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八七章 将信将疑
    世界总是很奇妙,有时候眼见得陷入绝境之时,却忽然间柳暗‘花’明又一村,形势骤然转变,让人措手不及。.: 。

    齐宁现在就有这样的感觉。

    “阿兄,咱们立刻去将他们抓起来。”依芙欣喜‘交’加:“抓起来之后,‘逼’问他们究竟是谁所派,这样就知道是谁在背后害我们了。”

    “不行!”巴耶力和齐宁几乎是异口同声道,随即两人对视一眼,齐宁微微一笑,抬手示意巴耶力说话。

    巴耶力想了一下,才向齐宁道:“你说你是锦衣候,可是并无狼牙链,虽然有解释,却也不能只凭一面之词。”

    “‘洞’主说得对。”齐宁点头道:“这种时候,小心驶得万年船。”

    “多谢体谅。”巴耶力道:“如果他真的是锦衣候,而你是假的,我们就冒犯了真正的锦衣候。”

    依芙急道:“阿兄,还有什么好怀疑的,这......!”看了齐宁一眼,只见到齐宁正含笑看着自己,不由脸颊一热,低头道:“这个才是真正的锦衣候。”

    “依芙,现在不能轻易去抓他。”齐宁道:“就算他是假冒的,我们也不能动手。”

    “为什么?”

    “第一,这时候动手,最危险的就是白棠龄。”齐宁正‘色’道:“白棠龄的生死,事关你们黑岩‘洞’的清白,如今白棠龄在他们手中,一旦他们发现你们已经看破,准备对他们动手,那么白棠龄必死无疑。”扫视几人,才缓缓道:“其二,这几人绝不是真正的幕后真凶,这一次黑岩‘洞’事件,疑点重重,如果我没有猜错,黑岩岭事件只是开始,借由此事将苗家七十二‘洞’卷入一场巨大的‘阴’谋之中,这背后的势力,必须要将其揪出来。”

    依芙立刻道:“阿兄,侯爷说得对,咱们不但要洗刷清白,还要找出幕后真凶。”

    巴耶力微一沉‘吟’,终于问道:“你觉得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他显然还有些狐疑,但是明显对齐宁的身份又信任了两分。

    “‘洞’主,跟随那人过来的有几人?”齐宁低声问道。

    巴耶力立刻道:“五个人,说是锦衣侯府的护卫,保护候爷的安全,我能看出来,他们的武功都不弱。”

    “白棠龄在他们手中,你说他们保护他,也就是说,白棠龄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齐宁问道。

    巴耶力点头道:“正是,他们说有人一直想要行刺白棠龄,必须要严加保护。今天早上将白县令‘交’给他们之后,有四个人始终贴在白县令身边,寸步不离,没有人能够接近。今日那人留下来宴请姑娘的父母,还说要让人先将白县令带走,是我劝他们留下来,一来是要保护那位侯爷的安全,二来也是人多热闹一些,不能只有咱们苗家人在场。”

    齐宁笑道:“幸亏‘洞’主这样做,否则白棠龄被带走,那位侯爷留下来也无济于事。”

    “阿兄,现在他们是否也一直贴在白县令边上?”依芙问道。

    巴耶力道:“他们就住在那位侯爷隔壁,两处房屋不过十几步远,屋子里有两个人,屋子外面还有两个人绕着屋子守卫。”神情此时十分严肃:“剩下的一个人,守在那位侯爷的屋外。”

    齐宁手指点在鼻尖上,若有所思,道:“那位侯爷虽然贪杯好‘色’,但是既然被派到这里来,也一定不是蠢笨之人。还有他手下那五个人,人数虽然不多,但武功不错,而且还有人在屋内,距离白县令近在咫尺,一旦有动静,被他们察觉有异,只怕顷刻间就能杀死白县令。”

    “侯爷,他们现在没有动手,是想活着下山。”依芙漂亮的眼眸子微微转动,“只要下了山,就会动手,白县令恐怕连尸骨也不会剩下。”

    他直呼齐宁为侯爷,显然是认定齐宁才是真正的锦衣候。

    “依芙说得对。”齐宁点头道:“但这几人既然敢上山,也一定做好了被看穿的准备,他们是亡命之徒,一旦发现被看破,绝不会手下留情。”

    白牙力思索道:“侯爷,在从他们手里救出白县令之前,绝不能让他们反过来看出我们已经看穿他们,而且还要从那个假......!”顿了一下,还是照顾巴耶力情绪:“还要从那个侯爷口中问出幕后真凶,这可不容易,惊动任何一处,另一边一定有察觉。”

    “这两件事情都很难。”依芙蹙眉道:“白县令被他们看得死死的,如何能够救出?而且那位假侯爷又怎会轻易招供?”

    齐宁想了想,道:“那位侯爷既然贪杯好‘色’,也就是说他身上还是有很大的弱点,若是能够将他生擒,未必不能审问出口供来。不过白头人说的不错,绝不能让对方看出破绽来,否则白棠龄就有‘性’命之危,所以.......!”

