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六九章 夜色凄声
    丹都骨沉声道:“朗察都鲁,这么多年来,我们苗家人与汉家人一直都是和睦共处,你可知道,若是召集各‘洞’兵马,会是什么后果?”

    朗察都鲁反问道:“你又可知道,如果我们无动于衷,对黑岩‘洞’的处境视而不见,又会是怎样的后果?”他往前踏出一步,道:“我们上水‘洞’的使命,就是在苗家人遭受危难之时,‘挺’身而出。??现在我们都知道黑岩‘洞’是‘蒙’受冤枉,却坐视不管,苗家七十二‘洞’岂不心寒?”

    “不错,大苗王,黑岩‘洞’依芙已经将事情的真相告诉了我们,这明显是官府给黑岩‘洞’设下的圈套,他们如此‘阴’险,难道我们要等到黑岩‘洞’被杀光才做出反应?”一名苗人义愤填膺道:“我们立刻派人召集各‘洞’兵马,救援黑岩‘洞’。”

    “大苗王,朗察都鲁说得对,如果我们没有反应,韦书同一定会觉得我们苗家人好欺负。”又有一人紧跟着道:“只有兵马出现,韦书同才会听我们说话,到时候我们让巴耶力带出白棠龄,就让韦书同没有了借口。”

    又有一人大声道:“韦书同设计陷害,我们还可以带着白棠龄去京城见皇上,让皇上为我们做主。”

    边上一人冷笑道:“韦?”

    众人顿时一阵议论,齐宁却是看着大苗王,并不作声。

    他此时已经看出来,朗察都鲁和丹都骨的意见明显相左,朗察都鲁虽然个头比丹都骨矮小一些,但‘性’子更火爆冲动一些,是想要召集苗家各‘洞’的兵马,手握兵马与韦书同谈判,而丹都骨明显要谨慎许多,并不赞同轻易出兵。

    在场十几名苗人中,倒似乎大部分是赞同朗察都鲁的意见。

    不过齐宁很清楚,这些人的议论并不能算数,最后要做出决定的,只能是大苗王。

    齐宁当然知道上水‘洞’一旦召集苗家各‘洞’会造成的后果。

    陷害黑岩‘洞’究竟是何人所为,目前并不是最重要的事情,重要的是如果依芙一切所言属实,那么这背后当然是布下了一个‘阴’毒的陷阱。

    幕后真凶显然是希望苗人能够‘乱’起来,大苗王下令出兵,很可能就是对方所期盼的。

    朗察都鲁有句话说的并没有错,区区一个黑岩‘洞’,不可能会与谁结下深仇大恨,西川官兵兵临山下,黑岩‘洞’面临灭顶之灾,谁又会希望看到区区一个黑岩‘洞’遭受灭顶之灾?这背后恐怕真的是想以黑岩‘洞’为‘诱’饵,引‘诱’苗家七十二‘洞’出手。

    如果说幕后真凶是韦书同,齐宁觉得可能‘性’实在不大。

    韦书同是西川刺史,如果治理西川有方,自然会得到朝廷的重视,以后加官进爵自不必说,可是一旦西川苗家叛‘乱’,对韦书同来说并无什么好处,甚至可能因此而丢官罢职,说不定还有‘性’命之忧。

    到了韦书同这个位置,一言一行,当然不会是随‘性’而为,必定会想的极深,每一个决定,也必定会衡量其中的利益得失。

    挑起苗家之‘乱’,在齐宁看来,似乎对韦书同并无任何好处。

    只是韦书同目前的反应,十分反常,耐人寻味,若说此事与他毫无干系,从他眼下的行动来看,却又不像。

    齐宁身为大楚侯爵,对于朝堂核心之事多少还是知道。

    小皇帝最担心的就是西川出现动‘乱’,只希望西川这边能够太平安稳,这也是大楚的国家利益,朝堂诸臣不可能不知道这个道理。

    所以朝廷不可能准许韦书同对苗‘洞’出手。

    但是齐宁知道,如果苗家人真的在西川闹出‘乱’子来,朝廷当然不会坐视不管,定然会全力平‘乱’,这对苗家七十二‘洞’来说,当然不是什么好事情。

    他看着大苗王,只想看看大苗王会如何决策。

    如果大苗王真的准备出兵,自己必然要‘挺’身而出,阻止此事生,即使亮出身份那也无妨了。

    朗察都鲁一腔冲动,但很多事情,只凭一时冲动解决不了问题,反倒会适得其反,让事情变得无法挽回。

    此行溪山,让齐宁出乎意料地搞清楚了黑岩‘洞’的真相,既然知道事情的真相,接下来如何处理,反倒不是太困难的事情。

    见得大苗王不说话,众人声音静下来,显然也都知道,要做出最后决策的是大苗王。

    等到众人静下来,大苗王才缓缓道:“我年轻的时候,走在路上,看到一个‘女’人手里拿着一只包裹,在路上飞跑,后面跟着三四个男人手里拎着棍木在追赶,于是我‘挺’身而出,拦住了那几个男人,想要帮那个‘女’人拦住强盗。”

