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八九章 万春艺伶
    齐宁和依芙赶到巴耶力这边之时,巴耶力已经神色凝重在屋外等候,四周围着十多名手持兵器的苗汉。

    在地上,躺着一具尸首,竟然也是破毒自尽而死,正是随同那年轻人一起过来的护卫。

    巴耶力神情凝重,看到齐宁过来,迎上几步,沉声道:“这人拼死顽抗,杀了我们一人,伤了三人,知道难以逃脱,自尽而死。”

    齐宁心知方才这里也是经过了一场殊死拼杀,皱起眉头,问道:“洞主,那位侯爷.....?”

    “我们已经绑起来。”巴耶力盯住齐宁,“这一次我们黑岩洞是将生死押在了你身上,我只望你不要让我们失望。”瞧见齐宁身边依芙,问道:“白县令情况如何?”

    依芙立刻道:“阿兄,你放心,白县令安然无恙。”瞧了齐宁一眼,才道:“先前那人一定是假冒的,他手下那几个护卫,见到我们过去,便要杀死白棠龄,如果他们真的是锦衣候的人,绝不会滥杀无辜。”

    巴耶力微微颔首,向齐宁行礼道:“侯爷,请!”此时便等若已经是相信了齐宁的身份。

    齐宁也是含笑还礼,巴耶力在前领路,进到屋内,只见到一名身着锦衣十七八岁的年轻人被结结实实地用藤绳绑住,口中塞了东西,不能言语,边上两名苗汉手持弯刀守住,见到巴耶力进来,那年轻人喉咙里发出“呜呜”之声,脸上满是愤怒之色。

    齐宁和巴耶力对视一眼,巴耶力上前去,撤出了塞在那年轻人口中的东西,年轻人立刻深吸几口气,随即怒目而视,厉声道:“巴耶力,你好大的胆子,竟敢......竟敢欺骗本侯,在这里设下陷阱。”

    巴耶力默不作声,走到一旁。

    齐宁却是拉过一张椅子在那年轻人对面坐下,打量年轻人一番,含笑道:“年纪倒也合得上,看来你们对锦衣候也是略有了解。”

    “你是谁?”见到齐宁一副居高临下模样,年轻人怒声道:“在本侯面前,你敢如此放肆?”

    “你是锦衣候?”齐宁问道。

    年轻人仰起脖子,冷笑道:“不错,本侯是皇上钦封的锦衣候。”瞧了巴耶力一眼,道:“巴耶力,本侯念在你们黑岩洞与我锦衣侯府往日的渊源,此番特地来到西川为你们解围,可是你们竟然如此对待本侯,难道你们黑岩洞想要鸡犬不留吗?”

    “你既然是锦衣候,自然见过皇上。”齐宁微笑道:“皇上长得是什么样子?对了,其实我也去过锦衣侯府,对锦衣侯府颇有些了解.......!”转视巴耶力,问道:“巴耶力洞主,京城的锦衣侯府,你可曾去过?”

    巴耶力点头道:“当年阿爹在世的时候,倒也跟随去过一次,见到过齐大将军!”

    “那就好了。”齐宁含笑看着那年轻人:“锦衣侯府大门前有两尊石雕,你自然清楚,不知道那两尊石马是什么颜色?”

    “石马?”年轻人一怔。

    齐宁皱眉道:“难道你不知道,京城许多达官贵人门前是石狮子,可是锦衣候征战沙场,喜欢战马,所以在门前是两尊石马,怎么,你不知道?”

    年轻人有些狐疑,一时间并不说话。

    “这就怪了,你是锦衣候,连侯府门前的石马是什么颜色都记不得?”齐宁冷笑一声,“那你总该记得,锦衣侯府进了大门之后,院子里还有一尊石雕,我想问你,那石雕又是什么?”

    年轻还在犹豫,依芙在旁冷声道:“难道你这也不知道?锦衣候连自家府里的情形都不知道,一定是假冒的。”

    年轻人终于道:“是......也是.....也是一尊石马?不对.....应该.....应该是......对,是一头石狮子.......!”

    齐宁叹了口气,道:“看来你果真是假冒的,锦衣侯府里面,没有石马,更没有石狮子,什么都没有,只是一个院子而已。”

    刀光闪动,寒气四散。

    巴耶力手中弯刀刀锋已经顶在了年轻人的喉咙处,厉声道:“原来你真的是假冒的锦衣候,你到底是什么人?”

    年轻人急道:“巴耶力,你......你大胆,本侯当然知道是个院子,只是.....只是你们的刀子架在本侯脖子上,本侯一时紧张,记错了而已。巴耶力,本侯此番是为了你们黑岩洞而来,你们可不要不识好歹,要是伤了本侯一根头发,你们黑岩洞......!”

