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八五章 兄妹重逢
    第三更,求订阅,求月票!

    -------------------------------------------------------------

    齐宁有金牌在手,未必能够调动官兵,可是要让岳乾良听从带路,倒也是轻而易举。

    岳乾良带着几名官兵在前领路,一路向黑岩岭方向靠近过去,虽然可以远远望见黑岩岭山脉,但是走起来却也还有十余里地,一路之上,竟然是有多处伏兵,有明有暗,齐宁心想如果不是有人带路,要想硬闯进黑岩岭,定是凶多吉少。

    日落下山,到得黑岩岭下,便瞧见前方陡壁屏立,有一条狭窄的道路通往山岭上,距离山下最后一道关卡是用木杉栏横住,前面还有倒马刺,上百名官兵在这里严阵以待,甚至还修有瞭望木楼。

    “上差,那里有苗人守卫。”岳乾良抬手指着山上那条狭窄的山道,“这里可以通往山岭之上,可是.......!”顿了一下,还是道:“上差真的要进黑岩岭?”

    齐宁笑道:“你以为我在开玩笑?”

    “上差胆识过人,让人钦佩。”岳乾良露出一丝敬意,瞥了后面依芙等一群人,压低声音道:“上差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齐宁微微颔首,两人走到一旁,岳乾良才低声道:“上差,恕卑职斗胆,这些苗人不知是从何而来?”

    齐宁道:“有什么问题?”

    “上差上山,固然胆识过人,可是.....我们不得不防备苗人。”岳乾良低声道:“不如这样,卑职派人护送上差进山,但是这些苗人卑职扣留在此,当做人质,如果巴耶力想对上差不利,咱们手里有着几十号人质,他未必敢轻举妄动。”

    齐宁抬手拍了拍岳乾良肩膀,笑道:“我知道你是一番好意,不过这样一来,其中的误会只会越来越深。我这次过来,是奉旨解决此事,不是加深误会。对了,听你口音,不是西川本地人?”

    “上差好耳力。”岳乾良忙道:“韦大人来西川赴任之时,卑职跟随姚统领作为韦大人的扈从而来。”

    “原来如此。”齐宁道:“是个谨慎的人。岳都尉,我要是能够安然无恙出来,必定会向朝廷大力举荐你。”

    岳乾良心知能够得到御赐金牌奉旨前来西川的这位上差,地位一定不会低,稍加提拔,自己就算不是飞黄腾达,那也必定大有好处,立刻拱手感激道:“卑职多谢大人。”知道齐宁心意已决,抬手道:“打开杉栏,恭送上差进山!”

    过了最后一道关卡,依芙在前领路,众人牵马到了山脚下,只见到那条狭窄道路最多也只能容纳两人,两边都是陡峭的山壁,牵马上山只怕是十分困难。

    依芙已经道:“咱们的马匹可以留在这里,从这里往上有几里地,不过走过去就会宽敞许多,翻过这道岭,进到里面便是山谷,那里有寨子,只要穿过那道寨子,再翻过一个山坡,就能到主寨。”

    “如此甚好。”齐宁吩咐众人将马拴在了山下,依芙也不耽搁,率先往那边过去,还未靠近,就有人大声叫道:“什么人?再靠近一步,立刻射死。”

    此时天色已经暗下来,只见到那陡壁中间的狭窄山道昏黑一片,根本看不清人影。

    齐宁心想也难怪黑岩岭敢和官兵针锋相对,这里的地形实在是太过特殊,走出山不容易,想要进山,更是困难。

    依芙却不多言,两根手指放入口中,吹起口哨来。

    她口哨十分清亮,三长一短,很快,就从里面冒出一人来,手中端着竹弩箭,十分谨慎小心,依芙靠近过去,道:“是我!”

    那人打量几眼,放下竹弩箭,惊喜交加道:“依芙,你......你回来了,太好了!”抬头瞧见依芙身后跟着一群身影,闪闪绰绰,都是苗家衣衫,更是欢喜:“你带援兵来了?哈哈......洞主知道你回来,一定很开心。”回头做了手势,里面又钻出来几人,都是一脸欢喜,十分兴奋。

    齐宁却已经走上前去,问道:“山里可有汉人进去?有没有官府的人进入?”

    “官府的人?”几名苗人互相瞧了瞧,都是摇头,齐宁心下正喜,一人已经道:“我们不晓得,我们一直都在这里守卫,不许任何人进入山岭,反正这里没有人进去过。”

    一路行来,依芙早已经瞧出齐宁心中有事,此时终是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你在担心什么?”

