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七二章 连环毒计
    三人被分别关入了一间石洞之内,依芙在中间,齐宁和丹都骨则是一左一右。

    齐宁一进到里面,便知道想要出去实在是极其困难的事情,石洞三面都是岩石,只有铁栏一面可以进出。

    囚狼壁显然是上水洞精心设计的地方,铁栏是用精铁所制,而且上了铁锁,若是寒刃在手,齐宁还觉着有些机会破门而出,现在想徒手出牢笼,那就是异想天开了。

    此外还留了三名身强力壮的苗人在这里看守,那间木屋是看守房,正门就对着石壁囚牢,人在里面,可以注意到石牢之内的一举一动。

    依芙坐在石牢之内,心情焦急,她对自己的安危并不在乎,可是一想到大苗王竟然就这样遭遇不测,后面的事情凶多吉少,烦恼至极。

    齐宁靠在石壁上,夜色幽幽,三名看守之中,始终有一人在附近转悠。

    也不知过了多久,忽听依芙声音道:“丹都骨,你可睡了?”

    依芙就在隔壁的石牢之内,夜色幽静,齐宁听得十分清楚。

    “这种时候,还能睡得着?”丹都骨淡淡道:“你们见大苗王的时候,没有看到可疑的动静?”

    他这话便等若是并不相信大苗王是被依芙二人所杀。

    “我们到大苗王屋外的时候,什么也没有发现。”依芙道:“我们不敢擅自进屋,叫了几声,大苗王一直都没有答应,正觉得奇怪,朗察都鲁就带人巡逻到了那里,而且朗察都鲁是第一个进屋看道大苗王遇害之人。”

    丹都骨道:“那把凶器你们是留在住处?”

    “不错。”依芙道:“有一个人说要见大苗王,不能携带武器,所以我们不敢带武器在身上。”顿了顿,道:“最重要的是带我们去见大苗王的那人忽然消失,如果他在场,可以给我们作证。”

    齐宁叹了口气,道:“依芙,丹都骨,到现在你们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还是你们心里明白,就是不敢说出来?人家都将咱们关了起来,能不能活着走着这道门,那可都说不定。”

    “难道朗察都鲁敢对我们动手?”依芙冷声道:“他还敢杀了我们不成?”

    齐宁道:“如果一个人连杀害自己的父亲都不在乎,你觉得他会在乎多杀几个人?”

    丹都骨沉声道:“你说什么?你是说......!”

    “丹都骨,你是个聪明人,今晚发生的一切,难道你还看不出来?”齐宁靠在石壁上,缓缓道:“白天拜见大苗王的时候,我那把利刃就被朗察都鲁盯上,今夜有人假传大苗王的命令,找我们去拜见,却又特意叮嘱我们将武器留下,我们前脚刚走,后脚就被人将兵器偷了去。”

    丹都骨沉声道:“你们所住的地方,并不让人轻易打扰。”

    “你说的没有错,所以能将兵器偷走之人,对我们居住的房子了若指掌。”齐宁道:“我们到了大苗王那边,带路之人立刻就消失不见,当时我就知道事情不对劲,想要离开的时候,朗察都鲁就带人恰好出现,嘿嘿,你不觉得那实在是太巧了吗?”

    丹都骨道:“也许事情真的有那样巧合。”

    “如果你这样认为,我也无话可说了。”齐宁淡淡一笑,“不过昨天我们在山下遇见,你难道告诉过朗察都鲁?”

    “没有!”

    齐宁道:“可是朗察都鲁似乎不仅仅知道咱们昨晚在山脚遇见,好像咱们之前在江边遇见的事情他也一清二楚,丹都骨,你这位兄弟对你的行踪好像真的很关心。”哼了一声,道:“今夜发生的事情,还真未必是冲着我和依芙而来。我和依芙只是被设计成工具,朗察都鲁的目标,似乎是你。”

    丹都骨这一次并没有说话,沉默起来。

    依芙问道:“你是说,朗察都鲁是故意要冤枉丹都骨,将大苗王遇害的责任算在丹都骨的头上?”

    “有我的兵器作为物证,朗察都鲁和他手底下那帮人已经将刺杀大苗王的帽子扣在我们两个的头上。”齐宁道:“可是他最终的目的,是趁此机会将丹都骨拉下水,至少让别人都知道,我们刺杀大苗王,是丹都骨所派。”

    依芙道:“丹都骨和他是兄弟,难道他真的是为了大苗王的位置,如此丧心病狂?”顿了顿,疑惑道:“如果真是这样,他为何会恰恰挑在这种时候?”

