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八四章 黑岩岭
    蜀道难,难于山青天。

    渐近黑岩岭,齐宁也终于明白为何官兵迟迟没有对黑岩岭发起攻势,丢开内幕不谈,只看黑岩岭附近的地形,就可知一二。

    道路崎岖狭窄,并无修建官道通往黑岩岭,所以也根本找不到一条通畅的大道接近山岭。

    荆棘丛生,杂草丰茂,有许多地方看似是杂草覆盖的道路,实际上一踏上去,很有可能就是一个巨大的深坑。

    黑岩岭附近的地形便如此难行,亦可想山上又是何样一幅景象。

    没有大道通往黑岩岭,也就注定黑岩岭运输不畅,寨子里的生活颇有些鼻塞,但也正因如此,官兵想要攻打,也是不容易。

    好在依芙对这一片地区十分熟悉,在前带路,顺着一条狭窄的杂草之路往前走了一阵,便听得“嗖嗖嗖”之声响起,一阵箭矢凌乱地从侧边射过来,众人靠近黑岩岭之后,早已经是小心戒备,箭矢突然射来,众人都是拔刀在手,挥刀劈箭。

    这一阵箭雨虽然突如其来,好在持续时间不长,也不算很是犀利,片刻间,箭矢停下,只听得一阵声响,从边上的树林里已经冲出一队人马,而另一边的杂草丛中,忽然间便有数十名官兵从草丛之中冒出来。

    “不要轻举妄动!”齐宁沉声道。

    官兵加起来有四五十人之多,冲上来,便将齐宁等人团团围住,众苗汉都是握刀在手,严阵以待。

    依芙靠近齐宁身边,低声道:“怎么办?要不要杀过去?咱们的人不比他们少多少。”

    齐宁微微摇头,沉声道:“这里是谁在负责?”

    官兵人群之中,走出一人来,三十出头年纪,手里握着大刀,冲着齐宁叫道:“你们是不是黑岩洞反贼的同党?若是识相,立刻丢下武器,束手就擒,否则全都宰了。”

    齐宁笑道:“不问青红皂白,你们就要杀人,请问你们是不是这座山头的土匪?”

    “你说什么?”那人勃然变色,指了指身上的甲胄,“你眼睛瞎了,没有看到这是什么?我们是西川的官兵,专门剿匪。”

    “原来不是土匪。”齐宁笑道:“方才你们突然射箭,我还以为是土匪劫道。”

    “大胆。”那人冷着脸,打量齐宁几眼,“你是苗人?说话倒是利索,老实交代,你们跑这里来做什么?哦嗬,我明白了,你们是救兵,要来救黑岩岭?”

    苗人说话的时候,多少还是带着一些苗家音腔,但齐宁字正腔圆,却毫无苗家之音。

    “立刻让开道路。”齐宁并不想在这里太过耽搁,“我有急事要进去。”

    “笑话,你想进去就进去?”那人冷笑道:“别说往里进,现在你们想退回去也不成了。”便要挥手示意手下人扑上去,却见到齐宁忽地抬起手臂,夕阳之下,齐宁手中金光闪闪,只见到齐宁往前走了几步,沉声问道:“你可看清楚了?”

    那人一愣,不禁凑近上前,伸手要去接,齐宁脸色一冷,那人笑道:“好啊,你们还敢在这里贿赂官兵,拿这么大一块金子贿赂,真是好大胆子。”便要将金牌抢过去,“我要将它没收,留作你们行贿的证据。”

    齐宁这才明白,敢情这人根本认识御赐金牌,冷笑道:“你如果不想死,可以碰上一碰。”

    那人一怔,瞧见金牌上似乎雕刻有字迹,又见到齐宁神情冷峻,觉着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不由问道:“这.....这上面写着什么?”

    “这里是谁负责?”齐宁淡淡问道:“是你?还是另有他人?”

    那人听得齐宁语音字正腔圆,却偏偏又带着一群苗人,愈发觉得古怪,犹豫一下,转身走回去,低声向一名兵士交代两句,那兵士转身迅速而去。

    齐宁知道很可能是去通知上司,一路上马不停蹄,知道已经不急在一时,示意众人先歇息一下,官兵们却依然围住,不敢放松。

    “你过来。”齐宁向那人招招手,那人心中有些恼火,但却不自禁靠近几步,问道:“做什么?”

    “你们是不是还没有攻打黑岩岭?”

    那人立刻道:“这是你能问的?”却还是道:“上面没有军令下来,我们就只能守在这里,他娘的,这都几个月了,待在这鸟地方.......,打又不打,退又不退,也不知道......也不知道上面是怎么想的。”

    齐宁这才微微宽心,没过多久,又听脚步声响,只见到一名身着灰甲的中年人带着四五名兵士匆匆而来,他瞧见官兵围着一群苗人,皱起眉头,神情冷峻,沉声问道:“你们是哪个寨子的?”

