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七三章 陷阱重重
    齐宁一番话,依芙顿时恍然大悟,心下骇然,道:“朗察都鲁想要出兵,可是大苗王和丹都骨并不同意,坚持谈判,所以朗察都鲁设下圈套,害死了大苗王,又嫁祸到我们和丹都骨的身上。.. ”

    “这是我的猜测。”齐宁叹道:“如果我的猜测没有错,那么我们应该活不了一天。如今丹都骨被关押在这里,大苗王被害,朗察都鲁已经成为上水洞的头号人物,他也理所当然地可以发号施令了。”嘿嘿一笑,道:“他现在最不放心的就是我们三个,只要我们一死,大苗王被害就有人帮他顶黑锅,他也就再无担心了。”

    丹都骨握拳厉声道:“如果大苗王真是被他所害,我......我定要将这个丧心病狂的禽兽碎尸万段。”

    “你能不能将他碎尸万段我不知道。”齐宁叹道:“可是他现在要想杀你,其实并不困难。”

    丹都骨脸色凝重,目光如刀刀锋一般。

    “你们几个给老子安静一点。”一名苗人听到这边动静,拎着弯刀靠近过来,粗声道:“老子不管你们是坐着还是躺着,只要老老实实就好,要是再啰里啰嗦,小心老子对你们不客气。”

    丹都骨冷声道:“契古,你好大胆子,敢这样与我说话?”

    “丹都骨,我这对你还是客气的。”那叫做契古的苗人握着大刀走到铁栏外,盯着丹都骨道:“你是杀害大苗王的凶手,连自己的阿爹都敢下手,你这丧尽天良的家伙,我现在恨不得一刀便砍死了你。”

    “你再敢胡言乱语,等我出去,定要找你算账。”丹都骨粗声道:“大苗王被害,与我并无关系。”

    契古冷笑道:“找我算账?那就看你能不能出来。你说与你没有关系,可是这两个杀死大苗王的凶手是你的人,是你一手安排这两人害死了大苗王。”

    丹都骨虽然受了伤,身上还绑着绷带,却如何能够接受如此污蔑,双手握住铁栏的铁条,厉声道:“你若再说一句,我现在便杀死你。”他因为愤怒而脸孔显得狰狞,宛若一头被激怒的雄狮。

    契古对丹都骨显然还是十分的忌惮,不由往后退了两步,却还是冷笑道:“你现在杀不了我,可是你自己很快就要被扒皮抽筋。”也不多言,转身便走。

    丹都骨看着契古离开,怒色微消,可是也知道和小小的一名看守发怒并无益处,坐在地上,神情冷然。

    “依芙,他们说要扒皮抽筋,那是什么意思?”齐宁问道:“总不是要这样对待我们吧?”

    依芙道:“苗家惩处罪大恶极之人,都是扒皮抽筋,如果......如果他们非说是我们杀了大苗王,按照苗家的规矩,我们都要......!”却不敢说下去,虽然她问心无愧,可是一想到如果真被诬陷,到时候朗察都鲁用这样的刑罚处死自己,背脊也还是有些发凉。

    齐宁摇头叹道:“真要是被扒皮抽筋,样子一定很可怖。”

    依芙娇躯微颤,道:“你不要再说了。”顿了顿,问道:“你说朗察都鲁杀害大苗王,又诬陷丹都骨和我们,只是为了集结苗人兵马出兵,那他.....那他出兵的目的是为什么?是真的为了救援黑岩岭?”

    “你心里明知不是,又何必这样问?”齐宁道:“如果他真的杀了你,难道不知道这样做一定会和黑岩洞结下生死之仇?既然如此,他又怎可能先和黑岩洞结仇,然后再出兵去救援你们黑岩洞?”

    “那他的目的是什么?”

    “当然是要造反。”齐宁道:“就是要借此次事件,挑起苗家诸洞对朝廷的敌视,然后祸乱西川。”

    依芙道:“这对他有什么好处?难道他不知道,朝廷兵强马壮,就算集结了苗家所有兵马,也不是朝廷的对手?”

    齐宁道:“他既然敢这样做,就一定有底气,至若哪里来的底气,我就不知道了。”想了一下,才道:“如果沿途追杀你的那两个怪人和朗察都鲁有关,那就至少表明这次设下的陷阱并不是朗察都鲁一人所制定,这背后只怕还另有更可怕的对手,也许......朗察都鲁也只是棋盘上的一颗棋子而已。”

    丹都骨听得清楚,立时问道:“你是说朗察都鲁是受人利用?”