    所有人都是一愣,面面相觑,不知道大苗王为何突然有雅兴说起这个见义勇为的故事来。

    “因为我的阻拦,那个‘女’人很快就跑的远了。”大苗王语气苍老,双目深邃,“我以为我救了一个‘女’人,但是等那几个人说清楚,我才知道,那个‘女’人偷了他们的包裹,他们是在追拿窃贼。”

    众人都是一怔。

    本来大家都以为是几个强盗在追赶‘女’人,却不想那个‘女’人反是个窃贼。

    “朗察都鲁,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大苗王看向朗察都鲁,“任何事情,不要太着急,一时的急躁,就很容易做错事情。韦刺史是否涉及此事,你没有证据,就不能轻易猜测,这样会让你的做出错误的判断,然后做出无法挽回的错事。”

    依芙道:“大苗王,官兵随时都会攻打黑岩岭,如果大苗王再不......!”

    “孩子,韦刺史一定有他自己的想法,否则不会等到现在也没有攻寨。”大苗王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但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关乎到苗家七十二‘洞’的生死存亡,兵刃相见永远都不是最理智的选择。”

    “大苗王,那我该怎么办?”依芙眼圈微微泛红,“除了您,没有人可以救黑岩‘洞’。”

    “我年纪大了,走下溪山都很困难。”大苗王显得十分镇定,微笑道:“但是我会让丹都骨带上苗王令,再一次去见韦刺史,当面告诉他白棠龄并没有死,然后丹都骨会进入你们黑岩‘洞’,你们派人将白棠龄护送带出黑岩岭,当众见到韦刺史,白棠龄可以当众告诉韦刺史真相,在许多人的见证之下,你们黑岩‘洞’的冤屈就可以洗刷。”

    “可是......可是韦书同会与我们相见?”依芙担心道。

    大苗王笑道:“这就是丹都骨的使命,他不但要会劝说韦刺史与你们相见,而且还会安排见面的地点,到时候我会安排人证在现场,解释其中的误会。”

    齐宁微宽了心,心想大苗王就是大苗王,这样的安排最是妥善不过。

    这样一来,哪怕安排陷阱的是韦书同,但在许多人的见证之下,白棠龄活生生地从黑岩岭走出来,而且亲述真相,那么黑岩‘洞’的冤屈自然能够洗刷,韦书同也只能下令退兵。

    “依芙遵从大苗王之令!”依芙恭敬一礼,“我立刻返回黑岩岭,向阿兄禀报。”

    大苗王摇头道:“你不必着急,我会写两封书信,一封让丹都骨‘交’给韦刺史,一封你带回去‘交’给巴耶力,我年纪大了,写两封信需要时间,你们留在这里一天,明天一早一起动身。”

    依芙着急道:“可是......!”

    “你不用着急,黑岩岭被封锁,你这个时候急着回去,到了黑岩岭外,也不一定能够进得去。”大苗王道:“丹都骨见到韦刺史之后,韦刺史自然会放你进寨,那时候你就可以将信函‘交’给巴耶力了。”

    依芙还要说话,大苗王已经道:“朗察都鲁,你带依芙他们先去寨子里休息。”他以往或许有着钢铁般的意志,但他现在已经老了,风烛残年,连站立起来都是有些困难,所以这时候显得已经有些疲惫。

    依芙起身恭恭敬敬行了一礼,齐宁也起身跟着深深一礼。

    如果一切都如大苗王这般安排,顺利平息黑岩‘洞’事件,对齐宁来说,当然是最好的结果。

    朗察都鲁走过来,抬手请两人出‘门’,依芙走了几步,回头看了一眼,大苗王只是微笑颔,微抬手,示意依芙不用太担心,那温和的笑容,让依芙的心里多少安宁了一些。

    上水‘洞’总寨虽大,但两人不好四处走动,接下来半日,却是过得十分无聊。

    齐宁暗自庆幸白棠龄死里逃生,否则黑岩‘洞’就是跳进黄河也难以洗清这场冤屈,心里一直寻思着这背后陷害黑岩‘洞’的真凶到底会是何方神圣。

    依芙却一心想着早些动身,可是大苗王所言不错,这时候回去,也未必能够进黑岩岭。

    当日她从黑岩岭侥幸突围出来,并不容易,那次之后,封锁当然会更加的严密,这时候想回到黑岩岭更加艰难。

    不过大苗王既然有了安排,这让依芙心里多少也有了底。

    大苗王的书信,就代表着苗家七十二‘洞’的态度,虽然依芙不知道大苗王会在信里写些什么,但有一点倒可以肯定,即使是西川刺史,见到大苗王的书信,那也不得不好好掂量一番。

