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七一章 囚狼壁
    丹都骨脸色一冷,沉声道:“你说什么?”

    “丹都骨,听说你早就和这两人认识?”朗察都鲁握紧手中寒刃,“你在山下的时候,听说没有大苗王的吩咐,你就准备带他们上山?”

    丹都骨脸色乍变,厉声道:“朗察都鲁,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朗察都鲁似乎对丹都骨还有一些忌惮,往后退了两步,大声道:“我什么意思,你难道不懂?这两人到底是什么来历,你要给我们一个交代。 ”

    此时屋内有十余人之众,众人听得朗察都鲁这样说,都看向丹都骨。

    丹都骨握拳道:“不错,我是在回来的路上认识他们,而且.....他们对我有救命之恩。”

    “你承认就好。”朗察都鲁脸色阴沉:“不过你说在路上认识他们,是真是假,只有你自己清楚。”

    丹都骨眼中射出怒火,厉声喝道:“难道.....你觉得大苗王被害,与我丹都骨有关系?”

    “有没有关系,也只有你自己清楚。”朗察都鲁冷哼一声:“他们杀了大苗王,人证物证俱全,可是你竟然还要包庇他们,究竟想做什么?”

    “我只是不希望你冤枉好人。”丹都骨因为愤怒而身体发抖,“如果因为一时的冲动错怪好人,让真正的凶手逍遥法外,我们如何对得起阿爹?”

    朗察都鲁大声道:“当然不能放过真凶,真凶就在眼前,你还要包庇,你和大苗王被害有没有关系,大家都心里有数。”

    丹都骨虽然性情比朗察都鲁要沉稳一些,但是朗察都鲁这话,明显是说大苗王被害是丹都骨指使,丹都骨本也是个刚烈的性子,如何能够忍住,厉喝道:“朗察都鲁,你是说阿爹被害是因为我?”

    朗察都鲁见丹都骨发怒,显然还是有些忌惮,道:“丹都骨,你不用大声叫嚷。大苗王是被这两人所害,证据确凿,而他们上山之前,你就与他们认识,而且你还准备带他们上山,不得不让人怀疑。”

    “我为何要害阿爹?”丹都骨厉声道。

    朗察都鲁冷笑一声,道:“你还非要我说出来?”扬起脖子,道:“既然说到这里,我们就不如把话说的明白。阿爹年事已高,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等到阿爹过世之后,大苗王的位置当然是由我来继承,但是你丹都骨一直觉得自己精明能干,还派人在寨子里到处放话,说大苗王的位置应该由你继承,是不是这样?”

    丹都骨脸色铁青,冷声道:“谁会担起大苗王的责任,不是由你和我来做主,而是阿爹做主。阿爹如果让你继承大苗王之位,我丹都骨一定会全力辅佐你,绝不会有其他的心思。寨子里的流言,也与我没有任何关系。”

    就在这时,又听到外面传来嘈杂之声,齐宁透过窗户,看到一群苗人忽然出现,将大苗王这座吊脚楼团团围住,随即从外面又走进来五六人,齐宁扫了一眼,认出这些人都是今日在大寨议事的苗人。

    西川苗家七十二洞,而每一洞又分为数寨,各洞有洞主,而各寨则有头人。

    而每一寨又是由诸多家族聚集而成。

    上水洞的洞主是大苗王,其下六寨,便有六名头人,齐宁和依芙如今身处上水洞总寨,所以大苗王既是上水洞六寨的洞主,也是总寨的头人。

    在这总寨之内,又有大大小小的苗家族。

    大苗王所在的家族,便是上水洞第一家族,也是整个苗家七十二洞最为神圣的家族,因为苗家大巫便是这一家族,所以这一家族也历代拥有大苗王的地位。

    今次依芙昨夜抵达之后,大苗王知道事关重大,所以连夜派人召集了各寨头人以及几个大家族的家长,因为丹都骨和依芙还没有离开,不知道大苗王会不会改变主意,所以各寨头人并没有离开总寨。

    大苗王这边的情况,虽然并没有立刻在寨内到处张扬,但毕竟事关重大,还是有人迅速去通知几位头人,几位头人得到消息,立刻飞速赶来。

    几位头人带人先将吊脚楼围困,以免真凶走脱,然后进到屋内,大苗王的屋子虽然还算宽敞,但这一下子有二十多人,便显得十分拥挤,不过几个手握兵器以及竹弩箭的苗人却是死死围住齐宁和依芙,生怕两人逃脱。

    几位头人进到屋内,便瞧见躺坐在藤椅上的大苗王,便有两人悲嚎一声,纷纷抢上前去,跪倒在地,痛哭流涕。

    大苗王沉稳睿智,这些年来为苗家的安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而且待人随和,才干出众,十分睿智,在苗家有着无与伦比的威望,深得人们的敬畏,此时看道大苗王竟然横遭不测,众人又怎能不悲伤。

    等到几人起来,一名头人已经厉声问道:“凶手在哪里?”瞧见被团团围住的齐宁和依芙,此人拔出腰间佩带的弯刀,抢上前去,照着依芙一刀便砍下去,厉声喝道:“杀了凶手,为苗王报仇。”

    依芙没有想到事情会演变到现在这个地步,对方突然一刀砍过来,顿时怔住,齐宁却已经欺身上前,探手而出,抓住了那人的手腕,厉声道:“要杀人灭口吗?”

