戏,也就是说,只有对梅玉絟十分了解,才会派人直接找上他。”

    “侯爷是说,那持宝童子可能是达官贵人?”依芙立刻明白过来。

    齐宁道:“我不敢肯定持宝童子究竟是什么身份,但是.......这伙人绝不是普通之辈,很可能涉及到西川的达官贵人。”也不多解释,道:“巴耶力洞主,我已经派人去找韦书同,在他抵达之前,多派人守卫白棠龄的安全,最好是先将他在山里藏起来,不让人知道他的踪迹。”

    巴耶力点头道:“侯爷放心,我立刻去办。”转身走出两步,忽地转过身,向着齐宁行礼道:“侯爷,巴耶力粗心大意,错认了坏人,对侯爷不敬,还请......!”

    齐宁不等他说完,已经笑道:“你不用多说,我之前说过,如果我换成是你,也会出错。好在一切没有酿成巨祸。”

    巴耶力见齐宁和颜悦色并不怪罪,心中稍安。

    等众人散去,屋内只剩下齐宁和依芙,依芙见得齐宁若有所思模样,不由轻声问道:“侯爷在想什么?”

    齐宁左右瞧了瞧,并无他人,含笑道:“依芙姐,我不习惯你叫我侯爷,还是叫我情郎小弟弟好。”

    依芙脸颊一红,低声道:“我......我不知道你是锦衣候,原来.......原来你这次来西川,就是为了帮我们!”

    “也不能说全是为了你们。”齐宁叹道:“皇上担心这次事件是有人想要挑起苗人之乱,一旦西川大乱,百姓受苦,朝廷也会震荡。”

    依芙蹙眉道:“侯爷.......!”见齐宁盯着自己,有些尴尬,齐宁笑道:“我说过不习惯你叫我侯爷,叫我小弟弟就好。”

    “不能。”知道齐宁乃是与黑岩洞有着极深渊源的锦衣候,依芙心境不似从前,轻声道:“阿兄要是听见,一定会责怪我。”

    齐宁见得无人,伸手去握依芙小手,依芙想要躲开,却有些犹豫,齐宁速度极快,已经抓住依芙手儿,轻声道:“你怕你阿兄责怪,难道不怕我责怪啊?我好歹也是个侯爷,乖,听话,你要是不想叫我小弟弟,可以叫我小哥哥。”

    “才不能。”依芙微低头,瞟了齐宁一眼,从年纪上看,她比齐宁要大上五六岁,当然不好叫齐宁哥哥,轻声道:“要是没人,我叫你.....叫你......!”苗女虽然多情,也不似汉家姑娘那般扭捏,但是私下,总还是有些羞涩,不好意思说出口。

    齐宁笑了一笑,才道:“其实我有想过,这背后想要挑起事端之人,会不会是黑莲教甚至是蜀王李弘信........!”顿了顿,才皱眉道:“可是这突然冒出来持宝童子,却打乱了我的头绪。”

    依芙也是蹙眉道:“你怀疑蜀王?”

    齐宁冷笑道:“其实在京城的时候,我就揣测过,如果是有人故意想要挑起西川苗家大乱,当然有不可告人的目的。苗家七十二洞一旦作乱,对谁最有利?只要向这里想,总有怀疑的对象。”

    “我明白了。”依芙低声道:“你是觉得一旦苗家七十二洞反叛,挑起西川之乱,蜀王就能趁乱谋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