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六五章 渡江
    丹都骨心中记挂着同伴,忍住伤口疼痛,支撑着出了门去查看同伴的伤势,那黄老四很快拎着带血的大刀进来,道:“小英雄,我.....我已经骟了那狗杂碎,以后......以后绝不会再有此事发生。”

    “你们记住,这里不是你们为非作歹的地方。”齐宁淡淡道:“以这间木楼为中心,方圆一百里地之内,我若是再见到你们一次,你们知道后果。”

    黄老四忙道:“我们现在就离开,再也不敢过来。”挥手示意手下人离开。

    “别急着走。”齐宁道:“你们在这里胡作非为,也不想补偿一下?来,身上有多少银子都掏出来,要是敢留一文钱在身上,将你们都骟了。”

    几人忙不迭将身上的银票现银俱都掏了出来,现银便有上百两之多,另有好几百两银子的银票。

    齐宁也不客气,将银票收入自己怀中,挥手示意五品堂的人赶紧滚蛋,几人正要离开,齐宁吼道:“你们自己人的尸首不带走,留在这里做什么?”

    几人无奈,又害怕尸首有毒,只能脱了衣裳裹住那具尸首,七手八脚将那具尸首抬了出去,片刻之后,听得马蹄声像响,五品堂一行人狼狈而去。

    齐宁这才丢下长剑,转过身来,向苗家老者拱手道:“老人家,实在对不住,让你们受惊吓了。”

    苗家老者回过神来,忙道:“后生郎,今天要不是你,那可.......!”却不知说什么好,满是感激之色。

    阿绫也忙道:“小阿哥,谢谢你。”又向依芙道:“阿姐,多谢你们。”

    依芙道:“阿绫,那帮人也不知道会不会回来报复,这里......这里还是不能多留。”瞪了齐宁一眼,道:“那帮恶人,你也不杀了他们。”

    “恶人自有恶报,不死在我手里,也总会死在其他地方。”齐宁道:“这里的银子,老人家你们先拿去,先找其他地方安置下来,不过他们应该不敢再回来,你们等一等再回来也来得及。”

    苗家老者摇头道:“这不是我们的银子,我们不能收。”

    齐宁心想苗家人还真是淳朴,这上百两银子,对居于深山的苗人来说,可不算小数目,笑道:“那帮家伙将这里搞得乌烟瘴气,这是他们赔偿的银子,老人家是定要收下的。是了,我们过江之后,马匹也用不上,就送给你们。”

    苗家老者道:“你们骑马过来,定是有事,马匹可以先留在这边,等到你们回去之时,还要坐骑,我帮你们照顾就好。”

    依芙却是走过来,看着齐宁,凑近压低声音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齐宁心下好笑,暗想两人都做了几次夫妻,可是到现在双方都是不知对方底细,也是贴近依芙耳边,低声道:“好姐姐,你怎么忘记了,我是你的情郎小弟弟,你不会是要始乱终弃不认我吧?”

    依芙一咬牙,便在此时,却见到丹都骨抱着同伴进来,神情严峻,怀中的苗人已经是昏死过去。

    丹都骨看向齐宁,道:“今日多谢你出手相救,救命之恩,我丹都骨记在心上,若有机会,定当回报。”

    “不用放在心上。”齐宁上前去,见到那苗人脸色苍白,好在还有气息,暗自庆幸那光头堂主的功夫还没到家,要是换上厉害人物,那一击足以致命,只是虽然没有致命,但这苗人显然也已经是受了重伤,问道:“他情况如何?”

    丹都骨神情凝重,道:“受了重伤,不至于要了性命,不过要养伤很久,而且要尽快诊治。”

    苗家老者上前来道:“我这里还有草药,你也受了伤,赶紧止血。”吩咐阿绫:“阿绫,赶紧拿草药治伤。”

    丹都骨道:“多谢了。”

    苗家老者叹道:“是你就我们才会如此,真是对不起。”瞧见外面的雨势小下来,向齐宁和依芙道:“雨快停了,我马上送你们过江。”

    丹都骨瞧了齐宁一眼,问道:“你们要过江?要去哪里?过了江就是溪山,那边是上水洞苗寨,你们要去上水洞吗?”

    齐宁并不说话,依芙见着苗汉仗义出手,而且是苗家人,也不隐瞒,道:“我们要去见大苗王。”

    “哦?”丹都骨打量齐宁几眼,皱眉问道:“你不是苗人,你是汉家人?”