    吃过晚饭,大苗王的书信依然没有送过来,不过一名瘦高个的苗人却来到屋外,恭敬道:“大苗王有请!”

    依芙忙出了屋,齐宁也跟了出来,那苗人道:“大苗王请两位前去,有事情要‘交’代两位。”

    齐宁好奇道:“也叫了我?”

    “是。”苗人恭敬道:“大苗王说也有事情向你‘交’代,两位一同前往。”想到什么,嘱咐道:“大苗王要在自己的屋里召见你们,所以你们身上不要带着兵器,兵器可以留在这里,没有人敢动你们的东西。”

    依芙心知大苗王召见,应该就是将书函‘交’给自己,置若为何召见齐宁,有些奇怪。

    之前进到上水‘洞’大寨,入‘门’不得带进兵器,两人也知道了见大庙王的规矩,将匕和寒刃留在了屋里。

    有无兵器在身,现在来说无关紧要,身在溪山上水‘洞’,若是上水‘洞’要对付自己二人,就算有神兵利器在身上,那也无济于事。

    瘦个苗人领着两人往山腰去,天‘色’早已经黑下来,无数吊脚楼亮起的火光,宛若繁星朵朵。

    走了好一阵子,顺着一条吊木桥走到头,前面便出现一处竹木吊脚楼,看上去也并无特别之处,瘦个苗人恭敬道:“大苗王在等候,我在这里等你们。”

    依芙点头,谢了一声,两人这才走到吊脚楼下,四下里并无人迹,而且这处吊脚楼独栋在这里,四周一片幽静,看来大苗王年事已高,并不喜欢热闹。

    衣服上了楼,‘门’微微敞开,屋里亮着灯火,依芙恭敬道:“黑岩‘洞’依芙,求见大苗王。”

    屋内一片寂静,并无声息,依芙回头看了齐宁一眼,齐宁轻声道:“大苗王年事已高,可能没有听见,再叫两声。”

    依芙点点头,又叫了两声,屋内却依然没有动静。

    齐宁心下便觉古怪,依芙的声音不算小,今日见过大苗王,虽然年事已高,但是听力似乎不错,这里四周幽静,大苗王若在屋内,绝不可能听不见。

    依芙也是蹙起秀眉,回头轻声道:“里面好像没人。”

    齐宁却已经回头去,望向刚才通过的木桥,只见桥边的那名瘦个苗人已经没有了踪迹,心下一凛,意识到什么,低声道:“咱们快离开这里。”

    正要下楼,却听一个声音道:“咦,你们怎么在这里?是要见大苗王吗?”声音之中,边上忽然转出四五个人来,当先一人身形结实,正是朗察都鲁。

    依芙见到朗察都鲁带着几人如同幽灵般忽然出现,吃了一惊,隐隐感觉事情不对劲,但还是道:“大苗王召唤我二人前来,我们还未进去,大苗王好像不在屋里。”

    朗察都鲁摇头笑道:“不会,大苗王每天这个时辰,都会在屋里,十年以来,从未改变。”走上楼来,道:“我进去看看。”他也不敲‘门’,伸手推‘门’,大‘门’本来就关的不严,轻松推开,朗察都鲁大步进去,大声道:“阿爹,依芙在外面,说是你召见.......!”猛地听到一声凄厉叫声:“阿爹.....阿爹,你....你怎么了,来人,快来人,大苗王被人刺杀了!”

    -------------------------------------------------------------------------------------------

    ps:未删节番外已经在微信公众号公布了领取的方法,完整版两万余字,十分饱满,以后所有的番外都会在公众号公布领取方法,还请大家关注微信公众号“锦衣沙漠”。

    微信公众号也已经开通了官方的流量主广告,大家可以留意在公众号布的文章下面,会出现一些推广页面广告,例如商业、游戏等,这些推广是官方审核,大家可以放心,每点一次,沙漠就能有一两‘毛’钱收入,可以贴补家用,还希望大家每天看完文章之后,顺手点击一下,沙漠在这里鞠躬向大家答谢了。写字不易,还请大家多多帮忙!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