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七零章 苗王之死
    朗察都鲁声音凄厉,依芙神情剧变,齐宁脸色也是一沉。

    跟随朗察都鲁过来的苗人都是大惊失色,早有两人抢入到屋内,依芙却也已经跟着进了屋里。

    齐宁跟在依芙身后进去,只见到屋角处有一张藤椅,大苗王正坐在藤椅之上,背靠藤椅,脑袋却是耷拉在胸口,屋内充斥着一股血腥味道,油灯的灯光闪烁,朗察都鲁跪在大苗王的脚边,握着大苗王的手,神色凄然。

    齐宁神情冷峻,借着灯火,却也已经看清楚,在大苗王的胸口,一片血污,而且鲜血兀自向下流淌,显然是刚刚被杀不久。

    让齐宁震惊的不是大苗王被杀,而是大苗王胸口插入的那把利刃。

    虽然还隔有一些距离,但是齐宁却一眼便瞧出,刺入大苗王心口的利刃,竟似乎是自己留在住处的那把寒刃。

    他心下一沉,知道自己已经落入到一个精心设计的陷阱之中。

    “朗察都鲁,为何会这样?”依芙俏容失色,颤声道:“大苗王.......大苗王怎会被人刺杀?”

    朗察都鲁转过头来,一脸悲怒:“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依芙一怔,朗察都鲁站起身来,厉声道:“我就知道,黑岩岭被官兵围困的水泄不通,你们怎可能突破封锁来到溪山。”抬手指着依芙,“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对大苗王下如此狠手?”

    “你说什么?”依芙一怔,惊骇道:“你说.....你说是我们......!”脸色现出怒容:“朗察都鲁,你不要胡说。”

    “胡说?”朗察都鲁冷笑道:“我问你,这个时候,你们跑到大苗王这里来做什么?这些年来,除非是十万火急的大事,只要是天黑之后,大苗王从不见客。”眼圈泛红,双拳窝握起,似乎随时都要扑上来。

    依芙心知事情不妙,保持冷静道:“朗察都鲁,我知道你心里很愤怒,但是你不能诬陷好人。我们到这里来,是大苗王的传召,大苗王有事情要交代我们......,可是我们在外面叫了几声,屋里一直没有动静,我们不敢贸然进屋,正想离开,然后你就带人出现了。”眉头一紧,盯住朗察都鲁。

    朗察都鲁沉声道:“你说大苗王让人传召,那你告诉我,是谁去叫你们过来,他现在人在哪里?”

    “刚才就在木桥那边等我们。”依芙道:“可现在......不知去了何处。”

    朗察都鲁一阵狂笑,笑中带怒:“你说有人在木桥那你等你们?可是我们什么人也没有看见。”厉声喝道:“将这两个凶手拿下了!”

    几名苗人立时将齐宁和依芙为主,弯刀出鞘。

    依芙展开手,厉声道:“朗察都鲁,你们敢动手?”

    “你们杀了大苗王,便是整个苗家七十二洞的敌人。”朗察都鲁握拳凶狠道:“我们定要将你们扒皮抽筋。”

    “你说我们杀了大苗王,有什么证据?”依芙冷声道。

    朗察都鲁冷笑一声,转过身,凄声道:“阿爹,对不起。”伸手从大苗王心口将利刃抽出,灯火之下,齐宁看的很清楚,刺杀大苗王的利刃果真是寒刃。

    “这把刀,你们比我要熟悉得多。”朗察都鲁握着寒刃,送到依芙面前:“今日你们进大寨,兵器留在寨外,其中一件,就是这件凶器。”目光看向齐宁,冷冷道:“这是把好刀,我却想不到你们带这把刀进寨,原来有这么大的阴谋。”

    依芙这时候才注意到寒刃,她自然也见过两次,娇躯一颤,面色剧变。

    她当然知道大苗王之死与齐宁毫无半点瓜葛,两人将兵器留在了住处,然后赤手空拳来到这里,自始至终,两人寸步不离,齐宁根本没有接触到大苗王的可能。

    “有人陷害!”依芙立刻明白过来,“朗察都鲁,这把刀是我们的,可是.....我们并没有带刀过来。”

    “证据在这里,你们还要狡辩。”朗察都鲁咬牙切齿。

    便在此时,却听得笑声起,众人瞧过去,只见到齐宁竟然在这种时候笑出来,朗察都鲁皱起眉头,冷声道:“你现在还笑得出来?是因为阴谋得逞?”

