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六六章 无巧不成书
    溪山苗寨乃是花苗上水洞的聚集之地,苗寨依山靠河,吊脚楼鳞次栉比,依据山势逶迤而上,远远望去,就宛若布满在巨龙身上的鳞片一般,气势非凡。

    齐宁与依芙渐近溪山,远远望见,心中暗自喝彩,暗想天下藏龙卧虎,只见到苗寨独特建筑,想必其中也是隐藏着诸多能人异士,不能小觑,此时已是黄昏时分,雨后的溪山就如同被洗刷过一遍,满目苍翠偎依着苍茫巨龙,壮丽独特。

    溪山上水洞有花苗六寨,六寨虽然都属于上水洞,但却分别聚居在溪山的六处寨中,各寨之间保有联系,一有事情,便可迅速聚在一起,但是平日里却是各做各事,最远的两寨相聚的路途,要走上一天。

    大苗王所在的苗寨,则是被五寨环拱,处在溪山腹地。

    到了溪山的地面,齐宁便迅速感觉到苗人多了起来,反倒是难得看到一个汉家人。

    虽然两人身着苗服,但依芙的长相在苗人之中那也是顶尖,齐宁样容俊秀,这样一对俊男美人走在路上,还是很招人眼球。

    依芙途中打听上水洞总寨所在这地,天黑之前,终是到了一座山脚之下,抬头仰望,吊脚楼在山林之中若隐若现。

    忽听得有声音叫道:“什么人?”话音之中,从树林之中已经窜出数名苗人来,手中都是拿着弯刀。

    依芙行了一个苗礼,道:“我们要拜见大苗王,还请禀报。”

    “大苗王有令,任何人不得轻易入寨。”一人沉声道:“寨子里的人都不可轻易出寨,外人自然更不能入寨。”

    齐宁皱眉道:“咱们都是苗人,什么外人内人。”

    “那可说不好。”天色昏暗之中,对方也只是看到齐宁一身苗服,样容却是看的不是十分清楚,“苗家七十二洞,其中也不乏为非作歹的败类,黑白有别,有些苗人不但是外人,还可能是敌人。”

    齐宁还要说话,依芙却已经抬手止住,上前去,取了一件东西送过去,齐宁依稀看到似乎是一串项链,究竟什么样子,还真是看不清楚,只听得依芙道:“拿这件东西去禀报大苗王,如果大苗王不见,我们立刻就走。”

    对方几人互相瞧了瞧,一人道:“你们在这里等着。”吩咐同伴:“看好他们。”立刻去寨子里禀报。

    剩下几人拿刀在一边守着,盯着齐宁二人,倒似乎是将齐宁二人看做犯人一般。

    依芙走近到依芙身边,轻声道:“依芙姐,他们刚才说不需外人入寨,也不许他们自己寨子的人出来,这又是什么意思?苗寨都有这样的规矩吗?”

    依芙摇头道:“这应该是大苗王下的命令,为何如此,我也不清楚。”

    上水洞总寨人数最终,漫山都是苗家吊楼,要上山去通禀,却也不是片刻就能下来,等了小半个时辰,依然不见有人下来,但天色却更加昏暗起来。

    齐宁伸了个懒腰,心里却是想着,这上水洞总寨处在溪山腹地,山势险峻,地势陡峭,想要接近这里,却并不容易,如果不是自己身着苗服,身边又有依芙这样一个正宗的苗女,恐怕根本走不到这里来。

    他此时也终于明白,依芙为何早早就让自己更换了衣衫。

    之前渡江的时候,苗家老者就善意提醒,告知自己小心,虽然话没有说透,但齐宁却已经意识到,溪山这边的苗寨显然是对汉家人存有敌意,只是这种敌意却似乎又不是一直存在,好像是从去年年底才开始。

    他立时就想到,西川刺史也正是在去年年底的时候,派兵围困了黑岩岭,难不成就是因为此事,苗人对汉家人生出了敌意?

    如果当真如此,显然不是什么好消息,小皇帝最为担心的就是因为黑岩洞事件,导致苗家七十二洞生出敌意来,如今大苗王所出的上水洞都已经产生敌意,其他各寨也就不想可知。

    正自寻思,忽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声音道:“你们走的倒是不慢。”

    齐宁豁然转身,只见一人从后面走过来,身材魁梧,肌肉鼓起,在昏暗的天色之中,宛若猎豹移动过来,只是此人身上包扎着绷带,似乎受了伤,齐宁看到那人的脸,吃惊道:“是你?你是.....丹都骨?”

    这突然出现之人,竟豁然是丹都骨。

    依芙也是很为意外,却见到那几名苗人已经上前来,俱都行礼道:“丹都骨,你可回来了。”

    齐宁眼角一跳,丹都骨道:“我是丹都骨,大苗王是我阿爹。”

    齐宁和依芙都是心头一震,依芙蹙起秀眉,若有所思,似乎想到什么,问道:“你难道......难道就是大苗王的次子丹阿豹?”

    “阿豹只是他们喊的外号。”丹都骨笑道:“我的名字是丹都骨,不过许多人只知道丹阿豹,却不知道丹都骨。”

    依芙略显尴尬,道:“我很早就听说过丹阿豹的名字,可是......他们都说你是苍溪一等一的勇士,今日见到,果然名不虚传。”

    “名不副实才对。”丹都骨摇头道:“今天如果不是你们相救,我恐怕都回不来,这还能称什么勇士。”他口中虽然这样说,但是神情淡定,似乎并不以今日差点被人杀死为念。

    齐宁却是笑道:“勇士并不是指一定要武功高强。丹都骨你今日挺身而出,以寡敌众,明知凶险却不犹豫,这份勇气,可不是谁都能拥有。而且如果单打独斗,你也未必败给今日那群人中的任何一人。”

    丹都骨笑道:“你这样说,是给我面子。”瞧向一名苗人,问道:“是否已经禀报大苗王?”

