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八二章 歃血结盟
    第三八二章 歃血结盟【求订阅】

    第三更,求收藏,求订阅,求自动订阅!

    -------------------------------------------------------

    上山困难下山易,两人脚力本就极好,虽然山路崎岖,但下山却还是没有太费功夫。

    不过日月峰距离苗寨还是颇有一段距离,齐宁路上却是一直在寻思唐诺与大巫到底有什么样的关系。

    大巫看上去三十出头年纪,但到底真实年纪是多大,齐宁也摸不准,不过大巫应该是没有婚配,也不至于会生下唐诺这样一个女儿。

    齐宁也略微知道,像大巫这样与神灵交涉的巫师,被苗人视为神灵,通常都是孤老一生,并不会与人婚配,更是不会诞下子嗣,想到大巫那般美貌,却要孤独终老,齐宁只觉得实在有些可怜。

    本来天下间相貌酷似之人也不是没有,若是大巫并不认识唐诺,也许两人只是长相酷似而已,但大巫明显知道唐诺,那么两人样容酷似就不是那般简单了。

    难道唐诺也是苍溪苗寨中人,甚至与大巫有亲眷关系?

    齐宁叹了口气,似乎这天下间每个人都有不为人知的秘密,便如同自己,更有着匪夷所思的天大隐秘。

    依芙听到齐宁叹气,奇怪道:“你在想什么?为何叹气?”

    “依芙,大巫是不是没有婚配?”齐宁想了一下,才问道:“她有没有孩子?”

    依芙蹙眉道:“你胡说什么,大巫侍奉巫神,当然不会婚配,又如何会有孩子?你不能再别人面前说这样亵渎大巫的胡话。”

    “大巫没有子嗣,谁来继承大巫的位置?”齐宁道:“大巫不是巫神,总不能长生不死。”

    依芙解释道:“大巫出自苍溪苗寨,每一代大巫,都是前代大巫在苍溪主寨中挑选出来,如何挑选,我也不知,不过十分谨慎,据说还要在特定的生辰日子出生才有资格。”

    “原来如此。”齐宁微微点头:“你可知道现在的大巫是什么时候继任大巫的位置?”

    依芙想了一想,才道:“好像有十五六年了,前代大巫被巫神召唤离开,现在的大巫才进了日月峰,我听说当时大巫不过二十来岁,现在......应该不到四十岁吧。”

    齐宁心想原来大巫比自己想的还要年长一些,大巫看上去最多也不过三十来岁,却不想竟然年近四旬。

    忽地想起来,齐景的年纪似乎也是四十来岁,倒和这大巫的岁数仿佛。

    山溪流淌,清风竹动,快到黄昏时分,渐近苗寨,忽听得长号吹响,一群人迎过来,当先一人竟然是白牙力,神情肃然,走了过来,深施一礼道:“大苗王派白牙力请来迎候好朋友,请!”

    依芙此时早已经挣脱齐宁的手,听得白牙力这般说,眉宇之间带着一丝喜色,齐宁已经还礼道:“白头人不用如此客气的。”

    白牙力在前方引路,齐宁和依芙跟在后面,走了一段路,听到长号声方歇,芦笙响起,齐宁瞧过去,只见到前方的一片开阔地上,几百支芦笙同时吹奏,声音悠扬欢快,充满了喜悦迎宾之意,带着银色花饰、穿着节日盛装的姑娘和小伙子载歌载舞迎上来,一时间场面热烈非常。

    齐宁大感意外,之前依芙进寨见大苗王的时候,也曾奏起芦笙,那是迎客之礼,可是这一次的排场比上一次明显要大得多。

    齐宁忍不住看向依芙,心想之前已经迎过一次,也没必要再来一次,依芙瞧出齐宁困惑,凑近低声道:“白牙力方才叫你好朋友,你可听见?”

    齐宁点点头,依芙轻笑道:“这不是一般的朋友,他们这次是在迎你。”显然也是在为齐宁感到欢喜,俏脸上带着笑容。

    吹着芦笙的姑娘小伙向齐宁献上了最恭敬的礼节,然后花朵般的散开一条道路,白牙力微笑道:“好朋友,请!”

    “这是苗人最恭敬的迎宾礼节。”依芙低声道。

    齐宁这才明白过来,点头微笑,向众苗人抱拳示意,众苗人有些诧异,但转瞬间乐声更加欢快。

    齐宁却是不知,苗家以如此礼节迎客,往往都是迎接身份极高之人,朝廷的使者过来,甚至地方大员前来,苗人为了表示和睦,往往都会如此迎宾,但是以前迎接的那些客人,往往都是十分的傲慢,齐宁此刻平易近人,甚至主动向众人拱手打招呼,着实罕见,也难怪苗人们感到诧异。

    之前齐宁拿刀挟持朗察都鲁,不少苗人都认得,对他十分恼恨,但如今显然是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又见到这汉家郎平和从容、亲切近人,对齐宁都是不由生出好感来,吹奏的乐声更加的动听。

    白牙力领着一路往苗家大寨过去,每隔一段路,便有载歌载舞的苗人姑娘小伙上前来,众星捧月一般,给齐宁戴上苗家特有的项链,连续八次,齐宁脖子上已经戴了八串项链,颇有些沉重,齐宁只觉得脖子勒的疼,但有哪里好取下来。

    “这是八路迎宾,极其罕见。”依芙笑道:“看来丹都骨......不是,大苗王很给你面子。”