    齐宁知道自己一身苗家衣衫,五品堂那帮人或许瞧不出来,但是身为苗人,丹都骨自然是能够看出,点头道:“不错,我是汉家人,不过我现在算是半个苗人......!”看向依芙,正要说话,依芙知道他接下来要说什么,已经急忙打断道:“他不是恶人,和别的汉家人不同。”

    “你是哪个洞的?”丹都骨盯住依芙。

    依芙听丹都骨连番询问,还是有些戒心,道:“这个不重要。”

    丹都骨自然知道依芙是不想说,也不追问,只是道:“大苗王年事已高,也并非什么人都会见,只盼你们此行溪山,真的可以见到他。”也不多言,向苗家老者道:“巴察受了重伤,不能过江,必须在这里休养,可有地方躺下?”

    苗家老者忙道:“在楼上。”领着丹都骨上了楼去。

    片刻之后,苗家老者下了楼来,外面的雨势已经停下来,果真如同这苗家老者所预料,只是一阵大雨而已。

    依芙心中急着去见大苗王,见到风停雨歇,便想过江,苗家老者也看出依芙心中焦急,道:“我们现在就过江去,你们跟我上船。”

    两人当下也不耽搁,出了木楼,到了江边,苗家老者利索地解了绳索,跳上船去,召唤两人上船。

    虽然风停雨歇,但是江面波浪还是颇为起伏,好在苗家老者操舟技术极好,渡船过江倒也没有花上多少时间。

    靠近对岸,苗家老者才道:“你们放心,马匹我在那边帮你们照顾好,无论多长时间,你们回来之后都可以取走。”

    “老人家,可多谢你了。”齐宁顺手又从怀里抽了一张银票,这银票本就不是他的,也不可惜,递了过去,苗家老者往后缩,急忙摆手道:“不可以,不可以。”

    齐宁也不多言,将银票塞进苗家老者怀中,牵了依芙的手,跳到岸上,苗家老者忙道:“你们什么时候回来?我常过来看看,等你们回来接你们过去。”

    “如果明天我们还没有过来,就不用等了。”依芙道。

    苗家老者欲言又止,想了一下,终是道:“后生郎,你们到了溪山那边,多加小心,最好.....最好不要让人看出你是汉家人。”

    “这是为何?”齐宁皱眉道。

    苗家老者道:“其实以前也没什么事情,可是从去年年底,溪山苗寨对汉家人就十分小心,只要有汉家人靠近溪山,苗寨的人就会盯住不放,反正.......唉,反正你们多加小心,不过有依芙姑娘,他们也不会太为难你。”也不多说,只是冲着齐宁微微点头,转身荡舟而去。

    齐宁若有所思,依芙在旁道:“其实.....其实你可以不去的,不如你在这边等我,我......!”

    “你可不能始乱终弃。”齐宁笑道:“你想撇下我独自跑了?那可不成,这么漂亮的大美人,我可不能让你就这样溜了。”

    依芙又好气又好笑,却也知道齐宁是关心自己,但心中还是有一丝疑虑,问道:“你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人,不许说笑,你敢保证,你要随我去苗寨,没有.....没有其他的目的?”

    齐宁皱起眉头,道:“你觉得我是利用你接近大苗王?”

    “我......!”依芙听齐宁语气不悦,知道自己多疑让齐宁心中不满,叹道:“我有这样想过,可是......可是我觉得你不是坏人。”

    齐宁哈哈一笑,道:“你可知道我们汉家有句话,叫做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是好人还是坏人不重要,重要的是就算我是坏人,你也要做坏人的媳妇,跟着坏人做坏事。”顿了顿,才道:“你放心,我对苗家人绝无恶意,你也迟早会知道我是谁,在此之前,我是你最亲最亲的情郎小弟弟,而且你也太高估我了,我就算真的文武双全,如果对苗家人甚至大苗王有歹意,也不敢孤身一人深入龙潭虎,那岂不是自寻死路?”

    依芙心知齐宁所言不假,见得齐宁笑容真挚,也知道自己错怪他,道:“是.....是我不好,疑神疑鬼,你不要放在心上。”

    齐宁嘿嘿一笑,凑近一些,道:“确实是你不好,连自己的情郎小弟弟也信不过,你说,我该怎么罚你?”

    “罚我?”

    齐宁正色道:“不错,我这人讲究实际,口头上认错不行,必须要有实际行动。”

    “什么.....什么实际行动?”

    齐宁凑近她耳边,压低声音道:“如果事情顺利办完,咱们再好好找个地方,将昨晚你非不愿意的那个姿势试验一次,你没试过,不晓得有些姿势很过瘾的,我保证你欲仙欲死......啊,你.....你踩我脚了......,最毒女人心,你......你真狠得下心......!”

    依芙红着脸,恨恨道:“你这种坏人,踩死你才好,下次再胡说八道,我踩得更狠。”一转身,迈开两条修长美腿,往连绵起伏的溪山快步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