    “依芙,你现在还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齐宁叹道:“从头到尾,都是圈套,在我们见到大苗王之前,陷阱就已经设下。这把寒刃,只怕早就被人所盯上。”

    朗察都鲁冷哼一声:“圈套?”手拿寒刃指着齐宁道:“你明明是汉家人,却乔装打扮成我们苗人的样子,意欲何为?你们分明就是上山找寻机会对大苗王下手,只可惜......只可惜阿爹没有看穿你们的阴谋。”

    这时候又听到脚步声响,从外面又冲进来五六名苗人,手中竟然端着苗家人特制的竹弩箭,对准了齐宁二人。

    齐宁微闭双目,却已经是做好了准备,直待这些人稍有异动,立刻出手,擒贼先擒王,先控制住朗察都鲁再说,只要控制朗察都鲁,这帮苗人必不敢轻举妄动,只是他心里明白,此刻这群苗人已经将自己和依芙当成了刺杀大苗王的凶手,自己如果率先出手,那么罪名便会坐实,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依芙脸色苍白。

    她费尽千辛万苦来到溪山,见到了大苗王,而且大苗王已经答应派出次子丹都骨前往会见西川刺史韦书同,甚至已经做好了安排,如果有大苗王插手其中,黑岩洞的危机很有可能就会化解。

    她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大苗王的身上,可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大苗王刚刚作出安排,竟然就横遭不测。

    大苗王之死,对苗家人来说,当然是惊天惨祸。

    依芙此时第一个担心的根本不是自己的生死,而是想到大苗王惨遭不测,那么刚刚定下的安排自然不可能顺利试行,如此一来,黑岩岭本来见到的曙光,瞬间就熄灭。

    “将他们绑起来。”朗察都鲁一挥手,几名苗人已经找了藤绳过来,上前便要将齐宁和依芙绑起来。

    “等一下!”就在此时,却听到一个声音响起,从外面已经大踏步走进一人来,身材高大魁梧,还绑着绷带,正是丹都骨。

    见到丹都骨,依芙燃起一丝希望,立刻道:“丹都骨,大苗王不是我们杀的。”

    丹都骨进来,朗察都鲁皱起眉头,却没有说话,只见到丹都骨走到大苗王身前,浑身发颤,一脸悲伤,跪倒在地。

    屋内顿时一片寂静。

    片刻之后,才见丹都骨站起身来,看向朗察都鲁,问道:“大苗王是被他们所杀?”

    “这是证据。”朗察都鲁将寒刃亮在丹都骨面前,“你知道,大苗王吩咐寨子里要加强巡逻,所以这些时日我都是亲自带人在寨子里巡逻。今晚我带人巡逻到这里,看到他们两个在大苗王的屋前鬼鬼祟祟,问他们为何出现在这里,他们竟说是大苗王召见他们过来。”

    “我们没有撒谎。”依芙立刻道:“是大苗王派人召我们过来。”

    朗察都鲁并不理会,继续道:“大苗王这时候本不会召见客人,我心里虽然怀疑,但心里想着说不定真有什么大事,所以进屋想问问大苗王是否如此,可是进屋之后,就发现......!”牙根一咬,腮帮子鼓起,厉声道:“我进屋就发现大苗王被刺杀在椅子上,这把刀......这把刀就在大苗王心口。”

    丹都骨问道:“这把刀是谁的?”

    “就是这乔装打扮的汉家人。”旁边一名苗人站出来,“今天他们进大寨议事的时候,交出的两件兵器,其中一件就是这把刀。”

    齐宁看向那人,依稀记得这站出来的苗人似乎就是今天在大寨外收缴兵器之人。

    依芙只盼丹都骨能搞清真相,当下将事情的经过也说了一遍,才道:“那人说要见大苗王,不能带兵器,所以我们的兵器都留在了住处。大苗王被刺杀,与我们没有关系,一定是有人偷了兵器,嫁祸在我们身上。”冷笑道:“如果真是我们刺杀大苗王,难道还会将武器留在这里,给你们留下证据?”

    “你们说的,没有任何人能作证。”朗察都鲁冷笑道:“而你们刺杀大苗王,我们是人证物证俱全。如果不是我们恰好撞见,你们当然会拿走凶器。可是我们恰好巡逻到这里,你们一时慌张,来不及处理凶器,这才让我们恰好抓住。”盯住丹都骨,问道:“丹都骨,这两人杀死了阿爹,你说,该怎么处置他们?”

    “大苗王说过,许多事情不要心急,要调查清楚。”丹都骨沉默片刻,眼圈也是泛红,却还是十分冷静道:“如果是他们刺杀大苗王,原因是什么?他们为何要对大苗王下如此毒手?这背后到底有什么阴谋,一定要搞清楚。”

    朗察都鲁没好气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们亲眼所在,而且有物证在手,这还不够清楚?”

    “当然不够。”丹都骨肃然道:“杀人需要动机,就算是他们所杀,也要查出背后究竟是谁指使。”指着依芙道:“她是黑岩洞的人,正需要大苗王帮他们解决困难,怎会在这种时候对大苗王下手?”

    “也许她根本就不是什么依芙,也不是黑岩洞的人。”朗察都鲁道:“这两人都是乔装打扮上山来,目的就是要找机会下手。”冷笑一声:“丹都骨,你是不是想要包庇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