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六七章 诉冤
    第三六七章 诉冤

    当夜二人便在溪山苗人的安排下,进寨子休息,不过两人却并非安排在一间屋内,而是在一处碉楼上下两层。

    苗人的招待也是十分热情,齐宁虽然并不适应苗家人的饮食习惯,但也算是吃饱喝足。

    次日一早,用过准备好的早饭,便有人过来请齐宁和依芙去见大苗王,依芙昨晚身在上水洞苗寨内,一心只盼着天色早些亮起来,根本没睡好,得到大苗王召唤,立刻与齐宁去见大苗王。

    昨晚在夜里上山,齐宁倒不觉得,此时再看四周,清风徐徐,木楼如同无数星星散落在山上,而且山上的道路颇宽,足够骑马驰骋,有些地方甚至修建有木桥相连,在山中竟然还有一处山谷,那里有一处湖泊,清澈见底,宛若一面镜子,将山峦林木倒影其中,湖光山色,风景优美异常。

    到了一处大寨前,只见到寨前有十多人在等候,当先一人对襟长裤,腰缠大带,穿着十分朴素,样容看上去也是颇为敦厚,虬肉如铁,身材虽然不算高大,但却十分结实。

    今日乃是依芙要见大苗王,所以齐宁只是跟在依芙身后,落下半个身位。

    知道依芙的真实身份,齐宁对于此番依芙与大苗王的会见自然是更为重视,如果能够趁此机会了解黑岩洞事件真相,那当真是求之不得。

    那敦厚苗汉见到依芙过来,上前几步,行礼道:“我是朗察都鲁,苗王的长子,你就是黑岩洞主巴耶力的妹妹依芙?”

    依芙还礼道:“我是依芙,求见大苗王。”

    齐宁打量朗察都鲁几眼,虽然朗察都鲁和丹都骨是兄弟,但两人长相颇不相同,比起丹都骨的威猛豪洒,朗察都鲁看上去显得更为沉稳,礼数也更为周到。

    忽听得一阵曲乐响起,齐宁抬头瞧过去,只见到大寨前,十多名穿着苗家短褂的苗家青壮吹起了芦笙,声音悠扬欢快,充满喜悦迎宾之意,齐宁倒是知道,芦笙乃是苗家人最喜欢的乐器,有苗人的地方就有芦笙,苗人中几乎每个小伙子都会吹奏芦笙,到时候可以向自己心爱的姑娘求爱。

    只是齐宁心中暗叹,这芦笙曲调欢快,但依芙的心情定然是无法欢快起来。

    齐宁却不知,这是苗家迎接贵客的礼仪,上水洞虽然有大苗王,但苗家七十二洞地位平等,依芙是黑岩洞主的妹妹,代表着黑岩洞,此番第一次来到上水洞,芦笙奏乐,也是表达对黑岩洞的尊重。

    朗察都鲁在前带路,领着两人往大寨过去,到得门前,却有一名苗人伸手拦住,齐宁微皱眉头,朗察都鲁已经笑道:“大寨之内,不见兵刃,这是大苗王定下的规矩。”

    依芙也不多言,将身上那只匕首交出,齐宁犹豫一下,终是将寒刃拿了出来,递了过去,朗察都鲁看见寒刃,道:“刀未出鞘,便带寒气,是一把好刀。”

    齐宁只是淡淡一笑,心想这寒刃十分特别,既不是匕首,却也绝非是刀,不过倒真是好东西。

    朗察都鲁见到二人交出兵器,这才领着两人进到大寨之内。

    一进大寨之内,齐宁便觉里面十分的空阔,正对前方,坐着一名老者,白发苍苍,脸上的皱纹层层叠叠,有着说不出的苍老憔悴,见到依芙二人进来,微微点头,面带微笑。

    左右两边,却还坐着十多人,还系着绷带的丹都骨坐在右首靠近那白发老者的地方,看到依芙二人进来,只是瞥了一眼,面无表情。

    齐宁跟在依芙身边,远远瞧着那白发老者,心想这老人应该就是在苗家七十二洞之中有着无与伦比威望的大苗王了。

    大苗王看上去比古树还要苍老,可是老人露出笑容的时候,竟是让人感到异常慈祥,而且那样的笑容,甚至让人能够心境平和。

    依芙快步上前,深施一礼,道:“黑岩洞依芙拜见大苗王,愿巫神保佑大苗王身体健康。”

    齐宁这时候看也看会了苗人的礼数,跟着依芙深深施礼。

    大苗王微微点头,声音略微有些嘶哑苍老,但是中气却并不弱,笑道:“孩子,我也祝你平安顺利。”

    这大寨之内十分空阔,容纳五六十人甚至都不在话下,区区十多人在这其中,便显空阔,大苗王声音虽然苍老,但每一个字都是清晰的很,在场诸人俱都是听得一清二楚,齐宁心想这老人家还真是老当益壮,看年纪应该也有七十多岁了。

    岁月虽然带走了大苗王的青春,留下沧桑,但也留下了非凡的睿智。

    “坐下说话。”大苗王抬手示意。

    依芙盘膝在地板上坐下,齐宁也依葫芦画瓢坐下,四周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依芙身上,齐宁不动声色用眼角余光扫了一眼,心知这些人俱都是上水洞的重要人物。

    大苗王对依芙的来历了若指掌,当然也知道依芙今天要说些什么,显然在大苗王看来,这次会见并不寻常,是个十分重要的会面,所以上水洞一干重要人物俱都聚集在此,他的两个儿子也都在场。