    那苗人道:“已经去了,还没下来。”

    “不用等了。”丹都骨道:“你们两个跟我进寨子吧。”

    依芙立刻露出一丝喜色,道:“多谢丹都骨。”

    “不用谢我。”丹都骨道:“你既然来了,别人大苗王或许不见,但总会见你一面的,只是你能不能说服大苗王,我也不知。”

    依芙一怔,问道:“你知道我是谁?”

    “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应该是巴耶力的妹子。”丹都骨道:“黑岩洞老洞主过世之后,性情沉稳的巴耶力接任了黑岩洞主的位置,黑岩老洞主生有一儿一女,儿子是巴耶力,女儿叫做依芙,相差了十一岁。”他面带微笑:“黑岩洞的依芙,是巴耶力的得力助手,女人中的英雄,我想我因该没猜错吧?”

    齐宁此时却是脸色微变,心下一凛,瞧向依芙,他实在没有想到世界竟然如此之小,自己进入西川碰到的第一个苗家女子,就豁然是黑岩洞主的妹妹。

    此番前来,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调查黑岩洞事件,自己却不知不觉中与黑岩洞依芙相伴数日。

    依芙道:“丹都骨不愧是丹都骨,果然是好眼力。”

    “也不是我眼力好。”丹都骨叹道:“黑岩洞的事情,上水洞这边早就得到了消息,你们着急过江,要见大苗王,这种时候,最着急想要见到大苗王的人只能是黑岩洞的人,而且你的年纪在这里,并不难猜到。”顿了一顿,才道:“只是我没有想到,黑岩岭被围的水泄不通,你还能躲过包围来到溪山。”

    依芙神情已经异常冷峻,道:“丹都骨既然知道我的来历,当然也知道我的来意。”

    “你不必和我说。”丹都骨摇头道:“见到了大苗王,你可以和大苗王说。”看向齐宁,道:“你是汉家人,如果你不是和依芙在一起,到不了这里来。黑岩岭被围困的消息,苗家七十二洞已经有大半都知道消息,很多人心里也非常不满。”

    依芙秀眉微展,丹都骨似乎知道她要说话,摇头道:“我说过,你不用和我讲。而且你应该明白一个道理,大苗王虽然是花苗上水洞的人,但他是整个苗家七十二洞的苗王,普通人可以不满,有自己的情感,但大苗王要做的决定,只能是从整个苗家七十二洞的利益去考虑。”

    齐宁既然知道了依芙的身份,自然已经知道了依芙前来溪山的目的。

    黑岩岭被围困,水泄不通,黑岩洞六寨面临着灭顶之灾,依芙不畏艰辛,千辛万苦来到溪山,要见大苗王,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向大苗王求援。

    苗家七十二洞,只有大苗王有资格召集各洞人马。

    他此时也终于理解,那夜依芙中了二胡老怪的毒,为何根本没有太多的犹豫,便即与自己肌肤相亲解毒。

    在依芙身上,肩负着黑岩洞六寨数千人的生死存亡,比起数千同胞的生死,依芙当然不会为了保住自己的贞操送掉性命,她是黑岩洞派出的希望,一旦她死在半道之上,黑岩洞的希望也就等若破灭。

    可是丹都骨这一番话之中,话中有话,依芙自然听出一丝玄机,蹙起秀眉。

    便在此时,上山通禀的那名苗人已经匆匆过来,见到丹都骨,行了一礼,丹都骨已经问道:“大苗王可有吩咐?”

    “大苗王说天色已经晚了,让两位客人先歇息一晚,等明天早上再相见。”那苗人恭敬道。

    依芙露出焦急之色,正要说话,齐宁已经握住她手臂,轻声道:“欲速则不达,苗王既然有此安排,我们听苗王吩咐就是。”

    丹都骨看着齐宁,露出一丝赞赏之色,问道:“这位小兄弟,你救了我性命,可是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齐宁心想自己承袭爵位没多久,自己的名姓在苗寨只怕无人知道,只是却又想到,如今大苗王究竟是怎样一个想法,自己也是捉摸不定,万一自己报出名字,却恰恰又有人知道齐宁就是锦衣候,难免会引起对方的怀疑,大苗王对锦衣候究竟是个什么态度,也不好判定,只能笑道:“我叫林奇!”

    “林奇?”丹都骨淡淡笑道:“你是不是叫做林奇,这并不重要,我只是提醒一句,在大苗王面前,千万不要有一句谎话,否则对大家都不好。”吩咐道:“带两位客人先去住下,好生伺候,不要怠慢。”又向依芙笑道:“你们先休息一晚上,明天早上大苗王召见,我也能在见到你们。”

    说完,也不再多说一句,径自上山去。

    依芙扭头瞪了齐宁一眼,冷笑道:“你不是叫做齐无名吗?现在又变成林奇了?等见了大苗王,我看你又能叫什么名字。”

    齐宁叹了口气,道:“我也没有想到,你会是黑岩洞主的妹妹,丹都骨又是大苗王的儿子,我现在也终于明白无巧不成书是什么意思。”

    “无巧不成书?”依芙蹙眉道:“为何这样说?”

    齐宁笑道:“没有什么,我们赶紧进寨休息,顺便想一想,明天见到大苗王,应该如何应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