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七五章 突袭
    夜黑无月,溪山山脉被笼罩在夜幕之下。

    大苗王被害,遗体被放置到了苗寨的大寨之内,寨子里除了分派一些人手守卫山上的各条要道,老老少少都已经是聚集到大寨外面,夜色之下,黑压压的一群人,少说也有上千之众。

    哭声从早上到夜里,似乎一直不曾停息过。

    大苗王在世的这些年,苍溪苗寨在他的统领之下,几乎称得上是太平无事,人们自给自足,老少安泰。

    大苗王就宛若一棵参天大树,一直都在为苗寨遮风挡雨,人们也已经习惯拥有这样一颗参天大树的保护和庇佑。

    可是一夜之间,大苗王这棵大树轰然倒塌,对许多人来说,大苗王的遇害与天塌地陷没有什么区别。

    人们此时既难过,却又悲愤。

    如果大苗王只是因为年老体衰,自然死亡,人们也只会感到悲伤难过,可是当人们知道大苗王是被人谋害,胸中便腾起熊熊怒火。

    让所有人吃惊的是,谋害大苗王的竟然是丹都骨。

    丹都骨在苍溪苗寨一直都有着极高的威望,虽然只是大苗王的次子,但为人仗义,处事干练,深得许多苗人之心。

    苗家人与汉家人的规矩不一样,汉人的继承讲究嫡长秩序,但苗人没有这个忌讳。

    才能出众深得民心者,即使并非嫡长子,也有机会承袭位置。

    实际上苍溪苗寨许多人心里都觉得,比起脾气火爆的朗察都鲁,大苗王或许到最后真的会选择处事干练的丹都骨继承苗王之位。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丹都骨竟然会在这个时候指使刺客行刺大苗王,而且人赃并获。

    建在山上的大寨是苍溪苗寨最大的建筑,也是议事之所,容纳百人并无问题,不过此时大苗王的遗体停放其中,派有数人保护遗体,围绕着大寨一圈,都支起了火架,火架上放着铁盘,一圈火架燃烧着腾腾火焰,将大寨四周照得亮如白昼。

    大苗王作为苗家七十二洞的领袖人物,丧事当然不会草草操办。

    朗察都鲁如今成了苍溪苗寨的主事人,除了安排人迅速去通知苗家其他各洞,还要在几位头人的处理下,按照苗家的风俗准备诸多事宜。

    寨子里有多条道路通向大寨,道路两边,男女老少跪于两侧,黑压压的一片。

    朗察都鲁从大寨内出来的时候,几名头人都跟在他身后。

    不少人都抬起头,看向朗察都鲁。

    朗察都鲁看上去颇为疲倦,脸上也是带着悲伤之色,神色凝重,抬起手来,见此情状,许多人顿时都停下了哭泣之声。

    朗察都鲁等到四周静下来,才语气沉重高声道:“大苗王被害,我们绝不能宽恕凶手。我和几位头人已经商定,明天一早,先将凶手处死,也让大苗王能够瞑目。”

    顿时四周都是群情激奋,有人举手大声叫道:“处死凶手,处死凶手.......!”一时间声音蔓延开去,近千人叫起来,声势极壮。

    “指使杀害大苗王的是丹都骨,动手刺杀的是一名汉家人。”朗察都鲁再次示意众人静下来,“汉家人听从丹都骨的命令,这就说明,丹都骨已经暗地里与汉家人有了勾结。大家应该都听说过,黑岩岭的黑岩洞被官府派兵围困,据我们所知,这是官府诬陷了黑岩洞,故意找到寻理由想要对我们苗人动手。”

    “朗察都鲁,真的是丹都骨指使人杀害了大苗王?”人群之中有一个声音大声问道。

    朗察都鲁双手握拳,大声道:“本来有些事情不好对外公开,可是事到如今,我也只能对你们直说。大苗王年事已高,身体一年比一年差,这回又发生了黑岩岭被围困一事,大苗王心中焦急,身体更是难以支撑。就在不久前,大苗王单独与我说话,等他老人家离开之后,让我担起大苗王的重担,他老人家有命令,我当然不能拒绝。可是......可是这件事情却被丹都骨知道,他一直觉得自己很有能耐,所以心中对我接任大苗王之位一直不服气.......!”长叹一声:“只是我没有想到,他竟然因为此事,会和外人勾结在一起,而且行刺了大苗王。”

    “朗察都鲁,那明天处死凶手,难道也要处死丹都骨?”有人问道。

    朗察都鲁道:“虽然他是我阿弟,可是......罪不可赦,我也不能破坏了咱们苗家人的规矩。不但是丹都骨,背后想要害死大苗王的,还有官府,他们是想将我们苗人逼进绝路,我绝不能眼看着咱们苗家人走投无路,所以......咱们定要齐心协力,马上集结各洞兵马,出兵救援黑岩岭。”

    听朗察都鲁要出兵救援黑岩岭人们顿时高举手臂,齐声道:“出兵,出兵!”