    朗察都鲁此时已经在大苗王左首下位坐下,与丹都骨对面而坐。

    “大苗王,我.......!”依芙刚开口,大苗王摆摆手,看向丹都骨,丹都骨对自己的父亲十分的尊敬,点点头,看向依芙,道:“黑岩岭被官兵封锁,此事我们知道之后,大苗王便派我前往刺史府,向韦刺史询问其中原因,我见到韦刺史,在刺史府停留了很长时间,昨日才返回。”

    齐宁和依芙此时才明白,丹都骨昨日出现在渡船木楼,却是刚刚返回,正巧碰上。

    “韦刺史将其中的原因告诉了我,而且请出了人证。”丹都骨神情严肃,缓缓道:“丹巴县令白棠龄带领五名衙差前往黑岩洞,催讨税赋,与你们发生了争执,而且兵刃相交,你们将白棠龄和他手下五名衙差全都杀死。但是白棠龄进山之前,留了后手,在山下留下两个人,他们没有等到白棠龄回来,而是等到你们派人要将他们一起杀死,其中一人死里逃生。”顿了顿,才继续道:“杀死朝廷官员,等同于造反,韦刺史传召巴耶力前往刺史府解释此事,巴耶力抗命不遵,于是韦刺史派出了官兵,封锁黑岩岭。”

    丹都骨声音低沉,娓娓道来,依芙虽然一脸愤怒,但却没有打断丹都骨说话。

    丹都骨说完,大苗王看着依芙,微笑道:“孩子,丹都骨说的,都是从刺史府得到的消息,我想听听你的话。”

    齐宁此时心下却是寻思,西川刺史派兵围住黑岩岭,围而不打,是否就是因为丹都骨之故。

    丹都骨自称在刺史府待了一些时日,肯定不只是仅仅为了这样的消息,只怕还做了其他的事情。

    丹都骨代表着大苗王,大苗王却是代表着西川苗人七十二洞,韦书同无论作出什么决定,多少还是要掂量掂量大苗王的分量。

    如果丹都骨劝说韦书同不要轻易动兵,韦书同或许还真要考虑一番。

    依芙盘膝而坐,美好的身材挺直,道:“大苗王,官府一直说黑岩洞逃避赋税,这并不是事实。黑岩岭有许多珍稀药材,而且还有许多珍奇野兽,既然它们都在黑岩岭,就属于黑岩洞的东西。”

    大苗王微微颔首,神色平和。

    “蜀王世子李源每年秋天都会带很多人前往黑岩岭狩猎。”依芙缓缓道:“每一次都是上百人,而且每一次狩猎都要好几天,在这几天之内,这些人的吃喝拉撒,都由我们黑岩洞提供。”

    齐宁听到“蜀王世子”四字,便即皱起眉头来。

    他在京城之时,与蜀王世子李源有过冲突,知道蜀王世子嚣张傲慢,即使在京城,那也是飞扬跋扈,如果是此人带人前往黑岩岭狩猎,黑岩洞的日子想必很不好过。

    “李源不用我们苗家之物,吃喝都要我们派人去城里采购食材,雇请汉家的厨师为他们做饭。”依芙俏丽的脸上冰冷一片:“而且他们每次在黑岩岭射杀众多的野兽,还命令我们派人采集珍稀药材带回去,每一次耗费的花销,都比我们应该缴纳的赋税还要多。李源答应我们,所有的花销,可以充作赋税,但是每年官府还是派人过来收取赋税。”

    齐宁此前还真有些怀疑,以为黑岩洞真的是因为与锦衣侯府的关系,以锦衣侯府作为靠山,故意抗赋,此时依芙说清缘由,这才明白黑岩洞是受了大大的冤枉。

    朗察都鲁已经义愤填膺大声道:“苗王,李源胡作非为,他每年前往黑岩岭狩猎之事,我很清楚.......!”

    大苗王皱起眉头,脸色微沉,道:“朗察都鲁,你不用急着说话,先听别人说,并无坏处。”

    朗察都鲁显然对大苗王十分忌惮,只能住口。

    “孩子,既然如此,白县令去找你们,你们可以和他说清楚,甚至可以去找韦刺史。”大苗王看着依芙,缓缓道:“你们为何要与官差起冲突,甚至杀了他们?巴耶力并不是一个鲁莽的人,为何会因为愤怒而失去了理智,做出这样的事情?”

    “大苗王,事实根本不是如此。”依芙粉拳握起,“我们根本没有杀官差,白县令亲自到了黑岩洞,阿兄热情接待,而且向他解释了其中的缘由,白县令没有怪罪阿兄,还说李源的事情,可以让阿兄将事情的始末写清楚,由他带回去交给韦刺史。”

    “黑岩洞依芙,在大苗王面前,不许有半句谎言。”一名年过五旬的苗人沉声道:“白县令带人进了黑岩岭,一去不回,难道这是假的?”

    依芙摇头道:“确实不假,白县令和他手下的官差却是没有离开黑岩岭,因为白县令手下的官差都死在了黑岩岭。”

    “如此说来,你们还是杀死了朝廷的官员?”那苗人冷笑道:“大苗王一直说过,要与汉家人和平相处,绝不能挑起事端,你们黑岩岭杀官造反,现在又想向大苗王求援,难道想让苗家人都卷入进去?”

    依芙摇头道:“官差死了,但不是我们黑岩洞所杀,而且他们说我们杀了白县令,那完全是诬陷,因为......白县令根本没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