    “所以什么?”见齐宁略有犹豫,依芙忙问道。

    齐宁盯着巴耶力,轻声道:“‘洞’主,就看你能不能坚定心意了,我这边倒是有个主意,或许能够救出白棠龄。”

    “哦?”巴耶力道:“你说。”

    “我这主意很可能要与那些人刀兵相见,如果‘洞’主担心对方是锦衣候,不想和对方起冲突,就只能另想办法。”齐宁神情肃然:“不过时间不多,‘洞’主必须当机立断,不能太过耽搁。”

    巴耶力若有所思,依芙蹙眉道:“阿兄,你还在犹豫什么,难道还以为那人是锦衣候?”

    巴耶力想了想,终是看着齐宁问道:“你有什么主意?”

    夜‘色’深沉,整座黑岩岭都被笼罩在夜幕之中,连绵数十里的黑岩岭,宛若匍匐在苍茫大地上的洪荒巨兽,暮‘色’沉沉,暗藏凶机。

    黑岩‘洞’主寨也已经是一片死寂。

    山腰上,吊脚楼鳞次栉比,偏角落处,颇有些静怡的地方有两座吊脚楼相距极近,宛若孪生兄弟一般的吊脚楼亮着灯火。

    两座吊脚楼外,都有人在守卫巡视。

    守卫之人都是锦衣在身,腰佩长刀,看上却都是十分的警觉。

    左首的吊脚楼口,那名守卫瞧见对面出现一个身影过来,皱起眉头,按住刀柄,沉声道:“何人?”

    只见一名苗人上前来,弯腰行礼道:“‘洞’主想问侯爷是否已经醒来?有要事要见侯爷。”

    “哦?”那守卫异常警觉,道:“深更半夜,侯爷一直在休息,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是这样的,‘洞’主知道诸位明天一早便要下山,所以备下了一些礼品。”那苗人低头恭敬道:“侯爷身体尊贵,无所不有,所以‘洞’主也不知道备下的礼物合不合适,其中有些是想请诸位带回京城,转送给侯府里的家眷,‘洞’主想请侯爷挑选一番。”

    守卫脸‘色’微缓,问道:“备下礼物?都是些什么礼物?”

    “都是一些土货。”苗人笑道:“有些兽皮,有些‘药’材,还有一些珠宝,都是我们黑岩‘洞’珍藏下来的,虽然不值多少银子,却也十分的稀少,所以......!”

    守卫笑道:“你们‘洞’主很懂事,侯爷知道,一定会很高兴,将那些礼物都备好,明天一起带走就是。”

    苗人道:“还有一些字画,是要侯爷亲自鉴赏,‘洞’主说他不懂字画,需要侯爷品鉴挑选才可以。”

    “字画?”守卫狐疑道:“你们苗寨里哪里来的字画?”

    那苗人道:“当年老侯爷在西川平‘乱’,班师回京之前,不少西川的达官贵人向锦衣老侯爷献上了礼品,老侯爷十分宽厚,对我们老‘洞’主十分关照,当时转送了一批字画给我们老‘洞’主,让我们珍藏,说都是好东西,老‘洞’主就一直将那些字画珍藏在寨子里。这次侯爷前来,我们寨子实在没有什么好东西拿出手,所以......‘洞’主就将那批字画拿了出来,想请侯爷挑选几幅,以作献礼。”加了一句道:“还有诸位‘侍’卫大人,一路辛苦,‘洞’主也给诸位备了礼品。”

    守卫回头瞧了屋子一眼,才道:“你等一等,我看看侯爷是否醒来。”

    他几步跃上吊脚楼,凑到‘门’前,轻声道:“侯爷,侯爷,巴耶力‘洞’主准备了一些礼品,想请侯爷过去看看,不知侯爷是否有空?”听到里面没有声音,又叫了两遍。

    等了片刻,听到屋‘门’打开,一名十七八岁的年轻人‘裸’着上半身‘迷’‘迷’瞪瞪打开‘门’,打了个哈欠,问道:“什么礼物?”

    那苗人忙上前两步,拱手道:“侯爷,是‘洞’主要送给侯爷的礼物,有一些稀罕的‘药’材、兽皮,还有些珠宝字画,请侯爷过去看一看,是否合心意。”

    “珠宝字画?”年轻人微睁大眼睛,笑道:“好好,你们‘洞’主很是孝顺,我看看到底是些什么礼物,等一下。”转身进屋,片刻之后,已经穿了衣衫出来,走下吊脚楼,道:“前面带路。”

    那苗人十分谦恭在前领路,锦衣‘玉’带的年轻人跟在后面,那名护卫也是跟在年轻人身后,走出一段路,年轻人已经冲着前面带路的苗人道:“你们黑岩‘洞’的姑娘很是温顺,本侯十分喜欢,对了,寨子里还有没有更漂亮的姑娘,再挑选几个,本侯一并带下山去,都娶进锦衣侯府让她们享受荣华富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