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六三章 五品堂
    两人顺着苍溪往前又行了小片刻,齐宁便远远瞧见前面出现一座房舍,依芙已经扭头过来,欢喜道:“那里定然有渡船了。”

    距离河道不到百来步远,有一座木楼,底下悬空,木楼前面的河岸边,立着一根木桩,一条渡船被拴在了木桩之上,江波起伏,渡船也是在水面上荡悠。

    两人催马过去,齐宁已经冲着木屋内高声道:“屋里有没有人?”

    话声刚落,就见一名少女出现在门前,那少女皮肤白皙,面容清秀,身着一件青黑色的斜襟长衣,下面是一条蓝黑相间的花裙,袖边、领口、围腰都以五色丝线镶竹,脖子和双手腕都配着首饰,正是典型的苗女装扮。

    齐宁一眼便是瞧出来,那少女身上的首饰,十分廉价,不值几个银子。

    少女脸上带着热情笑容,问道:“你们要渡船过去吗?”声音清脆,宛若黄莺一般,颇为甜美,她瞧见齐宁,上下打量一番,又看了看依芙,回身向屋里道:“阿爷,有客人要渡船。”

    后面过来一名苗家老者,道:“有大雨,现在过去很凶险,你们先进屋里来歇一歇,这雨来一阵,马上就过去,用不了多久。”

    依芙看向齐宁,齐宁道:“他们对这里最为熟悉,听他们的没有错。”

    依芙抬头看天,也知道风雨将至,只能先将马匹拴好,一起进了屋里去。

    屋内十分简单,但却颇为宽敞,苗家老者倒也热情,让两人在桌边坐下,吩咐那少女倒热水来,齐宁坐下之后,笑问道:“老人家,你们一直在这里渡人过江吗?”

    苗家老者笑眯眯道:“已经有五六年了,你们急着过江?”

    依芙点头,苗家老者道:“不要急,等这阵雨过去,我送你们过去,不会耽搁你们的事情。”瞧了齐宁一眼,笑道:“你是汉家的儿郎吧?”

    齐宁竖起拇指道:“老人家好眼力。不过现在我算是半个苗人了。”指了指依芙,“这是我媳妇。”

    依芙立刻瞪住齐宁,齐宁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苗家老者点头道:“后生郎,咱们苗家的姑娘最是善良,你娶了这样漂亮的苗家姑娘,一定要好好待她,可不要辜负了她。”

    依芙脸颊微红,却不说话。

    那少女送了热水上来,依芙已经笑问道:“小阿妹,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阿绫。”少女甜甜笑道:“阿姐叫什么?你长得这样好看,名字一定也很好听。”

    “你才长得好看呢。”依芙笑道:“我叫依芙。”

    便在此时,忽听得外面一声雷鸣,转眼之间,倾盘大雨已经倾泻而下,依芙起身走到门边,瞧见大雨瓢泼,蹙起秀眉,苗家老者道:“不用急,过不了片刻,这雨就能停。”

    依芙微微点头,忽听得马蹄声想,探头瞧过去,只见到大雨之中,一队人马正往这边飞驰过来,齐宁听到马蹄声,也走过去,探头看过去,大雨倾盆,一时也看不清楚,却依稀看到七八个身影骑马往这边过来。

    依芙心下一凛,压低声音道:“是不是......?”并没有说下去,齐宁知道她意思,是担心有人追拿,此时也不能确定。

    那苗家老者看到两人神色,问道:“你们是不是担心什么?”

    依芙和齐宁对视一眼,也不说话,苗家老者向那少女道:“阿绫,你领他们到楼上去。”

    这木楼除了底下悬空,共有两层,此时几人在一层客堂,阿绫已经招手道:“阿姐,你们来,我带你们上去。”

    依芙忙向苗家老者行了一礼,以示感激,齐宁也是向苗家老者一笑。

    这苗家老者显然是猜到什么,古道热肠,让阿绫带两人先上楼避一避。

    两人跟着阿绫到了楼上,上面却是住宿的地方,阿绫道:“你们在这里歇一会儿,如果没事,我来叫你们。”

    两人谢过,阿绫便即下楼去。

    阿绫到得楼下,那群人已经到了木屋边上,其他人下马将马匹拴在木楼底下的木柱上,有两人率先进了屋内,苗家老者已经起身道:“几位客人是要过江吗?”

    “不错。”当先一人道:“老家伙,等雨停了,你撑船送我们过江,人和马都要过去,到时候不缺你赏钱。”

    齐宁和依芙在楼上,下面的声音却是听得一清二楚,这木楼是以木头所造,楼层之中也是木板所隔,木板之中还有缝隙,齐宁早已经蹲下身子,从细小的缝隙之中往下瞧过去,那两人进来时,齐宁便即皱起眉头。

    “是他们。”依芙也是凑近缝隙往下瞧了瞧,秀眉锁起,压低声音道:“这不是咱们在市集客栈见到的那群人?”