    齐宁道:“也许当上大苗王并不是他这次的最终目的。”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丹都骨沉声道:“他还想做什么?”

    齐宁想了一下,才道:“丹都骨,这次黑岩洞事件,各大苗洞迟迟没有动静,当然是因为大苗王没有颁下命令的缘故。”

    “不错。”丹都骨道:“没有大苗王的命令,各洞都不会轻举妄动。”

    “这也许就是症结所在了。”齐宁叹道:“咱们现在回过头去想黑岩洞事件,官兵如果只是想将黑岩洞剿灭,根本不必拖到现在,我现在甚至在怀疑一件事情,依芙,你从黑岩岭突围出来,恐怕并非你们有多厉害,或许只是有人想让你离开而已。”

    “什么?”依芙一怔:“有人故意放我们离开?”

    齐宁道:“这只是我的猜测,我也不敢肯定。”微一沉吟,才道:“也许有人就是希望你能够赶到溪山见到大苗王。”

    “不对。”依芙立刻道:“如果他们真的故意放我们突围出来,让我们见到大苗王,为何一路之上,却派人沿途追杀?”

    齐宁若有所思,道:“也许是一石二鸟之计。”

    依芙和丹都骨显然都听得有些糊涂,依芙问道:“什么一石二鸟之计?”

    “依芙,我问你,你兄长巴耶力现在究竟是个怎样的心思?”齐宁问道:“他是否真的想要和官兵血拼到底?”

    依芙立刻道:“若是官兵攻打黑岩岭,不但是阿兄,就是整个黑岩洞六寨老老少少,也都会血战到底。”

    “但是只要有一丝和谈的希望,能够洗刷你们的冤屈,你阿兄当然不会眼看着黑岩洞覆灭,这话没错吧?”

    依芙想了一下,才道:“不错。”

    “那我问你,如果你在前来溪山的途中被杀,对方甚至将你的尸首送回黑岩岭,你阿兄会如何选择?”齐宁声音肃然。

    依芙这次没有说话,丹都骨却已经道:“我对巴耶力略有些了解,也知道你们兄妹感情很好,如果你真的被人所杀,官兵想要和谈只怕也不行了。巴耶力如今只被冤枉,可是你若死了,他一定会造反。”

    “不错。”齐宁叹道:“所以有人要追杀你,很可能是为了断绝黑岩岭与朝廷谈判的后路,将双方推入绝境。”冷笑一声:“可是如果你能够躲避了追杀,死里逃生到了溪山,不管大苗王会不会出兵,大苗王也都会卷入其中,这应该没错吧?”

    丹都骨道:“其实黑岩岭被围之后,大苗王就开始寻思对策,想要平息这场纷争。”

    “依芙到了溪山,将事实真相带了出来,上水洞这边一定会有人对官府心生怨恨。”齐宁淡淡道:“就像在大寨之内,朗察都鲁和许多人坚持要让大苗王出兵,看上去都是义愤填膺,而且从感情上来说,黑岩洞被诬陷围困,苗家各洞出兵救援,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丹都骨似乎明白什么,问道:“你是想说,朗察都鲁坚持要让大苗王出兵,另有隐情?”

    “有没有隐情,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大苗王睿智非凡,目光长远。”齐宁道:“如果换一个性情冲动之人,也许就会召集苗家各洞,集结兵马,给官府施加压力。但是大苗王知道如此一来,定会给苗家各洞带来天大的灾祸,也许西川从此便要陷入混乱战祸之中,所以他老人家想以最和平的手段来解决此事。”

    丹都骨道:“不错,大苗王要为整个苗家各洞考虑,不会意气用事。”顿了顿,才道:“其实昨天晚上,大苗王就召集了各寨头人,在召见你们之前,我们已经有过商议,六个头人之中,有五个都赞同朗察都鲁的建议,要召集兵马,向朝廷显示我们的力量。”

    齐宁叹了口气,道:“大苗王被害,如果我没有猜错,就是因为他的睿智,如果他赞同出兵,也许......就不会是现在这个结果。”

    依芙立刻道:“你是说,大苗王被害,是有人想要违抗他的命令?”

    “大苗王的安排,其实是眼下最好的处理方法。”齐宁苦笑道:“只可惜有些人不希望看到大苗王用这样平和的手段解决问题,他们希望看到的是刀兵四起,所以大苗王的安排阻碍了他们的计划,这种情势下,他们只能杀害大苗王。”冷笑一声:“丹都骨,你的主张和大苗王一样,都不愿意擅自出兵,所以你当然也成了他们的眼中钉,正好借此机会,既杀害了大苗王,又可以将你拉下水,一举两得,你觉得此种情况下,咱们还能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