    朗察都鲁微微点头,似乎也有些兴奋,缓步走到人群边上,大声道:“大苗王虽然离开了,可是我朗察都鲁还活着,只要我朗察都鲁活着,绝不会让你们被人欺负。”

    如雷鸣般的喊声之中,忽地从人群之中窜出一道身影,宛若利箭一般,直扑向了朗察都鲁。

    朗察都鲁正自兴奋,忽地感觉劲风袭来,吃了一惊,后退两步,大声叫道:“有刺客!”伸手便要去拔腰间佩刀。

    那道身影如同鬼魅般,混在人群之中,找寻到机会,突然出手袭来,速度极快,朗察都鲁手还没有碰到腰间佩刀的刀柄,就感觉眼前刀光闪动,惊骇交加,连连后退,想要躲闪,后退之间,脚下一个踉跄,向后摔倒过去。

    朗察都鲁身后一只跟着两名身强体壮的苗人护卫,见得朗察都鲁被袭,都是大叫一声,一左一右向那道身影扑过来。

    也便在此时,听到人群中一声大吼,又有一道身影从人群中扑过来,宛若雄狮一般。

    四周众人都是大惊失色,许多人甚至没有回过神来,谁也没有想到在人群之中竟然还藏有刺客。

    朗察都鲁一屁股坐倒在地,眼见得刀光照着自己劈过来,魂飞魄散,拼力在地上翻身,那人却如同影子一般,如影随形,朗察都鲁连翻两下,猛地感觉脖子上一寒,那股寒气似乎已经渗透进自己的肌肤之中,朗察都鲁感觉自己魂魄出窍,脸色苍白,听得一个声音冷冰冰道:“再动一下,立刻割断你脖子。”

    这突然从人群中窜出袭击朗察都鲁的身影,正是齐宁。

    齐宁三人脱困之后,丹都骨带路,一路往大寨这边摸过来,丹都骨对山上的地形了若指掌,甚至连岗哨在哪些地方都是一清二楚,悄无声息来到大寨自然不算困难。

    途中三人甚至打昏了两名哨兵,夺了兵器。

    苗寨中的男人们佩带兵器在身上司空见惯,并非特备事情,聚集到大寨这边的人们,有小半都是挂着弯刀在身上。

    三人混入人群之中,天色昏黑,三人又故意遮掩,还真是没有被人发现。

    齐宁知道擒贼先擒王,躲在人群中,一直在等待机会,甚至想过若是找不到机会,等到半夜再伺机擒拿朗察都鲁,毕竟丹都骨不但对寨子里的地形情势一清二楚,而且对朗察都鲁的生活习性十分清楚,要找寻机会,并不困难。

    丹都骨在人群之中,听到朗察都鲁当众将大苗王被害的罪责扣在自己头上,而且污蔑自己是因为得不到大苗王的继承之位才勾结外人,怒火中烧,见得朗察都鲁靠近,便要出手,孰知齐宁速度比他快得多,他只是微微动作,齐宁已经冲了出去。

    瞧见朗察都鲁身边护卫冲上来,丹都骨立刻上前抵挡。

    他其实很清楚,这一次突袭,只有一次机会,一旦无法抓住朗察都鲁,那么自己非但洗刷不清冤屈,而且坐实了勾结外人行刺的罪名。

    只有抓住朗察都鲁,才能够震慑住在场的苗人,也才有机会从朗察都鲁口中逼问出真相。

    齐宁出手之前,早已经是准备就绪,他武功本就进展极快,再加上因为前世的原因,形成一旦出手干脆果敢的性格,所以顷刻之间便将猝不及防的朗察都鲁制住,只听到人群之中有人惊呼道:“是丹都骨,是丹都骨!”

    四周一片骚动,又有不少身影窜出来,只是转眼间,四周已经围了数十人,里三层外三层,依芙也早已经跑出来,护在了齐宁身侧。

    齐宁一手拿刀架住朗察都鲁脖子,一手将他揪起来,镇定自若,厉声道:“谁敢上前,立刻杀了朗察都鲁。”

    朗察都鲁是大苗王的继承人,虽然此刻苗人人多势众,但投鼠忌器,并无人敢轻易冲上来。

    “丹都骨,你好大的胆子。”一名头人已经抬刀指向丹都骨,厉声喝骂道:“你勾结外人,害死了大苗王,现在又要害死朗察都鲁吗?”

    丹都骨书中握刀,扫视一圈,只见到众人都是怒目相视,宛若盯着十恶不赦的大罪人。

    “你们都听好了。”丹都骨大声道:“大苗王被害,与我没有任何关系,我只要朗察都鲁坦白真相,洗刷我的冤屈。”

    “冤屈?”朗察都鲁虽然被刀架在脖子上,此时反倒没有惧色,显然是认为在重重包围之下,齐宁绝不敢对自己下手,冷笑道:“你们都看到了,这人本来是汉人,可是乔装打扮,扮作咱们苗家人,杀害大苗王的就是此人!丹都骨和这汉家人勾结在一起,我不用多说,你们也都看得清楚了,丹都骨,你背弃我们苗人,所有人都可以杀死你。”

    “将他们都杀死!”人群中有人厉声叫道:“丹都骨,你害死大苗王,我们要将你碎尸万段。”

    一时间群情激奋,无数弯刀在火光之下闪烁着寒光,若不是朗察都鲁在齐宁手中,此刻只怕所有人都会冲上前去,将齐宁三人碎尸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