    齐宁微微点头。

    这楼下进来的两人,其中一人头上寸草不生,面容狰狞,正是昨天在客栈遇到的那伙人,而且身上还配着刀。

    片刻之间,其他人拴好马,也都到屋里来避雨,共有七人,一进屋之后,便即屋中间占下,阿绫瞧见这群人都是佩带兵刃在身,有些害怕,躲在那苗家老者身后。

    “老家伙,你们这里有没有吃的?”光头瞧了苗家老者一眼,“咱们弟兄急着赶路,还没吃东西,有吃的都拿出来。”说完,丢了一块银子过去。

    苗家老者倒是沉的住气,笑道:“有有,就怕不合诸位的胃口。”吩咐道:“阿绫,你去将野菜饼都拿出来。”

    阿绫答应一声,忙去拿食物,立时便有几人盯着阿绫的背影,一人已经笑道:“堂主,苗狗虽然可恶,可是漂亮的妞儿倒是不少,你瞅瞅这妞儿,水嫩的紧。”

    “黄老四,你他娘的又动邪心了?”那光头嘿嘿一笑,“连苗狗也能看上,真他娘的没出息。”

    “堂主,你知道我这人就这点嗜好。”那黄老四笑道:“这么水灵的丫头,我黄老四要是不动心,那可就对不起自己。”

    “堂主,别说这么一个水灵的妞儿,就是三四十岁的老娘们儿,只要屁股大,黄老四都能看上。”旁边一人邪笑道:“上次那个贾财主的老婆,都四十好几了,黄老四不就是看到那娘们胸大屁股圆,半夜三更翻墙入室搞了那娘们吗?”

    其他人顿时一阵哄笑,就似乎那苗家老者不在边上一般。

    苗家老者微皱眉头,却也没有说话。

    很快,就见阿绫双手端着一只木筐过来,放在了桌上,苗家老者勉强笑道:“诸位,这是准备着过往的客人饥饿时填填肚子,除了这个,也没别的吃的,你们将就一些。”

    一人伸手过去,拿了一只野菜饼,咬了一口,立时吐出,骂道:“这是什么玩意,比猪吃的还不如,你们苗狗就吃这些东西?”

    苗家老者有些恼怒,黄老四已经站起身来,道:“老东西,你这是那我们兄弟开心不成?我们五品堂此番前来西川,就是要将你们黑莲鬼教连根拔除,嘿嘿,你们是不是黑莲鬼教的教众,在这里打探消息?”

    齐宁在楼上听见,不由一怔,立时便知道,这帮人应该就是神侯府颁下铁血文之后,汇聚到西川的江湖帮派,只是出门撞晦气,竟然和这帮人碰在一起。

    他瞧了依芙一眼,只见依芙咬着嘴唇,手中已经握住了匕首。

    苗家老者忙道:“我们就是在这里渡人过江,几位说的黑莲鬼教我也不曾听过。”

    “你当然不会老实交代。”黄老四嘿嘿笑道:“看来不好好审问,你们是不会招供。”猛地探手,一把抓住了阿绫手腕,阿绫惊呼一声,苗家老者已经厉声道:“你们要做什么。”便要上前,旁边光芒一闪,一人已经拔刀出鞘,顶在苗家老者胸口,冷笑道:“你这老苗狗,再动一下,一刀砍了你。”

    “阿爷......!”阿绫脸色苍白,那黄老四已经抓住阿绫手臂扯过来,一把将阿绫抱在怀中,哈哈笑道:“哈哈哈,堂主,想不到这妞儿身上还真是香,兄弟们,你们是想让我带她上楼,还是就在这里当着大家的面表演一番?”

    “你们这些畜生。”苗家老者厉吼一声,便要冲上去,拿刀之人冷笑一声,骂道:“狗东西,你是自己找死。”举刀便要砍下去。

    齐宁双目一寒,想要救援,可是已经来不及,便想厉吼一声阻止对方,还没出口,便听到一个声音喝道:“住手!”

    声音宛若雷鸣,十分粗犷。

    齐宁一愣,依芙本已经准备冲下楼去,听到声音,不由和齐宁对视一眼,随即顺着缝隙往下瞧去,只见从门外进来两人。

    这两人都是苗人打扮,当先一人身材壮硕,眉重眼亮,鼻直口方,三十出头年纪,腰板笔直,双目炯炯有神,此时双手握拳,一脸怒色,大踏步进到屋内,在他身后,是一名二十多岁的年轻苗人,虽然比不得前面那人硬实,却也是身材魁梧。

    这人一声喝,那刀就没有砍下去,五品堂所与人顿时都看向了来人。

    那壮硕苗汉抬手指向黄老四,冷声道:“放了她!”

    光头堂主缓缓站起,打量壮硕苗汉两眼,冷冷一笑,黄老四放开阿绫,顺手拿起自己的刀,阴笑道:“老子今天本来只想快活,不想杀人,可是有苗狗送上门来,老子的刀今天也只能见血了。”拔刀出鞘,刀锋指向苗汉:“都别动手,今天老子要杀苗狗男人,干苗狗女人,谁和我抢,就不是我兄弟。”

    壮硕苗汉也是冷笑道:“你们在苗人的地盘撒野,是自己找死。”

    “你是什么人?”光头堂主眯起眼睛问道:“你不怕死?”

    壮硕苗汉淡淡道:“我丹都骨从小就怕死,可是不该怕死的时候,也从来没有皱过眉头。”