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八一章 再添疑云
    齐宁犹豫一下,才问道:“大巫,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你.....你说的天大错误,又是什么意思?是谁铸下了天大的错误?难道......难道是我母亲?”

    大巫摇摇头,苦笑道:“也许你会有一天能明白,其实.......不知道对你更好。”顿了顿,柔声道:“你刚才提的条件,我答允过,不会反悔。”抬起手,揭开‘蒙’在脸上轻纱的绳结,轻纱顿时垂落,便即‘露’出一张面孔来。

    “唐.....唐诺......!”齐宁失声惊呼起来。

    虽然有光芒从顶部的缝隙‘射’进来,但光线并不算明亮,可是齐宁却依然能够清楚地看到大巫的面容。

    他乍一看到大巫的面容,竟是与唐诺极其相似,但是一瞬间便知道自己看错。

    大巫看上去已经有三十出头年纪,眉目如画,肌肤不似寻常苗‘女’那般带有一丝古铜‘色’,白皙如‘玉’,虽然脸型五官和唐诺十分相似,但还是略有些不同。

    唐诺虽然样容秀美,五官‘精’致,甚至脸型也和大巫十分相似,但大巫的脸庞显然要饱满一些,比之唐诺的清丽,多了几分柔和,更多了成熟‘女’‘性’的柔美。

    她那双眼睛本来就十分‘迷’人,配上那张美丽的面庞,更是魅力四‘射’。

    年过三旬,魅力无穷,成熟而内敛,大巫不但有这般年纪‘女’人的所有优点,而且气质更是显得恬静而神秘,那张美丽的脸上带着微笑,让人如沐‘春’风,只要她‘露’出笑容,似乎天下间万物都要被她柔和的笑容所融化。

    “唐诺?”大巫秀眉微紧,“你认识唐诺?”她这话,竟似乎承认也认识唐诺。

    齐宁想了一下,才道:“我和她算是朋友,她救过我‘性’命。”

    “原来如此。”大巫微笑道:“你见过的唐诺,与我很相似吗?”

    齐宁微微颔,心中却很是诧异,暗想从容貌来看,唐诺和大巫真有七八分相似,自己第一眼看到大巫真容,差点错认成是唐诺,这天下哪里有这样巧的事情,此时又听大巫话中意思明显是认识唐诺,心下更是纳闷,心想唐诺与苗家大巫又是什么关系?

    唐诺与小妖‘女’阿瑙有着渊源,齐宁心知唐诺与西川也必有关系,此刻见到大巫,心想难不成唐诺也是苗家‘女’子?

    他本想从大巫身上解开自己心中的‘迷’‘惑’,孰知这一下子反倒是‘迷’‘惑’更深,轻叹一声,道:“我一直以为苗家大巫是个老人,却不想......却不想如此年轻,而且.....而且如此美貌。”

    忽地听到边上传来一声咳嗽,正是日神司出,顿时惊觉。

    大巫不是寻常‘女’人,就算最美丽,却也不能这般与她说话,忙拱手道:“大巫,是......是晚辈失言。”

    “你的‘性’情和你母亲一样,十分坦诚。”大巫含笑道:“我听说了你在苗寨的事情,也很聪明,你母亲的智慧,也被你承袭下来。”

    “大巫,我.....我对我母亲的事情知道的很少。”齐宁忙道:“你能否......能否多告诉我一些她的事情,我一直很想念她。”

    大巫神情感慨,幽幽道:“你可认识卓青阳卓先生?”

    “大巫也认识?”齐宁身体一震,想不到大巫竟然知道的如此之多,但是她既然提到卓青阳,对其中内情必有所知,情急之下,竟是上前两步,几乎忘记大巫的身份,伸手握住大巫的手,急切道:“大巫,你告诉我,柳......我母亲究竟是否还活着?她如今在哪里?”

    “不得亵渎大巫。”日神司低喝一声,往前踏出一步,面具下的眼眸冰冷地盯着齐宁。

    齐宁忙松开手,但大巫却似乎并不在意,轻声道:“卓先生现在可好?”

    齐宁犹豫了一下,心想若是告知卓青阳被人刺杀而且失踪,那么必然会牵扯到那幅卷轴,但是不说,日后大巫知晓真相,自然也是不好,不知为何,有些事情换成别人,齐宁定不会透漏一个字,可是在这大巫面前,却觉得欺瞒她有些心中不安,想了想,终究还是将事情说了,但卷轴只是还是略过不提。

    大巫显然有些意外,但她显然也已经练到了‘波’澜不惊的境界,微点螓,道:“这些事情你本不用告诉我。”

    “其实......其实我也不想说,只是......只是不知为何,面对大巫,我不.....不好意思撒谎。”齐宁低声道。

    大巫笑道:“原来如此。”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想知道什么,你既然认识卓先生,卓先生都未对你透漏一句,那定然有深意在其中。我刚才说过,有些事情,你不知道反而更好,齐宁,你只要记住,你的母亲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女’人,无论她如今是生是死,在她心里,也一定会挂念着你。”