    齐宁摇摇头,道:“我们先去见你阿兄再说。”

    依芙点点头,又道:“你为什么说有别的汉人进入山岭?这是入山的通道之一,黑岩岭四面,入山的道路有十几条路,这里没有人进去,不代表其他地方无人进去。”

    齐宁道:“所以我才说要赶紧见到巴耶力。”并不多言,抬步便往山上去,苗人守卫见到齐宁是与依芙一同来,虽然好奇,但也不拦阻。

    一行人进了狭窄的山道,果然如同依芙所言,连续几里地,两边都是紧凑的崖壁,怪石嶙峋,道路异常狭窄,最紧窄处,甚至只能容一人通过,齐宁心想官兵要攻打黑岩岭,这里绝对是走不通,只要在这里安排少部分人,就足以抵挡官兵,甚至直接用石头将这条路封死,就彻底断了这条路。

    好在走过几里地之后,道路陡然开朗,此后依芙一路在前带路。

    黑岩岭上,其实正儿八经修出来的道路屈指可数,大多数都是人走出来的路,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

    也正因如此,山岭的道路极不规则,有的扭扭曲曲,有的走到一半,就突然断了路。

    天色早已经黑下来,依芙走了片刻,忽然叹了口气。

    “怎么了?”齐宁不由问道。

    依芙苦笑道:“以前这个时候,山里总有些鸟兽的叫声,可是现在......只怕山里的鸟兽也不多了。”

    齐宁立时就明白她话中意思。

    毫无疑问,黑岩岭粮食紧缺,只能猎杀鸟兽当做粮食,想来最近一段时间在黑岩岭猎杀的鸟兽太多,连鸟鸣兽叫也少了。

    果然如同依芙所言,翻过山岭,便是一处山谷,山谷里是黑岩洞六寨之一,火光不多,依芙带人进到宅子内,显然依芙突围出去的消息寨子里的人都知道,见到依芙带人回来,都是欢喜不已。

    只是寨子里的男人都在山岭四周守卫,寨内只剩下老弱妇孺,而且一部分在准备饭食,一部分则是在制作箭矢。

    因为担心人数太多,齐宁让三十名护卫先留在寨子里,只带着依芙和白牙力往主寨去。

    两人虽然不明白齐宁为何会这样做,却也并不反对。

    过了山谷,又爬上一道山坡,走了两个多时辰,这才瞧见前方出现火光,依芙深吸一口气,回头道:“那边就是主寨了。”

    齐宁道:“咱们去见你阿兄,不要张扬,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依芙颇有些狐疑,却还是点了点头。

    其实寨子里的男人大都出去,留下的老弱妇孺都是在屋子里准备,依芙对这里地形异常熟悉,悄无声息地进了主寨,路上到有几处不得不被守卫发现,守卫见到依芙,都是欢喜交加,却被依芙嘱咐不要声张。

    到了一处距离悬崖边不远的吊脚楼,依芙上前去敲了敲门,很快便听到里面传来一个粗重的声音道:“是谁?”

    “阿兄,我是依芙!”依芙低声道。

    便听到屋里传来仓促的脚步声,“嘎吱”一声,屋门被打开,接着从屋里头出来的火光,齐宁却是看到一名身形粗壮的苗汉站在门前,那苗汉看上去倒像有四十岁年纪,肌肉发达,身形厚实,长相方正,看到站在门外的依芙,脸上惊喜交加,一把抓住依芙的手,激动道:“阿妹,阿妹,你......你回来了,哈哈哈......巫神保佑,你......你活着回来了......!”

    依芙也是颇为激动,眼圈已经翻红,哽咽道:“阿兄,我......我也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不要这样说。”苗汉哈哈笑道:“巫神保有你,你现在不是好好的,现在都好了,哈哈哈......!”这时候发现依芙身后的白牙力和齐宁,先是一怔,打量白牙力几眼,狐疑道:“你......你可是.....可是苍溪苗寨的头人白牙力?”

    白牙力上前一礼,笑道:“巴耶力洞主,我是白牙力,多年未见,你还是这样壮实。”

    “这么说......阿妹,你见到了大苗王?”这苗汉当然就是黑岩洞主巴耶力,兴奋道:“好,这下就更不会有问题了。”抬手道:“白牙力头人,快进屋。”瞧见齐宁,怔了一下,随即皱起眉头,看向依芙。

    齐宁不等依芙说话,上前拱手道:“巴耶力洞主,你好!”

    巴耶力微微颔首,依芙已经道:“阿兄,这是大苗王的结拜兄弟。”

    “什么?”巴耶力身形一震,“大苗王的......这怎么可能?大苗王年纪那么大,而且他又是汉人,怎么可能......!”

    “阿兄,你先别急,我们慢慢说。”依芙道:“牙甘他们是否回来?”

    “牙甘?”巴耶力皱眉道:“他们没有和你在一起?”

    依芙立刻明白,那夜分散之后,跟随自己突围出去的几名同伴并无回归,心中忐忑,只是想到黑岩岭被围,那次突围出去都是九死一生,牙甘等人为了安全起见,未必还会铤而走险回到苗寨,或许就在外围等待时机。

    “不过不用担心了。”巴耶力见依芙神情凝重,安慰道:“中间的误会,很快就会解释清楚,明天一早,咱们就可以下山了。”

    齐宁眉头一紧,立刻问道:“为何?”

    巴耶力笑道:“因为锦衣候来了,锦衣候爷是我们的朋友,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他过来帮助我们。”抬手搭在依芙香肩之上:“有锦衣候爷和大苗王一起出面,再加上白县令,我们黑岩洞定然会安然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