    话没说完,齐宁忽地起身上前,从一名苗汉手里拿过刀,二话不说,刀锋划过,已经在那年轻人的脸上划过一道深深的刀痕,鲜血溢出,年轻人脸色大变,失声惊呼,齐宁蹲下身子,刀刃顶在年轻人咽喉处,含笑道:“我现在已经毁了你的脸,你是不是要让黑岩岭鸡犬不留?”

    年轻人见齐宁虽然脸上带笑,但眸中满是寒意,那双眼眸子如同刀锋般锐利异常,勉强装作镇定道:“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你.......!”

    “你说你是锦衣候,我就不知道我是谁了。”齐宁淡淡道:“我知道你和那些死士不同,你细皮嫩肉,平时应该是养尊处优,所以他们敢死,你却不一定敢死。当然,你如果不想死,只要回答两个问题就可以。”

    “你什么意思?”

    “其实我也知道,你知道的未必有多少。”齐宁冷眸盯着年轻人眼睛:“不过那串狼牙链是何人交给你,你总该知道?是谁让你们上山带走白棠龄,你当然也不会忘记。”刀刃往前压了压,年轻人咽喉肌肤往里陷入一些,齐宁冷声道:“是谁?”

    年轻人紧闭嘴巴,齐宁淡淡一笑,道:“我给你三声的时间,足够让你决定自己的生死,是继续活下去享受人生,还是为了某些人贴上自己年轻的生命。”顿了顿,才淡淡道:“一.......二........!”

    他第三声未出口,手上微用力,年轻人终于道:“别......别动手!”

    “如此说来,你做出选择了?”齐宁含笑道,“好,你现在告诉我。”

    “你.......你们答应我,我要是说了,你们......你们一定要放我走。”年轻人道:“苗人信守承诺,我相信你们。”

    齐宁点头道:“你放心,苗家人说话算话,说吧。”

    年轻人低头想了想,半晌才道:“其实......其实我也不知道什么,跟我一起过来的那名护卫知道的比我多......!”

    “护卫?”

    年轻人点头道:“是他找上我,让我......让我冒充锦衣候,他说他是神侯府的衙差......!”

    巴耶力等人显然对神侯府并不知晓,齐宁却是眉头一紧。

    “神侯府是什么?”依芙立刻问道。

    齐宁道:“神侯府是朝廷的衙门,专门处理江湖事务。”

    “朝廷的衙门?”依芙漆黑的迷人眼珠子转了转,很快便道:“他是在撒谎。”

    年轻人立刻道:“没有,我没有撒谎,他们......他们真的是神侯府的人。他们让我扮成锦衣候,说你们黑岩洞苗寨谋反作乱,绑架了一名官员,只要将官员带离下山,就可以向朝廷为我请功,一定可以封我为大官。”

    齐宁笑道:“依芙,他未必在说谎,说谎的只是他明面上的手下。”盯着那年轻人:“那串证明你是锦衣候的项链,也是护卫交给你的?”

    “我本不想答应,可是......可是他们给了我五十两黄金的定金,还告诉我说我如果假冒锦衣候,上山之后,苗寨里的人一定会盛情款待我。”年轻人低着头,“为朝廷办差尽忠国家,而且自己还能立功受赏,所以.......!”

    “所以你就答应了。”齐宁淡淡一笑,问道:“你本来又是何方神圣?他们为何会看重你?”

    年轻人的脑袋垂得更低,道:“我......我叫梅玉絟,是.......是个唱戏的!”

    此言一出,齐宁立时现出释然之色,巴耶力伸手一把揪住梅玉絟衣领,怒喝道:“你当真只是一个唱戏的?”

    虽然是苗寨的人,但巴耶力自然也知道唱戏的是做什么的。

    梅玉絟见得巴耶力凶神恶煞模样,如今已经坦白身份,哪里还敢硬下去,道:“是......他们都是朝廷的人,我......我不敢不答应。”

    “也就是说,从头至尾,你只是受命那名护卫。”齐宁叹了口气,“你也一直以为他们是神侯府的人?”

    “难道不是?”梅玉絟反问道:“他们难道是冒充神侯府的人?”

    “你一个唱戏的都敢冒充锦衣候,他们冒充神侯府的人又何足道哉?”齐宁冷笑一声,“你是哪家戏楼的?”

    “万春班!”梅玉絟道:“我们班子只给达官贵人唱戏。”

    “那几名护卫,你之前是否见过?”齐宁问道:“他们是如何找上你?”

    “我以前没见过,那天晚上,我睡下之后,半夜醒来,却不在自己的屋里。”梅玉絟道:“然后那人就出现,让我冒充锦衣候,而且当夜就嘱咐我该如何冒充,后来他带我来到黑岩洞。”

    巴耶力甚是懊恼,问道:“你们如何知道那串狼牙链是我们黑岩洞的信物?”

    “我不知道。”梅玉絟摇头,茫然道:“那人告诉我,到了黑岩洞,只要拿出项链,你们就会认为我是锦衣候,我......我也不知道他们从哪里得来的项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