    齐宁顿时有些失望,大巫这番话,也就等若是不愿说出真相。

    他心里有些奇怪,锦衣侯府不准提及柳素衣,卓青阳和大巫都明显知道一些隐情,却又都神秘兮兮并不透漏,柳素衣身上究竟生何等样的事情,知道真相之人都是三缄其口。

    大巫却已经抬手将轻纱重新‘蒙’上,柔声道:“这次你帮了苗寨,我很感谢你。苗家人希望过的是太平日子,但总有人唯恐天下不‘乱’,此番你来到西川,要解开其中的误会,自己也要多加小心。有些事情,你该知道的时候,不想知道也不成,不该知道的事后,那就不要强求,对你并无坏处。”

    齐宁知道大巫这话就等若是下了逐客令,躬身深深一礼,道:“多谢大巫指点。”等站起身,却现本来近在眼前的大巫却已经消失了踪迹,‘迷’雾缭绕,月神司也已经消失不见,只有日神司站在一旁,看着自己。

    齐宁本来还想着既然搞不清楚柳素衣的状况,至少也要从大巫口中搞清楚唐诺与她的关系,可是还没等问出口,大巫竟然就此消失,有些遗憾。

    日神司已经走到崖边,抬起手,做了个请势,齐宁知道自己也留不住,微微点头,再次跳上石梁。

    这一次异常小心,那日神司一直瞧着,直等到齐宁安然到了对岸,等齐宁回头时,日神司也已经隐没在‘迷’雾之中。

    齐宁站在崖边,若有所思,良久之后,才微微摇头,苦笑一声。

    大巫既然说不知道事情真相对自己更好,显然不会有假,既然如此,自己也就没有必要太过追寻。

    虽然他对柳素衣充满了好奇,但也并非真的要‘弄’清楚其中真相才可以。

    毕竟真正的锦衣世子早已经死去,自己与柳素衣没有半点干系。

    石窟之内冷冷清清,苍廖无比,齐宁也无心多留,顺着先前进来的道路走出了石窟,刚出‘洞’口,就瞧见依芙正坐在‘洞’口外的一块石头上等候,双‘腿’卷起并拢,一只手撑着香腮,手里拿着一根枯枝,正在想着什么。

    齐宁轻手轻脚走到她身后,依芙想的入神,都没有察觉。

    “在想什么?”齐宁忽然问道。

    依芙娇躯一颤,吓了一跳,扭头瞧见齐宁笑眯眯瞧着自己,有些恼怒,瞪了一眼,丢下枯枝,起身来问道:“怎么这么久才出来?”

    “大巫看我年轻英俊,所以和我多说了几句。”齐宁笑道:“你一直在等我?他们去哪里了?”

    依芙蹙眉道:“不要胡说八道,更不许你亵渎大巫。”抬手指向苗寨,“他们已经回去了,丹都骨说,等你出来,让我们去苗寨找他。”

    清晨进入石窟,此时已经是日头高悬,在这石窟之内倒是待了好一阵子。

    齐宁道:“丹都骨如今主事,事情应该好办一些,咱们去苗寨见他,然后让他以大苗王的身份写书信,你可以带着书信去见韦书同,有大苗王的书信,韦书同应该还会给几分面子。只要白棠龄真的没有死,我保证这一次事情能够化干戈为‘玉’帛。”

    “你保证?”依芙道:“你凭什么保证?”

    齐宁嘿嘿一笑,道:“我不但保证黑岩‘洞’事件转危为安,还要查出背后究竟是谁要行刺白棠龄嫁祸你们黑岩‘洞’。”

    依芙将信将疑,道:“你真有这本事?”

    其实她倒也不是全然不信,这几天相处,依芙也知道齐宁其实深藏不漏,只是一直搞不清楚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历,不过见他颇有几分自信,倒是有六七分相信。

    齐宁凑近到她耳边,低声道:“我要是能够让黑岩‘洞’转危为安,你要不要好好报答我?”

    依芙如今也已经知道这家会的脾‘性’,正经起来倒是十分可靠,可是不正经起来,那些调戏之语也是张口就来,耳根微热,却还是道:“你要真有本事救了黑岩‘洞’,我.....我当然会对你好。”

    “一言为定。”齐宁哈哈一笑,伸手去牵依芙的手,“好姐姐,来,让你情郎小弟弟牵上你的小手儿,咱们一同走过‘春’天。”

    依芙要闪躲,齐宁立刻道:“你还说要对我好,有这样子对我好的吗?要让马儿跑,总要让马儿吃点草,我要帮你排忧解难,难道连你的手也不能牵?”

    其实苗家儿‘女’不拘小节,若是情人,也并不忌讳在人前牵手。

    依芙白了他一眼,道:“你是自比马儿吗?你叫两声我听听。”随即噗嗤笑出来,却是娇美不可方物,任由齐宁牵了手,肩并肩往山下走去。

    ------------------------------------------------------------------------------

    ps:感谢一念逆星尘、零的xb开始两位兄弟的破费捧场,感谢神奇的金甲虫、鲲鹏宇宙、潇潇销、深度布局、江湖的‘弄’‘潮’儿、魔流侠影、书友14958245、中国纟内米卒、翩跹舞、moujunz、moujunz、你笑我像狗、血红的枫树叶、柳方妖无、翼武上将军、神yyh、书友41756978、爱诗31o等兄弟姐妹的破费捧场,感谢你们的支持鼓励。

    求兄弟姐妹们的自动订阅!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