    齐宁也不多说,再一次亮出御赐金牌。

    灰甲将皱起眉头,上前两步,瞧了一瞧,脸色大变,陡然间便跪倒在地,恭敬道:“西川刺史韦大人麾下都尉岳乾良,拜见皇上!”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是耸然变色。

    依芙和白牙力张了张嘴,看着齐宁,一时间脑中一片空白,说不出话来。

    围在四周的官兵呆了一下,早已经是跪倒在地,齐声道:“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岳都尉起来。”齐宁摇头道:“我不是圣上,但这面金牌你认得就好,确实是皇上御赐。”

    “原来是上差。”岳乾良恭敬道:“不知上差莅临至此,有何吩咐?”

    白牙力和依芙对视一眼,才知道是误会,齐宁并非皇帝,可即使如此,齐宁手握皇帝御赐金牌,那身份也绝对是非同小可。

    “韦大人是否在这边?”齐宁问道。

    岳乾良摇头道:“回上差,刺史大人目下还在成都城,命令姚统领负责围困黑岩岭。”

    “姚统领?”

    “正是。”岳乾良道:“官兵已经从去年年底开始,就已经陈兵黑岩岭之下,将黑岩岭团团围困,其中东、西、北三面都是官兵封锁,南边是蜀王的锦官卫负责封锁,四面围困,水泄不通,恐怕用不了多久,黑岩岭上的苗人都会被饿死。”

    依芙不由往前一步,一脸恼怒,眸中却又满是担忧。

    她自然清楚寨子里的状况,寨子虽然做好了各种准备,但是对黑岩洞来说,最缺乏的就是粮食。

    以前黑岩洞都会用药材和礼物的皮毛与外界交换粮食和生活的必需品,可黑岩岭一旦被封锁,就断绝了粮食的来源。

    山里虽然储存有一部分粮食,甚至还可以派人在山里猎杀野物,可是整座黑岩岭,老老少少也有五六千之众,每日里消耗的粮食可是一个不小的数目,再加上从去年到如今,已经几个月过去,黑岩岭如今不怕官兵攻打,最怕的就是粮食消耗殆尽,寨子里的人会被活活饿死其中。

    依芙之前也正是因为意识到这一点,所以才会主动提出带人突围求援。

    离开已经快有十日,那时候粮食已经不多,依芙心知这十天过去,山上的粮食如今已经是捉襟见肘,也已经撑不了多久。

    “你们没有攻打黑岩岭,是因为想要黑岩洞粮食告竭,饿死他们?”齐宁皱眉问道。

    岳乾良犹豫了一下,终于道:“回禀上差,刺史大人的意思,黑岩岭易守难攻,若是抢攻,恐怕要伤亡不小,所以先将他们围住,等到他们粮食告竭,一定支撑不住,必然会突围出来,那时候我们守在各处要道,以逸待劳,必能将他们一网打尽。”

    “卑鄙!”依芙粉脸如冰。

    岳乾良瞟了依芙一眼,不过依芙是跟随齐宁而来,岳乾良倒也不好多说什么。

    齐宁心中却是寻思,难不成韦书同当真是这样的心思?

    从策略上来说,韦书同围而不打坐等黑岩洞粮竭突围,却也不失为一个极好的方法,毕竟官兵粮草充足,后勤供应不断,而黑岩洞苗寨每消耗一分就少上一分,等到黑岩洞粮绝突围,官兵以逸待劳,必胜无疑。

    只是这样一来,耗费的时间必然极长。

    韦书同就那般自信在这等待的时间里,不会出现其他的变故?又或者说,韦书同围而不打,本就是留出发生变故的时间?

    “蜀王为何会派兵围山?”齐宁皱眉道:“锦官卫是他的亲兵,只负责保护他,怎能用来攻打黑岩岭?”

    岳乾良低头道:“卑职只知道黑岩岭南边有一片地方属于蜀王的封地,黑岩岭反叛之后,蜀王便调动了六百兵马,协助官兵封锁了黑岩岭南部的通路。”

    齐宁想了一想,才道:“岳都尉,你立刻派人去往成都,禀报韦刺史,让他速速赶来黑岩岭。我要进山,去见黑岩洞主。”

    岳乾良赫然抬头,吃惊道:“上差,绝不可进山,黑岩洞已经谋反,丹巴县令白棠龄被黑岩洞所杀,不久之前,黑岩洞的苗贼还趁夜偷袭了北边的一处营地,似乎是想派人从北边突围,杀了几十名弟兄,幸好援兵及时赶到。”

    “此事也已经禀报到朝廷,我问你,当时可抓到活口?”齐宁沉声道:“趁夜突袭,杀了几十人,难道没有抓到一个活口?”

    岳乾良有些尴尬道:“回禀上差,其实......其实那天夜里不但没有抓到一个活口,而且.....而且连一个苗贼也没能杀死.......!”

    “你不要左一个苗贼右一个苗贼,究竟谁是贼,现在还不知道。”依芙心下恼怒,冷声斥道:“死了几十号人,对方却没有伤亡一个人,要么是你们官兵太过无能,要么就是凶手武功高强,你们根本伤不了他们。”

    岳乾良皱起眉头,欲言又止。

    “不必争论,岳都尉,我们现在就进山,你在前带路。”齐宁道:“我有事情要与黑岩洞主商量,你也赶紧派人去报韦刺史。”

    岳乾良见齐宁神情严肃,语气不容商量,犹豫一下,终是拱手道:“卑职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