    那人只觉得自己手腕如同被铁箍箍住,动弹不得。

    丹都骨亦是厉声喝道:“住手!”

    几名头人都是神情冷峻,齐宁手一扬,那出刀的头人连退几步,这才站稳。

    一名年过半百身形瘦长的头人沉着脸,问道:“到底发生何事?大苗王为何遇害?”

    朗察都鲁立刻将事情大致说了一番,随即用寒刃指着丹都骨道:“几位头人,丹都骨早就与这两人相识,昨天上山,没有大苗王的吩咐,他擅自做主,差点将人带上山来,他为何如此急切让他们上山?”

    “朗察都鲁,不能这样说话。”瘦长头人道:“丹都骨为人耿直,但是心地善良,对大苗王一直孝敬,你这样冤枉丹都骨,人心不服。”

    “不过朗察都鲁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边上一名头人慢悠悠道:“事情也太过凑巧,为何丹都骨刚到溪山,恰好碰上他们?这两人到底是什么来历?虽然说这个黑岩洞依芙拿了黑岩洞的信物过来,不过这并不能证明这个女人就一定是黑岩洞依芙。”

    依芙冷笑道:“我不是黑岩洞依芙,又该是什么人?”

    “究竟是什么人,我们总会闹清楚。”那人道:“诸位,现在最重要的不是审问这几个人,大苗王被害,我们先要安顿好大苗王的遗体,等一切办好,咱们再好好审问。”向齐宁和依芙道:“你们两个是不是凶手,我们会详细调查,如果真的是冤枉,我们会还你们清白。”

    “那要等多久?”依芙立刻道:“难道我们要一直在这里等待?”

    那人道:“你们当然不能离开,大苗王被害,这件事情比你们黑岩洞被围困要重要得多。只能先委屈你们留在寨子里,等事情办完,咱们再说。”

    朗察都鲁道:“那丹都骨又如何处置?这两个人可是和他有关系。”

    丹都骨怒极反笑:“朗察都鲁,难道你还要将我也关起来?”

    “如果不将你关起来,万一你放跑了凶手又怎样?”朗察都鲁冷笑道:“恐怕你自己也要找机会逃跑。”

    “几位头人,你们是什么意思?”丹都骨扫过几名头人,“朗察都鲁污蔑大苗王被害与我有关,你们也这样以为?”

    朗察都鲁大声道:“你一心想要坐上大苗王的位子,但是阿爹只想让我继承大苗王之位,你心中早就不满,若是做出一些丧尽天良的事情,也并不奇怪。”

    “你......!”丹都骨握拳便要冲上去。

    那瘦长头人一把拉住,沉声道:“丹都骨,老鹰永远是老鹰,苍狼永远是苍狼,只要你问心无愧,不要害怕任何事情。我们先安顿大苗王,你们去囚狼壁,等安顿好大苗王,我们几位头人聚在一起,将事情仔细弄清楚,就算我们弄不清楚,还有大巫,总要将事情调查个水落石出。”

    这人显然在上水洞也很有威望,丹都骨虽然表情愤怒,但犹豫一下,终于还是点头道:“我问心无愧,也一定会弄清楚事情真相。”

    那瘦长头人又向黑岩洞依芙行了一礼,才语重心长道:“不管你是不是黑岩洞依芙,如果你无罪,我们一定会还给你们清白,我可以用我家族所有人的生命来保证这一点。”

    这样的保证,对苗家人来说,已经是极重。

    依芙心里很清楚,这时候对方人多势众,就算自己不同意也没有法子,而且瘦长头人如此保证,只能道:“大苗王被害,与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希望你们迅速查清楚。黑岩洞危在旦夕,我们不能在这里留太久,最多一天,我希望你们给我答复。”

    齐宁此时也明白,对方一大群人在这里,自己当面动手,这帮苗人必定会群起而攻之,自己倒也罢了,依芙肯定是活不成,心知不能意气用事,暗自盘算,也不说话。

    当下便有人过来绑住了齐宁和依芙的双手,连丹都骨也被绑了双手,随即便有七八人拿着弯刀,押着三人走出了吊脚楼,向西边而行,穿过一片树林,到了一处悬崖边上,悬崖边有一条狭窄小路,仅容一人通行。

    齐宁小心戒备,好在这些人倒没有轻举妄动,顺着悬崖走到底,前面出现块空地,有一间小木屋,木屋后面,则是一面石壁,齐宁扫了一眼,只见到石壁凿出了几个洞口,洞口用铁栏封住,宛若几处牢房。

    “这里是囚狼壁。”丹都骨看了齐宁一眼:“是用来关押犯人的地方,想不到有一天我也会被关进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