    白牙力等人在大巫面前请命,丹都骨已经接任苗王之位,依芙当时在场,知道已经不能再对丹都骨直呼其名。

    眼见快要到大寨,便瞧见丹都骨已经站在前方,衣衫已经更换,穿上了之前大苗王样式的服饰,心知丹都骨已经确实成了大苗王,加快步子,丹都骨也已经快步过来。

    “大苗王!”齐宁拱手施礼。

    丹都骨却上前张开手臂,抱住齐宁,他身上有伤,齐宁怕触动他伤口,十分小心,丹都骨随即拉住齐宁手,也不说话,带着齐宁进了屋内。

    屋内却已经摆下了宴席,几位头人和寨内比较重要人物都在场,见到齐宁进来,都是躬身行礼。

    齐宁心想丹都骨的效率倒是快,也就比自己早下山个把时辰,但却已经做好了准备。

    他却不知下山之后,丹都骨立刻派了两人先回到寨子里准备。

    丹都骨拉着齐宁的手,径自到了主座,大苗王先前的位置两边,设有两个案子,丹都骨请了齐宁和依芙在左右落座,齐宁二人推辞,终究拗不过丹都骨。

    落座之后,丹都骨才道:“苗寨之乱,如果不是你帮忙,必然会被朗查都鲁和他身后的奸人得逞。你于我丹都骨也有三次救命之恩,自今而后,你不但是我丹都骨最尊贵的客人,也是苍溪苗寨最尊贵的朋友。”又道:“阿爹被害,不能饮酒,还请好朋友见谅!”

    齐宁立刻道:“应该的,大苗王其实不必如此客气的。”

    “黑岩洞依芙,我今日就写书信,派人去见韦刺史。”丹都骨扭头看向依芙,“我会对他说明其中厉害,而且会警告他,如果擅自对黑岩岭开战,我们会立刻派人进京,向朝廷询问是否是朝廷的意思。阿爹过世,这两日我还不能离开,但是阿爹的丧事办完,如果事情还没有解决,我会亲自去见韦刺史。”

    依芙知道丹都骨现在说话的分量与半天前可是大大不同,起身行礼道:“多谢大苗王主持公道。”

    大苗王丹都骨微笑点头,转视齐宁,道:“好朋友,你对我的恩情,丹都骨会记在心里。我有一个想法,不知道你是否愿意?”

    “大苗王请讲!”

    “我们苗人有个嗜好,一旦遇上意气相投的好朋友,就会歃血结盟,结为兄弟,你们汉人说的是......对,义结金兰。”丹都骨笑道:“不知道你可愿意和我歃血结盟?”

    齐宁怔了一下,万没有想到丹都骨会有如此建议。

    底下众人也都是面面相觑。

    有老成持重的心中就有些嘀咕,他们知道丹都骨虽然做事沉稳,但骨子里却是豪爽,换作从前,丹都骨要与人歃血结盟,自然不是什么大事,但如今丹都骨是大苗王,身份非同寻常,轻易与人歃血结盟为兄弟,可就不简单了。

    最为重要的是,虽然齐宁为揭穿苗寨之乱立下了大功,众人心里也十分感激,但到现在为止,众人也只知道他是汉家郎,来历不明,不少人心下颇有些担心。

    不过大苗王主动提出来,若是这时候出言反对,难免大煞风景。

    齐宁很是意外,但见到丹都骨满是希望看着自己,想了一下,终是笑道:“大苗王豪爽义气,能和您结盟为兄弟,自然是求之不得。”心中想着黑岩洞事件尚未闹清楚真相,西川阴云密布,幕后背景扑朔迷离,以后说不定还有许多地方要大苗王相助,现在大苗王主动提出要歃血结盟,自然是大大的好事。

    丹都骨见齐宁答应,很是欢喜,立刻让人取了两碗清水来,放在案上,他倒也十分痛快,取了刀,割开手指,滴血进去,齐宁见状,也只能依样破指滴血。

    丹都骨端起自己的碗,递到齐宁身前,齐宁这时候才明白,是要互换血碗,心中有些担心,暗想互饮对方鲜血,是不是太不卫生,不过到了这时候,也由不得他,换碗过后,丹都骨才道:“这是映月湖的水,饮下之后,你我便歃血结盟,自今而后便是兄弟,永不相负!”十分痛快地仰首饮尽。

    齐宁当下也将一碗血水饮尽,丹都骨见齐宁十分爽快,更是欢喜,笑道:“兄弟果然是痛快。”

    齐宁笑了一笑,心想幸好不用说什么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这样的话,否则丹都骨比自己大上许多,若是立誓,那是大大吃亏。

    “你上次说你叫林奇。”丹都骨道:“我以后便叫你林兄弟。”

    齐宁闻言,便知丹都骨说的洒脱,其实话中有话。

    对方既然主动和自己结拜为兄弟,却也十分真挚坦诚,他这般说,那用意无非还是希望自己能够主动告明身份,但却并未直言,实际上也是给自己留下余地,一旦确实不便说,倒也不用当众说出来。

    齐宁心知如果丹都骨不是大苗王,自己或可以隐瞒,但对方如今乃是苗家七十二洞的领袖,而且一片热情与自己结拜为兄弟,自己若是再要隐瞒,实在是说不过去,想了一下,伸手入怀,便要将顾清菡送给自己的狼牙链取出。

    他知道自己这时候说自己是锦衣候,这群苗人未必会相信,但是拿出狼牙链,依芙很可能便会认出,自己再亮明身份,自然是万无一失。

    此番的行李,都是交给齐峰他们带着,他身上除了银票,只将皇帝赐下的金牌和狼牙链带在身上。

    一路行来,他倒忘记还有这两样东西在身上,特别是狼牙链,直到此时才想起自己身上还带着,伸手进到内衫,摸了一模,眉头微紧,众人不解其意,都是瞧着他,齐宁又摸了几下,终于脸上变了颜色,失声道:“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