    “我说过,从头至尾我都只是将一些线索连在一起,做一个大胆的猜想而已。”齐宁道:“其实我很希望我的猜想是错误的,因为这样我们或许还能活下去,否则......我们必死无疑。”问道:“丹都骨,你对着囚狼壁十分熟悉,可有办法从这里脱身?”

    丹都骨十分干脆道:“囚狼壁是上水洞的囚牢,你自己也看到了,想从这里面脱身出去,没有任何可能。铁门上的铁锁,是花了重金从汉家人手里买过来,坚固无比,就算是有利刃在手,也无法打开,除非能将钥匙拿到手。”

    “钥匙在哪里?”齐宁问道:“是否在那几个看守的手中?”

    丹都骨道:“不错,可是朗察都鲁既然将我们关在这里,这里的看守自然都是他的亲信。契古从小就跟在朗察都鲁身边,是朗察都鲁最亲信的人,另外两个人也都是他们的人,所以想让他们打开铁锁,根本不可能。”

    齐宁叹道:“那你在上水洞有没有亲信?你被关在这里,会不会有人过来营救?对了,我记得是那个瘦高个的头人劝你束手就缚,他还答应还我们清白,你觉得那人能不能信任?”

    “那是白牙力,与我的关系不错,为人也很正直。”丹都骨道:“但如果这一切真的都是朗察都鲁设下的圈套,白牙力势单力薄,也无法与朗察都鲁对抗。”叹了口气:“朗察都鲁现在一定让所有人都知道,是我派了你们两个杀害大苗王,寨子里的人们如果知道,一定会对我十分痛恨,绝不可能还有人来救我们。就算有人想来救,朗察都鲁也一定会派人守住悬崖的道路,根本不可能成功。”

    齐宁道:“这样说来,咱们是什么希望都没有了,就只能在这里等死。”

    丹都骨忽然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你的武功那样高,剑法了得,就算是汉家人,也一定不会没有名气。”冷笑一声:“依芙,你带这人上山,又是为了什么?”

    “你不用为难依芙。”不等依芙说话,齐宁已经道:“依芙半路上被追杀,我恰巧碰见,所以才成了朋友,这次上山,我是护送依芙过来,其实我也很想见见大苗王,如果大苗王真的决定出兵,我也许会找大苗王单独谈一谈,但大苗王没有让我失望,所以.......!”

    丹都骨还要再问,却见到一个人影正往这边走过来。

    只见一个苗人手里拎着三只竹筒,走到铁栏外,向每个石牢里丢了一只竹筒,道:“朗察都鲁知道你们心里害怕,晚上睡不着,给你们送了酒来。朗察都鲁说了,你们今晚最好是好好睡上一觉,明天会带你们去见大巫,让大巫辨明你们到底是不是凶手。”

    丹都骨立刻问道:“他真的要带我们去见大巫?”

    “不错,几个头人都说你平日里为人善良,未必会杀害大苗王,朗察都鲁答应带你们去见大巫。”那人道:“不过你们最好先喝点酒,养好精神,否则明天见了大巫,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人也不多说,转身便走。

    丹都骨声音带着一丝喜悦,道:“原来那几个头人还没有糊涂。只要见到大巫,他一定能够分辨出谁是真凶,绝不会冤枉好人。”双手被绑,一起伸出,拿起竹筒,齐宁已经淡淡道:“丹都骨,你不喝这竹筒里的酒,也许会见到大巫,可是真要喝下去,只怕再也见不到了。”

    丹都骨眉头一紧,盯住竹筒,“你是说......酒里有毒?”

    “如果那几个头人真的脑子清楚,就不会同意将你关到这里。”齐宁道:“那人这样说,只是让你放松警惕,反正这里面的酒,我可不敢喝一口。”

    丹都骨皱眉道:“如果酒里有毒,我们死在这里,所有人都会怀疑朗察都鲁杀人灭口,对他反而不好。”

    齐宁笑道:“第一,我们真的死在这里,朗察都鲁当人不会承认酒是他送来的,就算有人怀疑,没有证据,又能对他如何?第二,酒里有毒,不一定会毒死我们,如果只是让我们说不出话,甚至神智昏迷,到时候在所有人面前无法辩驳,他不是照样可以得逞?”

    依芙幽幽叹了口气,道:“你们汉家人的心思真是多。”

    “我就当你是在夸奖我。”齐宁笑道:“其实我并不担心朗察都鲁有多聪明,我只担心如果他背后另有别人,那人只怕会指点朗察都鲁该怎样做。”

    丹都骨丢开竹筒,拳头握起,厉声道:“朗察都鲁到底是什么人狼狈为奸,要将苗家人拖入深渊?”

    “你不用太急。”齐宁道:“只要我们能活下去,也许用不了多久,便能知道背后真凶究竟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